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军大事谁来主持?邓公站出来说:他可以胜任

自改革开放以来,国家重新调整了战略部署和对外方针。

此前,我们与苏联关系异常紧张,它在中蒙边境和中苏边境陈兵百万,大有直取中原之势。

后来,它又发动了阿富汗战争,邓小平认定苏联不可能同时发动两场战争。

再结合国内的军队情况,邓小平在1985年提出,要减少员额100万,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百万大裁军”。

(一)关键时刻,挺身而出

关于裁军这件事情,邓小平酝酿已久。

早在70年代末,他就在多场会议上提出要给军队“消肿”。

当然,裁军会触碰到很多人的利益,此事万万急不得。

老成持重的邓小平决定先从单个兵种入手,而后逐步扩张到全军。

于是,在第十一届六中全会后,邓小平决定撤销铁道兵与工程兵,此间,他遭遇了不小的阻力。

甚至有人直接建议邓小平,希望能将铁道兵转入军区,每个军区接收一个师,而邓小平则坚定地回答道:“不留一兵一卒”。

单单是撤销铁道兵与工程部,就遭遇了如此巨大的阻力,而直接在全军裁员100万人,其中的困难可想而知。

并非是大家不识大体,而是众人对部队有着很深的感情,大家将青春与汗水甚至把一生都寄托给了军营,一时间定当是无法接受。

不论是谁,来当这个百万裁军的“主刀手”都是异常难做,这无疑是个得罪人的工作。

必须要找一个、能力强、能服众而且性格坚毅的人来做此事。

裁军大事谁来主持?成为了摆在中央军委面前的一个难题。

其实,关于人选,邓小平早已胸有成竹。

邓公站了出来说到:时任解放军副总参谋长的何正文,定当可以胜任。

在为大裁军准备预案时,邓小平就多次接见过何正文,征询过何正文的意见。

何正文是军人,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因此他义无反顾地接下了这个任务。

邓小平告诉何正文,要给军队“消肿”必须用革命的手段,如果只是改良,治标不治本。

他希望何正文在改革时,要与体制密切结合,万不能只是在人数上有所消减。

邓小平是何正文的老首长,自抗日战争时起,何正文就在刘邓麾下服役。

他本人对邓小平很是敬重,也非常感念他的悉心培育的恩情。

面对邓小平的指示,何正文自然不敢懈怠。

裁军的那段时间,何正文当真有了革命时期的那种感受。

他每天拿着一个硕大的公文包,不停地奔走在各老帅、各军区、各兵种、各总部之间,听取大家的意见。

而后,再总结出来,拿到军委去向领导汇报。

为了尽可能地减小差池,何正文还要搜集国外的相关资料,甚至直接去国外实地考察。

何正文之所以如此努力,一是为了工作需要;二是为了认真完成老首长布置的任务,三是他的同理心。

作为一个老兵,他知道战友们对部队的感情,也清楚被裁军的感受。他的一句话或者一个签名,牵动着成千上万个家园卫士的前程。

(二)从容不迫,游刃有余

为了能够把握好尺度,为了裁军能让大多数人满意,何正文为自己定了16字准则:出以公心,胸怀全局,坚持原则,不徇私情。

可人都有七情六欲,何正文该如何把准则坚持到底?

是日夜里,何正文刚刚结束一天的工作,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家。

他坐在沙发上,连洗漱都未来得及,就昏昏睡去。

紧接着,电话铃声响了起来。何正文一听电话那头的声音,立马来了精神,原本坐着的他,当即站了起来。

原来,这是一位老上司打来的。他在军中威名赫赫,为新中国立下了不朽的功勋。

这位老首长深夜致电,定当有要事相商,何正文连忙问,有何指示。

老首长缓缓地问他,有支红军时期组建起来的部队,是否在裁军之列。

其实,何正文只回答是与不是即可,这也并不涉及到军队机密。

身为“主刀人”当然对被裁撤的军队滚瓜烂熟,可在方案公示以前,他什么也不能透露,以免引发不必要的麻烦。

但是又不好驳了老首长的面子,何正文只得表示,自己并不了解,等过问一下,再给答复。

这位久经沙场的老首长,已经从何正文的言语间,知晓了答案。

他痛心疾首,一整夜都未曾入眠。

第二天夜里,实在耐不住的老首长,又给何正文打去了电话,向他详陈这支部队的光荣历史,包括参加过那次战斗,牺牲了多少人,出了多少模范,有谁获得了怎样的勋章。

何正文认真地听着老首长的陈述,他也对此感到很是难过,可能够答复的只有沉默。

被裁撤的军队里,不乏这样的作战功勋部队,如果何正文为这一支部队开了后门,那么其它的部队也当会如此。

何正文割了别人的肉,也在一个又一个深夜,划自己的心。

最令何正文为难的,当属如何安排他所带过的部队。

他本人曾经长期任职于成都军区,在那里工作和生活了20余年,对老部队有着极深的感情。

而裁军时,要将11个军区缩编为7个军区,这意味着有4个军区将要被裁撤。

成都军区与昆明军区太过临近,这意味着必须要在二者之间选一个。

无数双眼睛在注视着何正文,看看他这个主刀人,究竟该如何选。

何正文秉公无私,他的意向是将成都军区与昆明军区合并到一处。

何正文也知道,这样做会寒了老战友们的心,可在其位、谋其政,裁军不能掺杂任何私人感情。

当然,尽管何正文是“主刀人”,但他也不能一言堂,最后的选择还得其他的负责同志,一同商量。

在经过大家一轮又一轮的探讨后,昆明军区合并至成都军区逐渐成了主流意见。

成都军区的意义在于,它能够很好地保卫西藏。

众所周知,西藏盘踞着一些分裂势力,而印度也多次插手,意图侵犯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

此外,印度曾在1962年直接出兵藏南,它的威胁,远甚于与云南接壤的诸多国家。

何况,成都乃西南重镇,自古以来即兵家必争之地。

其战略纵深长,易于军队的灵活机动。

而且成都平原素有天府之国的美誉,不论是兵员的补充还是物资的补给,都很是方便。

何正文说:“我为此给杨尚昆副主席和邓小平主席写了一个报告,赞成军区定点在成都市,并提出了有关理由”。

对于这场成昆之变,两个军区的领导都没有太大的异议。

(三)心底无私天地宽

经过一系列的准备工作,何正文的裁军计划,终于可以和盘托出。

1985年5月20日,来自各大军区的首长们,乘坐军用飞机,在北京机场降落。

接着,他们搭乘专车前往京西宾馆。在这里,何正文将向大家公布哪些军区保留,哪些军区被合并,以及体制如何改革等具体方案。

这一天,何正文气定神闲,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有种十月怀胎,一朝分娩的宁静感。

老熟人见面,大家热情地与何正文打着招呼,只是有个别的人,不愿意与何正文搭话。

何正文当然能够理解,他并未过多的计较。

会议上,何正文公示了计划的内容。

他从编制方面入手,进行了一场自上而下的裁军。

三总部的机关单位,工作人员裁剪了大半;而海军、空军还有炮兵部队也根据实际情况做出了裁员。

军级以上单位,有30多个被直接撤销,团级及以下,则撤销了4000多个。

至于地方上的武装部,则全部划为地方建制。

多年以后,何正文回忆起百万裁军,仍然颇为感慨。

他激动地说:“我们的部队都是好样的!让留就留,让撤就撤,没有怨言。大家对部队的感情很深,有支队伍,最后向军旗告别时,含着热泪举行了最后一次分列式。事实证明,邓主席的消肿理论,完全正确,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邓小平选择裁军,的确是深谋远虑。

那个时代,已经不再是“韩信点兵,多多益善”的年代。

彼时,我国刚刚改革开放,军费还很低,这其中夹杂着诸多的“人头费”。

军事装备上不来,单兵素质也上不来,因此必须要精简军队。

正是他的这份坚持,为军队现代化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而他的目光也同样敏锐,选择了何正文为“主刀人”。

事实证明,何正文的确未曾令邓小平失望,拿出了一份令大多数人满意的答卷。

上一篇:满清剃发易服,居然是汉人提出来的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