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老照片:面色苍白的宫女,李鸿章的侍妾,乡绅的女眷有颜有才

“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来”!久远的历史已经远去,现存的黑白照片也就回溯到一百多年前。法国画家达盖尔发明的照相机给了世人了解历史的另一途经。世间百态,真实的市井生活,在帝制崩盘前夜,让人感到屈辱和沉重。人生不过百年,凡夫俗子也罢,声势烜赫者也罢,里面的人和事都是历史的匆匆,一转身早化为一抔黄土。

清末一位谋生的铁匠,正在铁砧上用锤子敲打一把铁锅铲,脸上满是风尘。这流动商贩在当时非常常见,小本生意,哪租得起店面。常常一个人挑着风箱和火炉走街串巷,一旁的工具箱里家什头齐全。为了养家糊口,天不亮就出发,谋生艰难。

坐八抬大轿的官员,穿白衣的侍从格外醒目。轿子在封建社会有着严格的限制,官轿更是身份地位的象征。“在京舆夫四人,出京八人”。地方总督、巡抚,才用八名轿夫。实际上坐轿成本高,光轿夫的开支数目就不小。一般官员坐马车更省劲。

老北京的城墙,一位旗人女子领着孩子走过,手里还拿着柴火。这位妇人,头顶大拉翅,脸色黝黑无比。长得像马云,这撞脸照一度走红网络。

热闹的集市上,一群孩子正在观看拉洋片,这一时髦的玩意一经问世就受到大人小孩的喜欢。它是我国一种传统民间艺术,早在宋朝就已产生。到了清末更是炉火纯青,街头的“土电影”,孩子们的记忆。

两位出宫的宫女,身材高挑,步步生莲。经过后期上色,服饰艳丽。不过常年在深宫大院里,脸色苍白。宫女和太监一样,是帝制一个畸形存在。通常都是十三四进宫,二十五六离宫。干的是最累的活,稍有不慎就遭到责罚,生与死在倏忽之间。

大清的壮勇,也是大清一个另类的存在。清朝以旗人定天下,八旗兵骁勇善战,所向披靡。可到了康熙时就腐化不堪,战斗力锐减。清统治者只能从汉人中征兵,组建勇营。湘军,淮军成了大清军队的主力。清末,绿营军也羸弱不堪。如照片里一样,骨瘦如柴,弱不禁风。

一群乡绅的女眷,浓眉大眼,秀色可餐。华丽的衣服,有颜有气质。唯一不足就是都裹着小脚,可在当时缠足之风兴盛,不缠足,出门都遭人耻笑。

李鸿章的侍妾冬梅,目测有一米七高,面容姣好,中堂大人的眼光还是很高的。李鸿章有正妻周氏,继室赵小莲,侧室莫氏,再就是冬梅。冬梅虽然没有为李鸿章留下子嗣,却非常受其宠爱。

清末一条土路,有旗人一家坐驴车出行。可以看到路非常的宽阔。车辙印能想象其交通繁忙。这样的土路在当时随处可见,晴天的时候尘土飞扬,下雨的时候又泥泞不堪。

八国联军侵华时的惨痛一幕,永定门的一段城墙被英军扒开,修了一条铁路。远处的城楼顶部已经坍塌。城墙见证了历史的屈辱。

前门楼子,箭楼已经被焚毁。1900年夏,京城遭到劫掠,洋人与义和团混战。义和团扶清灭洋,火烧大栅栏一带的洋货店。结果把前门楼子烧着了,烧毁了前门箭楼。前门大街更是一片废墟,不复之前的繁华。

上一篇:明朝第一太监,权力比魏忠贤大却不贪,去世时文武百官纷纷吊唁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谁能帮我解…

    换了一个新的工作环境 恰巧和前公司一位比我早离职的同事姊姊又再度一起工作(她大我几个月 所以习惯称呼她为姊姊)我和她同时间进这家新公司 同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