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5年授衔,此人当众扯下肩章不戴,下葬时也不穿军装!

1955年,解放军组织了第一次授衔仪式,这次授衔也是新中国成立后规模最大的一次授衔,称为“大授衔”。此次授衔诞生了著名的“十大元帅”、“十大将军”等。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大授衔时,有一个人因为“历史问题”被暂授少将,他也是1614名开国将帅中,唯一一位被“暂授”军衔的将军。他就是“乞丐将军”——段苏权。

因为授衔时,不满暂授“少将”军衔,段苏权当众扯下肩章,直至下葬也只穿了中山装。这位将军有什么样的故事让他如此委屈呢?

乞丐将军——段苏权

段苏权逝世时,有人在悼念他的灵堂上说了这样一段话:“长征路上,我们己经为段苏权同志举行过一次追悼会,可他没有死,拖着打碎了的脚,一路乞讨又爬回部队,他那时就是独立师的政委了。唉,他这辈子,受过不少委屈”。

说一段话的人,是时年91岁的任弼时的夫人陈踪瑛。

为什么说在长征路上已经举行过一次追悼会了呢?这得从1933年说起,当时,在贵州的红军因为形势需要,决定从贵州到湘西进行根据地的转移,为了保障主力军的安全转移,指挥部决定命令独立师留在黔东地区进行游击战争。

同时负责吸引敌人追兵的注意力,掩护主力部队向东转移。掩护主力转移的艰巨任务由当时的段苏权所在的师负责,师长王光泽、政委段苏接到任务,毫无怨言,并坚定的向指挥部保证,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坚决完成任务。

掩护转移过程中,他们遭遇了严重的袭击,段苏权当时虽然是政委,已身经百战,但其实他也仅仅只有十八岁而已,但是对于这种枪林弹雨,刺刀见红的场面却早就习以为常了。

在一次战斗中,段苏权的右脚脚踝被敌军子弹击中,身负重伤,无法站立行走。他的伤势没有得到及时治疗,脚踝部位流血不止,无法正常前进,非常拖延队伍行程。

为了不拖延队伍行程,段苏权请求师长让自己留下来,让部队先走,不要管他。王光泽出于无奈,最终选择了一个村子,想把段苏权先暂时留在这里养伤,并且让两个战士护送段苏权。

请求村人照顾他,但是当时的村民受到军阀和劣绅的威胁,谁敢收留红军就要被杀头,同时村里其他的人也要受到牵连。

两名战士无奈,苦苦哀求,村里一位叫李木富好心人可怜段苏权,终于答应替红军照顾他。两名战士千恩万谢,他们给李木富留下一笔钱之后,就告别了已经昏迷的段苏权,急急忙忙追赶队伍去了。

李木富夫妻收留了段苏权以后,也不敢把他放在家里,只得找一个隐蔽的山洞,按时送些吃的和药物,清理他的伤口,在段苏权养伤期间,他的独立师已经全军覆没。

也正是此时,红军以为这支队伍全军覆没,于是为他们举行了追悼会。他们不曾想到,段苏权居然还坚强的活着。

不久,昏迷得奄奄一息的段苏权还是被敌人发现,他们不但抢走了他身上的财物,还想打死他。李木富请求敌人放过他,说他已经要死了,就当为自己积德,敌人看到段苏权气若游丝,也觉得他成不了气候了,于是就放过了他,段苏权因此逃过一劫。

当时,李木富夫妇也以为段苏权撑不下去了,没想到,过了几天段苏权居然爬回他们家要吃的,这位革命军人的生命是多么顽强啊,李木富夫妇又惊讶又惊喜,他们细心照料段苏权,段苏权终于得到了稍稍的修养,伤势稍微好转后,为了不拖累二人,也为了寻找部队的足迹,段苏权告别夫妻二人,一个人沿途乞讨,踏上了寻找队伍的征程。

在此期间段苏权遇到过好心人的帮助,也遇到过劫匪,抢劫了他乞讨积累的路费,他又沿路乞讨,最后碰到了一位叫做刘维初的老乡,在老乡的帮助下,段苏权得以重返家乡,而回家时,他也不过才19岁而已。

回到家后,段苏权因为红军身份受到地方势力监视,他只好默默养伤,积蓄力量。别人看他乞讨回家,如此凄惨,也就觉得他在红军队伍中不是重要角色,渐渐对他放松了警惕,期间段苏权在父母的安排下与同村的女子谭秋英成婚。

直到1937年,段苏权遇到了当时也参加过红军的老乡,还知道了任弼时所在的部队,他当即萌生了归队的强烈想法,在老乡和父母妻子的支持下,他毅然决然踏上了寻找队伍的路程,带的路费用光了,段苏就靠着一路乞讨前进,心中坚定寻找队伍的信念,是他唯一坚持下去的念头。

将军归队

1937年9月,时任八路军政治部主任的任弼时正在八路军太原办事处紧张的处理公务,突然勤务兵进来报告说有一个乞丐指名道姓要找他。任弼时问他那人叫什么名字。

年轻的勤务兵告诉任弼时,那人说是任弼时的老部下,这次是从湖南一路要饭过来的,他说他的名字叫段苏权。

听到这个名字,任弼时猛地抬起头吃惊地望着勤务兵,随后突然站起身来抓住勤务兵的肩膀确认了一遍,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任弼时直接冲出了办公室,来到大门口,他看到有一个又黑又瘦、衣衫褴褛的乞丐正蹲在大门旁边的台阶上朝里面张望。

那个乞丐一看任弼时出来,立刻像他敬礼报告,任弼时听到熟悉的声音,立刻认出了眼前这个蓬头垢面的乞丐,正是当年负责掩护红军主力撤退的独立师政委段苏权。两人随即抱在一起,失声痛哭!

就这样,段苏权历经千辛万苦,靠着一路乞讨,蛰伏,终于回到了大部队,当时的红军也已经改名为八路军,世事变迁,一切已经天翻地覆,而段苏权的初心,却从未变过。

所以才有了1955年大授衔时,他扯下肩章的一幕,段苏权受尽万难,也从没有放弃过心中的信念,一直相信着共产党和红军队伍。所以在授衔时因为历史问题,可能这位少将心中苦楚无处诉说,更觉委屈,才会不接受这个授衔。直到他死后,也没有穿军装下葬。

小结:

也许,革命中的人受到各种各种的委屈都能接受,但是不能接受党对自己的“历史问题”不确定,就像小孩子在外面收了委屈,回到家里得不到父母的安慰一样。不论如何,我们对这些为革命事业作出奉献的人,也永远心怀感恩与敬佩之心。

上一篇:原本是杂牌的一个整编师,却令我军几度吃亏,发展成敌头号主力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有关狮子会

    最近疫情又开始升温了,却爆出狮子会聚餐确诊,难道狮子会的人都没有危机意识吗?只要疫情爆发就跟狮子会有关。(真的很傻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