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魏元愉之乱:宣武帝的猜忌,高肇的掌权所引起的宗室叛乱

自天监六年北魏与南梁钟离之战后,北魏朝局除了高肇权势的加强外,另外一个引人注目的事件就是元愉被赶出了朝廷。

元愉是宣武帝元恪的次弟,原来担任中书监,钟离之战后的八月,他被调任冀州刺史。至于为什么宣武帝突然将元愉调出朝廷,原因大致有以下几点∶1.宣武帝对诸弟心有猜忌。2.宣武帝与元愉之间的关系并不和睦。3.元愉喜欢舞文弄墨,从全国召来很多文士,又信奉佛教,因此,经常入不敷出。宣武帝将他召入宫中,下令把他打了五十大棒,赶出了朝廷。

过去元愉就一直心怀不满,他的弟弟清河王元怿已经是尚书仆射了,而自己虽然是中书监,实际权力却没有弟弟大,这让他又愧又恨,况且,自己心爱的小妾李氏长期被于皇后关在宫中,自己封国的官员又在前年被宣武帝下诏彻查,诛杀了三十多人,没有被杀的也都削职为民。高肇多次陷害元愉兄弟,这也让元愉非常恼火,八月十二日,等到元愉来到信都之后,即诛杀了长史羊灵引、司马李遵,对外谎称得到了清河王元怿的密信,称∶"高肇已将皇帝暗杀了。"于是,元愉在信都南郊筑坛,即皇帝位,大赦,改元建平,立李氏为皇后,显然,元愉反叛的目的就是与宣武帝争夺皇位。冀州法曹参军崔伯骥不从,元愉又将他杀害了。北魏北方各州镇都担心中央一定出了乱子,定州刺史安乐王元诠将实际情况一一向各州镇予以说明,人心这才安定了下来。

八月十四日,宣武帝下诏命令尚书李平为都督北讨诸军事、行冀州事,率军前去讨伐元愉。李平是扬州刺史李崇的堂弟。八月十六日,宣武帝下诏改元为永平,因此,正始五年又被称为永平元年。

在元愉被任命为冀州刺史时,太师元勰曾请求宣武帝任命自己的舅舅潘僧固担任元愉下属的乐陵太守、元愉谋反后,潘僧固参与了元愉的叛乱,这不能不让宣武帝和高肇怀疑元勰与元愉叛乱有着某种联系。高贵嫔被晋升为皇后时,元勰曾坚决表示反对,这让高肇一直怀恨在心,必欲将元勰置之死地而后快,如今,元愉叛乱让高肇感到除去元勰的机会来了。他诬陷元勰与元愉同谋,里通外国,阴谋招引梁军推翻政权。高肇开始是让元晖向宣武帝揭发,但元晖不从。高肇只好又授意左卫将军元珍揭发。元珍为宗室疏属,"曲事高肇",是高肇的亲信,并为宣武帝所信任。

元珍的揭发让宣武帝疑虑重重。从宣武帝即位之初强大的宗室诸王,到咸阳王元禧之变,到废杀元详,再到今天的元愉叛乱,这让宣武帝对宗室更加猜忌,作为宗室翘楚的元勰自然不可能得到宣武帝的真正信任,而且,元勰让自己的舅舅潘僧固担任元愉的下属,且潘僧固又参与了元愉的叛乱,这都不能不让宣武帝对元勰产生强烈的怀疑。他召见元晖询问、元晖坚称元勰不可能参与元愉的叛乱,满腹狐疑的宣武帝又询问高肇,高肇对此早有准备,他将元勰的彭城国郎中令魏偃、前防阁高祖珍二人拉出来做证。这两个人都是势利小人,他们希望能够

得到高肇的提拔、就主动站出来证明元勰的确与元愉有联系。魏偃、高祖珍都是元勰的家人,不容宣武帝不相信两人的证词,于是,他决定对元勰痛下杀手。九月十八日,宣武帝设宴邀请彭城王元勰、高阳王元雍、广阳王元嘉、清河王元怿、广平王元怀、高肇等人入宫饮宴。当天,元勰的妃子李氏刚刚生下孩子,元勰一再推辞,但皇宫来的使者接二连三前来催促,元勰感到不同寻常,心里非常不安,不得已,只好与李氏告别,登车赶往皇宫。进入东掖门后,经过一座小桥的时候,无论怎么鞭打,驾车的牛却也不愿往前走了,过了很久,从宫内又出来一名使者,责备元勰迟到了,并下令将牛换下,用人力拉着车子入宫。

宴会一直持续到深夜,众人都喝得酩酊大醉,各自被安排到宫内的房间里休息。不一会儿,元珍就率领一群武士携带一瓶毒酒,来到了元勰下榻的房间。元勰说∶"我忠于朝廷,犯了什么罪要杀我?请求能让我与皇上再见一面,死而无憾!"元珍回答∶"你岂能再见到皇上!大王只用喝下这杯酒。"元勰说∶"皇上圣明,不会无缘无故地杀我,请求与那些诬告陷害我的人当面对质。"元珍见元勰不肯就范,就命武士用刀柄狠狠地打了元勰两下。元勰大呼道∶"苍天啊!我元勰忠心耿耿,却被人冤杀。"武士们又用刀柄猛击元鳃,元勰这才喝下了那杯毒酒。元勰喝下毒酒后,武士们又乱刀将其杀死。

第二天黎明,宣武帝命人用被褥将元勰的尸体包裹起来,用车子载着尸体从皇宫的边门送回王府,声称元勰酒醉而死。元勰的妃子是前司空李冲的女儿,她大哭着说∶"高肇丧尽天良,令大王含冤而死,天道有灵,你高肇也不得好死!"

元勰死时年仅三十六岁。元勰口碑很好,无罪被杀,百姓们都哭着说∶ "高肇枉杀贤王!"宣武帝在东堂举行追悼会,追赠元勰为假黄钺、使持节、都督中外诸军事、司徒公、侍中、太师,谥号为武宣王。元勰的第三子元子攸就是北魏第九任皇帝孝庄帝,孝庄帝即位后,追谥元勰为文穆皇帝,称肃祖。

京兆王元愉派人前去劝说平原太守房亮,房亮斩杀了使者。元愉派遣部将张灵和率军进攻平原,被房亮击败。李平的讨逆大军抵达经县,各路人马全部到齐。九月一日,元愉率军在城南的草桥(河北省冀州市境)与李平所部交战,元愉军集中兵力进攻济州军队的大营,拔去木栅,填埋壕沟,仅有数尺就填平了壕沟。讨逆军各路人马纷纷前来救援,但均被击退,诸将都不愿再进。李平亲自到各部中间说服,并答应事成之后将重赏将士们,于是,各部这才继续朝元愉军发起猛攻,遂大破元愉军,激战中,元愉从马上掉了下来,身旁一人下马将自己的坐骑交给元愉,元愉仓皇逃回城内,李平率部乘胜一直追到信都城下,杀伤了数万叛军,并将信都团团围住。

九月十二日,安乐王元诠又在城北将元愉军击败。元愉无法守住信都、九月二十三日,他纵火焚烧了信都城门,带着妻子李氏和四个儿子及一百多名骑兵弃城突围。李平率部进入信都城内,斩杀了元愉任命的冀州牧韦超、右卫将军睦雅、尚书射刘子直、吏部尚书崔肿等人,派遣统军叔孙头率部追击元愉一行。叔孙头很快就在距离信都八十里的地方抓获了元愉等人,李平将他们关押在信都、然后向宣武帝请示该如何处置。北魏群臣都建议诛杀元愉,但宣武帝不愿背负杀弟之名,下令将其用铁锁锁住,押送洛阳,将要用家法教训教训他。

元愉被送至野王(河南省沁阳市)时,高肇暗中命人将其杀害了。元愉的四个儿子被送到洛阳后,宣武帝下令赦免了他们。《魏书·元愉传》记载,元愉在押送途中,饮食自若,毫无惧色,到野王时,他对人说∶"虽然皇上慈爱,不忍杀我,但我又有什么脸面再见皇上!"遂气绝而死,时年二十一岁。显然,《魏书》的说法难以令人信服。《资治通鉴》称元愉是被高肇派人暗害的,但即使如此,高肇此举肯定是得到了宣武帝同意的。

宣武帝打算以剖腹酷刑处死李氏,中书令崔光劝谏说∶"李氏怀有身孕,如对她施行剖腹取胎,这是夏桀、商纣曾干过的勾当,残暴异常。请求等她生下孩子后,再行斩首。"宣武帝同意了。李平在信都逮捕了一千多名元愉的余党,将要全部杀死他们。录事参军高颢劝说道∶"这些人都是胁从犯,过去都已经答应赦免他们了,应该向朝廷请示该如何处理。"李平同意了,这些人遂都被免死。高颢是高祐的孙子。高肇的儿子高植担任济州刺史,在讨伐元愉之战中有战功,当被封赏,高植却拒绝接受,他说:"我们高家受到朝廷厚恩,为国家出力,这很正常,岂能接受赏赐!"

平定元愉之乱后,主帅李平被加封为散骑常侍。高肇和中尉王显素来讨厌李平,王显就弹劾李平在冀州时隐瞒、截留俘虏人数,高肇上书要求将李平免官。定州刺史元诠因功被晋升为侍中,不久又升为尚书左仆射。

上一篇:为何诸葛亮死后二十年,姜维才开始北伐?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