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红军确认身份时76岁,她的前夫已成副国级,96岁临终前提一请求

甘肃省临泽县东郊大少河南岸,矗立着西路军烈士陵园,短短的7个字,却是包涵了一段让人叹息的历史。

1936年,西路军西渡黄河,由于敌众我寡,再加上其他原因,兵败河西走廊,这一次失败,成为了所有红军战士心头的痛,很少人知的是,在这支两万余人的队伍中,有一支红军史上规模最大、人数最多的女性军人建制,这就是由1300多名女战士组成的妇女先锋团。

这支女红军队伍,虽然是一群平均年龄不到20岁的女性,但是她们依然能顶半边天,在那样的一个艰难环境里,缺少武器弹药,缺衣少粮,甚至连基本的生活也不能保证,而她们来月经时,没有任何东西可用,只能用沙子来垫。

尽管如此,尽管如此,但是她们却从不喊苦,从不掉队,一心革命。

西路军失败,妇女先锋团突围出的人在祁连山打游击时,遇到了敌人,由于寡不敌众,被全部活捉,团长王泉媛、政委吴富莲、特派员曾广澜等人全部被捕。

今天我们要说的,就是时任妇女团团长的王泉媛。

王泉媛是江西吉安人,1913年出生,8岁时,由于家贫,父亲为她订下了一门娃娃亲,3年后,王姓人家将王泉媛抬到家里,从此,王泉媛便成为了王家的媳妇。

丈夫不久病逝,在旧社会成为寡妇,并不是一件好事,不过这种不幸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1929年,红军来到了吉安,建立了红色政府,对于王泉媛来说,红军的到来,无疑扫清了她头顶的所有阴霾。

一年后,王泉媛参加了红军,此后,她历任红军吉安县委妇女部长,湘赣省委妇女部干事等职,1934年中央红军长征时,王泉媛便在其中。

长征开始时,组织规定,女红军没有谈恋爱的不准谈恋爱;长征出发前谈了恋爱的,不准结婚;结了婚的,不准怀孕生育。

直到1935年到了遵义,组织才解禁了夫妻不能同住一室的规定,也是在这个时候,王泉媛向蔡畅大姐坦白了自己的身世,蔡畅听后很是同情,她安慰王泉媛说:“泉妹子,你还年轻,人生的路还很长,一定要振作起来。你的婚姻是封建制度给你的枷锁,丈夫死了,这是你的不幸,可你有重新选择的权利,也有追求幸福的权利。”

后来,在蔡畅的介绍下,王泉媛嫁给了王首道为妻,那一天,王首道送给王泉媛一把小手枪,王泉媛没有来得及准备,她说:“我们老家有个习俗,新娘要给新郎送上一双亲手做的千层底的布鞋,穿上这双鞋,无论走到天涯海角都会回到亲人的身边来……”

(这个愿望,直到几十年后才实现)

1937年,王泉媛率领妇女团在河西走廊与敌人激战多天后,不幸被捕,她被马匪抓了起来,后来历尽千辛才逃了出来,1939年3月,王泉媛来到兰州“第十八路军驻兰州办事处”,

在这里,曾在长征路上追求她,被她拒绝的人接待了她,那人冷漠的说:“你们走了三年了,说回来就回来,没那么容易。”

王泉媛失望的离开了。

她决定回江西老家,途中,她和一个叫万玲的男人结婚,这个男人说会护送她回家,不过这个男人并非是一个好人,后来他和别的女人跑了,

回到家后,王泉媛嫁给了一个叫刘高华的革命烈士后代,此后,她一直都默默无闻的生活着。

自从离开队伍后,王泉媛也再没有见过丈夫王首道。

两人再见时,已经是1982年。

这一年,王泉媛来到了北京,她来请康克清大姐作证,她要恢复自己的党籍,听闻王泉媛来了北京,已经是全国政协副主席的王首道,内心一片唏嘘。

当两人再次见面时,王泉媛拿着一双亲手做的千层底黑布鞋,递给了王首道,两人泪眼纵横,相顾无言。

1989年,国家确定王泉媛为妇女团团长,享受老红军副厅级待遇,这一年,王泉媛已经76岁了,

确认身份不久,王泉媛和她昔日的战友们,回到了梨园口战场,这是她们当年浴血奋战的地方,在这里,几人痛哭流涕,她们一起向牺牲的战友们致敬。

2009年,王泉媛走完了自己传奇的一生,享年96岁。

临终前,王泉媛向党组织提出了一个请求,那就是:修正她的党龄时间。

王泉媛是1934年入党的,但是当时资料是1949年11月,因而王泉媛请求,将1949年11月改为1934年5月,对于这位老红军最后的请求,党组织同意了。

得到党组织肯定的回答,王泉媛老红军松了一口气,安然离世。

上一篇:历史上包拯真的是清官?考古队员进入后,发现盗墓贼留下的8个字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