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邦宠幸了女婿的小妾,女婿还没生气,手下人却起了杀心

公元199年,汉高祖刘邦突访女婿张敖的赵国,不仅对张敖百般欺辱,还色性大发临幸了女婿的爱妃。张敖不但不追究,还低三下四的侍奉刘邦。

刘邦前打下千古无二的猛将项羽后,软禁兵仙韩信,接着把叛乱的韩王信打的丢盔弃甲。一时间,天下强将都倒在他刘邦脚下。

得意忘形的刘邦,带着天下无 敌手的狂傲,不顾谋士劝阻,执意北伐匈奴,结果被围困在白登山,幸亏陈平献出贿赂之计,刘邦才得以仓皇逃走。

路过赵国时刘邦决定到此休整一番。

赵国国王张敖听闻刘邦要来,立刻脱掉王袍,换上粗布麻服,对刘邦毕恭毕敬端茶倒水的伺候。

赵国一国之君何以对刘邦如奴仆般点头哈腰,张敖之所以能坐上王位,幕后大佬就是刘邦,一来张敖之父张耳和刘邦的交情深厚,二来出于权政平衡的考虑。

张敖一直对刘邦感恩戴德,还有一个情感因素,他的妻子正是刘邦与吕后的掌上明珠鲁元公主。

但对于女婿张敖,刘邦向来不喜欢,说不出哪让他讨厌,就是看哪都不顺眼。尽管张敖已经卑微到尘埃里了,但打了败仗灰溜溜逃回来的刘邦,拿张敖当出气筒,处处挑刺。

刘邦稍不如意就当着众人的面,对张敖骂骂咧咧,丝毫不给赵王留面子。

更过分的是,刘邦面对赵王席地而坐,叉开双腿,要知道他们当时服饰可是无裆裤,这对于赵王来说是莫大的无礼和侮辱。

更挑战人力底线的是,刘邦在张敖的寝宫里看中了一位王妃十分貌美,顿时色性大发,当场临幸了女婿的女人。

张敖倒是识时务,不曾有任何怨言,端茶倒水,甚至戴上套袖,从早到晚下厨煮饭,事无巨细的侍候岳父大人。

曾效力先王的国相贯高早已气的咬牙切齿了,自己的一国之君被人这样侮辱,实在是岂有此理,同时又恨铁不成钢的感慨:吾王孱王也!

贯高生平性格豪爽,冲动易怒,对刘邦这行为早都怒气值爆表了。

立马拉着张敖怒气冲冲的谏言:大王,你这么恭敬的侍奉高祖,他却对你如此无礼,让我们替你杀了他吧。

张敖大惊失色,连连摇头摆手:万万不可,如今我张敖乃至整个赵国,都是高祖的恩泽,还将女儿下嫁于我,这些都是岳父的恩惠啊。

为了表示反对,张敖当即咬破了手指,要贯高他们死了这条心。贯高等人听大王如此肺腑之言,忙说道:大王仁厚,不背负恩德。

但贯高心里已决意杀刘邦,只是这次没机会了。

后来,一直暗中打探刘邦行踪的贯高得知刘邦的行程后,便在河北柏人县设下埋伏,准备刺杀刘邦。

正准备入住旅店的刘邦,鬼使神差的问了句这是哪里,随从答柏人县。刘邦大惊:“柏者,迫於也!”这是要遭人迫 害啊,赶紧走。

刘邦就这么莫名其妙的逃过一劫,这件事也可以到此为止。却不料,一年后被贯高的对手知道了,直接告发到刘邦那。

刘邦大怒,立刻命人将张敖、贯高等人打入大牢,严刑拷打,逼问幕后主使是不是赵王,可无论怎么打,他们都说与赵王无关。

眼看涉及此次案件的人,自尽的自尽,快被打死的还有一口气,也问不出个明白,刘邦派出与贯高有交情的泄公前去说服他招供。

到了监牢,泄公看到被打的已无法起身的贯高,聊起了家常,无意中问起刺杀的事赵王是否参与,贯高怅然地说道:我犯的是诛灭三族的罪,哪个人不爱自己的家人呢,难道大王的命比我家人的命还重要吗,他确实不知情。

泄公汇报给刘邦,刘邦便释放了张敖,同时很敬佩贯高的大义,也赦免了他。当泄公把消息告诉贯高时,贯高为大王的释放高兴不已。

泄公祝贺他被陛下赦免无罪,贯高却仰天大笑,我留着命到现在就是为了证明大王清白,如今大王已被释放,而我犯弑君罪该死,还有什么脸面侍奉陛下。

说完,便卡断脖子,亲手送走了自己。

不得不说,贯高作为谋士,是个非常不合格的谋士,比主子还易怒冲动,不顾大局,冒弑君之重罪,直接导致自己的死亡,当然张敖的赵王也做不成了。

但作为臣子,贯高即是一国之相,也不贪图荣华富贵,直言劝谏,以身犯险,维护主子名誉。即是身陷囹圄,也不惧生死,坚守做人准则,守护君主性命,令对手钦佩。

作者:美树

上一篇:吴克华又重返4纵任司令员,他变成副职,心里五味杂陈,服从大局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