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军统,戴笠的贴身陪同,晚年讲述戴笠被日军包围遇险的往事

王庆莲,曾是任职于民国政府最高特务机构——军统的成员之一。

当年曾担任女译电员的她曾是破译过美国珍珠港密电组组长姜毅英的手下。

然而,真正让王庆莲出名的是作为戴笠的贴身陪同,军统局培养的重要人才,她却没有在1949年跟随军统局退居台湾,而这也让王庆莲成为“大陆最后的军统特务”。

晚年时期,已经八十多岁的王庆莲将她的特务生涯记录下来做成回忆录。

也正是因为这份讲述,让我们得以了解军统头领戴笠被日军包围遇险的往事,也让我们看到了戴笠这个人的复杂面。

牺牲1.8万人的军统局

1943年6月16岁的王庆莲考入了军统局。

在那里,年轻尚轻的她从打印员干起,一步一步地成了译电员,也因为这个原因,她有幸看到了申请的军统头领,戴笠。

根据王庆莲回忆,那是她刚刚从乡下调去本部工作的头一年,即1944年,作为军统局的一把手,戴笠每周一上午都要到重庆本部来训话。

站在讲台上,他会根据当前的国际形势讲上几个小时,连午饭,军统局的工作人员都要到大礼堂里一起吃,戴笠自己也不例外。

一向严于律己的戴笠对于军统局内部的管理相当严格。除了开会时全体人员都要到场认真听讲之外,组织规定也格外苛刻。

就王庆莲的译电工作来说,每周他们只有半天的休息时间,一天要工作十小时以上,每天的翻译量高达1500字左右,这对于当时而言是个艰巨的任务。

即便工作如此辛苦,军统人员的福利非但不比一般单位好,按照规定,反而比人家要注意的事项更多。

根据军统条例,如王庆莲这样触及到密电工作的人员是不得参与跳舞等社交活动的。

即便当时只要带着军统局的章就可以免费坐公车、看电影,为了防止暴露身份,他们也无福消受。

尽管军统局的工作辛苦,条例严苛,但王庆莲等人却十分理解戴笠的用心。拿翻译电报来说,那些电报都是由潜伏于日伪方面的军统特务冒着生命危险发回来的重要情报,其中大多数内容都是日军进攻计划,调动时间等重要的机密。

为此,军统局在抗日战争期间付出了巨大的牺牲。根据统计,军统在抗战期间总共牺牲了近1.8万人,因此,在每年的4月1日举办“四一大会”,以纪念那些为军统工作而殉职、病死的工作人员。

至于军统为何会付出如此巨大牺牲,皆因一把手戴笠的抗日情结。

戴笠与日军恩怨二三事

1937年,日军南下的步伐逐步加快,国民政府内部对于抗日救国的争论与日俱增,主战派和主和派之间的争论始终没有定论。

为此,在国民党众元老讨论会议上,戴笠主动表态“这次一定要打日本人。”

为了应付对日作战的情报搜集工作,早在1935年11月,戴笠便组织了人力物力在杭州建立了中央航校防空总台,并以南京小营建立的航空委员会情报总台为中心,在东南沿海地区增设了多个航空侦察分台。

1937年8月13日,日军在卢沟桥事变后,对上海发动了全面的军事侵略,就此拉开了“八一三”淞沪抗战的序幕。面对日军海陆空的全面战争,国军展开了空前激战。

作为国民党的军统头领,戴笠发挥了他最大“作战”指挥能力。将特务处所有力量调往上海,展开对日谍报、肃清汉奸、协助国军作战工作。

与此同时,他带领特务机要秘书王蒲臣在法租界拉菲德路设立了秘密联络中心,并调动指挥自己经营两年之久的防空情报网,于8月14日,在日军以18架轰炸机企图袭击笕桥上空时,被我空军迎头痛击,最后以重伤敌机7架,击落6架结束了战斗。

可以说,这是中国空军有史以来的第一场胜仗,对当时低落的民心和士气有着重大的意义。

随后,戴笠向蒋介石建议利用上海的散兵游勇组建一支民众武装游击队,以协助国军作战,这支队伍就是以上海黑帮大亨杜月笙的青红帮为基础建立的“忠义救国军”。

尽管这支队伍不是正规军人组成,但作战十分英勇。1939年7月,400日军携带三门小炮攻打忠义救国军,却遭到了奋起反抗,致使双方开战斗了一天半,击毙日军百余人。

由于戴笠在幕后的活跃,日本军方对他恨之入骨,日本人以高额赏金要买戴笠的项上人头。

因此,日军抓捕戴笠不是一件两件,而戴笠与他们的周旋也不像一线军官那样规模宏大。

1938年9月,由于日军对武汉的攻势太强,导致武汉告急,戴笠接到军委命令要反资敌大破坏。其内容是破坏武汉所有不能搬走的固定设施。

为了确保行动无误,戴笠一面指挥疏散市民,一面对各个爆破点进行检查,以防伤及无辜。当时国民政府的高阶官员几乎全部撤出武汉,仅余戴笠、王鲁翘、郭斌几人退居法租界。然而,就在日军围城之际,担任反资任务的赵世瑞却将唯一逃命的汽车开走,使得戴笠和王鲁翘二人成了瓮中之鳖。

1938年10月底,日军已经攻克了黄陂,炮火声和枪声在武汉城内已经清晰可闻。此时,戴笠还跟着朱若愚一起在城中视察爆破点。

随行的人还有赵世瑞。尽管赵世瑞是个难得的人才,但在戴笠眼中,他曾怂恿唐纵错抓汪精卫的手下,导致其撤职并在事后推卸责任,因而让戴笠将其视为私心小人。

因此,戴笠为防赵世瑞私逃,即便国民党所有高层都已撤离,戴笠依旧没有走。

没想到,为此,赵世瑞怀恨在心。在爆破准备就绪,戴笠等人即将撤离武汉时,赵世瑞找到戴笠住处,要回曾经借给戴笠出逃的汽车,导致戴笠和警卫员王鲁翘,军统总务科科长郭斌被滞留于城内。

好在,最后关头,郭斌找来汽车修理厂的盛老板,弄来一辆汽艇,才接到了戴、王二人。

可是,在离开长沙的路上,日军的水上飞机始终尾随其后,用机枪对戴笠的汽艇疯狂扫射,迫使戴笠一行只好折返,隐藏在山林里。然而,他们的行踪却被隐藏的土匪发现。

幸好警卫员王鲁翘枪法好,才让戴笠逃过一劫。

无奈之下,几人再次找到汽艇,逃往长沙方向。待汽艇彻底丧失动能,戴笠换乘了两艘小船终于逃到了长沙市附近,才得以活命。

上一篇:许褚敢单挑吕布典韦张飞马超赵云,为何面对此二人不敢出战?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关于上班

    想问各位现在做的工作都是自己喜欢的吗?若不是喜欢的为什么做这份工作呢?(因为未来?薪水?),我因为快要30了,所以近期换了办公室的工作,觉得这样好像才能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