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时的秦国几乎没出过一个昏君,为什么还要经过6世才完成统一

经过周王朝800年的统治,各地人们已经产生不同的身份认同,要打破这样的身份认同,秦国不仅需要军事上的征服,还需要文化上的征服。可惜的是,秦帝国在当时的环境下,能够做到军事征服就已经费尽全部心力,已经无力再进行文化建设,更无法进行文化征服。所以秦国的统一之路,显得异常坎坷、漫长,而且还经常出现严重的挫折。

秦始皇始终没有完成文化征服

我们不要太苛责秦国了,在那样的环境下,能够统一已经功德无量了,哪怕是再花163年,再花6世,取得这样的功业,都是值得的。

如果我们拿欧洲来做比较,他们从查理曼帝国分裂后,就一直没有能再次统一。这期间并不是没有出现过英雄人物,像法国的路易十四、拿破仑,德国的腓特烈大帝、希特勒,他们都曾经醉心于统一欧洲。可结果无一例外,他们都失败了。

欧洲的各个国家,其实跟战国时期的七雄没有多大差别。就拿法国、德国、英国、意大利这几个国家来说吧,他们彼此之间都有很深的渊源,真要追溯历史的话,也是可以追溯到一个祖先的。至于后来发展形成的不同的民族、语言等等,那是因为长期的分裂,再加上地理区隔,让欧洲大陆彻底失去了再次统一的可能。

拿破仑曾经差一点统一欧洲

由此可见,将一个破碎的政治版图统一,是一件多么麻烦的事情。

这里的麻烦,首先并不是国力的强弱问题,而是文化认同问题。说得直接一点,也就是其他国家的人们为什么要接受秦国国君的统治的问题,也即是秦国统治的合法性的问题。可以说,秦国一直到灭亡都没有彻底解决这个问题,秦始皇也是带着遗憾离世的。

周王朝是一个很重要的朝代,因为这个朝代开启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划时代的制度革命。其他王朝的改朝换代我们可以认为是普通的政权更迭,最多加上农民起义的政治正确,但是很难与“革命”联系到一起。可是周王朝建立之后执行的一系列政治制度,却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政治革命。

周王朝的建立是一次革命

这个政治革命的核心是宗法制度和封建制度,以礼乐制度来维系,背后靠的却是周天子的绝对实力的震慑,让这套政治秩序有效运转了200多年。可是随着分封制度的不断推行,周天子的实力也在不断下滑,后代子孙也逐渐耽于享乐,诸侯就逐渐出现了不把礼乐制度放在眼里的行为,而周天子要么没有能力,要么没有意愿去主持礼法正义。这样一来,周王朝的政治秩序就出现了“礼崩乐坏”的局面,具体的表现是诸侯国坐大,不再把周天子当回事了。

每个诸侯国都在大肆吞并小国,壮大自己的势力。时间长了,这些诸侯们在自己的国土上已经建立起了牢固的统治。这种统治根深蒂固,不仅在血脉传承上,还在经济、文化上,都让当地国人产生了身份认同。

当时的国际社会,国家之间盛行“地域歧视”,总得来说是中原王朝自认是华夏贵胄,看不起周围有蛮夷之风的晋、秦、楚、齐等国,他们之间自称往往是齐人、晋人、楚人、郑人、鲁人等等。要想消灭掉这样的身份认同,是很困难的一件事。简单来说,不仅要在军事上征服他们,还要在文化上让他们心服口服。=

魏文侯就曾经做过这样的努力,为了提升魏国的向心力,搞了一个西河学派,一时间成为了学术中心,吸引了很多人才前往魏国,魏国也因此大治,成了战国第一个霸主强国。秦国那时候被魏国打得几乎要亡国,加上民风粗陋,当时的情况是“天下卑秦”,没有人愿意过去秦国,除了生意人。

在亡国灭种的威胁下,秦国发奋图强,强势挖墙脚,把商鞅给请过来,执行严格的绩效考核,把国家变成了一座军营,终于在与其他国家的对抗中渐渐占据了上风。但是就如同拿破仑时代的欧洲一样,战国七雄不管哪一个单独拎出来,都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各有各的绝活。秦国再怎么强大,也做不到以一敌七。秦国只能作为列国的一员,不断的纵横捭阖,渐渐集聚自己的实力。

即使如此,秦国也逃不了被歧视和联合打击的命运。秦军作战以首级论功,这让其他国家又恼又怕,送上了“虎狼之秦”的名声。由于一个国家单独打不过秦国,试了几次之后,发现只能合纵围殴,才能跟秦国掰掰手腕。于是,在战国后期的80多年里,一共发生了5次合纵攻秦事件。

秦国在这样的压力之下,根本没有办法发展文化等软实力,让东方六国心服口服,它只能不断地强化他的战争机器,做到不让别的国家来毁灭掉它。

生存,才是秦国的第一要务。

崛起后的秦国完成了军事征服

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秦国虽然最终把六国给灭了,天下归秦,可是秦国并没有在全国百姓中建立起统治的合法性,秦国还是被六国士人认为是粗鄙之人,不配拥有国之重器。这些人在秦灭六国之后,在当地依然有着不小的影响,是为地方豪强。

所以,秦始皇一开始的时候,还是希望能够跟这些士人和解的,他不断地出游,也给这些士人做官,可是这些士人全都在非议秦国的国政,而且明里暗里地嘲讽秦始皇的行为做派。这让秦始皇试图通过妥协来建立一个武功、文化统一的帝国的梦想破碎了。

秦始皇有了动员全国的能力,他要建立巍峨高大的宫殿来向百姓们展示他的帝国是多么辉煌,他要建立不世的功勋来向百姓们展示他的帝国是多么强大,秦始皇需要用这些外在的形象工程,来给他的帝国的合法性做背书。所以,秦始皇后期,不断地上马大型工程,又不断发动对外战争,都是为了帝国能够获得统治合法性这一目的。

阿旁宫:宏大的宫殿群是皇权至高无上的象征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假借天命这一招,秦始皇也不是没想过,只是其他国家的人根本不信秦始皇这样的人会是天子。起初的时候,天子都姓姬,住在洛阳城里。后来周天子被秦国给废了,各地的王通过世代建立的统治关系网,牢牢地统治着各地。即使这些王最后都被秦国消灭了,他们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还有不少的人流落在外,在民间依然有强大的号召力。

就像后来起兵的项梁、项羽叔侄,还有雇佣大力士刺杀秦王的张良,更不用说大泽乡起义后,层出不穷的六国之后建立的各种政权,这说明秦帝国的统治,只是流于表面而已,老百姓没有从内心认可。

秦国废了周天子又如何?天底下的人还是不认秦国是天下共主。

民众的这种心态,就像拿破仑在摧毁了普鲁士军队后,一度在德国境内获得了解放者、英雄的名号,当时著名的作曲家贝多芬还专门谱写了一首曲子来歌颂这样的英雄,可当拿破仑称帝的消息传来,贝多芬就喊道:“这么说,他不过是个普通人了!现在他也将践踏人的一切权利,只放纵自己的野心!现在他会认为自己比所有人都优越,变成一个暴君!”

当时六国的士人,在内心深处都是这么看待秦国君主的。他们也可以不满意本国的君主,但凭什么会认为他们接受一个在文化上备受鄙视的武夫来做他们新的君主呢?

汉武帝才促成了汉民族的身份认同

这样的统治合法性的问题,要一直到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后才有部分实现。这时全国各地自周王朝以来形成的地方宗族、贵族势力已经被秦末农民战争、楚汉之争给打击得粉碎,在儒家的秩序学说下,老百姓们最终认可了王道秩序,安生过起了日子,接受了汉王朝的统治。

一个最明显的例子是,这群人有了一个共同的称呼:汉人。

上一篇:太平天国为了避讳,改了多少地名,一股葱姜蒜大碴子味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