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醉很困惑:这位中将司令官,为什么用两片竹笋占卜还扔鞋算卦?

看过《特赦1959》的读者诸君,肯定对蔡守元这个人物印象深刻,因为他不但“能掐会算”,而且还比较喜欢打架,他跟“战犯同学”开战的次数,甚至还超过了军统大特务徐远举。

这个比较喜欢打架的“小老头儿”,最后居然跟暴脾气的副所长胡大树相处得相处不错:胡大树用“赛跑”的形式累趴了叶立三,也算为蔡守元出了一口气。

在《特赦1959》中,王陵基、黄维、杜聿明、陈长捷、沈醉、徐远举、周养浩等主要人物,都是以真名实姓出现,叶立三、陈瑞章、蔡守元则用了化名,但是熟悉那段历史的读者诸君肯定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位干啥都先摇一卦的蔡守元,可不就是“罗盘将军”张淦?

蔡守元的历史原型当然是在广西博白被解放军俘虏的第三兵团中将司令官张淦,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因为两人的人生轨迹完全重合,而且桂系“罗盘将军”,独此一家,别无分店——这个绰号,还是桂系小诸葛白键生给取的呢。

张淦进了功德林战犯管理所,罗盘不能再公开玩儿了(并没有像电视剧演的那样被没收,而是一直揣在张淦的口袋里),他也并不太在乎,因为他算卦并不单纯依靠罗盘,他在广西打仗,算卦时用的是竹笋,到了功德林,就改“扔鞋”了——郭德纲《西征梦》里的段子,还真在功德林里发生过。

沈醉在回忆录《战犯改造所见闻》中,专门有一篇是讲述张淦的算卦故事的。

张淦还没等到1959年第一批特赦就病逝了,沈醉则出现在了1960年的第二批特赦名单上,这让同为军统少将的徐远举和周养浩大为不平。

其实徐远举和周养浩也用不着生沈醉的气,因为沈醉抗日锄奸有功,而且还曾在卢汉的云南起义通电上签字,要不是他在签字前在卢公馆对面架起机枪准备行刺,他可能根本就不会被送进功德林——沈醉的“起义将领”身份,后来也得到了承认。

当过军统局本部总务处少将处长的沈醉,是一个身材魁梧的乐天派,他走到哪里,哪里就会有笑声,这也是八十岁的时候还能捏碎核桃的主要原因。

沈醉在功德林战犯管理所混了个好人缘,最后连徐远举和周养浩也不再对他吹胡子瞪眼。

沈醉闲着没事就各个房间串门(功德林战犯管理所跟学校差不多,但是吃得更好),结交了不少新朋友,也打听到了不少趣闻轶事。

职业特工的好奇心,让沈醉对张淦这个另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为什么这位统帅数万人马的将军还会对这些东西那么迷信,一切取决于两片竹笋?”

虽然没有了刑讯室,但是在功德林战犯管理所,好像还没有沈醉打听不出来的事情,他很快就弄明白了张淦如何用竹笋卜卦:“这种问卜的方法,是用阴干了的小冬笋,剖成两半,问卜时,先把要问的事默念一遍,再恭恭敬敬地把两片卦合起来,向空一丢,看落下后的正反面——如果一反一正,便是很吉利的‘巽卦’,两个都仰面朝上,就是不太好也不太坏的‘阳卦’,两个面均朝下,则为‘阴卦’,如卜上三个阴卦,则为诸事不宜,如卜了三个巽卦,则为凡事皆吉。”

沈醉十九岁就当特工杀汉奸,对这些故弄玄虚的事情当然是一点都不信,他“虚心求教”之后马上出言调侃:“你能掐会算,最后咋还是当了俘虏?被俘前咋不算上一卦?”

张淦无言以对,只好长叹一声顾左右而言他:“这是天意,非人力可以挽回。文王善卜,尚被囚百日,又何况我辈哉?”

张淦之乎者也,沈醉一笑了之,另一本书却描写了张淦的搞笑形象:“张淦依旧像京剧中的蒋干一样,走路跷着脚,一摇一晃地过来了……他走得那样从容,不会忘了对罗盘,他的罗盘随身放在裤袋里,他手插袋底,悄悄将指针拨弄了两次……”

您还真别说,电视剧中的蔡守元,还真有几分蒋干的神韵。至于他算卦灵不灵,他手下的一个军长,也私下里对沈醉揭了“张司令官”的老底:这个张淦每次跟解放军打仗之前,都是先卜卦才下命令,结果打一仗败一仗,参谋长怎么劝他都不听,司令部被包围的时候,他还在那里扔竹笋呢。

张淦当时扔出了三个“巽卦”,笑容满面地告诉部下:“根据司令部的方位和卦象显示,咱们必然逢凶化吉,马上就有援军解围,咱们根本就不用跑,我绝不干那丢人的事儿!”

张淦话还没说完,解放军就冲了司令部,张淦连竹笋都没来得及收拾,就束手就擒了。

进了功德林战犯管理所,竹笋弄丢了,罗盘也不能经常摆弄,但这还真难不住张淦,他很快就想出了一个高招——扔鞋。

张淦如何扔鞋算卦,沈醉没有细说,读者诸君可以从下面这段话中去分析,看看他是把鞋子当竹笋,还是用鞋尖儿指引方向:“没有卦,他就用自己穿的鞋子来代替,连分配他一个床位,都要用鞋子卜过之后才决定,如果方向不合卦上的指示,他一定要坚持他认为有利的方向,为了这件事,在管理所中便开过对他的批评会……”

沈醉是带着调侃的语气来讲述“罗盘将军”故事的,其用意大家都明白:蒋系也好,桂系也罢,有这样的兵团司令,想不打败仗都难,而且像张淦这样的迷信脑袋,在凯申军中不止一个,除了桂系,晋系的大人物孙楚,在管理所被分配座位的时候,也要先看一看风水,为此还曾“很讲义气”地用自己角落里的座位,换了沈醉靠窗的位置。

沈醉笑着认为,这种迷信真的能害死千军万马,但笔者看了之后,却忽然笑不出来了:中将司令官张淦和晋绥军上将(阎某私授)孙楚讲了一辈子风水,最后都成了功德林战犯。张淦没能活着走出去,孙楚走出去一个月零三天就没了,这足以说明风水卜卦足以弄死将军,但是张淦孙楚之后的七八十年,为什么还有那么多跟他们级别差不多的人相信这套玩意儿?

上一篇:历史上开疆拓土的功绩,为何都都一些史学家算在了满清身上?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急 尿道口发炎

    前天有跟老公性行为,昨天开始觉得尿道口痛痛的,他有用手摸下面所以我怀疑是他手不乾净,今天早上开始痛到爆炸,有看到尿道口有些微红肿甚至有一颗小小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