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魏灭亡的时候有多悲惨?皇帝尽数被权臣所杀,嫔妃集体被凌辱

话说,汉朝之后是枭雄的三国,三国之后是风流玄学的魏晋和杂乱纷乱的南北朝。杂然纷乱当然是指,南朝和北朝各自为政,这已便足是纷乱,然而乱上加乱,南朝又分生了四朝,北朝又争裂了五朝。正是著名的“五胡十六国”。

无论人们想如何把历史这个小姑娘千百次用词语、名号、价值和梦想装扮,历史永远不会缺场成就非凡的人。在这乱中之乱时,也有一帮人应时势而出,时机和合,生化万物,在漫长历史的短暂逗留里,挥毫重写一笔,那就是:北朝的北魏!

北魏是少数民族鲜卑族拓跋部落建立的北方统一政权。这个游牧民族早期生活在黑龙江东北一带,自汉、三国魏晋南北朝不断壮大,到了南北朝已经蔚然成风。其先后征服后燕、攻打南朝、大败夏国、大破柔然、攻克北燕、降伏北凉,终而结束北方统一战争,与南朝对峙天下。北魏在疾风骤雨里升起,又在疾风骤雨里离去。

北魏的孝文帝改革也为史家津津乐道,把北魏的统一王朝推向了黄金时代。这是一个汉文化与其他文化相互融合碰撞共生又争斗的时代,其时代的分裂也是一种开放的方式。

一、通往毁灭的道路

通往毁灭的道路铺满鲜花,孝文帝改革后,但好景不长。北魏上层穷奢极侈,高阳王元雍和河间王元琛斗富,其家一餐万元,妓仆总共半万人以上。下层官员也是尽其势搜刮民脂民膏,被称为“白昼的劫贼”。民怨沸腾间,百姓多有落草为寇,出家为僧。

此间,先后发生了各种暴乱和接连不断的起义。北魏后期本来由于不被中央权层接纳已经和中央不合,又在当时遭受了柔然大汗的侵入和杀抢,又只得了微薄的赈灾救济,六镇各处纷纷发动了起义。

北魏末年上层腐败、下层互食,众人揭竿而起,一呼百应,成其大势。混乱一并持续了八年,涉河北、甘肃、内蒙古、山东等大片地区,涉汉、鲜卑、匈奴、羌等各个民族。由此北魏大势已去,只是待天亡之。

二、为人鱼肉的皇帝

北魏的都城在洛阳,班固《东都赋》中大称其是“绍百王之荒屯,因造化之荡涤,体元立制,继天而作”之地。公元528年,北魏第七位皇帝孝文帝改革38年后,后宫胡太后掌管朝政,作乱古都洛阳,引火自焚。

年仅6岁的皇帝孝明帝元诩赢弱无力、母强儿弱,胡太后垂帘听政,一手遮天。在争权中毒死自己的儿子,立3岁的元钊为帝。此事成为了当时的权臣贵族尔朱荣武装政变的导火线,也为北魏王朝走向灭亡的大戏拉开了正式的序幕。

基础上,尔朱荣已经有了民众的支持,尤其是在腐败和乱政的证据中。舆论上,尔朱荣出师有名,名正言顺,有“匡扶帝室”的大义。战略上,他也得到响应里应外合,联合彭城王元勰的儿子长乐王元子攸,承诺事成之后举他为帝。

在实际进展中,尔朱荣举兵占领了东都洛阳,立元子攸为孝庄帝。胡太后与小皇子在河阴被淹死。尔朱荣到河阴的陶渚祭天,大斥“天下丧乱,肃宗暴崩,都是因为你们贪婪暴虐,不能辅弼所至。你们个个该杀!”于是太后附属的2000余名朝臣、王公贵族、附属党羽在军马刀戈下作活物祭了天,史称“河阴之变”。

孝庄皇帝元子攸虽然在政变中取胜,但是有名无实,尔朱荣其实才掌握实权。如此也不过是又一次重演了“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古老戏剧,历史仿佛真是个轮回。尔朱荣演得不比他的前辈好,也并不是更糟糕。元子攸不甘为傀儡,发起反叛,最终不敌尔朱荣一流的势力,于是北魏皇帝再次为人鱼肉。

尔朱荣一流残暴惹民怨,且政治野心家大有人在,诸人都想搭便车,起义再次发生。晋州刺史高欢举兵而起,消灭了尔朱荣一流,立元修为第二名孝武帝,高欢成为了操控傀儡皇帝的尔朱荣第二。孝武皇帝也成为了不甘傀儡的皇帝,投奔了宇文泰。却最终也是亡羊补牢,作困兽徒劳之争,在和宇文泰的争斗中被毒死。

高欢之后又立了元善为孝静帝,史称东魏,元善退位给了高欢之子,开启了北齐王朝。宇文泰立了元宝炬为帝,史称西魏,后皇帝又退位给宇文泰之子,开启了北周王朝。由此,历时近五十年代整个北魏彻底灭亡了。整个皇权和政权争斗中,七位皇帝被残杀,与2000多名臣子一并离去。

三、祸不单行的嫔妃

尔朱荣与皇帝元子攸明争暗斗,本来不合。而傀儡皇帝本来也是赢弱无力,尔朱荣的女儿英娥嫁给了元子攸,多遭受英娥的白眼欺辱。元子攸也是记恨已久,设计邀请尔朱荣进宫参加庆生宴会,由伏兵杀之。由此以为大祸已去。

尔朱荣的弟弟尔朱兆听闻此事,便举兵来犯,将元子攸、英娥和他的儿子一并杀死,后宫嫔妃也难以幸免,一并集体地被凌辱和被损害。这样的历史惨剧早就屡见不鲜,比如高欢为了迁都,举四十万具名迁至邺城,大拆大毁,将三百年繁华的帝都洛阳变成半废墟。

四、结论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姑且不问,这句话掺了多少泥沙,放在这里也是空穴来风,言之有物。北魏权且在天下大势久分的时候,也局部短暂地使天下有所大合。不长好景后,所遭受的灾祸却也不能够简单地用分分合合的老话一言蔽之。简单地依据政权的统一与否来追究也不过是政治史来说,不足以称“天下”。

天灾人祸和历史命运,必然的和或然地相互结合,才成其为历史实事。对历史的追问和探究,也只能理清可厘清的一般持续的事物。真正独一无二的东西,往往已经随着历史时代湮灭。历史是否是一个整体,以及历史是否有一个统一的意义,还是个问题。毕竟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

上一篇:西安事变中谁活捉了蒋介石?43年后,叶剑英收到神秘信件解开真相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