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多个农民,被皮鞭棍棒毒打后,用警犬咬死,然后被扔进大井里

日军盘踞榛子镇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从1939年7月至1942年秋,这一阶段是由日军大佐高桑、佐佐木及其手下军官高贝指挥血腥镇压,实行武力统治。

第二阶段从1942年秋后至1945年初,在日军指挥下由“天字治安军”一〇三团驻守,团长姓蓝,团副姓侯,以军事镇压为主。

第三阶段从1945年1月伪满“铁血步兵”二十六团驻守,团长刘德溥,以日军官高山为顾问,一面抢劫,一面维持局面。

日伪军盘踞榛子镇地区期间,南从开平,北到迁西、兴城,西起丰润,东至迁安县的沙河驿、野鸡坨,魔爪伸到200多个村庄。

据初访,他们前后杀害我抗日军民2600多人,烧毁房屋3000余间,抢掠粮食财物不计其数。罪恶累累,罄竹难书。

一、安据点,修炮楼

日伪军在榛子镇附近各村安上据点之后,又在杨柳庄西桃山、王家岭、白云山等十几个山头上修上了炮楼、地堡,镇压抗日军民。

1940年在榛子镇西街修了一座高15米的“望乡台”,监视城外八路军的活动。特务们对强征来的民工非打即骂。陈官营村青年陈玉刚在给日军修炮楼时被打伤致死。

日军为了实行“强化治安”,建立特务组织和“维持会”,成立伪“大乡”,实行“保甲制”,给成人发“良民证”。每个村确定专人给据点送情报,报告有无八路军。一旦日军、特务下乡被袭击,保甲长和村民就遭了祸殃。

1942年夏天,日伪军去杏山、白草洼一带“扫荡”,被我军伏击,伤亡惨重。敌人以此为借口把附近18个情报员扣押在榛子镇毒打审讯,“灌凉水”、“压杠子”、用毒瓦斯熏,最后用洋狗咬个半死再活埋了。只有一人被村民范有山获救,幸存下来。

二、挖壕沟,毁青苗

日军借口搞“大东亚共荣圈”,于1940年春就从今滦南、唐海、乐亭、滦县抓来几千民工,在榛子镇地区挖“防共壕”。西起丰润,东到沙河驿,沿京榆公路40公里两旁,挖八尺宽、八尺深的大沟,不让人马车辆通过,封锁八路军。

同时,每隔两公里修一座炮楼,派伪军把守,设关卡,搞盘查,没有“良民证”不得通过。据初步了解,仅敌人挖壕、修炮楼和军用公路就占去良田8000多亩。在挖沟期间无辜群众死伤甚多,损失田苗、财物无法计数,广大群众苦不可言。

青纱帐起来后,日军怕游击队打伏击,截军车,攻炮楼,就强迫群众把公路两旁一二里内的高杆庄稼全部砍掉,每年至少有两万多亩良田没有收成。

三、烧杀抢,抓壮丁

1940年2月,日军从丰润卫庄子、贾庄、刘官营抓来17名群众,硬说“私通八路”,拉到镇西鸭子河作活靶,16个农民惨死在枪弹下。有一个农民受重伤,日军走后,夜间爬到河南庄得救。

1941年6月18日,日伪军把几个村的数千名群众围在东营大庙前,以“找八路军”为借口,杀死了11名,抓去48名青年去东北当劳工,有的还被劫往日本国,至今音讯皆无。

四、大扫荡,搞清乡

1941年日伪军血洗潘家峪后,实行了五次“强化治安”,反复进行大“围剿”、大“扫荡”,制造了好多惨案。1941年5月14日,日伪军半夜围攻韩家哨,放火烧了全村民房,还杀死我军民70多人。农历五月初三(5月28日),日军在杨柳庄村东大庙前,一次杀我民众39人。

第四次“强化治安”时,敌人采取集中兵力的方法,重点追击迁滦丰政府。1942年3月23日,在新庄营和丰润黑山沟与我军遭遇,围我军民2000余人达三天三夜。杀死我军民40多人,抓走200多人。是年春天,敌人在北部山区“扫荡”,俘我32名战士,活埋在镇南朱家坟一个大坑里。

1944年农历三月十一日(4月3日),日伪军从朱君寨、陈官营等六个村抓走20多个农民,在榛了镇二城门内西院,皮鞭棍棒毒打后,用警犬咬死,填了大井。

上一篇:开国皇帝商汤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