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亲王载垣回忆录(一)往事依稀再回首

在避暑山庄的一处房屋内,有几个身着朝服的人围在一起。为首的一个人身高体壮,面容偏瘦,但是眉眼中却能显出主人的魄力。第二个人身宽体胖,但并不臃肿,穿一身团龙补服,头戴官帽。第三个人也是身宽体胖,但比起前两个人来说略显臃肿笨拙。这个人也是一身的团龙补服。其余的几个人高高矮矮不等的围在后面。

为首的这个人说道:“这次回京我们八个人虽然分成两部分,但务必要相互通信。彼此不能断了联系”第二个人补充道:“是啊,大家要小心谨慎,以防不测。”第三个人没什么话了,只能随声附和。

为首的那个人又说道:“郑王爷,怡王爷你们二位护送皇上和两宫太后先走,别的不用担心,一定要注意西宫那位。那个不是善茬子。进京城前一定不能给她向外通信的机会知道了吗?”其中一个人回道:“那是自然,雨亭你自己一个人护送大行皇帝的棺椁也得小心”第三个人不耐烦地说道:“行了,天色不早了,赶紧出发吧,我们先走了。”

字号叫雨亭的那个人,正是大清晚期少有的权臣,至少在热河他是主宰。他就是肃顺,外号肃老六。而和他嘱咐的那个人是他的哥哥郑亲王端华。旁边不耐烦的那个人就是我,我的名字是爱新觉罗。载垣。

我们互相嘱咐了一下之后,鱼贯而出,先去给小皇上和两宫太后问安,然后陪伴他们一起出发。肃顺择负责后续的问题在后面慢行。

我们见过了两宫太后和小皇上,简单地寒暄了几句。东宫的慈安太后为人和善,说话也挺温婉有点母仪天下的味道,她说道;“两位王爷,这一路上就麻烦诸位了。我们孤儿寡母的全由你们照顾了”我赶紧接道:“谢太后恩典,这是我们做臣子的应当做得。您不必客气,咱们准备好了就可以出发了。”西宫那位说话就比较干脆了,说道:“王爷,咱们什么时候走,还得听你们的”说话带着刺。郑王马上回道:“是太后,那咱们这就出发了”

因为我发现,从北京来承德接棺椁的睿亲王仁寿和醇郡王奕譞都不在行列中,我就问旁边一同来的八大臣中的穆荫道:“老穆,我怎么一路来都没看到北京那两个王爷呢,其他人呢”穆荫回道:“回王爷,睿王和醇王他们奉命和肃中堂一起陪同大行皇帝的棺额椁上路,匡源,杜翰他们走的慢还在后面呢,怎么了王爷?”

我感到越发不对劲了,我来我们顾命大臣怎么就被分开了,肃顺被分开是之前说好的,其他人是怎么回事?我赶紧和穆荫,端华一起商量了。景寿去照看两宫太后了。我和端,穆二人说道:“你们务必要小心谨慎,一会进京后别着急回府,先陪他们进宫去”

过了一会大队人马再次出发的时候,似乎看到了一个有点熟悉的身影离开了我们的队伍。我以为是错觉。就没当一回事。

我们各回各家。太后和皇上回大内。第二天一早,我们再次入宫,没有举行大朝会,我们在军机处等了大半天,发现有几个人来到了宫门口。我就发现出了问题,原来我发现了几个不该在宫内的人在宫门口等我们。一个是恭亲王奕盺,旁边是负责留守北京的贾贞,周祖培,文祥等人,他们正拿着旨意候着我们。我赶紧从军机处大步走出来,说道:“你们外臣不奉旨怎么敢擅入内廷。”

为首的恭亲王说道:“我们正是奉旨前来面圣”我诧异问道;“我们还没来呢,哪来的诏书”奕盺沉稳老练地说道:“是吗?可是我还真就有诏书。你想听吗?我这就给你念念圣旨啊,奉两宫太后懿旨:尔等八人擅权乱政,惊扰圣驾,着革爵拿问。钦此”我还抢白道:“你们这诏书不合法,我们没盖印。”

说完才忽然发现旁边莫名多了几个御前侍卫, 只见奕说道;“谕旨在此,谁敢抗旨。来人给我上,拿下他们”话音刚落,几个侍卫上前就来抓住我们。把我们的朝冠都打到地上了。把我和端华等人都推出了隆宗门。我和端华大喊道:“大胆,你们竟敢动我们,我们是先帝封的顾命大臣”没人理睬。我和端华被他们押解到了大内以外的宗人府。端华已经吓傻了,不再说话。我还一路叫嚷着:“你们这么大胆,竟敢违抗先帝旨意。谁给你们的胆子”旁边跟着的人不愿意听,用布包塞住我的嘴。到了宗人府内,把我和端华给推了进去。其余几个人分别关了起来。

我嘴上的布包被拿下来了,我喘匀了气,才说道:“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端华说:“怡王爷,还没明白啊,咱们输了。奕特他们赢了。”我这再想起来,原来奕之前就来过了,这事绝对不是偶然的,在此之前,奕见过不止一次两宫太后,我在大队进京看到的那个身影就是奕。还是大意了。唉,事到如今。已经是阶下囚了。我现在想想还是太小瞧西宫那位了。

过了没两天,肃顺也被押了进来,进来就一直不停地诅咒,还埋怨我们:“让你们注意点,就是不听,早听我的何至于此”

我实在听不过耳了。抢白道;“你别老怪我们,你自己怎么不想想怎么会落得如此境地”端华看我们吵得不可开交,就赶紧说道:“都少说两句吧,事已经如此了。我们想想接下来的日子怎么过吧,你们说我们会死吗?”肃顺冷笑道:“这个场景,八成我们活不了。”端华说;“可我们是铁帽子王啊”我听了说道:“呵呵,铁帽子在某些人眼里不如纸帽子”

过了一天,就有人进来给我们传圣旨,把其他几个大臣赦免了出去。给我,端华和肃顺几项罪名。然后就把肃顺推了出去。我知道我的下场比肃顺好不了多少。可惜了。现在趁死前还有时间,想想以前的事情吧。这一生过得还算是精彩,如果时间能倒退,我倒真希望不参加什么临终受命,至少不跟着肃顺瞎混。这个人实在太跋扈,别说奕他们,有时连我都看不过去。。。。。

我们家第一个封王爵的是老祖宗世宗爷雍正的亲兄弟胤祥,胤祥老祖仙逝后由高祖弘晓袭爵,弘晓王爷去世后,由他的儿子,也就是我的曾祖永琅袭爵。

曾祖去世后,直接由我阿玛承袭了爵位,因为我的祖父绵标早于阿玛袭爵前就去世了。阿玛越级接替了爵位。看着是好几代人过去了,其实到我出生才没多久。只是因为我家的寿命不知道怎么都不太长。我阿玛在我印象里不是很深,因为在我两岁的时候,他老人家也英年早逝了。他留下的爵位由我的大哥载坊承袭。当时大哥才四岁。没想到这个短寿的魔咒还没去掉。

还不到两年时间,大哥也夭折了。结果这个爵位就空了出来。虽然我的兄弟不少,但是大都比我更小。我排老二,我们兄弟没有嫡出的。我两岁自然无法袭爵。所以,朝廷没有马上选出初应该谁来袭爵。这样一下子就空出来7年多时间,到我10岁的时候。朝廷才下旨让我袭了怡亲王爵位。但是袭爵只是个摆设。我现在还是太小,所以王府的大小事宜还都是由朝廷派来的长史和以及其他家长管理。

我如果就这么无忧无虑的长大,做个闲散王爷也很好,为什么要让我掺和进这趟浑水呢?

(未完待续)

上一篇:轰动全国的富婆再嫁案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