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珍年:割据胶东的另类军阀,宁折不弯,被杀前也不向蒋介石服软

刘珍年是民国军阀中的一个异类,他生活俭朴反对奢华,除了到南京见蒋介石的时候,穿过几天西服以外,无论冬夏均穿灰布军服,对于吃、喝、嫖、赌均不沾染,这在当时的地方军阀中是很少见的。

1930年夏,刘珍年被任命为山东省府委员、第十七军上将军长,他控制着山东掖县、平度、蓬莱、黄县、福山、栖霞、牟平、海阳、荣成等十几县及烟台、龙口、威海三个市;以烟台为行政中心,以掖县、莱阳为军事根据地, 被称为“胶东王”。

各县市的行政人员均摸透了刘珍年反对奢华的这一脾气,每人都备有晋见刘珍年的破旧衣服,夏天穿的单衣补着补丁,冬天穿的棉衣露着棉花,鞋子前边打皮头,后跟钉鞋掌,以表示清廉俭朴。

刘珍年看见了非常高兴,居然认为他用的人都是廉吏,其实这都是表面现象。刘珍年虽提倡节俭,但他的副军长何益三却吃、喝、嫖、赌、抽(抽鸦片)无所不为,没了钱,就向各县市长要,各县市长也愿竭诚逢迎,以保全自己的地位。

刘珍年还喜欢研究中外文学,在他的司令部内聘有中、英文先生,每天有一定的时间学习中文和英文,在学习时间不办公也不会客。刘珍年不喜欢谈政治,不善于应酬,客人来访谈话的时间均很短促,但客人若和他谈及学习问题,往往一谈几个钟头,有时甚至忘了吃饭。

喜好运动的刘珍年,每日清晨随军部官佐到野外晨操,傍晚到海边打网球,有时星期天还组织军部官佐来一次足球比赛,刘珍年亲自参加,从不摆官架子。刘珍年野心很大,除由本军的军官教导队(原名军官学校)军医教导队(原名军医学校)造就本军需要的初级军官和军医人员以外,还派青年军官到日本留学,先学日文,再学航空,为建立自己的空军打下基础,但是还没等到这些军官毕业,刘珍年就失去了胶东地盘。

刘珍年好大喜功,他叫参谋处长李恒华为十七军编了一个军歌,名日:“第十七军军歌”,极力赞扬十七军的战绩,刘珍年非常高兴,奖给李恒华现大洋500元。纪念周或节日集会,军乐队就会奏十七军军歌,刘珍年听了非常得意。

据十七军的军官回忆,刘珍年不爱钱不好色,只有一个原配妻子,没有姨太太。刘珍年的母亲和妻子住在烟台,他回家住宿的时候很少。每月给家中几十元的生活费,从来没有在公馆里请过客。刘珍年在和韩复榘的争斗中失败,被迫率部从烟台移防温州以后,手头很紧张,由此也能看出他确实没有给自己敛取钱财。

刘珍年割据胶东时,他的兄弟刘锡九、同乡(河北南宫)王冲天、烟台军官学校政治队教官李楚离等地下党,在十七军官佐和政治队学员中曾发展了不少的共产党员。1932年初,王冲天在南京当刘珍年的驻南京办事处长后,身份暴露后当了叛徒。刘珍年为了洗白自己脱卸责任,叫参谋处秘密通知各部队的共产党员即日离开部队。这件事后来被山东省主席韩复榘秘报给蒋介石,让蒋对刘珍年极为不满。

虽然刘珍年能力不错,但是缺乏政治头脑,而且识人不清。他最信任的副军长何益三、独立旅旅长张銮基后来都背叛了他。

1932年9月,韩复榘为了夺取胶东,集结五万部队向刘珍年发起进攻,虽然刘珍年失去一半地盘,但是韩复榘一时之间也吃不掉刘珍年,两军陷入对峙。在这种情况下,刘珍年的幕僚提出离开胶东去其他地方发展,这个极不靠谱的主意居然被刘珍年采纳,刘珍年向南京发去电报,要求率部调离胶东,蒋介石自然求之不得,当即去电同意。之后,刘珍年率部乘船离开山东,南下被安置在了温州。

到温州后,失去地盘的刘珍年陷入困境,先是他所辖的装备最精良的独立旅,由于旅长张銮基受蒋介石的收买,背叛刘珍年,蒋介石将独立旅编入中央军序列,拨归福建省主席指挥。这很明显是蒋介石分化刘珍年部队的阴谋。刘珍年对蒋介石的这种吞并杂牌的行为异常愤恨,决心使用武力解决张銮基,蒋介石下令阻止,并调动中央军以示威胁。刘珍年一怒之下,离开部队到杭州西湖休养,并向蒋介石请求出洋到德国游历。

在此期间,二十一师(刘珍年的十七军这时已被缩编为二十一师)政训处处长李伯良向上饶县政府征集驮马、民夫,声言要进攻浦城。

蒋介石趁机以刘珍年“不听命令擅离职守”的罪名,密令浙江主席鲁涤平把刘珍年扣留起来,囚禁在西湖边上的刘庄。

二十一师的副师长何益三对老长官投井下石,向南京方面控告刘珍年在胶东横征暴敛的“十大罪状”。

刘珍年性格倔强,是个宁折不弯的人,他在囚禁中仍不服输认罪,态度倔强,甚至还当着前来劝解的顾祝同等人,跳着脚把蒋介石臭骂一顿,有人把刘珍年的这种行动报告了蒋介石,这就让蒋有了杀心。

1935年5月13日,刘珍年被解到南昌以后,没有经过军事法庭审讯就执行枪决了。“胶东王” 刘珍年的人生,就此谢幕。

上一篇:日军战败投降后,苏联对他们做了什么事?竟让日本咬牙记恨到现在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