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问刘墉:大清朝一年生多少人、死多少人?刘墉的回答有点绝!

在影视文化蓬勃发展的今天,清宫戏为人们的娱乐生活增添了不少色彩。尤其是康熙、雍正和乾隆这祖孙三代,史料记载他们的前朝、后宫明明就那么点事,却都被用各种或还原或改编的方式拍出了花一样多的影片。当然,也有“略微”的差别。叙述康熙的时候讲的是前朝智擒鳌拜、平乱三番、征战准格尔、九子夺嫡;叙述雍正的时候是后宫之间的爱恨情仇。

而叙述乾隆的则是:乾隆与和珅的“CP”。这多少和之前两位帝王的正经宫闱秘史的画风有点不太一样。若说仅凭两位臣子不能给乾隆皇帝形象定格的话,那加上下边这位应该就够了。他就是宰相刘罗锅的原型刘墉,他和纪晓岚一样,经常被皇帝问到一些奇怪的问题,比如有一回,乾隆问刘墉:大清朝一年生有多少人、死有多少人?刘墉的回答就有点绝。

说起这位总能给出奇葩答案的名臣,他的家世是不可忽略的一点。刘墉的家世比较特别,总结起来就一句话:穷的特别显赫。这并不是说他是个家里背景不行,受尽苦楚的小可怜。恰恰相反,刘墉的父亲及其上两代都是为官做宰之人。他们家从清朝初期就有在朝之人,可谓是官宦世家。

但是他家里穷也是真的穷,因为祖传的做官传统,刘墉的前辈们都是一心为国的清廉好官。刘墉的曾祖父刘必显在顺治皇帝时期做官,虽然只是一位六品的小官,但是在六部第一部户部为官的他却清廉一生;刘墉的祖父为了搞清楚四川当地的税收情况,化身地质学家亲自勘探不同种类的地的收成情况,然后让皇帝减少税收。

这位副业搞勘探的官员穷到什么程度呢?穷到自己的母亲死了,他和他弟弟的资产加起来,连奔丧的路费都拿不出来,后来还是百姓们众筹给这位穷官拿路费。并且他和刘墉的父亲都是劳模,全病死在了工作岗位上。

出身于这么个拥有良好家风的刘墉自然也继承了先辈们的优点,一生正直。但是从这位的为官之路来看,他显然将祖传的东西,在自己身上因地制宜添了些别的。

乾隆十六年,刘墉借了他父亲官至大学士的光,以恩荫的身份参加了殿试,而后被授予翰林院庶吉士。在这里要说明一下刘墉同志的驼背问题,根据史料记载和对刘墉遗体腿骨的考证,他的身高应该在180左右。

至于驼背的问题,在其青壮年时期是没有的。因为殿试选人的时候,皇帝除了考查考生的学问选人,其次就是看外貌和脸,身体有缺陷的和长相不好看的根本选不上。这样的历史确实存在,比如明朝建文帝殿试的时候就曾经把状元给了学问第二的考生,因为考第一的长的一般。所以在刘墉没有步入老年生活的时候,他应该还是笔直的。

笔直的刘墉就这么开启了弯曲的为官生涯。乾隆二十年,刘墉因为受到父亲的牵连被降职,真是“成也老爹、败也老爹”,而后他又陆续在广西、江苏、山西、陕西等地外放为官二十一年,于62岁高龄之际才被调回京都成为天子近臣。

当时的刘墉比乾隆还小九岁,但是宦海沉浮多年的他,应付这位没事就愿意给臣子来道脑筋急转弯的皇帝,显然没有任何难度。有一次,乾隆问他宫里一天一共进进出出多少人啊?刘墉想了一下,没有化身计数器站在宫门口查数。他一脸淡定地告诉皇帝:俩人。在皇帝十分疑惑的眼神中他又附上了解析:所谓俩人,指的是男人和女人这两种人。

皇帝大人听到这个答案,觉得很是奇特,但是从某种角度上讲也能说得过去,所以他结束了脑筋急转弯的环节。然而乾隆陛下捉弄大臣之心永远不会死,虽然他每次都占不到便宜。

在后来的某一天,皇帝又想研究一下“大清朝人口密度”这个科研项目。于是他又问刘墉:“爱卿,你说大清朝一年生多少人,死多少人啊?”这个问题分明是“进出宫门人口问题”的升级版,上一个问题实地查证的话一天也能得出个准确数值。而这回这个问题放到现在还有个别称—全国人口普查。

2009年的人口普查历经一年多才堪堪完成,几百年前的清代刘墉要想得到准确的数据,恐怕得像他做地质勘探、累死在工作岗位上的先祖一样翻山越岭。但是很显然,他没有当科学家的兴趣,却有着哄乾隆的智商。

接到问题的刘墉快速地在脑子里思索答案,片刻之后他回禀乾隆:“回陛下,臣以为大清一年生一人,死十二人。”“这是何意?”乾隆一如既往地二次发问。而刘墉也一如既往、稳如老狗地回复:“臣说的一人是指生于今年,有着今年对应属相的人;十二人则是指死于今年,有着十二种不同属相的人。”

原来刘墉是用十二属相代指新生和去世的生命。如果非要较真的话,也有很小的可能一个属相一年之内都没有死人。且不论这个概率多大,能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想出近乎完美的答案,还成功地说服了皇帝,刘墉的智商可谓是相当的高。

除了人口问题,各种闲谈杂记里边还记录了各种刘墉智斗和珅、服侍天子的有趣故事。但是这些故事大部分皆为杜撰,并没有正史来源。

而电视剧演的刘墉智斗和珅其实也没有根据,刘墉成为天子近臣的时候,比他小三十多岁的和珅早就在皇帝那红的发紫。根据正史记载,面对和大人的淫威他也只能是“委蛇期间,惟以滑稽悦容期间”,明哲保身而已。

但是要说这位大人尸位素餐、一味避祸也是不对的。在地方任职的时候,这位受到牵连、无辜被贬的大人在位期间兢兢业业,是百姓眼里的好官;在乾隆禅位给嘉庆的时候,乾隆在大典当天突然不愿意将传国玉玺给新皇帝,也是他冒着被砍头的风险。

从乾隆手里忽悠来了玉玺,让大典顺利进行此段历史被记录在了朝鲜的《李朝实录》中。这位长寿老人在嘉庆九年去世,追封太子太保,谥号“文清”。

纵观刘墉的一生就可以发现,这位大人明显将组传的家风在自己身上做了创新。他有时在工

作上可能会不上心,比如当皇子总教师的时候对于其他教师的签到管理问题:《清史稿·刘墉传》记载五十四年,以诸皇子师傅久不入书房,降为侍郎衔。

但是此人一如先祖般一生清廉,在大是大非面前坚持自己的原则。在与和珅一起办案的时候,面对有后妃求情的犯错官员,依旧选择依律问罪;虽然在和珅煊赫的时候选择暂避防盲,但是在嘉庆皇帝处置和珅的时候,刘墉奉旨找出了和珅200多条大罪,和其他大臣一起把他送上了刑场。

通过这些事情我们可以发现,刘墉此人小事糊涂,大事则立场坚定。为官多年从未忘记自己的初心,我们今日做事也当向他一样在大事面前经得住考验,无愧于心。

上一篇:刘珍年:割据胶东的另类军阀,宁折不弯,被杀前也不向蒋介石服软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神山登出转职建议

    如题 小弟目前在南科当产线三宝(课长)约半年,已心生登出念头,意识到每天这样加班 生活剩下工作 没办法做太久,奖金制度还要延后很久才能领到==不如早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