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肩胡雪岩的清末商人,财富居全球第四,被李鸿章称为清廷国库

说起钱王王炽,现在很少有人知道了,而说到红顶商人,很多人脑海中第一个想到的也一定是大名鼎鼎的胡雪岩。然而,就是这个现在已经被人忘在脑后的王炽,在一百二十年前的中国,却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说胡雪岩是最高品级的红顶商人,而他却比胡雪岩高了一品。说胡雪岩是当时中国的首富,富可敌国,而他却是位居全球财富榜第四的中国商人。他设立的商号“天顺祥”曾遍布中国十五个行省,他的商号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左右着大清朝的金融市场。那么,这个没读过多少书的穷小子是如何达到人生巅峰的。自己的能力与努力,贵人的帮助与提携,环境机遇的到来,对于一个人的成功必不可少。

胡雪岩

王炽不是富二代,而是一个穷二代,穷到连学也上不起。年少时,家里就只剩下他与母亲相依为命。没有学上,没有活干,没有资本啃老,王炽只能选择做生意。除了母亲支持他,没有任何人能给他帮助。最后,母亲把自己的首饰和衣服变卖凑了20两银子。不可否认,20两银子在当时也算是数目不小的一笔钱,够娘俩一年生活开支的。王炽拿着家里仅有的20两银子开始了自己的生意之路。本钱小,经验少,也只能做些小本生意。他从老家买了土布到外地买,再在外地买了红糖回老家卖,这两次来回倒腾,时间一长。王炽凭着自己的小聪明和吃苦的劲头赚取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其实,他开始做的也就像现在摆地摊一样,两次倒腾两地所需的物品。这就让他的赚钱速度加快了。

人背货物

有了第一桶金,王炽买了一匹马,用马运货物,拉的多,走的远,也就能赚更多的钱。交通运输的改变,同时增加了运输货品的数量和品种,从而也扩大了经营的范围。这一次,王炽又赚了不少钱。此刻,王炽面临着一个转折点。即使对于现在的人,也不例外。一个人通过自己的聪明和努力赚取了曾经做梦都想不到的财富。就在这时,这个人会突然变得复杂起来,因为在他的前面突然出现了多条路。一是,心满意足、止步不前,认为人生的财富已经足够。从而可以节约地花上一辈子甚至几辈子,或者变得奢侈,然后一直大手大脚下去。二是,能力有余,野心十足,还要继续闯下去。三是,为寻求刺激,把自己的财富归零,再次挑战自己,当然这样的人很少,但不是没有。对于王炽来说,他选择了第二条,继续闯下去,因为他感觉心有余,力也足。

马驮货物

20岁时,王炽已经在滇南小有名气了,人称“滇南王四”。他组织了马帮,大批运输货物。此时,王炽的能力、魄力、胆力已经暴露无疑。组织马帮确实能获得更大的利益,但也要面对更大的挑战。有的人的能力和魄力只适合做小生意,一旦膨胀,必然血本无归。而有的人不仅喜欢挑战,更重要的是能力、魄力会随着野心不断增强。王炽就是在这样的人。做小生意与之打交道的主要是商人,而马帮不仅要与商人打交道,更要的是对政府、地方势力、土匪都要照应到。摊子铺大了,自然要考虑的更多。这就是现在为什么有的人摆地摊挣钱,看到别人开店挣钱更多,也学着别人开店,最后却赔了个底朝天,而有的人开小店很挣钱,看到别人开公司获利更大,也学着开公司,最后,赔了个精光。每个人的能力、魄力、胆力是不一样的,找到适合自己的,才是最正确的。

马帮

而像王炽这种人,能力、魄力、胆力是无限的,因为他不仅能随时提高三者,还能做到相互协调,以此来应对各种变化。从马帮赚了钱,王炽开始创办商号,也就是老北京所说的钱庄。钱庄赚钱快,但风险大。而王炽却有这种胆量与魄力,一是有能力,二是有钱做后盾。此后,王炽开办的天顺祥分号遍及全国22个行省中15个行省的大中城市,号称“南帮之雄”,与西帮三晋票号并驾齐驱。

商业一条街

钱多了,能力收不住,野心就更大。王炽开始插手云南的盐业。经营盐、茶、参在过去都是高回报率的生意。但这些都由政府控制,而有了钱,一切都好办。当时的茶由山西人控制,而参由山东人控制。唯独盐很难由一省两省控制。因为盐是生活必须品,用量太大。北京周边各省吃天津长芦盐场的盐,东南沿海各省吃两淮盐场的盐。而西南地区就要吃当地的井盐。盐税在清政府的税收中一直是大项。非茶叶税和人参税可比,所以,盐的回报率也更大。经营盐业的商人获利之大,已无法计算。但经营盐业的回报周期长,需要先投入大量的财力购买设备,然后,投入物力、人力进行开采,同样还要受到官员的监督。

晚清时一张茶引

当时,很多有钱人知道盐业利润大,但都不愿做。一方面,与政府合作,自身难以放开手去做,另一方面,投入资本太大,回报周期长,害怕资金链断裂,前功尽弃。而王炽不仅魄力大,眼光也超出了很多生意人。他认为,盐业利润之大无法估计,一旦开采成功,即使政府吃“肉”,自己喝“汤”,也能很快把前期投入收回来。如果,开采不成功,通过帮助政府,获得信任,也更容易插手其他盐业生意,不怕吃不到“肥肉”。所以,当地官员需要十万两白银改善开采设备,王炽二话没说,八天凑齐,全部奉上。盐业这块“肥肉”之大,人人皆知。就连朝廷任命在地方的官员盐政,也是一年一换。因为,朝廷知道一个人在盐政上担任超过一年,其他的官员就会嫉妒,因为这个掌管盐业的官职油水太多了。一年任盐政,一辈子不愁银子用。

晚清时一张盐引

可想而知,王炽插手盐业后,肯定赚得盆满钵,不计其数。然而,更让人羡慕嫉妒恨的是,王炽不仅插手盐业,还参与了云南的矿业。云南的矿产极其丰富,尤其是铜矿和锡矿。云南滇矿的开采量一直雄居全国第一。云南矿产丰富,矿工的数量也居全国首位。在咸丰时,云南的矿工已达到50万人。当年,太平天国爆发时期,清政府非常担心太平军进入云南。因为,一旦太平军发动了云南的50万矿工造反,势力将大大增加。那时,清政府更是捉襟见肘,对付太平军就更难上加难了。对于清政府来说,幸运的是云南的50万矿工并没有参加天平军。当年,中国使用的制钱中的重要成分铜,大部分用的就是滇铜。

晚清民初云南矿工

众所周知,清朝实行银钱并用。贸易往来中既用银子也用制钱。其中,制钱的成分里面主要是铜,其次是铅和锡。云南出产的滇铜需要供应南方各省制造制钱。曾经一段时间,由于开采的铜矿供不应求,清政府不得不向日本购买铜矿。后来,日本发现清政府用量太大,自己国家的铜矿也出现了 供不应求。于是,果断采取措施,禁止向中国卖铜。所以,清政府不得不加强勘探,并更新设备增加开采量。王炽资本雄厚,早已嗅到了机会。他插手开采铜矿和锡矿,就等于他拥有了制钱的原材料。清朝的制钱虽然不允许私铸,但因制钱工艺并不复杂,有人一旦有了原材料,甚至可以自制铜钱。王炽完全有能力铸造铜钱,但他不会冒险违法,直接造钱,因为全凭卖开采的铜和锡又比采盐,卖盐获利大。所以,时人称王炽为“钱王”,可以说是名副其实。一是,王炽家财不计其数,富可敌国,二是,他本身就拥有制钱的原材料。

后来,英国的《泰晤士报》曾对百年来世界最富有的人进行过统计,王炽位居第四位,同时,他也是唯一一名榜上有名的中国人。早已富可敌国的王炽一直帮助财政拮据的清政府。光绪九年(1883),清政府抗法战争中,王炽支援军费达60万两。战后,大军班师回国,遣散兵勇急需军费时,王炽又垫银相助。后来,王炽屡屡为清政府捐款,数目之大,难以统计。尤其,1900年,八国联军打到北京城。慈禧和光绪狼狈向西逃。两宫带领的一行人虽是逃难,但一路上花费巨大,而别的省又远水解不了近渴。此时,慈禧太后等人只能“就地取材”。王炽虽在云南,但洞悉慈禧一路上的情形。他没等慈禧开口借钱,主动让分布在山西和陕西的钱庄分号“天顺祥”全力支援慈禧太后等人的花销。

王炽一家人

然而,王炽的这个决定遭到了很多股东的反对。因为当时时局很不稳定,很多钱庄也遭到了损失。况且,当时东南各省已经处于互相保护状态,一旦慈禧和光绪等人遇难,他们就推举李鸿章上台。那些股东担心钱庄支援了慈禧,到头来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这笔投资风险太大。然而,王炽力排众议,认为国不可一日无主,只要君主在,就一定要尽全力保护,那样才不致于更加混乱。因此,王炽下死命令:慈禧人马所经地方,凡王炽“同庆丰”分号“天顺祥”必须全力出资帮助。

慈禧太后 回銮

其实,这就是一场在混乱局势下的投资。一旦成功,不仅荣誉加身还能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失败了也只不过是损失几家分号钱庄,对于小股东是大的损失,而对于王炽来说,九牛一毛而已。王炽与股东们下了这场赌注。结果是,慈禧等人在陕西西安藏了一年之后启銮回京。这时,王炽知道自己大获全胜。于是,在慈禧回銮的途中,他又让沿途的钱庄分号孝敬慈禧等人。之后,王炽又屡屡帮助朝廷解决财政困难危机。所以,被李鸿章称之为“犹如清廷之国库也”。慈禧自然也不会忘记他。回到北京后,慈禧原本想在紫禁城内召见王炽,但此时王炽已病重在身,难以远行。

清朝只能根据王炽的各种捐赠,恩赏其荣禄大夫二品顶戴,诰封“三代一品”封典,并有在紫禁城骑马的资格(此荣誉相当高)。此时王炽成为中国封建社会唯一的一品红顶商人,超过了胡雪岩。

上一篇:诸葛亮谋害关羽背后的秘密,为啥说关羽必死?说出来你别不信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