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俗西藏史(八十)——大非川之战的影响

喜欢听音频的朋友可移步喜马拉雅,搜索《通俗西藏史》,老布充满大碴子味儿的口音,将扑面而来!

各位喜马拉雅的小伙伴大家好,藏史德云社的老布,又来啦!

上一期本来是准备把大非川全讲完的,结果讲着讲着又用力过猛了,留一个小尾巴,没讲大非川之战的影响。

咱们今天接着讲,把战后影响这段讲完。

无论如何,大非川之战都是一场转折之战,被它改变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我们之前给唐蕃战争分段的时候曾说过,第一阶段是松赞干布和李世民时期,这一时期双方的态势是唐朝拥有优势地位,吐蕃也认可唐朝的优势地位。

这就是像之前的中美关系,双方各怀心腹事,但面子上一定要过得去。很多时候,中国就是吃亏了也尽量忍着,避免和大哥发生直接的冲突。

但随着中国的不断崛起,两国之间的缓冲余地,就越来越小了。

这就像有吐谷浑的时候,唐蕃还能坐一起喝酒撸串,揍西突厥的时候,唐朝还能叫上吐蕃帮忙。

但没了吐谷浑,那就是针尖对麦芒的硬摩擦。

只不过斗争的爆发点,从之前的争夺生存空间,变成了争夺市场份额。

所以,不管是中美,还是唐蕃,都是赤裸裸的结构性矛盾。

这可真不是喝酒撸串、嫁俩公主能解决的。

等到禄东赞上台以后,唐蕃之间的摩擦首先在安西地区。

但安西毕竟是唐朝的远端,重要性没法和关中、河陇相比。

另外,唐蕃在安西,也还算有点回旋余地,毕竟中间还隔着当地的部落势力。

但等到吐蕃吞并了吐谷浑之后,尤其是蕃军开始威胁河陇之后,这就算触碰了唐朝的核心利益。

“核心利益”这个词,我们最近经常能在新闻发言人的嘴里听到。

所以,李治才会派薛仁贵进青海。

至于什么送慕容氏回家,不过是给自己找个理由,真实目的一定是要恢复河陇的缓冲区。

但关键是大非川败了,而且是惨败。

这场惨败,对所有人的心理冲击,都是极其巨大的。

唐朝终于认识到了,吐蕃是个必须要给予足够重视的对手。

从某种程度上说,唐朝君臣始终有点想不明白,吐蕃怎么就一飞冲天了呢?!

这种发自内心的疑惑,在唐史里面有很明确的体现。

战后不久,吐蕃使臣仲琮入朝。

这位仲琮,在史料里记载的是“少游太学,颇知书”。

也就是说,他曾经是个留学生,汉语水平很高。

李治见了他之后,问了这么一个问题,“赞普孰与其祖贤?”

也就是现在这位赞普和松赞干布比咋样?

这话的潜台词是,松赞干布也没把我老爸咋滴呀,你看这个把我揍的,难道他比松赞干布还猛?!

仲琮的回答是,现在的赞普,要说勇敢、果决、多谋善断,不如松赞干布,但也算做到了勤勉治国,臣下不敢欺瞒。

然后仲琮又说了一段,吐蕃这个地方,居于寒露之野,物产寡薄。乌海的北面,盛夏积雪,暑天都要穿皮袄。要说国家的财力物力,赶不上唐朝的万分之一,但是呢,我们能做到上下一心,大家的利益目标很一致,所以“能久而强也。”

其实这段话,已经不是在回答李治的问题,“赞普孰与其祖贤”了。

估计是李治在后面又问了一句,“为啥吐蕃能这么强?”

李治的疑问,其实很能说明问题。

这就是以前的唐朝君臣,对吐蕃的评估有严重偏差,直接导致国家战略选择的失误。

尤其是仪凤三年(678年),李敬玄领十八万唐军再入青海,又被论钦陵打崩了。

到这时候,唐朝终于接受了吐蕃崛起的现实。

唐史里对吐蕃的形容:

从“无文字,刻木结绳为约。虽有官,不常厥职,临时统领。用刑严峻,但随喜怒而无常科”;

变成了“时吐蕃尽收羊同、党项及诸羌之地,东与凉、松、茂等州相接,南至婆罗门,西又攻陷龟兹、疏勒等四镇,北抵突厥,地方万余里,自汉、魏已来,西戎之盛,未之有也。”[1]

其实,这世间的道理很简单。

你打出来了,自然有人尊敬你;

你没被人打服了,想得到尊重,那是做梦!

从某种程度上说,大非川之战是吐蕃的立国之战,此战之前与此战之后,两国关系有巨大的变化。

想想现在,我们一直挨榜首大哥的收拾,那是因为人家感受到了你的威胁,不接受你崛起的现实。等有一天,你真的强大到,必须被认可的程度。

那时候,认可自然会到来!

老布之所以喜欢用中美关系,来类比唐蕃关系,就是因为二者之间真的很像。当然了,老布也不是战争贩子,叫嚣要和美国在战场上死磕一把。

这两个处于不同时代的国家博弈,其实就是黑格尔那句话:

如果看不清当下,就读读历史,因为历史上曾经发生过;

如果看不懂历史,请看看当下,因为历史正在重演!

大非川之战后,吐谷浑复国的希望已经破灭。

而吐谷浑的亡国,意味着唐蕃之间的缓冲地带消失,唐朝控制范围从阿尼玛卿山一线,退到了日月山附近。

唐朝被迫从进攻的态势,转向了屯重兵于河陇,实施战略防御。

从唐史记载上看,咸亨三年(673年),也就是大非川之战后的第三年,已经出现了“凉州镇守大使”的职务。

随后,唐朝又于仪凤二年(677年),在青海乐都设置了鄯州都督府,使其成为独立防区。同年,又置河源军于鄯城镇,升廓州静边镇为积石军,成为防御吐蕃的最前线。

由此可以看出,河陇唐军有从“行军”向“镇军”转化的趋势,而这种转化,很显然是为了应对吐蕃的威胁。[2]

到天宝元年(公元742年),唐朝在边疆设了十个军区长官,也就是所谓的“天宝十节度”,统镇兵总计49万人。

其中,陇右节度使坐镇鄯州,领秦、河、渭、鄯、兰、临、成、洮、岷、廓、叠、宕12州,下辖10军3守捉。

各种军、镇、城、戍的军事据点,唐、蕃接界地带形成了一条西起祁连,东至陇山的防御链条。

在唐朝设置的“天宝十节度”里,涉及防御吐蕃的就有5个,拥兵22万余人,几乎占了镇兵的一半。军马的分配比例也差不多,河西、陇右、安西、北庭、剑南五个节度使有马三万九匹,占比也接近一半。[3]

说到这里,我岔出一句,很多人说安禄山能发动叛乱,是因为他身兼

范阳、平卢、河东三镇,拥天下之兵半数。

那威名赫赫的朔方军,还混不混了?!

在唐朝内部,也在用人不当、赏罚不明、政出多门、军令不一、军事后勤,兵备制度等各个方面展开了检讨,并且开始在社会上尝试募兵,唐高宗时期有“举猛士敕”,唐玄宗时有“长征健儿”。

可以这么说,吐蕃对边疆的不断挤压,是唐朝兵备制度,从“行军”到“镇军”,再到藩镇的重要外部因素。

实话实说,跟吐蕃的军事压力相比,什么契丹、突厥、大食、突骑施、南诏,这些都是溜边的咸带鱼,远远不能跟吐蕃相比。

说完了唐朝,我们再来说说吐蕃。

在大非川之战前,唐蕃其实没算正式交过手,虽然松州城下、乌海之滨打过两次,但这两次的战争规模都远远不能和大非川之战相比。

大非川上的这次对决,是唐蕃第一次大兵团交锋,它的影响自然也远超前面两次。

我在去大昭寺旅游的时候,讲解员小姐姐曾经绘声绘色地跟我说,武则天时期曾经派兵进攻吐蕃,号称要把文成公主带来的等身像搬走,吐蕃人就把佛像从小昭寺搬到了大昭寺,放在一间密室里,外面砌了墙,还在墙上画了一副文殊菩萨像。因为武则天是文殊菩萨化身,唐军来到拉萨后,不敢毁坏文殊画像,于是等身像才留在了西藏。

很显然这是个传说故事,因为武则天肯定没派军队打进过拉萨。

再说了,她自己也没觉得是文殊化身,而是给自己弄了弥勒转世。认为中原皇帝是文殊化身的说法,估计不会早于元代。

但这个故事传扬如此广泛,肯定应该有个源头,那这个青萍之末的源头,会是哪件事儿呢?

我觉得也就只能是薛仁贵这次进军青海了。

您别忘了,薛仁贵可是挂着逻裟道行军大总管的头衔,而且唐军动员的时间长达几个月,身在长安的吐蕃留学生不可能不知道。

是不是这次轰动一时的军事行动,对吐蕃人来说也形成了很大的心理压力,我觉得是有可能的。

等到大非川比划完了以后,吐蕃人心里也清楚了,唐军打不到拉萨来,之后就是拼得再凶,也不至于再有什么影响了。

这就是大非川之战在双方心理上的影响,这种感觉有点像朝鲜半岛上的那场战争。

比划之前,一边顾虑重重,一边信心满满;

磕过了以后,一边觉得也就那么回事儿,不是不能刚,

另一边觉得,这帮种地的真敢拼命,以后没事儿别惹他们。

大非川之战的胜利,正式确立了吐蕃在东亚的国家地位,让周边族群认识到,一个可以抗衡唐朝的势力,正式出现。

这对他们来说,算是一个除了唐朝之外的新选择,再加上这些族群,本身就和吐蕃在文化、信仰等方面有相似性,于是在很短的时间里,大量本来可以作为唐蕃缓冲区的各种羌人势力,纷纷倒向了吐蕃。

在得到这些势力的协助后,吐蕃兵锋在东起四川、西至新疆,绵延数千里的战线上拉满。

这就是很多人疑惑的,吐蕃以高寒之地,哪来的这么多军队发动攻势?!

另外,大非川之战的直接战果,就是彻底吞下了吐谷浑。

而拥有了吐谷浑之地后,吐蕃正式完成了战争布局,形成了一个以河陇为中轴,四川、新疆为两翼的战略格局。

随着这种战争格局的形成,吐蕃以战养战的运行模式得以运转。尝到了甜头的吐蕃人,从贵族到贫民都对战争倾注了巨大的热情。吐蕃也由此,被牢牢的绑在战车上一路狂奔。

甚至当吐蕃陷入战争泥潭后,吐蕃的决策层有意愿与唐朝合盟,前线带兵的贵族坚持要接着打下去,可见战争的诱惑力之大。

说完了宏观叙事层面的影响,咱们再来说说微观的,就是大非川之战的直接影响。

唐朝这边损兵折将是一定的了,虽然两唐书里写的是“约和而还”,但当时唐军里无粮草,外无救兵,约个锤子和?!

就是子来曰,也曰不出啥好结果来!

倒是《新唐书·陈子昂传》里写的“以10万众败大非川,一甲不返”,到有可能是真的。

不过,唐军大败而归,吐蕃就一定赢得轻松吗?

似乎也不是!

相比于咸亨元年(670年)以前,吐蕃狂攻不止的节奏,大非川之战后,吐蕃的攻势锐减。

直到六年以后,也就是凤仪元年(676年)的三月,才对陇右发动了进攻。

在此期间的咸亨四年(673年),先是于阗王以一己之力,击走吐蕃。亲自入朝觐见。然后是一直跟着吐蕃混的弓月、疏勒也投降了唐朝,安西四镇就这么稀奇古怪的,又回到唐朝手里了。

有的学者认为,论钦陵为了吃掉薛仁贵,召倾国之兵前来,甚至不惜从西域抽调军队。这也是我感觉,蕃军主力可能从都兰方向,出动的原因。

这种毕其功于一役的做法,直接导致西域兵力的空虚,于是才有了于阗、弓月、疏勒,倒向唐的可能性。

那么反过来说,蕃军在大非川之战中,应该损失也不小。因为,大非川之战都过去两年多了,吐蕃依旧没恢复在安西的军力。

尕藏吉老师在论文里给出的数据是蕃军损失二十万,但他没写数据来源的理由。

不过,从之后吐蕃的表现上看,不排除唐军惨败,吐蕃惨胜的可能。[4]

不管怎么说,大非川之战是吐蕃赢了。这场惊天大胜,再次加强了噶尔家族双子星的权威,吐蕃王室只能站在一边干瞪眼。

要知道,这时候的芒松芒赞多大年纪了呢?

就算按最保守的估计,他于公元650年出生,到这时候也21岁了。

21岁呀,按照吐蕃的传统,执政都有七八年了。

可现在,他还是个地位很尊贵,但没多少控制力的君主。

那么接下来,吐蕃王室会有什么动作呢?

我们下期再说!

参考消息:

[1]、《旧唐书·吐蕃传》_刘昫(后晋);

[2]、《转攻为守:唐高宗时期御蕃政策的嬗变》_李学东;

[3]、《吐蕃、唐朝和战交往及对唐朝的影响》_裴婷婷、何立慧;

[4]、《论大非川战役与唐蕃政策的转变》_尕藏吉;

上一篇:徐志摩死前一年:债台高筑,蹭住胡适家,一夏天只有一件白褂穿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问#在职中找工作

    想问问一下,如果确定离职日在5/12号,但特休丢一丢可以在5/5就不用去公司了,5/5~5/12这段期间如果应徵上其他工作了,是可以直接去上班了还是要等到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