合肥市首任市长:原是斧头帮顶尖杀手,蒋介石曾开50万大洋缉拿他

1931年7月23日清晨,天色微明,上海火车站北站一如既往地熙熙攘攘。

在人群看不见的地方,王亚樵的人马早已埋伏在火车站一隅,静候宋子文的出现。

他们并不知道,在离他们不远的另一个隐蔽处,常玉清的手下也同样张弓以待,他们的目标是重光葵。

几分钟后火车站上空响起了两声枪响,埋伏的两伙人立马冲了出来,在一阵激烈的枪声过后,两枚绘有斧头标记的烟雾弹被扔了出来,车站烟雾弥漫,两伙人趁乱撤离现场。

然而,首先响起的那两发枪声并不是埋伏在火车站的两伙人开的,那两枚绘有斧头标记的烟雾弹也不是一向谨慎的王亚樵一伙扔的,而被两伙人当做目标枪杀的人,既不是宋子文也不是重光葵。

一切,扑朔迷离……

北站疑云

1931年,对我国满蒙地区垂涎已久的日本军国主义者,制定了一个阴险的计划。

日方特别派出有“东方劳伦斯”之称的特务头目土肥圆贤二赴湖北,拉拢军阀石友三反张学良,用以牵制张学良的军队。

与此同时,日方又将号称“魔法军人”的田中隆吉自华北调往上海日本总领事馆,密令他在上海挑起一场有限战争作为佯攻,以策应日本陆军在满洲的行动。

一到上海,田中隆基立刻高价雇佣上海青帮流氓头子常玉清,暗杀日本驻华大使重光葵,而后嫁祸给上海“斧头帮”,以刺激日本内阁批准出兵满蒙。

早在1930年,南京国民政府立法院院长胡汉民由于反对蒋介石的独裁统治,被蒋介石幽禁在南京汤山,消息传出,胡汉民的妻子立即联络亲家,民智书局的林焕庭商量对策。

林焕庭对蒋介石不满已久,他暗中疏通上海“斧头帮”帮主王亚樵,计划除掉蒋介石,以解救胡汉民。

王亚樵自北伐开始就与蒋介石撕破了脸,他曾扬言,“刺杀蒋介石是我一生追求的目标。”因此,在听到林焕庭的请求后,王亚樵二话不说,当即答应。

1931年6月,王亚樵刺蒋失败,就在他心有不甘之时,广州国民政府中央监委萧佛成和马俊超登门,密谋刺杀国民政府财政部长宋子文,以此来阻断蒋介石的经济命脉,以达到杀鸡儆猴,逼迫蒋介石下台的目的。

彼时,宋子文家在上海,他每逢周五自南京返回上海,周一自上海回南京上班。

早已探知宋子文行动规律的“斧头帮”四大金刚之首郑抱真提议,可以将刺杀行动安排在上海北站,趁旅客上下车混乱之际动手,而后释放烟幕撤退。

王亚樵同意了这一计划,并成立了两个刺宋小组,南京由郑抱真负责,上海由王亚樵指挥。

就在郑抱真一行抵达南京打探宋子文的行踪时,7月22日,受郑抱真指派打入常玉清一伙,一名外号“小泥鳅”的“斧头帮”成员突然深夜来访。

“小泥鳅”告诉郑抱真他帮郑抱真在日本浪人处购买烟幕弹时,探知常玉清也刚购买过两枚特制的烟幕弹。

“小泥鳅”经过调查,获悉常玉清要刺杀日本驻华公使重光葵,而行动的时间和地点竟与斧头帮刺杀宋子文的时间和地点完全一致。

“小泥鳅”觉得此事非同小可,于是才星夜从上海赶到南京向郑抱真汇报此事。

听罢“小泥鳅”的汇报,郑抱真十分重视,多年的经验告诉他,这绝非巧合,其中必定暗藏玄机,说不定这就是一个巨大的陷阱,向来行事缜密的郑抱真几经思量,决定终止刺伤宋子文的计划。

但此时刺杀行动已箭在弦上,如向王亚樵发电报恐有泄密之嫌,因此郑抱真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他要和宋子文、重光葵同乘一辆车去往上海。

不过由于普通旅客无法进入宋子文等人乘坐的特挂花车,郑抱真唯一的办法就是等列车到站后,抢在宋子文等人前面下车,告诉王亚樵终止刺杀行动。

7月23日上午7点08分,在晚点一个小时之后,京沪夜快车终于抵达上海北站。

普通车厢内,郑抱真和“小泥鳅”早已等候在车厢门门口,但诡异的是,这天车厢门竟然莫名其妙的卡死了,列车员怎么也打不开,车内人群开始骚动。

此时,郑抱真突然看到身穿一身白色西服,头戴白色硬质太阳帽的宋子文已经出现在站台上,他身边跟着一位和他同样穿戴,手拿黑色公文包的男子。

眼看宋子文等人走出站台,但车厢门还没打开,情急之下,郑抱真疾步走到车窗边,纵身跳下火车,旋即便抽出配枪向空中连开两枪,给王亚樵以警示。

但处于极度紧张状态的王亚樵等人误解了枪声,他们以为这是行动信号,按照事先收到的情报,王亚樵等人对着拿黑色公文包的白衣男子连续射击。

常玉清的手下听到枪声后,慌了神,也对着已经倒地的白衣男子连开几枪,而后投出事先绘有“斧头帮”标记的烟幕弹,旋即撤离。

当天晚上,王亚樵和常玉清同一时间在报上看到新闻“宋部长北站遇刺,秘书唐腴鲈殒命”,一切都已真相大白,日本的阴谋栽赃计划未能成功。

在这场刺杀行动中,郑抱真思维缜密,行事果断,虽在阴差阳错之下未能事先通知王亚樵停止行动,但他在整个行动中有如神助的预判能力依旧令人叹服。

铁血爱国

除了“北站刺宋”,郑抱真身为“抗日铁血锄奸团”的核心成员还参与过在“庐山刺蒋”、“南京刺汪”等暗杀活动,彼时,汉奸走狗卖国贼听到“铁血锄奸团”的名号无不闻风丧胆。

郑抱真行事周密,是“斧头帮”举足轻重的核心智囊,他是帮中的“四大金刚”之首,更是百年难遇的顶级杀手。

但这样一个令人胆寒的杀手,却长了一幅平易近人的面孔。

而他原本就是一个朴素的农家子,出生于1897年的安徽寿县,父母都是农民,家庭贫寒,从记事就帮家中捡柴禾,给地主放牛羊,力所能及的贴补家用。

到了十岁便跟着大哥靠替人做小工谋生,因自小干活,郑抱真体格魁梧,个性刚直,嫉恶如仇。

这种个性在乱世中虽能自保却也被视为异类,尤其在郑抱真这样的贫困家庭中,似乎只有隐忍和低头卖命干活才能求得一份少的可怜的收入。

1929年,已经过了而立之年的郑抱真不甘心蹉跎度日,他在朋友的介绍下辗转来到上海,站在了王亚樵面前。

王亚樵看郑抱真有把子力气,人也敦厚,就收留了他,但却并不以为他能成大器。

进入“斧头帮”之后,郑抱真如鱼得水,认识了一群和他同样嫉恶如仇,但却因生活所迫不能施展抱负的人,在兄弟们的指导下,郑抱真的拳脚功夫和射击水平进步神速,在为帮中处理事务时,更显露出超乎常人的智慧和魄力。

就在郑抱真加入“斧头帮”不久,王亚樵策划要炸掉一艘日本军舰,但帮中众人却想不出该如何实施炸毁行动。

就在众人蹙眉苦思之时,有人发声,“我建议用水雷。”

众人看去,是郑抱真,但王亚樵的眉头却拧得更紧了,“水雷是好用,却难得。”此话不假,水雷是军事物资,稀缺且极难得到。

郑抱真沉着回应,“我去弄两颗。”

他说到做到,当天晚上就将两颗水雷摆在了王亚樵面前,看得王亚樵一愣,“你从哪里搞到的?”

郑抱真倒很淡然,晃晃手中的枪,“我用枪顶着国民党一个海军军官的太阳穴,告诉他要是不给我水雷,我就毙了他。”

王亚樵哈哈大笑,从此对郑抱真刮目相看,此人有勇有谋,能堪大用。

几经历练,郑抱真成为了帮中“四大金刚”之首,负责各项行动的策划、组织和武器配送。

在参与多次暗杀行动后,郑抱真被国民党当局视为眼中钉,1931年“庐山刺蒋”未成,蒋介石恼羞成怒,开出巨额赏金,以100万大洋通缉王亚樵,用50万大洋缉拿郑抱真,而其他“斧头帮”成员的赏额不过万余,可见在蒋介石心目中郑抱真当真“可恶”。

1932年淞沪会战,郑抱真作为军需主任,为抗日救国义勇军提供了大批战备物资,有力反击了日本侵略者,并在此期间参与策划炸伤日军战舰“出云号”。

淞沪会战之后,郑抱真与王亚樵一道参与成功策划“虹口公园爆炸案”,1932年4月29日上午,一声巨响终结了日军总司令白川义则的性命,也让在这里参加所谓“淞沪大捷庆祝会”的其他日本人血肉横飞,惨叫连连。

这是日本自“九一八”以来人员损失最大的一次,听闻爆炸成功,国人振奋,“斧头帮”三个字再次成为了爱国锄奸的象征。

为国为民

因出生穷苦,郑抱真虽致力于以暗杀爱国锄奸,但骨子里对代表穷苦大众利益的中国共产党始终抱有同情。

他与我党在上海隐蔽战线的同志多有联络,还曾亲自护送已暴露的我地下党成员逃出上海。

对此,李克农曾对郑抱真等帮中成员发出邀请,“‘斧头帮’是爱国帮会,共产党的大门随时为你们敞开。”

1936年,在国民党当局的步步紧逼之下,郑抱真随王亚樵逃往广西,郑抱真建议王亚樵去往延安,但不想还未成行,王亚樵就落入戴笠设计的圈套,惨遭杀害。

郑抱真强忍悲痛,返回安徽老家,他牢记“斧头帮”爱国锄奸的宗旨,在全面抗战爆发后招兵买马,发誓要荡平日寇。

在短时间,郑抱真就成功组建了一支1000多人的抗日队伍,他利用在“斧头帮”多年历练的经验开展军事训练,并在指挥作战中充分发挥自己果决有谋的特点,很快就在几次大小不同的战事中将日军击溃。

1937年底,受党组织委派,黄岩等人从延安来到寿县组织抗日游击队,黄岩主动联络郑抱真共同抗日,郑抱真也十分大方地将寿县当地抗日情况告知黄岩。

在此后的岁月里,郑抱真和在寿县地区活动的新四军队伍并肩作战,互换情报。

1938年秋,他毅然决定率领队伍加入新四军,后郑抱真的队伍被整编为新四军淮南抗日游击纵队第四支队,他被任命为纵队长。

经过战火的洗礼和党的教育,郑抱真一改往昔的帮派作风,从一名顶尖杀手迅速成长为一名合格的新四军干部。

1940年,郑抱真在党旗下郑重宣誓,成为了一名共产党员。

“皖南事变”后,面对国民党当局的白色恐怖和日寇的双重夹击,郑抱真率领部队活跃在最前线,他灵活指挥,沉着打击,不但打的日伪抱头鼠窜,还成功巩固了我党在安徽地区的根据地。

抗战后期,郑抱真在津浦铁路以西地区领导大生产运动,他拿起铁锹带头开荒,在他的带领下,根据地的农商业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当地军民看到根据地机关所在地藕塘行人如织、铺户林立,高兴地称这里为“小莫斯科。”

解放战争初期,由于敌我力量悬殊,为保存实力,郑抱真奉命率部北撤。

他历经艰辛,顺利将根据地的一万多军民由山东迁移至东北通化,成功为我党保存了大批优秀的干部。

1949年,新中国成立,郑抱真被任命为合肥市首任市长,此时的合肥满目疮痍,城中特务在暗中搞破坏,天上还时不时飞来国民党的轰炸机。

作为市长,郑抱真身先士卒,哪里有危险就第一个往哪里冲,在他的领导下,合肥人民重拾信心,在瓦砾废墟中建立家园,人民的生活逐步走向正轨。

1952年,郑抱真被任命为安徽省秘书长,正当他准备在新的岗位上再立新功之时,病魔悄悄地缠上了他。

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日渐消瘦,后被诊断为食道癌晚期,1954年12月12日,郑抱真英年早逝,年仅57岁,一代传奇英豪的故事,就此落幕。

上一篇:汉朝留守妇女吕雉,被同乡男人照顾萌生爱情,刘邦为何还封他诸侯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