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中悍刀行》青州之行,才发现鱼幼薇刺杀徐凤年,是为了裴南苇

#雪中悍刀行征文#

第一次游历江湖,徐凤年回家遇上了楚国遗军的刺杀,接着他回到了府里时,又听褚禄山说金花楼来了一个花魁,会跳剑舞。

徐凤年最喜欢美女,特别是跳剑舞的美女,他还不曾看过,赶紧跟着褚禄山去看看,结果就遇上了鱼幼薇的刺杀。

鱼幼薇的刺杀,其实不是为了真的刺杀,只是为了给林探花刺杀徐凤年增加筹码,让人以为林探花的刺杀与前面两次刺杀是一样的,受亡国西楚的指示,想要杀徐凤年为西楚报仇。

勾结他国,这个罪名很大,青州林家必死无疑。

这是靖安王的筹划,也是他想要达到的结局。

当时看来,鱼幼薇的刺杀是假的,她学习西楚剑舞,专门在徐凤年面前跳舞,又刺杀徐凤年,不过是为了让人相信,一切都是西楚指使的。

西楚人,西楚遗军,西楚剑舞,一切都是那么巧合,就是为了引出林探花,让林家绝无生还的可能。

那个时候,我们都以为,靖安王让鱼幼薇刺杀,只是为了做一局,直到徐凤年来到青州一行,才明白,靖安王让鱼幼薇刺杀徐凤年,还有另外一个用途,那就是为了他的王妃裴南苇。

为什么这么说呢?

徐凤年风流纨绔,从小喜欢流连花丛,是北椋之耻。

可是,不管别人怎么说,外人如何相信,总要亲自验证才知道真假。

靖安王自从来到青州,就安心礼佛,对外是个慈悲为怀之人,不再对皇位有什么幻想,可是他自己知道,自己可从来没有放弃登上皇位的梦想。

他如此,徐凤年也可能如此。

外人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而实际情况是怎么样的,得必须去让人验证才能知道答案,于是他派出了自己精心培养的鱼幼薇。

当然,鱼幼薇不知道自己背后之人是靖安王,她被靖安王关在一个地方,只让她练剑舞,直到被送到了金花楼,她都不知道幕后之人。

她来到金花楼,按照靖安王的指示,跳西楚剑舞给徐凤年看,然后杀了徐凤年,她本是西楚人,徐家杀了她的国家和家人,家仇国恨,她当然愿意赴汤蹈火,哪怕知道被人利用也在所不惜,这也是靖安王利用的一点。

徐凤年其实一回家,听说了金花楼的花魁时,就知道是计,于是带着白狐脸出门了,还带着姜泥前往,就是为了确定花魁的身份,因为剑舞最出名的就属当年的西楚了,想到路上的西楚遗军,联想到剑舞,他就再次联想到了西楚。

他知道,这又是一次刺杀。

见到了鱼幼薇本以为就可以欣赏她的剑舞,没想到她还有两种跳法,一般的,和香艳的。徐凤年选择后面一种,鱼幼薇要求单独见徐凤年,这样她可以跳香艳的舞蹈给他一个人看,徐凤年当然是许了。

鱼幼薇跳着跳着就开始刺向了徐凤年,这时候白狐脸出现了,挡住了那支剑,救了徐凤年一面,然后徐凤年带着鱼幼薇回家了,不仅不计较她的暗杀,还给了她一个单独的院子。

宁峨眉让徐凤年杀了鱼幼薇。

陈芝豹也让徐凤年杀了鱼幼薇。

毕竟一个刺客,不管她有没有武功,既然能够刺杀世子,那就是敌人,放在身边终究是危险,也是个定时炸弹,让人不安。

宁峨眉和陈芝豹的想法是常人的想法,可是徐凤年是谁?怜香惜玉的主儿,只要长得漂亮,他就走不动路了,到手的鱼儿,怎么能让她跑了?

于是徐凤年留下了鱼幼薇。

而这一次,徐凤年的行为,经过了靖安王的考验,才有了后来靖安王对裴南苇的算计。

不管徐凤年是真的纨绔,还是假的纨绔,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真的会为了美女,放弃“原则”,不惧身死,以身犯险。

这一点,就值得靖安王利用。

青州与北椋,早晚会面对面来一场,这是皇室想要看到的局面,也是他们必须做的局。

徐凤年就是个突破口,徐凤年的纨绔,好色,就是个很好的借口。

徐凤年第二次游历江湖,来到青州,没有按照徐骁的想法,直接杀了林家,离开青州,而是按照自己的方式,挟持了裴南苇。

裴南苇是靖安王的王妃,对外是宠妃,人尽皆知。

靖安王妃长得漂亮,连靖安王世子都对其恋恋不忘,这样的美人,徐凤年怎么能够放过呢?

靖安王第一次出门就带着裴南苇去了。

按理说,靖安王见徐凤年,没必要带着裴南苇,可是他就带着王妃高调地去了。

他这目的很明确,就是想要看看徐凤年对裴南苇的态度。

徐凤年不是喜欢美女吗,只要看到了美女,就移不开眼睛吗?那就给他个机会吧。

徐凤年不负所望,他一见到了裴南苇,就忘记了自己姓啥名谁了,一直盯着裴南苇看,就差想要上手了,三句话两句话不离裴南苇,让人以为徐凤年看上了裴南苇。

看到这里,靖安王知道,自己的局稳了,他想要达到的目的,成了。

于是,当徐凤年写了一张字条,让裴南苇去芦苇荡见面时,靖安王表面生气,其实心里笑开了花,这烫手山芋可总算送出去了。

裴南苇是别人的棋子,这一点不用怀疑。

她是故意接近赵珣,让赵珣对她恋恋不忘,为了断绝儿子的念想,靖安王提前娶了裴南苇,还宠爱有加,让儿子不再对其有幻想。

可是做了这么多,赵珣依然对她不忘情,让靖安王心慌,刚好徐凤年来了,裴南苇还被徐凤年喜欢上了,让靖安王看到了希望。

当裴南苇来到了芦苇荡,见到了徐凤年想要离开时,发现自己根本就走不了。

好不容易等来了靖安王,本以为是来接她回家的,谁知道靖安王只是见了一下徐凤年,然后转身走了,根本就忘记了她。

她成了弃子。

靖安王终于送走了裴南苇,他终于不用再担惊受怕了,再也不害怕儿子为情所困。

徐凤年得到了美女裴南苇,终于又可以继续纨绔之名,让离阳皇室放心。

青州与北椋的仇恨,可以继续延续。

这一切,不过是靖安王一开始就设置的局罢了。

当然徐骁也猜到了靖安王的局,可他能拒绝,他儿子不能,只能吃哑巴亏了,谁让他宠儿子呢。

徐凤年没有杀鱼幼薇,还给了她一个单独的院子,带着她行走江湖,而徐骁一点也不在意,可见徐骁也是同意徐凤年的荒唐,那让徐凤年再带走一个裴南苇,也是无所谓的。

于是靖安王就利用徐凤年的这一点,看似送给了徐凤年一个鱼幼薇,其实不过是一场考验。

徐骁可以走一步看十步,靖安王也一样。

徐骁会算计靖安王让靖安王竹篮打水一场空,靖安王也会算计徐骁让他儿子带走烫手山芋,礼尚往来,互相伤害。

上一篇:溥仪退位时,隆裕太后接受袁世凯的所有条件,唯有一事死活不同意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