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裂的同袍——从义比金兰到同室操戈,俄罗斯与乌克兰经历了什么

近期乌克兰和俄罗斯之间的问题又一次登上了媒体的热搜,在欧洲媒体之间广为散发的一则报告显示,乌克兰和俄罗斯之间正处在克里姆林宫升起三色旗之后最危急的时刻。美国此时向乌克兰援助数百万吨炸药,一副要把莫斯科炸上天的样子,而俄罗斯则是在边境线上部署了十万重兵,大有一种冲进基辅,活捉泽林斯基的感觉。一切迹象都表明战争阴云越积越深。此前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公开表示在反纳粹战争中苏联军队在解放基辅的过程中犯下了种种过错,虽然表面上说的是苏联,但是谁都明白这话是冲着普京隔空对战,再加上克里米亚的问题又让乌克兰耿耿于怀,似乎战争成为两国最后决斗的手段。又是什么问题让这两个国家如今要闹到兵戎相见的地步?想要揭开这个谜团,恐怕还要从1000多年前说起。

一、开基立业

东欧大平原广阔无垠,在现代文明没有发展起来的时候,这里就是游牧民族的天下。亚欧大陆相互贯通,在中国古代王朝兴盛的时候,游牧民族通常都会顺着欧亚大陆架一路向着西北方向游荡,最终在东欧大平原和当地人交汇。直到公元500年左右,斯拉夫人从波兰南部来到现今乌克兰的地方,和从东方来的游牧民族打了一仗之后彻底占领这块地区,这也很好理解,虽然斯拉夫人在当时的西欧人看来是下等民族,不过面对游牧民族他们的文明还是高级很多,而且那个时代一个重要的战争发明——马镫还没有出现,游牧民族并没有太强的优势,被斯拉夫人打败也是很好理解的。不过好景不长,斯拉夫人没有统一的领导,部落制度让他们彼此之间互相攻伐,这个时候一个强大的敌人抑或是盟友出现了,这就是维京人。

维京人出生斯堪的纳维亚半岛,是来自于现今瑞典的诺曼人,各位要注意的是并不是所有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人都可以称为维京人,在英文里面维京特指来自于海边的人。这些人平时是远洋航船挑战大海的能手,在需要的时候则是变成征伐四方的猛士。在当时维京人的战斗力首屈一指,而且龙头战船所向披靡,所到之处一切都能荡然无存。当时趁着斯拉夫人各个部落内乱,再加上有的部落想要找外联,维京人半主动半被动的顺着河流南下,其中一位具有维京人血统的斯拉夫人留里克,占领了一个小城镇叫做基辅,此后改名基辅罗斯公国,这就是所有问题的起源。为什么叫罗斯呢?因为在斯拉夫语中,罗斯就是划船人的意思,后来也就这么流传了下来。

二、一代雄主

在2017年,一部电影刷爆了俄罗斯的影评圈,总统普京亲自观看,并且说所有俄罗斯人都应该看看这部电影,这就是《维京——王者之战》电影故事写的就是一代雄主弗拉基米尔的奋斗史,可能有的朋友看过这部电影,里面的一些描写跟历史原貌还原度还是比较高的。弗拉基米尔的父亲死后,三个儿子争夺天下,这种事在中国古代也并不少见,其中最著名的可以算作是玄武门之变。虽然在罗斯历史上这一套夺位之战没有玄武门之变一般勾心斗角,可是血腥程度一点差。最终弗拉基米尔成功上位,夺得王座。不过弗拉基米尔明白,光靠打是不行的,人民得吃饭,老是靠抢靠打不是办法,想要在欧洲生存下去,得让欧洲人接纳自己,怎么能够让欧洲人接纳自己呢?就得信欧洲的宗教,于是弗拉基米尔带着举国百姓信奉东正教,而且跟相邻的拜占庭帝国结成同盟。

拜占庭跟罗斯结盟,也有自己的小心思。重文轻武的拜占庭此时正在受到中东地区和巴尔干半岛的威胁,自己的能力显然无法镇住对手,罗斯人都是维京人的后代,打起仗来嗷嗷叫,拜占庭一看这些人可用啊,于是招募不少罗斯人充当雇佣兵,为帝国把守边疆,这些人被称为瓦良格人,中国的第一艘航母辽宁号前身就叫瓦良格号,瓦良格这个词就是这么来的。同时结盟对于罗斯人来说除了能够更加被欧洲接纳之外,还有一个好处就是能够获得更加先进的武器装备。例如当时罗斯人缺乏战马,而拜占庭帝国已经有了成规模的马匹培养基地,在大平原上人一天能跑多远和马能跑多远,罗斯人就算用脚指头都能想明白,借助着拜占庭的养殖和技术优势,罗斯人在东欧大平原上可谓是我说第二谁敢说第一?基辅罗斯公国的地盘和实力也是空前的扩大。

不过由于当时的科技水平限制,地盘大了之后自然而然就会出现分裂,其实这也很好理解,现在有什么事情和命令,打个电话就完事了,当时要是通知什么事情,骑着马得跑一个月,命令无法直接下达,自然导致会出现分化。这种事在中国历史上同样也有,西周时期为什么封邦建国?那是因为周天子的命令无法下达到每一个地方,周天子的号令最多在镐京周围好用,要是当时就有微信,周天子难道是傻子不成?还能把国土分给那些贵族和功臣?当时基辅罗斯就分成了多个部分,靠北边的叫做大罗斯,也就是现在俄罗斯的前身,靠南边的叫做小罗斯也就是乌克兰,在中间的叫做白罗斯,也就是现在的白俄罗斯前身。而红罗斯和黑罗斯则是更加靠近波罗的海沿岸,后续发展成为立陶宛和波兰。

现在你或许明白了为什么普京如此推崇这部电影了吗?可以说弗拉基米尔就是俄罗斯的太祖高皇帝,再加上普京也是的名字也是叫弗拉基米尔,多少有点给自己贴金的意思。这里再跟大家说一下,弗拉基米尔这个名,在斯拉夫人里是非常常见的,就跟在中国叫王强,赵强一个意思,各位千万别觉得太神秘。还有为什么中国人要叫罗斯?这是从清朝时候的发音过渡过来的,清朝人管俄国人叫罗刹,现在北京东直门还有个地方叫做罗刹庙,说实话这个词有点贬义,在中国什么才叫罗刹?小鬼才能叫罗刹。

三、祸乱临头

罗斯帝国日益强大,但是强中更有强中手,一股旋风就像沙尘暴一样从蒙古高原袭来。这股风暴所到之处无人能及,短短几年间吞辽灭宋的金朝怎么样?十数年间疆土从中国北方变成河南一隅。经济发达的南宋又是如何?要不是钓鱼城一战蒙哥意外身亡,陆秀夫抱着小皇帝跳海这一幕还得提前几十年上演。就算是快马弯刀的阿拉伯人,同样不是这股风暴的对手,巴格达的城头也被这股风暴换了颜色。突厥人能幸免于难么?同样不能,小亚细亚到地中海沿岸,都被这股风暴所席卷。这股风暴不是别人,就是建立了人类历史上最大帝国的蒙古人,罗斯人抵抗之后,知道蒙古人可不是自己搞得定的,那个时候马镫已经被发明出来,蒙古人来去如风,所过之处黑云压境,罗斯人一看,算了吧,这简直是上帝派来清理我们灵魂的。罗斯人当地的领导者,心里一想,纳土称降,自己不失王侯之位,这地界这么大,你蒙古人哪里管得过来?还不是得实行代政么?

事实也果然如此,拔都建立的金帐汗国,根本无法让蒙古人统治到东欧地区的各个角落,罗斯人的首领依旧是各地我行我素,名义上尊崇金帐汗国,只不过分裂成各个小的城邦而已。不过这星星之火,日后有一个分支发展成为燎原之火,这就是莫斯科公国。此后在公元1480年,莫斯科公国和金帐汗国末代领导者阿合马一场大战,结束了蒙古人在东欧的统治,长达328年的祸乱,终于结束了。不过蒙古人的统治结束,并不意味着罗斯可以复原,跟西方走得更近的波兰和立陶宛组成的波兰立陶宛联邦一直以来充当着保护欧洲不被蒙古人涉足的先头兵,在蒙古人倒台之后,波兰和立陶宛联邦趁机瓜分了现在乌克兰地区,只有现今的克里米亚半岛和乌克兰南部一小片地区没有被占领。

而莫斯科大公国在击败了蒙古人之后,也是迅速地完成了自己的实力扩张,整个现今俄罗斯欧洲部分基本被统一,由于此前莫斯科公国和拜占庭帝国是同盟关系,莫斯科公国的国王也娶了拜占庭帝国国王的妹妹,1453年土耳其人占领伊斯坦布尔之后,名义上的罗马帝国彻底烟消云散,莫斯科公国的领导人觉得,我祖上娶了罗马人后代的妹妹,我也有罗马人的血统,那我就应该是第三罗马啊,于是国王头衔改为沙皇,第一个沙皇是伊凡四世,也就是大名鼎鼎的伊凡雷帝,而沙皇这个称号,在俄语中就是凯撒的意思。历史发展到这里,乌克兰和俄罗斯,就算是彻底分家了。

四、二等公民

并入了波兰立陶宛联邦的乌克兰,事实上并没有享受到应有的待遇。在这里,乌克兰人是二等公民,不仅仅平民是这样,统治阶级也是如此。哈尔科夫的一道命令,不如华沙宫廷厕所里的一张厕纸。而且波兰立陶宛这边信奉的是天主教,乌克兰信奉的是东正教,阶级压迫也就算了,忍忍就能过去,宗教压迫就真的受不了了。在胸前划十字,都习惯了上下右左,现在要改成上下左右,画错了第一次警告,第二次鞭刑,换谁都受不了。这就导致了底层乌克兰人民不断起义反抗波兰立陶宛联邦的统治,最终一支哥萨克起义军跟俄国结盟,签订了佩列亚斯拉夫条约,共同抵抗波兰立陶宛人的入侵,乌克兰宣誓效忠于俄国沙皇,此后300多年时间里,俄国一直在同化乌克兰,无论是从政治经济文化和教育方面都是如此。学校里唱俄国歌曲,学习俄国文化,禁止乌克兰文字和书籍的出版发行。1954年出生于俄乌边境地区的赫鲁晓夫,以纪念此条约签订300周年为由,将克里米亚划给了乌克兰,成为了现在克里米亚地区问题的伏笔。

18世纪波兰三次被瓜分,俄国分到了原来西乌克兰地区的地盘,大体上乌克兰现代地理的雏形已经形成。但是形成归形成,西乌克兰人眼里的俄国人那就是妥妥的侵略者。二战开始之后乌克兰出镜率极高,纳粹德国进入乌克兰之后,当地老百姓“箪食壶浆”,又一次做起了二等公民,只不过德国人是真的不拿乌克兰人当人,就算是再怎么谄媚,在纳粹头子希姆莱眼中他们依然是血统底下的斯拉夫人。希姆莱就曾经说过,那些愿意为第三帝国战死的人,是最高等的乌克兰人,剩下的乌克兰人,要么去死,要么为第三帝国劳动而死。在苏俄战争中,打头阵当炮灰的部队都是用中国话说就是斯拉夫人的伪军,第一批战死的都是他们。

五、欧洲之矛

二战结束之后,世界迅速分化成为两大阵营,摆在西方世界和苏联之间的最前线就是奥地利了。当时的波兰和匈牙利都是亲俄的领导人,西欧人天天是提心吊胆,从华沙到巴黎,顺着公路一天就能到,西欧人万分希望能够将危险的红线往东挪一挪。此后的东欧剧变让这一情况有所改变,波兰和匈牙利的变革让布达佩斯接过了这条对抗的红线。此后随着苏联解体,乌克兰成为一个独立国家,欧洲和美国非常希望乌克兰能够成为他们对抗俄罗斯的桥头堡,而这对于俄罗斯来说是不能容忍的,咫尺之遥的地方要是部署了北约的战术导弹,莫斯科的头顶无疑时刻悬着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

说实话,乌克兰想要并入跟西欧在一个马勺里混饭吃,也有自己的价值考虑。欧盟成员国每年从欧盟那里分到的资金可不少,黑眼珠子看见白花花的银子没有不动心的。乌克兰一直的梦想就是能够加入欧盟和北约,估计泽连斯基梦里都要喊着冯德莱恩的名字,不知道他妻子每天晚上作何感想。

乌克兰自己也应该想想,西欧人怎么会接受一个斯拉夫人呢?克里米亚问题,西欧包括美国雷声大雨点小,现在乌东和克里米亚,事实上已经是纳入了俄罗斯的势力范围,欧盟要是真想让乌克兰加入欧盟,怎么会坐视不理呢?要知道,加入欧盟的硬性条件就是成员国不能和其他国家有领土纠纷,这明显就是玩乌克兰呢,乌克兰会放弃克里米亚和乌东么?肯定不会,到时候欧盟就会说,不好意思大兄弟,我们这边有我们的规定,还请你先解决好自己的问题吧。

乌克兰和俄罗斯,本是同根生,为何要相煎太急呢?泽林斯基是西方扶持起来的,他也应该明白自己就是个傀儡而已。给泽林斯基讲一个发生在中国历史上的故事,金兵进攻宋朝,赵构偏安江南,而当时在淮河流域还有一个国家叫做伪齐,国君叫刘豫。这个刘豫甘为金国马前卒,誓死为金朝效力。后来被诬告谋反,金朝元帅完颜昌去抓捕刘豫的时候,刘豫父子跪地哭诉说:“我们父子没有什么对不起大金的地方。”完颜昌说:“从前赵氏少帝离开京城,百姓有自焚赴死的,号泣之声远近都能听到。现今你被废,没有一人可怜你,你怎么不自责呢?”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泽林斯基可不要重蹈覆辙,到时候下场恐怕还不如这个伪齐的皇帝刘豫。

上一篇:汉文帝也是被大臣拥立当上皇帝,为何不像汉献帝一样成为傀儡?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