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末期,他们穿着红军的衣服,激战薛岳10万大军,大获全胜

薛岳在长沙会战当中,为什么能打败日军呢?笔者个人认为,主要是因为他熟悉长沙环境,深谙当地的山川地物,又有湖南的群众基础。

薛岳在解放战争末期,在海南岛的烽烟当中,为什么无法打败琼崖纵队的冯白驹呢?其实道理也简单,因为冯白驹熟悉海南的环境,红旗不倒23年,群众基础更坚实!

有个细节是:冯白驹所率领的琼崖纵队,直到解放战争末期,还穿着红军的军装,可见他们有多穷。

严格来说,海南岛不仅有薛岳,而且还有白崇禧,是国民党的顶尖名将。但是冯白驹擂动战鼓,震彻海南岛的时候,却给国军来了个中间开花!

毛泽东之所以决定,雄师渡海解放海南,也正是考虑到海南有琼崖纵队,有革命群众基础,这是获得胜利的关键所在。

蒋介石之所人认为,海南岛肯定守不住,也是因为考虑到海南有冯白驹。

琼崖纵队,并不属于四大野战军的作战序列,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在海南独立发展的,他们和党中央的联系,长时间被日军和国军切断。

(解放战争时期的琼崖纵队)

由此,开始咱们今天的文章,且看冯白驹所率领的琼崖纵队,如何红旗招展在海南!

1903年,冯白驹出生在海南琼山县的大山乡长泰村,如今改名叫云龙镇长太村。

父亲是农民,农忙的时候种地,农闲的时候做石匠,因为自幼练就了一身好功夫,性格极富正义感,所以威望非常高。

而冯白驹小时候读书认真刻苦,很早就有了远大的理想,十三岁那年在云龙高小读书的时候,就和同学当中的进步青年,组成了同志互助社。

当时结社是普遍现象,而冯白驹所成立的互助社,口号是做好人好事,破除封建陋习。

五四运动的大幕拉开之后,冯白驹是海南岛的学生运动骨干,到了1925年的时候,他考入了上海大夏大学的预科。

冯白驹从23岁那年,便回到海南从事与农民运动,在海口的各个区、县、乡、建立农会。

1927年,内地发生了“四一二”事变,而海南则是“四二三”事变,国民党大肆搜捕屠杀共产党人。

白色恐怖笼罩海南岛,冯白驹转入农村秘密活动,因为琼崖特委三番五次遭到重创,冯白驹在海南发起的革命运动越来越艰难。

1930年1月,我党的琼崖特别委员会书记王文明因病逝世,冯白驹接任该职位,他去往上海寻找党中央汇报工作,受李立三和周恩来的接见。

4月份,冯白驹回到海南,在母瑞山主持召开中央琼崖第四次代表大会,重整队伍,扩充军备,星星之火,很快就在海南岛燎原而起。

到8月份的时候,冯白驹就将在海南岛,发展到一千三百多人,红军学校、兵工厂、医院、供销社……等等机构,好似雨后春笋,海南的苏维埃政权,眼看就要初具雏形。

到了1932年,敌人派遣重兵来战冯白驹,双方激战八个多月,因为敌众我寡差距太大,琼崖的革命队伍,只幸存25人,退入到深山老林当中。

海南的群众基础特别好,冯白驹通过三年的苦战,再次恢复了队伍的规模,他说:咱们这里不是山藏人,而是人藏人!

到了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之后,海南岛成了日寇的战略支柱,此处向大陆可以进军华南,向大海可以进军太平洋。

侵略者发起凶狠的进攻,而冯白驹所领导的琼崖特委,开始成立各种抗日机构,依托人民的力量,做好了血战日寇的准备。

但是有个问题摆在了冯白驹的面前,那就是国民党拒绝合作,而且一心想要吃掉中共在琼崖的红军部队。(类似的情况,与粟裕的遭遇差不多)

1937年8月,冯白驹和国民党进行了三轮谈判,对方依旧不肯合作抗日,而且在9月份的时候,夫妻二人被国民党当局抓捕。

内地这边的中共周恩来、叶剑英,开始跟国民党交涉,再加上海南的老百姓纷纷抗议,所以到了12月,蒋介石这才下令放分冯白驹出狱。

(海南的云龙改编雕像)

1938年12月5日,冯白驹所率领的琼崖红军,在云龙接受改编,番号是:广东民众抗日自卫团第十四区独立队。

冯白驹本人,担任独立队的队长,史称云龙改编,由此拉开了中共抗日队伍,在海南岛激战侵略者的帷幕。

该独立队的第一战,是发生在1939年2月份,当时日寇的台湾混成旅团,在海口市的西北部天尾港,登上了海南岛。

而国军抵挡不住乱成一团,海口沦陷落入了敌人的手中,冯白驹立刻派遣第一中队,携带他们最精良的装备,开赴潭口激战日寇。

敌人的飞机凌空,炸得是地动山摇,但第一中队死战不退,由此打响了琼崖抗日第一枪。

(刊登在南洋报纸上的琼崖抗日战士)

最关键的是,第一中队打出了士气,所以当地的老百姓,纷纷要求加入独立队,跟随冯白驹抗日打鬼子。

原本独立队只有三百多人,不到半年的时间,就有了一千多人的规模,改为独立总队,在这半年的时间里,血战三百多场,单单是击毙日寇就高达八百多人!

以至于开战之前,日寇指挥官叫嚣着快速攻占海南岛,却大大低估了冯白驹在海南的抗日队伍,打得是遍地开花,小股部队三五成群,打完子弹之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日本人根本就追不上。

冯白驹之所以能够在抗日战场立下功勋,主要还是因为群众基础,老百姓越是支持独立队,而独立队就越是能够打胜仗,越是能够打胜仗,就越是能够取得老百姓的支持,典型的抗日良性循环。

再有就是,海南人生活在这穷山恶水当中,自古以来都是民风彪悍,坚决抗日打鬼子!

在武器装备方面,冯白驹获得了海外华人的大力支持,尤其是琼崖走出去的琼桥,成立了各种援助会,将大量物资送达琼崖。

因为冯白驹给予鬼子沉痛打击,所以这帮日本人,就派遣特务报复冯白驹的老家。

有一次,冯白驹路过故乡的时候,看到自己从小生活的村子,被鬼子摧毁成废墟。

建国后重建该村的时候,冯白驹哭着说村民跟我干革命,几乎都被杀了,日本人造孽呀……当然这是后话了。

(琼崖抗日独立总队的少年连)

日寇不仅侵略了中国,又在大海当中盯上了美国人,史称太平洋战争。

在1942年,日本人为了配合太平洋作战,稳定他们的“后方”所以派遣重兵,去“扫荡”冯白驹,结果几次大规模的军事行动,自然以失败告吹。

日本人随即改变战术,使用一村一堡垒的土办法,一点点啃掉抗日根据地,冯白驹也是在这个过程当中,电台被日寇给打坏了,因此和党中央失联五年!

也就是说,冯白驹所率领的琼崖特委,成了海外的“孤儿”不仅对内陆的联系被鬼子切断,而且海外华侨的资助,也变得非常困难。

冯白驹在如此困难的环境当中,依托海南人民群众,不仅保住了琼文和六连岭的根据地,又开辟出三四块根据地,将鬼子拖入了人民的汪洋大海当中。

各族同胞踊跃参军,跟随冯白驹,上演了一幕幕悲壮铁血的抗日史诗。

在队伍转移的过程当中,冯白驹的妻子,抱着刚刚满月的孩子,因为走不动路,所以掉了队。

冯白驹只能说,行军打仗不是儿戏,他哭着将妻儿扶到田埂坐下,随后带着部队继续转移。

后面跟上的琼崖特委战士,一听这边有小孩哭,将其当成了老乡,于是轮流抱住孩子,这才安全到达根据地。

冯白驹一狠心,就把孩子送到了老家,交给逃难的村民照顾。

(海南女战士)

在抗日战场当中,冯白驹还组织力量,解救盟军战俘,所以在国际社会,获得了一片赞扬之声。

抗日战争胜利之后,冯白驹要去接收日本人的投降,1945年10月,国民党的第46军,突然发起进攻妄图一战打败冯白驹。

直到1946年9月,冯白驹才恢复了和党中央的联系,党中央对琼崖纵队的指示是,做好长期斗争的准备。

冯白驹多次击溃国民党的进攻,到1948年的时候,敌人已经开始转入全面防御,而琼崖纵队意识到,战略进攻的时刻到了!

海南岛的战士们,被国民党欺压了三年,而今天下大势逐渐明朗,冯白驹召开会议,排兵布阵开始新一轮的作战行动。

在会议上,任命纵队的副司令李振亚担任总指挥兼政委,指挥五个支队作为秋季反攻的主力。

先围陵水县,采取围点打援的战术,到了9月18日清晨,炮声震碎了黎明。

敌人果然支援陵水,遭遇琼崖纵队的迎头痛击,在光岭制高点上,埋伏着第七中队的一小队,指导员陈敬儒,和敌人的重兵迎头相撞。

即使打得只剩下三人,依旧在枪林弹雨当中坚守,他们挡住了敌人的援军,同时我方主力来了个大迂回,劈向国民党援军的后背,此战大获全胜!

琼崖纵队展开反攻之后,陵水的围点打援,属于是初战告捷,缴获大量武器装备和物资,将周边的小块解放区打通,成一大块解放区,陵水、万宁、五指山的解放烽火,在海南岛熊熊燃起。

虽然获得了初战胜利,但是我们的英雄总指挥李振亚同志,在激战牛漏的时候壮烈牺牲。

(解放战争时期的琼崖纵队)

同志们高喊着“为李副司令报仇!!”接连夺取五个制高点,重创了国民党在海南的嚣张气焰。

冯白驹随即下令,让琼崖纵队的副司令吴克之,去往前线担负重任。

在冯白驹的战略进攻方针指导下,吴克之在前线召开会议,根据目前的敌我双方态势,敌人已经放弃了小据点,退守到了城市当中。

战略上:放弃围点打援的战术,改变成攻占敌人城市的战略大进攻。

战术上:指南打北,要忽悠敌人摸不清头脑,攻城一定要灵活,而不是抓住一个点猛攻,在减少我方损失的前提下,攻占敌人的中型城市,日后再夺取大型城市。

开战之后,敌人果然无心坚守小据点,所以琼崖纵队轻易取下18个乡镇,20多个小据点,这时候大军突然转向,东去拿下了会县中原圩,取得了秋攻战役的胜利。

在此战当中,不仅解放了乐会和安定的大片区域,更锤炼了部队的战斗力,从游击战转向了运动战,再转向攻坚战!

到此时,琼崖纵队已经有一万多名战士组成的精锐之师,虽然武器装备落后,虽然很多人还穿着红军的军装,但士气高昂,渴望胜利。

经过了秋攻,冯白驹立刻下令休整,经过六十多天的练兵之后,随即在1949年的春天和夏天发动攻势,冯白驹再次派遣吴克之,担任总指挥兼政委。

关于春季攻势,从海南岛的西北一路打到了西南,杀敌两千多人,缴获大量武器装备,单单是子弹就有十四万发。解放城镇二十座,中小据点八十七座,解放区再次扩大。

而夏季攻势当中,势如破竹去打海南的东北,将运动战展现得淋漓尽致。

这时候,出现了突发状况,国民党第20兵团的第33军,军长名叫赵琳,因为被我野战军击败,所以从青岛撤退到了海南休整。

也就是说,敌人的兵力突然大增一个军,冯白驹随即命令前线部队,立刻停止夏季攻势,回到原先的解放区。

从这三场激战当中便可看出,琼崖纵队已经是百战精兵,而且进退自如,能够准确判断局势,贯彻了毛泽东的战略战术。

(解放战争时期,依旧带着红军的军帽)

关于解放海南岛的战役,当时的历史背景是:

海南岛原有国民党的粤军残部十多万人,但建制不全,薛岳将其整编19个师。

新桂系在广西主力尽失,只剩下两万多人逃到了越南,而白崇禧本人也在海南岛。

而开战之前,冯白驹所率领的琼崖纵队,有一万五千人,任由国民党大军来战,琼崖纵队巍然不动。

还是那句话,琼崖纵队虽然穷,但是有坚实的群众基础!

主战场琼州海峡,从东边到西边,长是一百六十里;从南边到北边,平均宽是59里。

四野攻岛的时候,有十万精兵参与,而且刚刚打下广西,正是士气大振的时候。

以上便是历史背景。1950年3月,薛岳所指挥的海南岛国军部队,明知道四野要攻岛,所以他们开始更加疯狂的进攻琼崖纵队,也开始更加疯狂的抢夺粮食。

薛岳在海南岛自然知道,如果不打败琼州纵队,一旦四野挥师渡海,国军根本守不住。

冯白驹一边抵御国军,一边向15兵团发报,建议在儋县的海头港至白马井一带登陆,这里的敌人海防最弱,仅仅只有一个团的兵力。登岛之后,再转移到五指山。

兵团采纳了冯白驹的建议,第40军随即派遣一个营,首先强渡琼州海峡。

在开战之前,冯白驹非常紧张,这等于是黎明前的黑暗,处在最困难的时刻,他亲自负责抵挡国军,同时派遣政治部副主任陈青山,去接应40军渡海。

陈青山立下军令状,坚决完成任务,随后带着电台上路。

3月春雨绵绵,陈青山他熟悉的山川地貌当中,接应四野14条帆船,799名勇士所组成的先锋营,去往儋县。

陈青山熟悉大海,结果在去往儋县的路上,大风骤停海滩寂静,风停之后船停,而且又被敌人发现,海防机枪和空军轰炸紧随而来。

在这万分紧张的关头,冯白驹派遣的援军突然赶到,约有一百多人,在海岸上激战国军。

此地的敌人,是薛岳的第64军主力部队,兵力有两个营外加两个连。

看似敌众我寡,但有一点非常关键,那就是解放军琼崖纵队士气高昂,而敌人则士气涣散。

再有就是,四野派来的勇士,全部都是百战精兵,立刻放弃帆船,游泳猛攻海岸,内外夹击,大获全胜。

冯白驹派遣的一千多民兵刚好赶到,来了一场无缝对接,抢救伤员运送物资,解决补给问题。

各族同胞牵牛牵猪,为渡海勇士提供肉食,但四野的先锋营谢绝了,因为部队有纪律,不拿一针一线。

3月10日下午1点,第43军128师383团,又有一千多人渡海,却遭遇了七级大风。

第二天九点才上岸,冯白驹早就排兵布阵,在岸边等着呢,带领这支部队成功转移到了解放区当中。

也就是说,四野的两个营,而且都是精锐之师,和琼崖纵队会合。冯白驹在这接连两战当中,成功阻击敌人的海防部队。

紧接着解放军又派遣一个团渡海,再次进入了琼崖支队的解放区。若非风向突然改变的话,解放海南岛的战役肯定提前。

敌人到此时已经出现慌乱,派遣精锐机动部队去追击,但解放军在老百姓的帮助下,在山林当中消失的是无影无踪,敌人根本追不上。

而琼崖纵队,早就习惯了这种战斗方式,可以说是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

到了26日,四野韩先楚,又派遣一个加强团,将近三千人组成的壮士渡海,去试探敌人的柏林防线,倘若渡海失败,后果非常严重。

八十一条船,在夜晚趁着风向起航,在冲锋号响彻夜空之后,三枚信号弹划破了苍穹。

可是船到海峡中间,大风突然又停,海面突然寂静,等了七十多分钟,依旧没有起风。

战士们奋力划桨,在清晨接近对岸,已经可以看到海南的大山。因为风向改变,他们已经晚了整整四个多小时,深夜渡海变成了白天抢滩。

琼崖纵队已经开始跟敌人交火,誓死保卫渡海滩头,此战打得非常激烈。

而海面上的四野部队强行登岸,两百勇士率先发动了冲锋,爬上了九米多高的悬崖,激战一个多小时,这才打下滩头阵地。

琼崖纵队的民兵,已经在山里潜伏一夜,眼看着四野先锋团来到,立刻送上物资。

而到此时,琼崖纵队已经跟敌人激战了整整19个小时,为四野的渡海部队,创造了有利条件。

更关键的是,敌人的二线部队去支援海防,都被冯白驹强行拦住,整整拦了七个多小时。

由此,薛岳的博陵防线被撕开,所谓的海陆空联合部队,根本就挡不住冯白驹的琼崖支队和四野先锋部队。

1950年4月10日,千帆入海峡,雄师雷霆动,雷州半岛大兵开拔,木船打铁舰,解放海南岛,这点无须赘述,全国人民都知道此战的结果。

话说解放海南岛之后,40军全体指战员,写了一封《致琼崖人民的感谢信》,如果没有当地老百姓的相助,这次战役将会变得无比艰难。

关于此战,毛泽东和蒋介石,持有相同的看法。

在开战之前,毛泽东就说“海南岛与金门情况不同的地方,一是有冯白驹的配合,二是敌军战斗力较差。”

反观国民党这边,蒋经国本以为有薛岳坐镇,可以重演金门之役,蒋介石开战之前就说:“金门没有‘共匪’的内应,而琼崖不但有,而且不可视,据最新的情报,当年经我手释放出狱的冯白驹早已今非昔比了,过去他们与共党中央联系不畅尚能独立生存发展,现在早已直接接受毛泽东的指挥,其形势可想而知……”

邓华认为,如果没有琼崖纵队的配合,就没有此战的顺利登陆,没有以冯白驹为首的琼崖党和人民20多年的浴血奋斗,就没有海南岛的解放。

冯白驹突然得知,解放军在海口举办入城仪式的时候,会由琼崖纵队代表解放军入城,他内心非常感动。

冯白驹说:“这可是我们,坚持海南岛斗争多年来梦寐以求的事情啊!”

之前,琼崖纵队的军装,穿得是花花绿绿,有红军的、国军的、日军的、很多人都是在光着脚打仗。

15兵团为琼崖纵队配发统一军装、修整边幅、训练列队,组建军乐队。

遥想1932年,这支部队只剩下25人,所组成的革命火种,当年还留下来一顶红军的军帽,入城仪式的时候,藏在冯白驹的警卫员皮包里。

上一篇:明光宗:来自父亲的艳遇,19年太子如坐冰毡,与瞎眼母亲不敢永别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