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史:“巨宼”之路,让张献忠成为明朝眼中钉的两次经典奔袭战

张献忠,是明朝末年著名的农民起义军领导人之一。

在明末农民起义的浪潮中,涌现出来的知名的、优秀的农民起义军领导人有许多。

但在《明史·流贼传》中,却只有张献忠和李自成双双有传记。

因为,张献忠和李自成是唯二的建立了属于自己的政权的成功造反人士。

张献忠通过造反所创立的基业比李自成小得多,他最后只是在四川境内建立了一个地方性政权。

不过,也不能就此小瞧张献忠的本事。

在崇祯十五年(公元1642年)之后,当李自成陆续吞并其余农民起义军时,张献忠依旧能保证自己所部的完整性和独立性。

在几乎全国的农民起义军都被迫向李自成俯首称臣,如此强大的压力下,能做到这一点,已经很不容易了。

在张献忠十多年的造反生涯中,虽然屡遭危机,但因其流动作战的便利,同样屡屡逢凶化吉。

其中,有两次战役,可以算是张献忠造反生涯的最高光时刻,分别是奇袭凤阳和奇袭襄阳。本文对此略作介绍,供读者参考。

一:奇袭凤阳,掘明朝皇室祖坟?

崇祯八年(公元1635年)正月,在陕西的农民起义军不敌洪承畴指挥的明朝剿匪大军,绝大部分被明军赶到了河南。

并且,洪承畴已经率部出潼关,准备在河南彻底解决掉农民起义军。

为摆脱危机,所有农民起义军领导人被迫于荥阳召开紧急会议,商讨抗击明军的办法,《明史·流贼传》中记载:

八年正月,大会于荥阳。老回回、曹操、革里眼、左金王、改世王、射塌天、横天王、混十万、过天星、九条龙、顺天王及迎祥、献忠共十三家七十二营,议拒敌,未决。

当时,还只是高迎祥(首任“闯王”,李自成继任)部下的李自成提出了四面出击、分散作战的战术,《明史·流贼传》中记载:

自成进曰:“一夫犹奋,况十万众乎!官兵无能为也。宜分兵定所向,利钝听之天。”皆曰:“善。”乃议革里眼、左金王当川、湖兵,横天王、混十万当陕兵,曹操、过天星扼河上,迎祥、献忠及自成等略东方,老回回、九条龙往来策应。

这实际上是农民起义军就算联合起来也打不赢明军,无奈之下想出的逃跑战术。

所以李自成都说“利钝听之天”,就是大家伙能否成功逃命,听天由命。

于是,农民起义军按照李自成提出的战术,开始以河南为中心,分兵向湖北、陕西、山西、安徽出击或逃亡。

张献忠在荥阳会议上领到的任务是,和高迎祥部联合起来“略东方”,也就是往安徽方向打。

在他们前进的路上,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城市,明朝的中都凤阳。

凤阳是明太祖朱元璋的老家,这里建有朱元璋父祖的陵墓,也就是说,所有明朝皇帝的老祖宗全埋在这里。

因此,凤阳被朱元璋定为“中都”,这座城市在政治上的重要性是不必讳言的。

更重要的是,在此之前,因为农民起义军从没有往这个方向流动过,凤阳周边没有多少能战的明军来防备。

而在农民起义军背后穷追猛打的明朝剿匪总督洪承畴是“总督河南、山西、陕西、湖广、四川五省军务”,偏偏没有安徽。

也就是说,当张献忠、高迎祥所部往安徽前进时,洪承畴都来不及安排军队阻击,即使他想调动凤阳周边的军队,也没有这个权限。

这个方向是洪承畴大军围剿农民起义军的漏洞。

而这个漏洞也被农民起义军抓住了,张献忠率本部兵马为张、高联军前部,很迅速的经河南汝宁府东入安徽,直接杀到凤阳境内。

凤阳文、武守臣及明军,对于张献忠大军的到来,毫无防备,守城官军大部被歼,余者皆降,凤阳被张献忠攻占。

在凤阳,张献忠干了几件大事,掘了老朱家的祖坟,砍光了皇陵周围所有的树木,焚烧了皇陵,以及当初朱元璋出家的寺庙。

另外,张献忠还公然打出了“古元真龙皇帝”的旗号。

其后,张献忠在退出凤阳后,跟高迎祥分兵,他单独继续向东出击,“围庐州、舒城,俱不下。攻桐城,陷庐江,屠巢、无为、潜山、太湖、宿松诸城”,连明朝的南直隶都震动了。

经此一战,张献忠在明朝政府的眼中,开始从诸“流贼”之一,变成了跟“闯王”高迎祥(名义所有起义军的领导)齐名的“巨宼”。

二:奇袭襄阳,打破杨嗣昌的围剿?

崇祯十二年(公元1639年),崇祯委派内阁辅臣杨嗣昌出京督师平寇,这是明朝从农民起义军造反以来,委派的官职最高的剿匪官员。

崇祯皇帝对杨嗣昌报以莫大的希望,该给的权力全都给他,还作诗一首鼓励:“盐梅今暂作干城,上将威严细柳营。一扫寇氛从此靖,还期教养遂民生。”

杨嗣昌出京最主要的剿灭对象就是在湖广一带作乱的张献忠,因为张献忠此前向明朝投降,然后反叛,性质恶劣。

同时期,李自成躲进深山老林,势力大不如前。

在李自成重新崛起之前,张献忠一时之间,成为了农民起义军中声势最大的人物,明朝必除之而后快。

杨嗣昌出京后,到湖广重镇襄阳设立督师行营,指挥明军对张献忠的围剿。

因为明军的战斗力超过张献忠部,一开始,明军多次击败张献忠,明将左良玉等打得张献忠毫无还手之力,《明史·流贼传》中记载:

十三年闰正月,良玉击贼枸坪关,献忠遁,追至玛瑙山。贼据山拒敌,良玉先登,贺人龙、李国奇夹击,大败之,斩首千三百余级,擒献忠妻妾。湖广将张应元、汪之凤追败之水右坝。川将张令、方国安又邀击于岔溪。献忠奔柯家坪,张令逐北深入,被围,应元、之凤援之,复破贼。献忠率千余骑窜兴、归山中,势大蹙。

张献忠一度差点被明军剿灭,但他用金钱贿赂左良玉,“献忠遣间说良玉,良玉乃围而弗攻。”换取了一条生路,

其后,张献忠汇合另一股农民起义军罗汝才部,率部向四川逃窜。

至崇祯十四年初,张献忠所部被逼得只能在四川境内转战,狼狈无比,杨嗣昌率部苦追不弃。

明军督师杨嗣昌还下令,“流贼”头目中,谁都可以赦免,唯独不再接受张献忠的投降,《明史·杨嗣昌传》中记载:

下令赦汝才罪,降则授官,惟献忠不赦,擒斩者赉万金,爵侯。

杨嗣昌为剿灭张献忠,把行营移至重庆,试图堵住张献忠回窜湖广的道路,把张献忠堵死在四川解决掉。

但百密一疏,杨嗣昌还是漏算了,《明史·杨嗣昌传》中记载:

初,贼窜南溪,(万)元吉(监军)欲从间道出梓潼,扼归路以待贼。嗣昌檄诸军蹑贼疾追,不得拒贼远,令他逸。诸将乃尽从泸州逐后尘。贼折而东返,归路尽空,不可复遏,嗣昌始悔不用元吉言。

张献忠利用明军防线的漏洞杀回湖广,“贼遂下夔门,抵兴山,攻当阳,犯荆门。”

然后,张献忠让罗汝才率部挡住追击的明军,自己率骑兵一夜奔袭三百里,攻陷襄阳,《明史·杨嗣昌传》中记载:

郧阳抚治袁继咸闻贼至当阳,急谋发兵。献忠令汝才与相持,而自以轻骑一日夜驰三百里,杀督师使者于道,取军符。以二月十一日抵襄阳近郊,用二十八骑持军符先驰呼城门督师调兵,守者合符而信,入之。夜半从中起,城遂陷。

在襄阳城中,张献忠抓获明朝的襄王朱翊铭,将其斩杀,扬言:“我欲借王头,使杨嗣昌以陷籓诛”。

襄阳城破,襄王朱翊铭被杀,杨嗣昌必须要背锅,“嗣昌在夷陵,惊悸,上疏请死”。

加上李自成趁着杨嗣昌率明军主力围剿张献忠,借势复起,在张献忠攻陷襄阳的同时,在河南攻陷洛阳,杀死了崇祯的叔叔福王朱常洵。

杨嗣昌因此忧虑交加而死,“闻洛阳已于正月被陷,福王遇害,益忧惧,遂不食。以三月朔日卒,年五十四。”

而张献忠自崇祯十二年复叛明朝,在被明军追杀了一年多之后,以奇袭襄阳,杀死明朝藩王的战绩,再次声威大震。

三:结束语?

以上是我从张献忠生平诸多战例之中,选择出来的两次经典奇袭战。

张献忠能从明末诸多农民起义军领导人中脱颖而出,成为明朝政府眼中的“巨宼”,离不开掘朱家祖坟和杀死明朝藩王这样的战绩。

张献忠一直都是个毁誉参半的人物,特别是有些尚未完全得到证实的事件,如“屠川”,让他的争议比较大。

如果读者有其余关于他的经典战例或不同看法,欢迎在评论区留言探讨。

参考文献:《明史》

上一篇:东北老伯自称是婉容儿子,隐姓埋名多年,露面只为澄清母亲的清白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烫髮后适合绑髮圈吗?

    小女近期人生第一次烫头髮,原先是想说换个髮型换个心情,( 因为遇到一些低潮转换心情 \u003e \u003c ),结果没想到最近天气诡谲到极点,一下还很冷,突然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