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清朝皇族后裔霸占国家土地,仗着姓氏高贵法庭上痛骂法官

2013年6月,一纸诉讼将一起土地争端引上了热搜,整个案件的审理过程中,居然有人仗着曾经高贵的姓氏,霸占国家的土地做为自己家皇族后裔的祖坟,更是在法庭上当庭大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又是谁给了他们这样的勇气呢?

在北京朝阳区东坝乡的一个村子就有一块清朝皇族后裔的陵墓,在大家的想象中,皇族的陵墓必定是风水宝地,建设也是规模庞大,气势宏伟。这个从古代很多帝王的的陵墓规模就可以看的出来,例如秦始皇陵、唐太宗的昭陵、明朝明十三陵、清朝清东陵等等。

那近代最后一个封建王朝清朝皇室宗亲的陵墓,即使在规模和气势上没有皇帝的陵墓那么庞大,但至少要比普通家庭的祖坟要豪华很多。这些应该都是普通人正常的思维,但是东坝乡的这块清朝皇族后裔的陵园,却彻底的颠覆了大家的想法了。

首先我们来到村子,在外面是看不到哪里有任何陵墓的迹象的,跟随着对村子里路况很熟悉的村民,我们穿过一排排低矮的自建房,走了一段路后来到一块几平方的空地上。映入眼帘的是这些自建房租户们晾晒的床单、被罩、衣物等物品。

正在我们疑惑之际,村民掀开挡住视线的床单后,我们才看到两块墓碑,甚至还有刚刚晾晒上去的衣物在往墓碑上滴水。墓碑旁边也是堆满了杂物和垃圾,难道这就是我们今天要找的是清朝皇族后裔的陵墓吗,但是这里被破坏成这样,哪会有皇族后裔的陵墓会被一堆杂物挡住,被床单、被罩盖住的墓碑,像个垃圾堆一样的。

村民告诉我们这就是我们今天要找的清朝皇族后裔的陵墓,我们仔细看看两块已经被杂物弄的很脏的墓碑上刻的字,原来这两块墓碑上分别刻着:大清六皇子塔拜后裔之墓和慈父爱新觉罗義瀛之墓。

两块墓碑上也都分别刻着立碑人的小字,从墓碑上刻的字来看,这两处还真是清朝皇族的后裔,一块是六皇子后裔,一块是姓爱新觉罗的墓碑,大家都知道爱新觉罗是清朝皇帝的姓,那这两处就是妥妥的皇族后裔啊。

这可颠覆了我们的想象了,这清朝虽然被推翻很多年了,早就不复存在了,但是作为近代最后一个封建王朝。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再怎么落魄,也不至于让后裔的陵墓身处在一间间低矮、杂乱的自建房围住,更何况陵墓的周围还有很多杂物,像垃圾场一样的。看到这里我们不禁要问了,那陵墓里埋葬的是谁呢?

对于两块墓碑上刻的名字大家可能不是很熟悉,那我们先来说说这个爱新觉罗義瀛是何许人也。从我们查到的资料来看,爱新觉罗義瀛的父亲叫爱新觉罗海观。

据史料记载,爱新觉罗海观是清朝太祖皇帝努尔哈赤第十六世孙,在清光绪年间曾担任过左都御史,妥妥的一品重臣。而爱新觉罗海观的夫人赫舍里氏,也就是爱新觉罗義瀛的母亲,她是清乾隆皇帝的侄孙女。

他们俩以及他们俩的后代,一共十多位,全都葬在这里。而另外的大清六皇子塔拜,是谁呢,他是清朝太祖皇帝努尔哈赤的第六个儿子,陵墓里埋葬的就是他的后代子孙。

从我们查到的资料来看,他们都是清朝皇族直系的宗室,虽然没有皇帝,但是都是当时朝廷的重臣之后。这两块皇族后裔的陵墓为什么又会被破坏成这个样子呢?而这到底又是谁干的的呢?

法院一件正在审理的案子,为什么会有人当庭破口大骂

原来这件案子就跟我们今天要说的这个事有关,正在破口大骂的人就是爱新觉罗的后裔,今年66岁的爱新觉罗恒焱,那为什么她要在法庭上破口大骂,骂的又是谁呢?我们接着往下看。

2013年6月份,爱新觉罗后裔共四人向法院提起诉讼,并且委托恒焱全权处理诉讼事宜。根据恒焱的诉说,我们大致了解法院诉讼的原因和事情大致的情况。原来东坝乡这块自建房就是她家族祖坟的所在地,她的爷爷也就是前面说到的爱新觉罗海观,于1919年买下来的,做为自己家族的祖坟场所使用。

她向我们出示了一份房产证明,证明上写的时间是1951年4月22日,并且还有时任北京市市长彭真的签名,盖有北京市市政府的印章。面积是2亩,以耕地的名义登记在爱新觉罗海观第四子-爱新觉罗義瀛的名下,而在这之后这块地一直都是爱新觉罗家族在使用。

那为什么会弄成现在这个样子呢,原来恒焱等人在1999年初来扫墓的时候发现自家的祖坟上被人建了房子还有猪圈和牛圈,这可把他们气的不轻。自家的祖坟上怎么会有猪圈和牛圈呢,并且从恒焱提供的照片来看,当时爱新觉罗義瀛的棺椁还被人挖了出来放在了墓碑旁边。这让爱新觉罗義瀛的后裔们如何受得了,几人立马赶到村委会了解情况。

原来建房的人是东坝乡三岔河村本村村民叫陈全林,那陈全林为什么要在别人的祖坟上建房子、猪圈呢?原来是陈全林因为家庭贫苦,所以1998年向村委会承包了这块土地,并获批了宅基地,每年交一千块钱给村里作为承包费。

恒焱等人在了解情况之后,也没有过多的追究,还和陈全林达成了一项协议。协议里是这么写的,第一双方约定每年由爱新觉罗家族支付一千元给陈全林,再由陈全林代交给三岔河村委会;第二爱新觉罗家族一次性补偿陈全林三万元,用于拆除陈全林建的房子和猪圈、牛圈的补偿,让其改建在墓地的西北角;第三每年支付陈全林2000元,用于陈全林每年帮忙照看墓地的费用。

这样看来双方还是达成了一致,既解决了祖坟上自建房的问题,还有人帮忙照看墓地了,对陈全林来说也是一样,在90年代拿到三万块可不是一个小数字。在普通人一个月工资只有一两百块的时候,能,能出现一个万元户都是很轰动的,而且每年都还有2000元的进项,可谓是双方皆大欢喜。

在这之后每年两次的扫墓,恒焱都看到自己祖坟被陈全林保护的很好,卫生打扫的也很干净。而陈全林在每次恒焱他们来扫墓的时候都会热情的招待,当然是要热情的招待了,这些人可谓是自己的衣食父母了。这让恒焱等人也放心了,自己不需要花时间来时时照看祖坟了。

但是到了2005年开始,她们再去扫墓的时候,就发现陈全林又开始在建房子了。她们每次去跟陈全林交涉,陈全林都是满嘴答应以后不建房了,但是她们下次再去的时候,陈全林还是没有停止建房的脚步,反而将房子是越建越多。从四周开始建,慢慢的往中间靠拢,而正中间就是爱新觉罗后裔的祖坟。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能一开始看到一片杂乱,墓碑被床单被罩挡住的景象了。

那到底建了多少房子呢,因为房子没有任何的规划,我们数了好长时间也没有数清楚。最后还是跟陈全林的接触过程中才知道,一共有一百多间房子,都是出租给外来北京务工的人。租金很便宜,但是房子多,每个月也有两万多元的租金。

这大概就是为什么陈全林不再给爱新觉罗后裔看管墓地,而是一直要建房子的原因了吧。毕竟爱新觉罗后裔一年才给两千元的看管费,而建房子租出去每个月就有两万多的收入。

在数次沟通无果后,爱新觉罗后裔恒焱等人将陈全林起诉到法院,要求法院判决陈全林拆除所有违建房屋,但是一审法院驳回了恒焱等人的全部诉求。那为什么法院会驳回恒焱等人的全部诉求呢?

原来早在1952年土地改革之后,土地就是国家的不属于私人所有了。而且根据国家颁布的殡葬改革条例的相关规定坟墓除有国家保护价值的墓地外,其他的都要迁走或者深埋,不许留坟头。同时还规定了任何单位和个人未经批准,不得自行建造墓地等殡葬设施,禁止建立和恢复宗族墓地。所以法院驳回了恒焱等人的诉讼请求。

在法院驳回恒焱等人的诉讼请求后,恒焱当庭大骂陈全林不遵守合同,不尊重他人,是一个没有道德的人。想来也是,国家的规定的确是存在,恒焱等人的祖坟也是早就存在的。但是陈权利建房子是在国家法律法规颁布之前,他在别人的祖坟上面以盈利为目的的建房子本身就是不道德的,这一点我相信应该能得到大家的共识。

皇族后裔也好,普通家庭也罢,祖坟是一个寄托祖辈哀思的地方,是后辈心灵得以寄托的地方。任何人都忍受不了自己祖坟被人破坏,这与是否是皇族后裔无关。退庭后,我们与恒焱等人交流,恒焱表示他们会继续上诉,首先要追究祖坟被破坏的补偿,同时对陈全林建房的合法性表示异议。

坟头建房是否合法

我们咨询了律师得知,正常情况下,土地的所有权被收回国有之后,应该重新确认使用权,但是在恒焱祖坟这块的问题上,这么多年过去了,却一直都没有开展这个工作。那陈全林在这块土地上建房是否合法呢?

前文我们提到了1998年,因为家庭贫困,陈全林向村委会申请,以每年一千块钱的租金向村委会租用这块地。那当时他租用的土地是多大呢?根据陈全林在法院提交的证据我们可以看到,三岔河村分别于1998年审批了169平方米、在2002年审批了43.45平方米,合计212.45平方米给陈全林用于建房,但是在这块地的现场我们看到的现有自建房规模至少有2500多平方米了。

而且从陈全林与村委会签订的协议我们可以看出,陈全林与村委会双方约定了,陈全林所租用的土地不得建房,只能搞养殖种花草。显然,陈全林并没有遵守协议的约定,养殖我们是没看到,花花草草也看不到,能看到的只是建成好一排排的房子、杂乱的环境。所以从以上我们可以大致分析得出,陈全林的这些自建房属于违建,至少大部分是违建。

是保护祖坟寄托哀思还是得知拆迁见利牟利?

在与陈全林沟通的过程中,陈全林向我们爆了一个猛料。原来早在四五年前,就有消息传出,三岔河村要拆迁了。而爱新觉罗的这些后裔,他们并不是本村的人。在得到要拆迁的消息之后,恒焱等人就找到了村委会,要求村委会给她们批一块宅基地,他们要建房子。对于不是本村村民提出这样的要求,村委会肯定是明确拒绝的,即使你有祖坟在本村也不行。

然后恒焱等人就找到了在自家祖坟上建房子的陈全林,抓住陈全林在她们家祖坟上建房子这一点要求陈全林对她们进行赔偿。要求也很简单,考虑到陈全林是一个农民,没什么钱,也不要求陈全林把祖坟恢复成原来的模样,但是要求陈全林把租房东北的几十间房子赔偿给她们。

陈全林说这就是为什么那么多年过去了,她们不过来主张祖坟土地的问题,但是在得知要拆迁了,去村委会要宅基地、与自己沟通无果后向法院起诉自己的原因了。她们是想要地,好在拆迁之后能拿到一笔不菲的赔偿款。陈全林告诉我们,恒焱等人就是仗着自己高贵的姓氏,企图欺压普通的老百姓,从而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秘密。但是现在早就不是清朝的天下了,他们的阴谋早已被自己识破,自己也不怕这些所谓皇族后裔、高贵姓氏的人。

清酒红人面,财帛动人心

这些皇族后裔真的是借着祖坟去牟利吗?我想是有这个可能的,毕竟在当时北京的拆迁赔偿款还是很丰厚的,而且是几十间房子的拆迁补偿。很多人为了钱什么都干得出来,何况是借着保护祖坟的名头的而已。

但是可以明确的一点就是,早在1999年恒焱在发现自己祖坟被陈全林建了房屋和猪圈之后就与陈全林沟通,并且达成了一致补偿了陈全林三万块钱,每年还有两千块钱的看管墓地的费用。那时是没有当地要拆迁了这一说法的,但恒焱那时就已经在做保护皇族后裔祖坟的事情了。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恒焱等人并不是为了拆迁款才将陈全林上诉到法庭的,之前在听到拆迁消息之前,她们的初衷还是保护好皇族后裔这块祖坟的。

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为了牟利在被人的祖坟上建房是极不道德的行为。而同样是为了牟利,利用自己的祖坟同样是不光彩的。对于这样一件因为年代久远、里面有很多历史遗留问题、情况错综复杂的纠纷想解决起来肯定是非常困难的,最后的结果肯定还是希望双方能够坐下来心平气和的聊聊,各自都为能够达成一致去努力。

上一篇:为何盗墓贼看到墓旁有柳树,便不去光顾?盗墓界有一不成文的行规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