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监狱看守,营救大批开国功臣脱险境,自己却险些被特务杀害

我们今天所享受的和平盛世是无数革命先辈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他们之中有无数可歌可泣的英雄伟人,也有千千万万的无名英雄。今天的我们在缅怀革命先烈的时候,还应该铭记那些为革命做出贡献,而自己却默默无闻,甘愿平凡的平民英雄!

今天我们故事的主人翁名叫牛宝正,一个普通的名字,普通的家庭,过着平淡无奇的普通生活。如果不是一次偶然的事件,他可能就在平凡中渡过一生。故事还要从1950年,中央发出的一道寻人命令开始。

新中国成立之后的第二年,中共山东人民政府接到了中央发来的一道命令,命令委托他们寻找一位名叫牛宝正的人。命令中还叮嘱此人非常重要,请务必找到,找到后立即护送其进京。

牛宝正是什么人?为什么受到中央重要领导如此重视?他是功臣还是特务?虽然经过询问,北京方面也只是给出了一些简单的线索,此人名叫牛宝正,山东人,现年六十多岁,1931年曾在北京草岚子监狱当过看守。

信息很简略,对于刚刚成立的山东人民政府来说,要在这样一个人口众多的大省寻找这么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无异于大海捞针。但既然是党中央正式下令要找的人,肯定是非常重要的人,所以大家立刻分头开始寻找。

本来山东政府工作人员认为这是一个需要大量排查的工作,出乎意料的是,几天之后就有人提供了重要线索。原来有人认识牛宝正,尽管这个名字很普通,但年龄和工作经历正好符合,应该就是中央领导要找的那个牛宝正。

一查档案,牛宝正果然在案。当时刚刚建国,山东省还没有来得及将省人口全部登记在案,之所以能查到牛宝正,是因为他当时被划为“反革命分子”正在参与劳动改造。

经过查询,牛宝正当年确实曾经在国民党北平草岚子监狱当过看守,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被划为“反革命分子”而被捕改造。确认了牛宝正的身份之后,山东省委立即通知山东省无棣县,牛宝正同志为对我党有功之人,立即停止对其关押改造。

那么这个牛宝正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说山东省委说他是对我党有功之人呢?

这还要从牛宝正平凡而又传奇的人生经历说起。牛宝正出生在山东省无棣县的一个农村家庭,世世代代以耕种为生,他出生的时候已经是晚清末期,正值旧中国最黑暗、最落后、最贫穷的时期。

那个时候整个中国都处在一片凋敝之中,就连山东这样一个物产富饶的大省,也是经常闹饥荒。牛宝正一家尽管起早贪黑,勤勤恳恳地伺候地里的庄稼,但依然填不饱肚子。既然种地养不活一家人,老实巴交的庄稼汉只能另谋出路了。

后来牛宝正一家搬迁到无棣县城来谋生,牛宝正和当时大部分农民一样,没钱上学,也不认识几个字,但勤劳朴实的他还是找到了一份能够养家糊口的工作。

三十出头的时候,牛宝正终于获得了一份骑兵警察的工作,后来因为工作出色又被升为分队长。也正是这份工作经历,让他对旧政府基层的警察体系有了较深入的了解,这段经历也为他后来命运的转变埋下了伏笔。

如果社会稳定,牛宝正这份“公务员”的工作也还算不错,至少可以吃喝不愁,那样的话,他可能就会一直在这里干下去了。

可是二十年代末期的中国社会,军阀混战,民不聊生,即便他身穿一身警服,但局势动荡,他也是饥一顿饱一顿,最终不惑之年的他又重新回到老家,继续耕种。

那个年代,老实种地根本吃不饱,牛宝正多少也算有过见识,和几个朋友商量之后,他们决定一起去大城市北平碰碰运气,趁自己还没老,多攒点养老的钱。

三十年代的北平至少要比山东老家要强一些,尽管牛宝正一直没有找到理想的工作,但靠着打零工还能养活自己,多少也能给家里寄点钱。

牛宝正是个地道的山东人,不敢奢求大富大贵,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野心,一心想找一份稳定点的工作,不必如此漂泊。

当时北平的草岚子监狱缺看守,正在招人,而牛宝正之前在无棣县当过骑兵警察,又经朋友介绍,他顺利地成为了这里的一名看守。能在北平找到一份正式的工作,又是铁饭碗,牛宝正倍加珍惜,工作也非常的努力。

这个北平草岚子监狱不是一所关押普通刑事犯的监狱,而是国民政府专门关押政治犯的地方。说白了,关押的都是在北平、天津一带抓捕的共产党以及进步人士。

牛宝正大字不识几个,也不知道这些被关押的共产党和那些杀人放火、坑蒙拐骗的罪犯有什么区别。起初,在他眼里,这些人既然被关进来,也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当时的牛宝正不知道,他负责看守的这些犯人里竟有中共后来大名鼎鼎的重要领导人,薄一波、刘澜涛、殷鉴、杨献珍、安子文等等。

牛宝正虽然不清楚关押的这些是什么人,但他依旧安分守己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被关押的中共党员们也逐渐发现,这名新来的看守和其他凶神恶煞的看守有点不一样。这个牛宝正几乎从来不对在押人员发火,只要他们不严重违反纪律,牛宝正绝不会无故找茬。并且,如果狱中的人员有困难,他还能主动地提供帮助。

被关押在草岚子监狱的这些中共党员也从未停止过革命工作,甚至在监狱里还发展了一批新的党员。当时他们最着急的还是需要尽快和上级党组织取得联系,为争取营救创造机会。

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牛宝正和这些“共党分子”也逐渐熟识起来,尤其和杨献珍关系最好。杨献珍也发现这个老实巴交的山东人非常的朴实,他在这里纯粹就是混碗饭吃,并且非常同情穷苦人。于是杨献珍计划发展牛宝正成为自己人。

牛宝正虽然不识字,但是却非常敬重杨献珍这种能识文断字的人,他觉得读过书的人都是有本事的人,比起他这样的大老粗强太多了。

恰巧有一次,山东老家给牛宝正寄来了一封信,牛宝正拿到信既欣喜又发愁,喜的是终于有家里的消息了,愁的是自己不识字,看不懂里面写的什么。

牛宝正突然想到了杨献珍,他能看得懂,于是牛宝正请杨献珍给他读读信。此时的杨献珍正在找机会和牛宝正把关系拉得再近一些。正好牛宝正来找他帮忙,杨献珍自然义不容辞,把信的内容详细读给牛宝正听。

听完信,牛宝正却愁容满面,良久低头不语。原来,牛宝正的老母亲得了病,家中无钱医治,希望他能给家里寄些钱给老母亲治病。牛宝正一是担忧母亲的病情,一方面自己手里又确实没几个钱,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一旁的杨献珍很快就看出了牛宝正的心事,所以他安慰牛宝正不要担心,可以先给家人回信,然后再帮他想办法给家里寄钱。牛宝正不识字,便请杨献珍帮忙,杨献珍很快帮他把家书写好。牛宝正当时对杨献珍表示感谢,当时山东到北平之间的邮寄很方便,但是无奈自己不识字,找人代写又太贵。有了杨献珍,可就帮了他的大忙了。

不久,杨献珍让牛宝正帮他找到一个在狱外的朋友,给了牛宝正一笔钱,让他寄回家里给母亲治病。牛宝正才开始不敢要,但杨献珍说他们已经是朋友了,这点忙算不了什么,给老人家治病要紧,牛宝正这才收下了这笔钱。牛宝正之前对杨献珍是感谢,现在就是感激了。

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牛宝正发现这些“共党分子”不仅读过书,有文化,而且人都很随和,和那些鸡鸣狗盗之辈完全不一样,总之他们不像坏人,反倒总是想着帮助像他这样的穷苦人。

并且,这些文弱书生在经受严刑拷打的时候,不仅没有被屈打成招,反而大义凛然,坚贞不屈,也让牛宝正心中暗挑大拇指。

牛宝正想不明白,为什么这样的好人要被抓进来?他们为了什么事业竟然能顶住那样的酷刑?

杨献珍此时也观察到了牛宝正的思想变化,借着给牛宝正帮忙的机会,他把和牛宝正的关系拉得更近,两个人不时的可以说说知心话。牛宝正也逐渐地更加信任杨献珍,把他看做是知心朋友。

后来,杨献珍请牛宝正从外面偷偷捎一些书籍和报刊进来,以便监狱里的同志们解解闷。牛宝正虽然不识字,但是他明白,他们要看的都是些进步的书刊,都是为帮助穷苦人的。并且这对于他来说都是些举手之劳,所以很快草岚子监狱里的中共党员们就能看到革命书籍,并通过报刊了解天下大事。

监狱的高墙虽然限制了党员们的人身自由,但却无法禁锢他们的思想。草岚子监狱后来甚至形成了一个研究共产主义的小组,而为这个小组输送信息的正是牛宝正。

牛宝正由于工作积极本分,在监狱里吃苦耐劳,人缘也不错,很快就被升任为班长。而此后,牛宝正也利用职务之便给狱中的党员同志提供更多的照顾。

牛宝正频繁地为杨献珍他们捎带书籍,后来也帮助他们在内外传送秘密信件,实际上这个时候的牛宝正已经成为了草岚子监狱党支部的秘密交通员。

而牛宝正也越发地感觉到自己做的这些“秘密”工作,要比当狱卒有意义得多,自己做的这点事情,比起那些承受严刑拷打的同志,简直轻松太多的了。

有时候,国民党特务还会对狱中的同志进行暗中监视,只要牛宝正得到消息,都会秘密的提醒他们注意,以保护他们的安全。

几年下来,牛宝正已经成为草岚子监狱党支部和上级党组织之间最重要的秘密联络线,这条线路一直隐秘持续了几年。

1936年全国革命形势发生了变化,中共中央和红军经过万里长征终于在陕甘宁边区建立了红色革命根据地,延安成为了中国革命的中心。与此同时,日本帝国主义的军队也南出山海关,逼近平津,全国上下一致抗日的呼声空前高涨。

作为抗日最前线的华北地区成为重中之重,中共北方局感到形势危急,必须加派人手为抗日提前做好准备。因此当时的北方局书记刘少奇向党中央提出申请,准备营救被关押在北平草岚子监狱的薄一波、杨献珍等大批党员干部。

中共中央很快批准了少奇同志的申请,命令北方局尽快制定可靠方案,组织营救。

草岚子监狱是北平的重要政治犯监狱,守卫森严,并且被关押在此处的我党同志人员众多,武力营救可能性极小。若是秘密营救,一次也无法转移那么多人,极容易被敌人发现。

北方局的领导研究后发现,当时的国民党政府有一项政策,即政治犯,尤其是共产党,关押的刑期超过20%,只要他们公开登报声明自己自愿脱离共产党,并发表反共阉了你就可以获得释放。于是,少奇通知命令牛宝正将这一方法传达给狱中的同志。

当牛宝正将这一信息传递给杨献珍他们之后,党支部内部出现了不同的声音。尽管牛宝正同志已经为组织传递秘密情报数年,是值得信任的好同志,但是这个方式确实太过极端。有些同志担心这是敌人的圈套,因为一旦公开声明自己脱党,并且发表反对组织的言论,就等于公开背叛革命。万一不是组织的命令,今后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这些同志的担忧也不无道理,因为在当时的环境下,确实有很多人公开叛党,后来又说自己被迫,一时间真假难辨。

薄一波、杨献珍等人商议之后决定再次向组织汇报情况,并提出了一些特殊要求。即此次公开登报脱党、反党是组织命令,党员们只是执行命令,并非个人真实意愿;出狱后无需审查,今后也不追究此事的责任。

为了保密,这条信息由杨献珍用外语书写,交由牛宝正秘密带出监狱呈交北方局同志。北方局领导看到密信之后理解了狱中同志的担忧,于是立即回信批准了薄一波、杨献珍等人的请求,明确这是组织的命令,无需追究任何责任。

这份秘密的回信也由牛宝正带回监狱交给杨献珍,此后,狱中的同志分批开始登报“脱党、反党”,获得释放出狱。他们出狱之后,仍由牛宝正联络,直到将他们安全地交给北方局接应的同志。

就这样,被关押在草岚子监狱的几十名重要中共党员分批次安全出狱,随后由北方局安排秘密转移。

不过,敌人也不是那么愚蠢的,草岚子监狱突然之间所有的共党分子全部自愿脱党、反党,然后出狱,出狱之后又全部失踪。事出反常必有妖,国民党特务料定这其中必有蹊跷,所以立即展开调查。

特务们经过筛查发现监狱里只有一个人和他们走得很近,并且行踪诡秘,这个人就是牛宝正。于是特务们立即把牛宝正绑在了刑具上,严刑逼供。

这几年和狱中的党员们接触下来,牛宝正已经被深深地感染,他认定他救的都是好人,这些人是为穷苦人做好事的人。共产党人为了穷苦人都能挨住他们的拷打,牛宝正牙一咬,心一横,宁死也不肯出卖共产党员。

牛宝正为营救党员们出狱做出了巨大贡献,现在为了保护党员、党组织还在经受反动派的拷打,最后很有可能被特务杀害。北方局得知了牛宝正的遭遇之后,立刻组织力量对牛宝正进行营救。

营救行动进行得非常顺利,牛宝正被救出狱之后,由党组织派人护送他回到山东老家,由于局势混乱,牛宝正回到家乡之后和组织也再未取得联系,他的行踪也就此中断。

而被牛宝正营救出狱的那些优秀的共产党员们,经过十几年的艰苦战斗,终于取得了革命的最终胜利,在1949年登上了天安门城楼,见证了新中国的成立。

当年那些在草岚子监狱里的阶下囚已经成为了功勋赫赫的开国功臣,他们面对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怎能不感慨几十年的艰苦历程,又怎能不回忆起那些和他们一同战斗过的同志和战友呢!

此时的杨献珍又想起了当年曾经与他们朝夕相处,为他们传递情报,营救他们出狱的好兄弟牛宝正。这时的牛宝正应该已经六十多岁了吧,他还活着吗?他过得还好吗?

后来,杨献珍和当年一同被关押在草岚子监狱的老战友们提起了牛宝正,大家都非常挂念这位老哥哥。于是这些老同志一起向中央提出申请,希望寻找这位为营救我党大批干部而做出贡献的功臣。

中央接到这条申请之后,很快就查清楚了牛宝正同志的英勇事迹,于是立刻给山东省委下发了寻人命令。

牛宝正回到家乡之后再也没有离开过,就在家里本本分分的种地为生。本来新中国成立以后牛宝正这样的穷人的好日子来了,但经调查他曾经参当过国民党警察和监狱看守,时间也不短。于是被当做“反革命分子”抓起来改造。

牛宝正是老实人,别人问他是否给国民党反动派当过差,他就老实回答当过,一顶反革命的帽子就这么扣上了。

对于当年营救党员的事情他也从未提起,他认为自己做的这点事太小了,人家未必记住,再说也没人证明,所以他就老老实实的在那里接受改造,希望早一天改造完毕回家继续过日子!

当山东省委的同志找到牛宝正要接他去北京的时候,牛宝正一时半会还弄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经过详细解释他才弄明白,原来当年他救下的那些“好人们”没忘了他,要接他到北京去享福,想到这些,六十四岁的牛宝正不禁老泪纵横。

不过牛宝正却拒绝去北京,他说自己做的这点事不值得这么劳师动众,能给他摘下“反革命”的帽子,平安回家就很感激了。另外,他的家人还指望他生活,自己走不开。

山东省委将牛宝正的具体情况和他的顾虑向中央汇报之后,很快得到回复。先由无棣县负责安排他家属的生活,牛宝正随后来北京,等牛宝正安顿好之后,他的家人也会被送来北京。

解决了他的后顾之忧以后,牛宝正终于在山东省委同志的陪同下来到了首都北京。当他见到杨献珍时,两人抱头痛哭,十几年的挂念全都浸透在两行热泪中。

后来牛宝正又见到了当年在草岚子监狱关押的老党员们,当然有些同志已经牺牲在了革命的战斗中。这些老党员们都没有忘记,这位老哥哥当年的照顾和营救。

1950年,鉴于牛宝正同志在1928年至1936年之间为草岚子监狱党支部长期传递秘密情报,并于1936年冒巨大风险营救大批同志出狱。此后又为掩护党员经受敌人折磨,为党的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因此,将牛宝正同志安排至北京市草岚子监狱担任预审员一职,享受干部待遇。

牛宝正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山东农民,他朴实、勤劳、善良,如果他生在今天这样一个和平年代,他肯定会和大部分人一样过着平淡而幸福的日子。

但他没有那么幸运,他生在了那个苦难的年代,他的勤劳和善良不能保证他一家的生活。他当时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养家糊口。

当他遇到杨献珍等共产党人之后,他的心里不仅仅再是为自己的生计着想,不知不觉之间他的内心也开始向革命的方向倾斜。或许他自己并不清楚,尽管他从未入党,但他的行动已经证明了他已经在为革命的事业而奋斗而牺牲。

而实际上在艰苦卓绝的革命斗争中,还有无数像牛宝正一样的无名英雄为革命做出了巨大贡献,甚至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今天的我们将永远不会忘记这些革命前辈的英勇事迹,继承他们的理想,继往开来!

我是史海魅影,关注我为历史点赞。

上一篇:皇太极为啥把国号改成“清”?把“明”字拆开读试试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