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总逝世5年,补发4.8万工资,前妻签收既尴尬又难过

作者:相忘于江湖

1978年12月,在邓公和陈云的力推下,彭总恢复了名誉。

1979年,这位“横刀立马”的彭大将军逝世5年后,组织上补发了他的工资等,共有4.8万元,这些款项连同彭总的部分书籍、衣服等遗物,一起交还给彭总的前妻,也是他的第二任妻子浦安修。

但是,当浦安修以“彭总夫人”的身份签收这些钱物时,既尴尬又难过。

尴尬的是,在一年前彭总的追悼会上,她是不请自来的;难过的是,浦安修睹物思人,脑海里闪现40年前和彭大将军初识在篮球场的情景,不禁泪如雨下。

【彭总追悼会】

一、不平常的篮球赛

1938年9月的一天,浦安修像往常一样,参加了一场平常的女子篮球比赛。

在抗战时期的延安,尽管军民的物质水平非常有限,但精神生活非常丰富,组织部副部长李富春和蔡畅大姐就经常“夫唱妇随”,组织各种业余活动。

此时的浦安修,离开北师大历史系,来到革命圣地延安不到半年。陕甘宁边区特有的气息,让这个知识女性很快融入其中。但是,浦安修不知道的是,在篮球场外的观众群里,多了几个陌生的面孔,其中就有短暂回延安的八路军副总司令员彭德怀和129师386旅旅长陈赓。

原来,这场女子篮球赛并不平常,而是陈赓和李富春精心策划的。

因为,彭总在战场上霸气征战、舍我其谁,就连主席都写诗称赞“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可是,在个人感情问题上却一直是“老大难”,眼看很多部下都符合“25岁、8年军龄和团级干部”标准,纷纷成了家,年已不惑的彭总却岿然不动,这可急坏了很多老战友。

陈赓、李富春和滕代远是最着急的几个,才有了别有深意的女子篮球赛。

【电视剧中的彭总】

二、彭总笑骂陈赓:皇上不急太监急

在这场篮球赛中,队员们既有女大学生,也有参加过长征的女战士。

在这些女子篮球队员中,身材高挑、皮肤白皙、戴着眼镜、动作灵活、投篮精准的浦安修,格外引人注目,一直是场上的焦点。浦安修一举一动,都被彭总看在眼里,而彭总的表情,也逃不过陈赓的眼睛。

陈赓旅长早年在是“特科”情报科的科长,性情耿直的彭总哪能瞒得过他呢?篮球赛一结束,彭总意犹未尽,一个劲地打听那个“戴眼镜的女队员”。陈赓拉过李富春给彭总介绍,那个女队员名叫浦安修,来自北师大历史系,在陕北公学教书。彭总听完,不置可否。

李富春回到家里,有些不解地问夫人蔡畅:“你还别说,陈赓这家伙还真有招,彭总除了下棋就喜欢篮球赛,可是彭总除了不断打听浦安修的情况,临走的时候什么也没说,怕是没看上。”

蔡大姐一听笑了:“你这个老家伙,过来人还是这么木讷。彭总一直在打听,就是喜欢浦安修。你和陈赓赶紧趁热打铁、乘胜追击,让彭总主动点儿,要不然过几天彭总可又要回太行了。”

陈赓一路旁敲侧击,提醒彭总考虑一下个人问题,被彭总笑骂“皇上不急太监急”。

【彭德怀与浦安修】

三、聚少离多十四年

在陈赓的安排下,浦安修参加了彭总的饭局。

在浦安修眼里,彭总如天神下凡一般让人敬畏,可是真正接触后才发现,生活中的彭总是那么朴实无华。而在彭总眼里,年方20的小浦温柔漂亮、知书达理,和自己一个大老粗,怕是不般配。

吃完陈赓撮合的这顿饭,彭总就没了下文。还是在老战友李富春的一再催促下,彭总才给浦安修写了第一封信,在两页信中第一次明白地表达了自己的愿望:“我爱你的家乡,愿与你同归……”

1938年10月10日,在即将返回太行之前,李富春和陈赓操办,“平江起义”的老战友滕代远亲自下厨,彭总和的浦安修在延安的窑洞里举行了简朴的婚礼,随后开始了“牛郎织女”聚少离多的生活。

虽然是八路军副总司令的夫人,浦安修没有任何特殊,由于边区物资缺乏,变得很消瘦。1942年春,浦安修到太行和彭总相聚,5月,日军大扫荡,又与部队失散。幸运的是,很快被部队找回。

1943年9月,彭总和浦安修夫妇和刘伯承、汪荣华夫妇一起回延安。

解放战争,彭总带领2万余人和胡宗南30万大军周旋,浦安修在土改工作团,后来调到西野司令部。刚刚解放,彭总又要去抗美援朝。直到1952年4月回国手术,浦安修才算真正和彭总相守。

【陈赓、彭总、邓华在朝鲜】

四、半个梨子,负疚一生

结束了14年的“牛郎织女”生活,浦安修和彭总同在北京。

1957年,37岁的浦安修回到了北师大工作,而身为防长的彭总随主席访苏,并一起参加了“十月革命”的纪念活动。虽然结婚20年,浦安修和彭总却一直没有一男半女,或许这也为他们日后的悲剧埋下了一定的隐患。1959年盛夏,访苏归来的彭总出事了。

上庐山之前,彭总还是防长;可是下了庐山,同机回京的仅张爱萍一人。

敏感的浦安修其实早有预感,因为心直口快的老彭,一直把自己当作一个农民,她曾经多次苦劝年逾花甲的彭总不要管太多事情。但后来事态的发展,远远超出了浦安修的预料。

重压之下,浦安修选择了住在学校宿舍,彭总对人坦言,“非常想念刘坤模同志”。刘坤模是彭总的结发妻子,后因不堪忍受敌人迫害,改嫁他人。1938年初,千里迢迢到陕北找到彭总,但破镜终难圆。

彭总对结发妻子的思念,并不能改变现状,3年后,浦安修向组织提出离婚请求。

1962年9月的一天,彭德怀把一个梨子切成两半,但仍然对妻子说,“心里是不愿意分手”。最终,42岁的浦安修选择吃下了半个梨子,一生孤苦的彭总生平第一次流下了热泪。后来这让浦安修负疚终生。

【彭总在国庆大典上】

五、十年生死两茫茫

1974年9月,彭总病危,最想看到的还是自己的妻子。

当工作人员找到浦安修,告知病危的彭总最想看到她时,56岁的浦安修顾虑重重,最终没有前去探视。彭总生命的最后12年,孑然一身。

1974年11月29日,彭总带着无尽的遗憾逝世。

或许,对比一下张闻天的夫人刘英、贺龙的夫人薛明,面对压力依然和伴侣不离不弃,浦安修晚年是有愧的。但是,就连“横刀立马”的彭大将军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都被手下掌掴,一个弱女子又能如何呢?

1979年,组织补发给彭总4.8万元“巨款”,给了他的前妻浦安修。有人算过,上世纪八十年代,1万元相当于40年后255万元,也就是说,彭总当年的4.8万元搁到现在,或许价值千万。

浦安修和彭总的侄女彭刚、彭梅魁相聚,把彭总遗留的一些书籍留给浦安修,手枪等物品捐给军博,供后人瞻仰,一些旧家电两个侄女留下了。4.8万元巨款,按照彭总遗愿,警卫员景希珍、侄子、侄女彭梅魁等人、秘书和司机都分了一些,剩下三分之二,除了出版《彭德怀自述》,全部用于老区的教育事业。

《自述》出版后,短短时间发行290万册,浦安修把出版社给的3500元稿费,亲手送到当年战斗过的山西左权县麻田小学,置办一些教学设备。

由于彭总妻子的特殊身份,晚年的浦安修参与了《彭德怀传》的编纂工作。

1991年5月2日,73岁的浦安修在京离世,追随那个怜惜她的彭大将军而去。

【晚年浦安修】

上一篇:二战时候士兵如何减压?美军抽烟苏军喝酒,日军兽性做法令人发指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不小心买到仿货

    不太晓得平板配件这类可以发在什么板,如果发错板很抱歉!,如题,之前为了新的iPad在虾皮买了一个设计很可爱的平板内胆包。本人对一些韩国的牌子不是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