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凤至:20年相守换来50年的等待,患癌丧子后仍为张学良拼尽全力

1990年2月的一天,身在美国洛杉矶的于凤至收到一封请柬。仔细看清楚上面的字后,93岁的于凤至老泪纵横,请柬上写着:“为张汉卿先生九秩大庆,谨詹于是日。”

原来,这是张学良为庆祝自己的90岁大寿,给于凤至发来的请柬。于凤至自从在家摔了一跤后,腿骨骨折,再加上年老体衰,已经卧床多年。

可是就在收到请柬的这天,行动不便的她告诉女儿女婿:“给我买个新手杖,我要去台湾,为你们的父亲祝寿。”

晚年于凤至(右)

转眼到了6月1日,张学良的90岁寿宴如期在台湾举行,回看当时的影像资料,满屋子热闹人群,我们看到了张学良和赵四小姐,却始终不见于凤至的身影。

张学良90岁寿宴

其实就在两个多月前的3月20日,一直在为去台湾做准备的于凤至,突然心脏病发作,于当日午夜去世。

造化弄人啊!她为丈夫苦苦守候半个世纪,好不容易熬到了重逢的日子,却被死神带走了。

这么多年来,于凤至的床头始终放着一张照片——两张稚气未脱的面庞。

那是她和张学良的第一张合影。那年,她18岁,张学良15岁。

“我们两人互相勉励,有事共同商量。婚后生活美满,孩子们陆续诞生,我们两人充满了幸福,这是我一生最幸福、美好的时光。”

对于那些逝去的美好时光,唐诗人李商隐晚年有一句最经典的总结:“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那些美好的事和年代,只能留在回忆之中了。而在当时那些人看来,那些事都是那么平常,并不知珍惜。

于凤至晚年口述回忆时,说自己一生最幸福的时光,就是嫁给张学良后,张作霖被炸前的那段日子。

她在回忆录中感叹道:“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我常常在梦中回到我爹娘的身边,回到郑家屯,回到大帅府”。

初嫁给张学良的那些年,是于凤至此生最风光的时刻。父亲是富商,公公是东北王,有钱有权,几乎是要什么有什么。

于凤至回忆起大帅还在的那段日子,他有时候会召集家人全体集会,对大家讲说处事为人的道理,常讲忠孝节义、仁义礼智信等,还说要把日俄赶出东北。

他当时大办工厂,兴修水利,建立海军、空军,创办学校等,做了不少实事,东北的军事、经济实力在他的带领下逐渐强大起来。

于凤至当时不但抓紧时间到沈阳的大学学习知识以辅佐丈夫,还接二连三为张家添了三男一女,全家上下都洋溢着幸福。

若不是发生了震惊中外的皇姑屯事件,这样的幸福可能还会延续下去。

然而张家的顶梁柱塌了,一代东北王逝去,长子张学良能接好这个班吗?

1930年是张学良的收获之年。

中原大战后,他获得了中华民国陆海空军副司令和北平绥靖公署主任的职位,成为蒋介石之下、万人之上的显赫人物。

当年12月,张学良带于凤至到南京接受委任,受到蒋介石夫妇的热情接待。

于凤至正是在那个时候,与宋美龄情投意合,结为金兰姐妹,蒋介石与张学良也交换了金兰帖。

一切看来都发展得很顺利。

张学良本来就风流,如今位高权重,更是有不少女性投怀送抱。

对于这些,于凤至都不担心,她相信丈夫只是逢场作戏,只有一个人除外,那就是赵一荻。

她与张学良结识于中原大战之前,1927年左右。她不顾父亲反对,毅然决然要跟随张学良。赵父气不过,登报与赵一荻脱离父女关系。

于是她就来恳求于凤至,希望任张学良的永久秘书,服侍他的生活。于凤至念她十四、五岁幼龄,无家可归而允许。

赵一荻当即向于凤至叩头,说永远不忘其大恩大德,一辈子做张学良秘书,决不要任何名分。

因此,在后来的一些活动中,张学良身边同时伴有于凤至和赵一荻,有不少老照片为证。

平静的表面下暗流涌动,张学良浑然不知,他的好运之舟将要被狂风巨浪吞没。

接下来1936年的西安事变,他交出了后半生的自由。

张学良在被囚禁的日子里,反复哼吟着京戏《四郎探母》中的一句唱词:“我好比笼中鸟有翅难展”,并嘱咐于凤至:“记住,这是我的实况,问我情况,这戏词就是我的实况。”

西安事变发生时,于凤至正在英国照顾子女,后听闻张学良已被关押,她急忙赶回上海。

在见到迎接她的宋美龄和孔祥熙时,她表达了自己要陪伴丈夫的意愿,如若他遭遇不测,她也要陪同入黄泉为伴!

夫妻见面时,是在奉化溪口的雪窦寺。张学良当时受的打击巨大,白天强颜应对,晚上暗自流泪。

他反复吟诵着裴多菲的《自由与爱情》:“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及《四郎探母》中的“我好比笼中鸟有翅难展”。

他甚至想以自杀来控诉蒋介石的背信弃义。

于凤至虽然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与痛楚,但她仍不忘时刻劝慰、鼓励丈夫。

之后的三年,张氏夫妇先后被押到江西、湖南、贵州,身心俱疲的情况下,于凤至积郁成疾,她病了,而且很重。

她左乳长出了三颗硬块,且越长越大,伴随着疼痛,有时甚至疼得难以入睡。

1940年春,经医院检查,被确诊为乳癌。

晴天霹雳。这对患难夫妻再次面临着巨大的考验。

张学良只有求助宋美龄,协调帮助于凤至到美国治病。临行前,夫妻二人多少夜都不能成眠,边谈边泣,商议如何面对未来。

得了乳癌,在当时相当于被宣判了死刑。虽然二人心里都担忧,张学良仍安慰妻子:

你会康复的,一旦病好了,也不要回来,不仅是为保留我们在海外的骨肉,还要把“西安事变”的真相告诉世人……

1937年1月,张学良与于凤至在奉化雪窦寺

于是,于凤至万分不舍地带着贴身侍女和张学良的一名副官,踏上了赴美求医的漫漫长路。她和丈夫约好:一定争取他的自由,然后一起回故乡。

只是天不遂人愿,这一别,竟是永远。

当年6月,于凤至在老朋友,前美国驻北京公使詹森·肯尼迪和夫人莉娜的帮助下,进了纽约哥伦比亚长老会医学研究中心的哈克尼斯教会医院进行治疗,主治大夫是著名的肿瘤专家温斯顿·比尔。

于凤至那段时间,承受了一般女人都无法承受的痛苦——三次手术,最终切除整个左乳;放疗化疗,掉光了一头秀发……

她可是曾经的东北第一夫人,名门闺秀于凤至啊,如今却孤身一人在海外,接受着这残酷的身心折磨。

中年于凤至

她抗拒过,崩溃过,也大哭过,好在《圣经》里的一句话,给了她撑下去的勇气:“外体虽然受毁坏,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更何况,她还要救汉卿呢。

靠着强大的意志,于凤至真的战胜了病魔,几乎痊愈了。

“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他不熄灭。”大病初愈的于凤至,驰骋在股市,竟闯出一番天地。然而,命运之神又跟她开了大玩笑——两个儿子先后非正常死亡,张学良从台湾寄来了离婚协议书……

当时,二战的阴云笼罩着世界各地,包括那个以绅士风度闻名于世的英国。

而张学良和于凤至的三个孩子(幼子闾琪早夭)正在那里。

经过多方联络,伦敦方面有消息,可以将三个孩子送到美国来,与于凤至团聚,这给大病初愈的于凤至带来了极大的安慰。

张学良夫妇及他们的子女

然而,当阔别8年的孩子们被带到病床前时,于凤至痛心地发现,次子张闾玗竟在之前法西斯轰炸伦敦时,被吓得精神失常了。

于凤至发愁了,国内带来的钱,治病已经花了大半,如今三个孩子还年轻,没有独立生活的能力,闾玗还病了,需要天价医疗费。

她面临着一个现实的问题——赚钱,在美国立足。

好在张学良的挚友,也是他购买英国军火时的私人顾问伊雅格,主动将存在自己那里的张学良私人军款还给了于凤至。

她用这笔钱首先在纽约州皇后区不远处的长岛,购置了一处房产;然后再用剩下的钱投资,在莉娜夫人的帮助下,迈出了在股市搏杀的第一步。

都说上天关上了一扇门,又会给你打开一扇窗。

也许是自幼受商人家庭熏陶,对金钱有着高度敏感的于凤至在股市中打拼得很顺利,在不断地买、卖中,她竟赚得金钵满盆。

然而,命运之神并不打算让这个可怜的女人一直顺利下去。

1956年,次子张闾玗自春天回台湾见张学良后,始终没有传回任何音讯,直至一年半后,于凤至才从宋霭龄那得到消息,闾玗死于台湾的一家精神病院。

于凤至的心在滴血,她现在只剩一个儿子了,一定不能再出什么闪失!要不,她怎么对得起自己与丈夫当初的约定。

然而,厄运并没有停下它的脚步……

1957年,长子张闾珣像往常一样,将赛车开到陡坡上时,突然大雾弥漫,一辆突如其来的卡车将他撞进了沟壑,闾珣的脊髓神经受到重创,变成了植物人,后又引发败血症,追随弟弟而去。

从左往右:张闾瑛、张闾珣、张闾玗

于凤至整个人崩溃了,她一夜间仿佛老了几十岁,她不愿意再去相信什么了。

她将自己完全投入到股市中去,每有盈余,就买近处房产出租。最起码,她还可以赚钱,留给将来她和张学良养老用。

她继续为拯救丈夫而努力着,她接受各大媒体采访,还在美国参众两院的议员间奔走呼吁……

美国的舆论逐渐高涨,一些学者、议员纷纷指责蒋介石,说其不释放张学良到美国与家人团聚,违反了人权与法律。

于是1964年,于凤至突然收到了张学良捎人带来的离婚协议书。

当时的说法是因为张学良想接受基督教的洗礼,但教义规定,他只能有一个妻子。于是他选择了陪在自己身边几十年的赵四。

但于凤至却不相信,她认为这是蒋介石的阴谋。她在回忆录中说:

“为了保护汉卿的安全,我给这个独裁者签个字。但我也要向世人说明,我不承认强加给我的、非法的所谓离婚、结婚。”

她说张学良在电话中告诉她:“我们永远是我们。这事由你决定如何应对,我还是每天唱《四郎探母》。”

于凤至曾对孙子孙女们说:“我将所有的钱都用在买房子上,就是希望将来你们的祖父一旦有自由的时候,这别墅就可以作为他和赵绮霞两人共度晚年的地方。这也是我给他的最好的礼物了。”

被迫离婚后的于凤至并没有放弃,1965年,年近七旬的于凤至在宋子文夫妇来访后,突然跟女儿张闾瑛和女婿宣布了一个重要决定:她要进军洛杉矶的房地产业!

张闾瑛照

张闾瑛感到震惊,母亲现在的钱已经足够花了,为什么不就此安度晚年了呢?

当她把疑问抛给母亲时,得到了这样的答案:我得给汉卿和赵绮霞买栋别墅,好让他们来美国的时候,有个落脚的地儿。

张闾瑛震惊了,她没想到母亲能豁达到如此地步!

于凤至突然做这个决定的原因,是听宋子文说,张学良曾屡次表达,自己自由后想来美国定居。

正是张学良的这句话,又给了于凤至无穷的动力,虽然他们已经不是名义上的夫妻,虽然张学良的身边早已陪着另一个女人,但是她只想再见张学良一面。

在洛杉矶,于凤至接连做成了好几笔房地产生意。

于是很快,她就花重金先后买下了好莱坞山的林泉别墅和另一栋好莱坞明星伊丽莎白·泰勒居住过的高级别墅。

于凤至在洛杉矶的寓所

两栋豪宅的内部,都按照北京顺城王府的摆设布置,就是希望有一天,张学良来美国,能有个像模像样的家。

可惜,于凤至最终都没有等到日思夜想的那个人。她甚至还没来得及亲赴张学良的90岁寿宴,就无限依恋,也是无可奈何地闭上了双眼。

1991年5月,在于凤至去世一年多后,张学良终于获准到美国探亲。

他径直乘飞机,来到了洛杉矶。然而他只看到了于凤至生前住的小楼,和埋葬她的黑色大理石墓碑。

当他看见了墓碑上刻的“张于凤至”四个字后,不禁痛哭失声,他喃喃道:“大姐,你为什么不再等等我?我多想再见你一面啊。”

这次见面,距离他们上次相见,已整整过去了51年。

经过了半个世纪的等待,于凤至终于在这片墓地里,迎来了自己的汉卿。

于凤至洛杉矶墓地

于凤至墓碑

于凤至墓的右边,还留着一个空墓,上面用英文刻着张学良的名字。

这是她在购买别墅前就购置好的,为的是实现自己与张学良“生不能同衾,死亦要同穴”的愿望。

然而,这座墓至今还是一座空墓,因为十年后,张学良还是选择与他当时法律上的妻子赵四,一起埋在了与洛杉矶隔海相望的夏威夷。

(全文终)

您的点赞、关注、转发是对我最大的鼓励!雪梨期待与您一起交流探讨,非常感谢!

备注:图片来自网络,侵权必删。

上一篇:迪迦奥特曼真是罪大恶极的英雄?消灭众多同类后,为什么还变成了石像!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是我太保守吗

    最近在交友软体认识一个男生,觉得很聊得来 几乎每天都会传讯息,有出去过几次 也觉得他就是我的理想型,后来回家他有传讯息说他觉得我蛮可爱之类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