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油炸油条!女民兵引诱日军大吃一顿,上吐下泻悉数捅杀

作者:舍予

“砰砰砰!”一阵敲门声打破了黎明的宁静。紧接着又是“砰砰”两声,敲门声刚落,屋内的人将一扇门半开,一个身影闪进后,屋内的人往外观望后,迅速将门关了起来。

“沙河镇的日军队长河野,要派十几个人给驻桑树坪的田井中队送弹药,一个时辰前就动身了,走的就是饭馆前的这条道!”民兵大牛不待喘口气,一股脑儿将消息倒了出来。

大牛所说的“饭馆”,实则是1945年春日军进驻沙河镇后,我军地下工作者、女民兵梁英与洪生开设的一个联络点,主要负责监视沙河镇与桑树坪这两处敌人的动向。

梁英、洪生听完大牛的情报,顿觉事态很严重。要是平时,十几个日本兵不在话下,先是地雷阵炸,再由民兵收割。可现在,民兵全部被派到了桑树坪,配合豫西抗日先遣支队攻打田井中队所守据点。眼下仅凭3人,能挡住十几个日军的去路吗?

“看我拿地雷把他们全炸上天,总之不能让他们增援桑树坪!”大牛见梁英二人迟迟不说话,一拍桌子吼了出来。

梁英理解大牛的心情,他开口一句话,便将二人听得愣住了:“沙河镇到桑树坪这段路程,只有我们这一处歇脚的地方,那我们就做一些美味,款待一下日本人!”

“什么?粮食多金贵,拖延敌人也不能这么拖啊!”洪生一听急了,以为梁英是要借吃饭拖延日本兵。

看着二人困惑的样子,梁英凑上前去如此这般一说,听得二人笑了。解释完了,梁英又做了一番安排:洪生带上几颗地雷,在日军来的路上给他们“点把火”,大牛则前往桑树坪一带通知民兵提前做好准备,最好能再伏击一下日军。

三人分配完任务,随即行动起来。

且说运弹药的十几个日军,在小队长木本和汉奸葛生元的带领下,天不亮便赶着牲口启程,待走到一处悬崖时,早已累得气喘吁吁。

“快快的!这里的不能停留!”木本见地势险要,怕中了埋伏,便催促着手下加快速度。

谁知木本话音刚落,便是一阵“轰隆”声,扬起的尘土石块劈头盖脸地砸向了他们。

突如其来的爆炸,送一名日军回老家了。木本气急败坏,抽出指挥刀,下令快速前进。

或许是被爆炸吓破了胆,待晌午时分,这队日本兵赶到梁英店处时,说什么也不肯再赶路了,一定要先休息一番才可。

而葛生元焦急不已,此前,他曾经带一支运输队在梁英的店中歇脚,回到据点,却发现有几箱子弹被调了包。他怀疑梁英从中捣鬼,却未抓住把柄。

葛生元本想提醒木本,不要在此逗留,可见众“皇军”均已疲惫,自己的建议恐怕要犯众怒,又考虑到木本生性多疑,因而干脆不说话。

见门外的鱼儿迟迟不上钩,梁英决定拿出“看家饵料”,只见其舀得一点香油,朝锅里一泼,顿时香味四起。这下,饥饿难耐的日军再也忍不住了,纷纷冲进了店内。

日本兵一见桌上摆的油条,伸手便拿来往嘴里送。

“没看见太君来了吗?快再炸些油条!”葛生元扯着公鸭嗓叫道。

“老总,小店没油了,没油了呀。”梁英一脸惊恐地解释道。

一旁的木本看着二人掰扯,听出了“油”这字眼,便抽出指挥刀一指桌下的大油桶。梁英一看,暗自窃喜。

“那是从葛老总商行里进的货,进价高啊。不行不行,要赔本的。”梁英上前就要阻挠日本兵的搜查。

一听是自家商行的货,葛生元来了精神,一边指挥日军往锅里倒油,一边拍着胸脯夸着自家的油顶好。

然而葛生元哪里知道,那油桶中,早被梁英加了桐油。

火大油热,油条很快炸好装盘,摆上了桌。心急的日本兵伸手就要抓,被木本叱责了几句,接着指指梁英,示意她先吃。

梁英知道日军向来如此,心想只吃一点,反应不会太大,便大方地吃了起来。

见平安无事,木本等人便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葛生元最先吃饱,又想起几天前丢失的那几箱子弹,便出门四处溜达起来,希望能发现一些线索。

谁知,几口风往肚中一灌,竟是一阵生疼。葛生元顿觉不好,怀疑是梁英从中捣鬼,应该用桐油害他,便火急火燎跑回了屋。

“太君,这娘们拿桐油哄人,桐油有毒,吃了死啦死啦地!”葛生元连说带比划,木本倒听了个大概,猛地抽出指挥刀架在梁英脖颈上。

梁英一惊,难不成葛生元发现了什么证据?可再转念一想,桐油中毒也有个过程,眼下日军都没有发作,还有回旋余地。

想到这,梁英故意大声喊道,“葛老总,油的价格上涨您直说啊,我给您钱,干啥拿皇军压俺啊!”

“钱?”木本听了一愣,他知道葛生元爱财如命,平日里跳过他们这些小队长直接跟河野合伙经营商行,大赚了一笔。这时一听钱,便气不打一处来。

葛生元一听大惊失色,暗暗叫苦,怎么忘了油是自己商行售卖的这档子事,眼下没有诈出梁英,反倒自己掉进了坑。正当其思索如何应对时,梁英又展开了进攻。

“葛老总,开头您可是说商行的油顶好,现在怎么又说出问题了?要是拿桐油蒙人,皇军们怎么都没事呢?”

一连串的发问弄得葛生元尴尬不已,只愣在原地。一旁的木本见状,更是恼火。猛扇了葛生元一个嘴巴后,下令赶快赶路。

十几个人牵着牲口,顶着烈日继续开始赶路。没走几十分钟,便来到一处河边。口干舌燥的日本兵纷纷拿出水壶,大口灌起了凉水。这下不要紧,一肚子的桐油油条,又喝进不少凉水,不多时便腹痛难忍,上吐下泻起来。

同样呕吐不止的木本,此刻更是怒火中烧,抽出指挥刀骂道:“葛,你的良心大大的坏了!”不等葛生元求饶,一刀便将其结果了。

晕归晕,吐归吐,可弹药务必按时送达,否则上峰难免怪罪。想到这,木本招呼着脸色苍白的日本兵,继续一步一步朝桑树坪挪去。

英勇的民兵哪里还给木本机会?当他们行至一处山崖之时,枪炮声猛然响起。日军就地卧倒,刚一起身,便发现四周围满了人,个个拿着大刀长矛。本想挺起刺刀来个拼杀,然而双腿早已绵软无力,不听使唤。

不多时,这十几个日军便被大牛带着民兵悉数捅杀。众人打扫战场之时,大牛不住地炫耀:“看我梁英姐,办法就是多,绝对的巾帼英雄嘛!”

上一篇:料事如神的刘晔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养了一只小猪

    从小就怕各种宠物 没想到有一天会成为猫奴,当了一个月新手猫奴 发现我怎么拍都是睡觉照,一看到可爱的时候 拿手机时就来不及了,只好收集各种睡觉姿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