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8年父亲在淮海战役牺牲,70年后,女儿看电视时发现了他的身影

王庆梅从小是听着父亲的故事长大的。从母亲口中,她知道父亲是在自己2岁时离开的家乡,但那时的王庆梅没有任何记忆,对父亲王成德的印象,仅限于母亲口中的那个烈士。

王庆梅的父亲是在淮海战役中牺牲的,这是她几十年来一直深刻铭记的一件事情。

或许是因为没有相处的记忆,王庆梅对父亲王成德的想念远不及母亲,在明确知晓父亲已经牺牲的前提下,王庆梅也不敢过多询问有关他的消息,免得徒增伤心。

王庆梅

只有母亲离世之前,曾含混不清地说过一句:“生前没能在一起过,死后埋一块儿就好了。”

王庆梅清楚,这是母亲对早逝父亲的挂念。但是父亲去世太早,除了家里的烈士证明,没有留下任何可供怀念的东西,连一张照片都找不到。王庆梅对此无能为力,母亲的后事办完后,王庆梅就把这件事放下了。

谁能想到,2018年,当王庆梅如往常一样打开电视,观看她喜欢的革命老片的时候,一部9年前播出的老片《保卫延安》竟然让她发现了父亲的线索。

起初发现异常的是王庆梅的孙女,她对奶奶翻来覆去地观看这一部电视剧并不觉得奇怪,但是王庆梅经常跳着看,对其中一个名叫“王成德”的连队指导员异常关注,总是询问一些有关这个角色的信息。

因为王成德这个角色在《保卫延安》中出境不多,王庆梅的异常就引起了家人的好奇。当他们发现王庆梅随着一次次观看王成德出境而开始落泪的时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可能忽略了什么。

得知王成德就是王庆梅的父亲后,家人们都震惊地张大了嘴巴。更让他们震惊的是,王庆梅已经在反复观看电视的过程中,整理出了“王成德”这个角色的信息,确认他和自己的父亲不是简单地重名重姓,而很有可能就是她真正的父亲。

影视资料

王成德,二野九纵队二十七旅连队指导员,这是电视中透露出的有关角色的寥寥可数的信息。但当王庆梅拿出母亲遗物中,那张年代久远的烈士证明后,那份“豫烈字”的纸上“生前单位”一栏后面写着“二野九纵队二十七旅”。

多年来第一次得知父亲生前所在的部队番号,王庆梅激动无比,她感念于国家仍然记得自己的父亲是为国牺牲的英雄,很快就踏上了寻找了父亲部队及生前信息之路。

王庆梅出生于河南省焦作市百建房公社下马村,父亲离家参加战斗的那一年,她只有2岁,除了会呀呀地喊着让人抱,对面前穿着军装背着枪将要离开的父亲没有任何了解。

王成德出生于1921年,因为家里穷,兄弟几个都没有太好的出路。1945年,日本人被赶跑了,中国的土地和政权又回到了自己人手中。24岁的王成德被选为村长,家里还分了好几亩地,一大家子人在一起热热闹闹,眼见着就要过上好日子了,蒋介石发动了内战。

身为先进青年的王成德当即决定报名参军,维护属于老百姓自己的权益,为家乡的父母妻儿而战斗。

告别了依依不舍的妻子和天真可爱的女儿,王成德咬牙跟着部队离开,短短两年,就成了连队里的指导员。

王成德不仅思想进步,能带动战士,而且打起仗来也总是冲在前面,旅部的领导干部们都对他印象深刻。

在解放军漫长而浩大的一场场战争中,牺牲的战士不计其数,为国捐躯、感人至深的不下十万,王成德能够作为角色出现在电视剧《保卫延安》中,足以证明他在历史中的功绩。

1948年3月,九纵队参加洛阳战役,仅用了6天时间,便解放了河南的一座大城市。万民欢庆的同时,身在焦作老家的王庆梅母亲也收到了来自王成德的信,希望她能带着女儿一起到洛阳团聚。

从焦作到洛阳,短短100多公里。在那个兵荒马乱、交通也不发达的年代,对王庆梅的母亲来说,却是一个天大的难题。20多岁的年轻妇女,带着刚满4岁的女儿,任何人都不放心她们长途跋涉。

这一次的错过,竟成了生离死别,此后王成德再也没有书信传来,直到全国解放,当地政府送回来的,是王成德在淮海战役中牺牲的消息,还有一张薄薄的烈士证明,而王成德的遗体乃至个人物品,全都杳无音迅。

王庆梅的母亲几乎哭瞎了一双眼睛,多次后悔地向王庆梅表示,如果那时候她选择前往洛阳,可能还能让孩子见到父亲最后一面。

王庆梅从没有怪罪过母亲,同为女性,她明白母亲的不容易,被母亲拉扯长大后,她更加理解母亲一个人操劳三个家庭,付出了多少辛劳和努力。

淮海战役结束后,王庆梅的两个叔叔曾不远万里地前往战场上寻找过王成德的遗体。然而战争中牺牲的战士人数太多,即便是一个连队的战友,也无法保证能从狼藉的战场上找到战友的全尸,王庆梅的叔叔们自然也无功而返。

王庆梅母亲自觉承担起王成德的那份责任,用柔韧的肩膀扛起了家里的重担。后来,连王庆梅的爷爷奶奶和两位叔叔都劝她改嫁,不要再为这个家庭耽误青春,但王庆梅的母亲统统拒绝了。

王庆梅和母亲

王庆梅母亲去世之前,只留下了一个遗憾:想和王成德合葬在一起,哪怕只有一件寿衣。

而有了王成德牺牲线索的王庆梅,当即就赶到了焦作市博爱县寨卜昌村——1947年晋冀鲁豫野战军九纵队的成立地点。

在九纵队纪念馆中,王庆梅没有看到有关父亲王成德的个人信息,她只能根据展览馆中所说的九纵队在河南省内参加的各大战役,一点一点地去勾画当年父亲走过的足迹,逐渐丰满想象中父亲的形象。

而后纪念馆的工作人员还提供了一条令王庆梅欣喜若狂的消息:这些年来,不停地有老兵为纪念馆提供当年的老照片,说不定其中就有王成德的影像。而且很多提供老照片的老兵尚在人世,或许也能为王庆梅提供更多的线索或消息。

王庆梅当即就站在展览馆的照片墙面前细细地观察这些照片,因为有的照片挂的高,工作人员还贴心地为74岁的王庆梅搬来了一把椅子,细心地搀扶着她查看照片里的人。

王庆梅一张一张地慢慢看过去,每一个穿着军装的战士,都让她瞩目良久,仿佛要从这些与父亲一起扛过枪打过仗的战友们中间,找到一点有关父亲的影子。

其中一张照片上,有个战士的脸庞稍微有些模糊了,王庆梅却仿佛感应到了什么,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边啜泣边说:“这个人,我看着好亲切!”

照片上面人的名字已经无从证实,但王庆梅静静地凝望照片,仿佛跨越时空和生死的限制,真的与自己的父亲实现了目光交汇。

从纪念馆离开后,王庆梅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找到了一位90多岁的老兵。这位名叫杜平的老战士曾经是九纵队一支部队中的警卫员,谈起九纵队当年的战斗,杜平还能思维清晰地说出首长的名字和曾经参加过的战斗。

可惜的是,杜平并不是王成德所在二十七旅的警卫员,对王成德这个有名的“铁血指导员”也不了解。

除了讲述九纵队更多的战斗经历之外,杜平没能为王庆梅提供更多的信息。

为了完成母亲的遗愿,也为了实现自己寻找父亲的愿望,王庆梅的寻找之路并未停止,她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又找到了更多九纵队当年的老兵。他们中最小的也有80多岁,年龄大些的已经超过百岁高龄。

遗憾的是,这些老兵都表示,当年部队中各个连队之间都有保密条例,也不能私自联系,没有和王成德一个连队的老兵遗存,也没有人能为王庆梅提供更多有关于她父亲的信息。

好在还有一位老兵提到,当年淮海战役之后,安徽的双堆集有一座烈士陵园,是很多淮海战役中牺牲战士的安息之所。

王庆梅如获至宝,马不停蹄地在女儿和其他6位家人的陪同下赶往安徽。对母亲的急切,女儿表示十分理解,她说:“没有什么比这个事更重要的了”。

抵达安徽后,王庆梅被家人搀扶着,缓缓地走近雕刻着烈士英名的纪念碑。因为战场上牺牲的烈士太多,遗体难寻,身份也无法确认,王成德和很多战士一样,都没有独立的墓,只有简单的一个名字——王成德,刻在石碑的万千英灵中间。

王庆梅轻轻地抚摸着上面的“王成德”三个字,再一次泪流满面,口中轻轻地喊着“爹,闺女来看你了”,身后的人都忍不住红了眼眶。

王庆梅在烈士陵园停留了很久才离开,因为无法实现母亲与父亲遗骨合葬的愿望,她买了一套上好的寿衣,和一块红砖一起,放进了母亲的墓穴里,算作是实现了母亲合葬的遗愿。

王庆梅依依不舍地回到河南,再看着家中那张根据叔叔描述制作的父亲画像,王庆梅的思念仿佛都有了寄托之处,起码,她已经找到父亲的英灵安息之地,可以亲自到陵园中祭拜。

一个王庆梅寻亲的故事的结束了,却不知全国还有多少“王庆梅”依然在寻找烈士亲属的途中。

为了保卫祖国、为了捍卫人民权利,千千万万的战士奋不顾身地参加战斗,他们牺牲时,可能和王成德一样,只有二十多岁,家中有殷切盼望的父母、日夜思念的妻子和尚未长大成人,对父亲的面貌都没有印象的孩子。

也有可能,牺牲在战场上的战士们,年龄尚不足二十岁,一颗年轻的英灵就此陨灭,连遗体都无处寻觅。

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再到抗美援朝,中国的好男儿前赴后继地牺牲在战火中,他们无悔,家人亦无悔,为祖国牺牲,是光荣,是功勋,是值得后世永远铭记的荣耀。

但是,我们更希望他们活着,哪怕受点儿伤,哪怕没有不朽的功勋,如今家国无恙,只希望那些曾经为之付出、为之流血牺牲的战士们,能够亲眼看一看,祖国的大好河山、人民的幸福安康!

喜欢这篇文章的朋友们可以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古早故事”,其中有更多的文章分享给大家!

『声明:本文转载自网络。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上一篇:他官至湖南省委书记,曾担任武警部队总政委,妻子被授予少将军衔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Ua鞋

    6月半就是我跟男友的2週年纪念了!我知道他一直很喜欢Ua的鞋所以大概看了一下一双大概2~5千块…虽然有点贵不过我觉得没关係钱可以再赚!只是我不确定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