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1年黄镇归国后,坦承是《西行漫画》作者:我画的是董振堂将军

前言

图|《西行漫画》封面,董振堂将军画像

1958年12月,一次偶然的机会。有人在一家北京图书馆中,找到了一本署名为萧华的《西行漫画》。

当时人们发现,这本漫画出版的时间是1938年,直觉告诉他们,这本反映长征时期的漫画,是一件了不起的文物,于是这位读者直接向人民美术出版社做了建议,请求再版这本漫画。

人民美术出版社后来在上海厂甸一家书摊上,找到了另外一本《西行漫记》

哪知找到萧华将军后,将军直接告诉来人:

萧华写序时,仔细看了《西行漫画》的内容,尤其是封面上还有一位红军指挥员垮枪持杖,迎立于风雨之中,萧华感觉有些像红五军团军团长董振堂。

因此在写序时写了这样一段话:

图|萧华将军

“我的一切包括生命都要献给党”

如今我们能看到的董振堂将军的形象,其中一张是他在西北军时所拍下的。

据董振堂将军的儿子董用威回忆:

“父亲生前仅留下一张照片,是他在西北军的时候拍摄的。抗日战争期间,老家被日军占领,全家逃难到安徽。临走前,堂兄把这张照片藏在墙缝里。日军听说我家是八路军军属,要点火烧房。后来房子虽然没被烧毁,但藏在墙缝里的这张照片还是被烧掉了一个角,从全身像变成了半身像。”

而另外一张,就是黄镇将军留下的画像。

1895年12月21日,董振堂出生于河北邢台新河县一户贫穷的农民家庭。家中有兄弟三人。

由于家里贫穷,董振堂的父亲无力供养三个孩子上学,因此只能让老大董升堂去读书,而老二、老三只能留在家里务农。

由于时局艰难,老百姓难有生活空间,董振堂十几岁时,就曾亲眼目睹地方上鱼肉百姓,不仅如此,董振堂的家也遭到掠夺,董振堂的父亲与人争执之下,被连刺九刀。

董振堂认为,要想改变这样的命运,唯有继续读书,在他苦苦哀求之下,董振堂这才获得了读书的机会。

1914年,19岁时董振堂高小毕业,1917年考入清河陆军预备学校。1921年10月考入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九期。

需要指出的是,在那个年月,考入保定军校,可以说是不太容易的一件事。

在历史上,保定军校从创办到1923年8月停办,共培养1.1万余军事领导人才,其中涌现出了超过1500余将官,这些人都成为那个年代最声名显赫的人物。

图|董振堂将军

1923年夏,董振堂军校毕业后,即参加了冯玉祥的西北军,并在西北军陆军十一师任见习参谋官。

当时军中混日子的人不在少数,唯独董振堂不一般,他认为师部的生活太安逸,主动要求到基层部队去,冯玉祥当时对基层部队要求十分严格,明令下级军官必须学会三套器械操。董振堂从未叫苦,坚持与士兵同甘共苦。

董振堂的出色表现,也引起了冯玉祥的注意,因此破格提拔其为炮兵连连长。

其后短短5年时间,董振堂便从基层连队军官,升任师长。

对于董振堂的儿子董用威而言,他对父亲的印象,大多数都是停留在这一时期。

在董用威记忆里,差不多是在1928年、1929年时,父亲董振堂曾把他们一家都接到洛阳团聚。

当时董振堂正任13师师长兼洛阳警备司令,家里人都觉得,董振堂是当了大官,但事实上到了以后才知道,董振堂的生活一样是很清贫。

时隔多年后董用威回忆起那段经历时说:

“父亲生活非常简朴,吃饭时最多两菜一汤。我们到了以后,吃饭的人多了,也不过加一个菜、一个汤。有时勤务员多给他要了菜和汤,父亲就让退回去。父亲给我母亲买了一件棉袍、一件小棉袄和一条棉裤,都是布的。那些穿绫罗绸缎的地方官太太见了,觉得“官太太”也太寒酸了,父亲却不以为意。”

图|冯玉祥将军

一家人只在洛阳呆了半个月就又回到老家,临走时董振堂给了妻子贾明玉买了一件毛衣、一个枕头,还给了10元钱让妻子给家里三个孩子做衣服,并嘱咐说:

“你不要惦记我一个人在外面,我这一辈子,不会吸烟、喝酒,更不会逛窑子。即使我阔了起来,也不会寻小老婆。”

1930年中原大战,冯玉祥战败,所部被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26路军,董振堂任第25师73旅旅长。

那时的董用威还不会想到,这次见面竟然会成为自己与父亲的最后一面。

董振堂在部队中,已经受到中国共产党革命思想的熏陶。

1931年12月14日,在季振同、赵博生的率领下,国民革命军第26路军1.7万人在宁都起义,董振堂也参加起义,并加入红军中。

起义部队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五军团,隶属于红一方面军下辖,董振堂任红五军团副总指挥兼13军军长。

季振同、赵博生相继牺牲后,董振堂就担任红五军团军团长。

尽管董振堂原来是一个国民党军的高级将领,但他时时刻刻都以一名共产党员的标准来要求自己。

1932年2月,13军政委何长工介绍董振堂加入中国共产党,当天他就把自己全部积蓄3000元大洋全部交了当党费。

图|季振同

毛主席得知此事后,劝说董振堂留下一点,但董振堂却说:

“我现在是红军战士,又加入了党,我的一切包括生命都要献给党,还留钱干什么呢?请党收下我这一片心吧!”

1934年10月,董振堂率部参加长征。

当时红一方面军共8.6万人,其中红一、红三军团为左右两翼,红五军团为后卫,为了掩护中央纵队过湘江,红五军团凭借劣势兵力,硬生生的顶住了国民党军的进攻。

战斗最激烈时,董振堂亲自赴前线指挥,红五军团整个人为全局的胜利付出巨大牺牲。

经过湘江一战,红五军团下辖红34师全军覆没,师长陈树湘重伤被俘后,绞断自己肠子壮烈牺牲,师政委程翠林、政治部主任蔡中在战斗中壮烈牺牲。

出发前,红五军团下辖两个师一万余人,至战斗结束后,仅剩不足5000人。

图|赵博生

1935年5月金沙江阻击战中,为掩护大部队过江,红五军团凭借不足5000人之数的部队,挡住了一万多名敌人,连续九天九夜激战,坚持着没有后退一步,董振堂为此下达了严令:

“就是只剩一个人也要守住阵地,没有命令绝不撤离,保证主力安全过江。”

“我们革命打仗,不就是为了孩子的未来吗?”

尽管在长征前,中央纵队已经下达严令,无论干部职务高低,一律不准带孩子。

可在长征时,有不少的已婚妇女均是刚刚怀孕,随着十月怀胎,瓜熟蒂落,有些情况实在非预料所能及。

1935年1月,红军撤出遵义后,西渡赤水河。

毛主席的妻子贺子珍与邓发的妻子陈慧清都是在渡赤水河时临盆的。

尽管长征到云南时,邓发曾有意想让妻子陈慧清留在当地,可陈慧清考虑后,还是坚持跟着队伍走,毕竟当地人生地不熟,没有群众基础,语言也不通,留下来只能等死。

结果就在渡河时,陈慧清临盆。

当时面临的情况是,红军的背后有大量的优势敌军正在围追堵截,为了争取时间,让陈慧清生下孩子,董必武命令担任后卫的红五军团董振堂部不惜一切代价挡住敌人。

图|董振堂之子董用威晚年与父亲雕像合影

董振堂得到命令后,立即抽调了一个团的兵力,硬生生拖住敌人两个小时,为陈慧清生育争取了宝贵的时间。

当时就有指挥员很不理解:

“为了一个婴儿,牺牲如此之多的战士,值得吗?”

董振堂的回答是:“值得。”

“我们革命打仗,不就是为了孩子的未来吗?”

整个长征期间,红五军团担任后卫,掩护大部队前进,吃了难以想象的苦,有些时候前面的部队路过把粮食都搜集采光了,红五军团搜集不到足够的食物,战士们只能饿着肚子打仗。

也正因为在最艰苦的作战部队,政治宣传工作也就显得格外重要。

黄镇将军当时任红五军团政治部宣传科科长。

原来在西北军时,黄镇将军任中尉参谋,跟着宁都起义部队加入了红军后,任红五军团政治部宣传科科长。

黄镇在长征一开始,出于政治宣传工作的重要性,调任军委政治部宣传科科长,为宣传需要,他每次都要提前一步赶到红军将要行军的地区,刷上标语,画上壁画,有时还要带着剧团演出,大部队宿营后,黄镇还要带着人在后面收容伤员和掉队的战士,也基本难有个休息的时间。

图|时任晋察冀军区司令员倪志亮、政委黄镇

尽管如此,黄镇还是挤出了大量的时间,长征期间记录了两大本笔记,建国后,黄镇将这两本笔记全都上交了国家,现收藏于国家博物馆。

黄镇最出名的,是在长征期间,利用能够搜集到的纸张,画了四五百张的漫画。

早年黄镇是上海美专毕业的高材生,最擅长于写诗作画,被毛主席誉为是“能文能武的政委”。

在最艰苦的岁月里面,黄镇就用画作来舒缓情绪。

黄镇晚年回忆起自己创作这些漫画的经历时,说了这样一段话:

“在漫漫征途中,看到什么就画什么,是真实的生活速写,林伯渠老人的马灯一直在长征路上闪亮,我就画下了这位革命老英雄的形象,红军经过川滇边界时,一家穷人走进了我的画面,那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赤身裸体的悲惨形象,那一双父老眼泪滚滚的哀伤景象,深深地触动了我,我画下了永远忘不掉的事实……”

黄镇走一路就画了一路,有时就直接画在墙上,也有时画在门板上,无形中也起到了宣传红军的作用。

当然还有一部分是画在了纸上的。

图|黄镇将军《西行漫画》

为了保存这些画稿,黄镇海还将老战友王幼平身上的一个皮包“抢”了过来,据那些曾一起参加过宁都起义的姬鹏飞、王幼平、莫文化等回忆称:

“当时黄镇一把就把皮包抢了过来,还把里面的东西都倒了出来。”

没办法王幼平只好把皮包送给了他。

有了皮包后,黄镇画得更起劲了,后来连着画了四五百张,都放在小皮包里,许多战友都对此有很深的影响,王首道晚年时回忆起来还说:

“黄镇在长征途中,还为林伯渠画过一幅题为‘夜行军中的老英雄’的素描。”

1935年4月,中央红军进入云南后,黄镇又调回红五军团工作。

一次偶然的机会,黄镇将军看着眼前威风凛凛的军团长董振堂,于是主动提出:

“军团长,我给你画张画像吧。”

也许是苦中作乐,董振堂同意了黄镇长的请求。

就连黄镇也没有想到,他为董振堂所作的这张画像,竟然成为了他生平最后一张肖像。

图|董振堂将军画像

1935年6月,红一、红四方面军胜利会师后,红五军团改称红五军,董振堂任军长。

由于寡不敌众,红军遭遇了西北军阀马步芳重兵包围,最终招致失败。

1937年1月,董振堂率领红五军夺取了位于张掖与酒泉之间的高台,被马步芳以10倍于兵力包围高台,红五军浴血奋战之下,最终不敌,董振堂率领十余名战士在高台城东南角继续抵抗。

尽管是在最后关头,董振堂依旧鼓励大家:

“同志们,坚持到底,为革命流尽最后一滴血!”

1月20日,孤军奋战的董振堂战斗到了最后一刻,直至壮烈牺牲,时年42岁。

“我画的就是董振堂将军”

黄镇将军4月调回红五军团后,又于7月调回到了军委纵队。

遗憾的是,黄镇将军这些画的原稿,后来遗失了一大部分,就连当事人也都说不清楚,这些画作是怎么丢失的。

黄镇将军的夫人朱霖晚年回忆时称:

“过草地时,黄镇的脚上已经没有鞋了,他就用捡来的一张破鼓皮,做了一双鞋子,用麻绳绑在了脚上。破鼓皮很硬,很快就把黄镇的脚磨破了,草地的毒水一泡,就红肿起来,伤口溃烂。快到岷县哈达镇时,黄镇的脚已经不能走路。后来听他说,当时打前站人回来说:"哎,前边看到有房子了!"黄镇就一下子走不了了,是让人抬到哈达铺的。他的画,也就画到这里。此后,这些画如何到了萧华同志那儿,黄镇也记不起来了。”

幸运的是,尽管黄镇将军大部分的画作都遗失了,但是仍有25张保留了下来,后来还被拍成了照片。

图|黄镇将军

1938年,时任八路军115师343旅旅长的萧华托人专门从陕北将这25张照片带到了上海,交给了时任《文献》杂志主编的阿英(钱杏)。

阿英在与李一、陈宜郁商量后,一开始决定在《文献》杂志上连载这些画作,因画作反映的是红军长征时期的故事,阿英担心画作尚未出版完成,杂志即遭到停刊,于是决定将25张照片,出版一画册。

并且阿英还在画册“题记”中写了这样一句话:

“我谨以无限的敬意,呈现给这一本漫画的萧华同志!”

不过阿英后来也意识到了自己署名上有问题。

“得悉萧华同志不会画,前在沪,余所刊《西行漫画》,实为中央红军宣传部人所画。”

图|《西行漫画》一页

一直到1959年,人民美术出版社准备再版《西行漫画》,特意到上海找到了原《文献》杂志主编阿英所藏的底本重印。

这两年间之所以没找到黄镇,主要原因在于,新中国一建立,黄华将军就被选中到外交部工作,后来又担任驻印尼大使。是以几次查访,都是擦肩而过。

1962年4月,人民美术出版社为纪念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20周年,准备再版《西行漫画》,当时出版社的工作人员拿着最早版本的《西行漫画》,找参加过长征的黄镇征询。

图|董振堂的革命烈士证明书

黄镇拿到画册后,顿时欣喜若狂,他问工作人员:

“这是在哪找到的?我还以为找不到了呢?”

“这就是我在长征途中画的……”

“我画的就是董振堂将军。”

……

黄镇指着册页封面对来人说。

尤其难能可贵的是,经黄镇将军之手,董振堂将军得以保存下来一张画像。

图|董用威晚年手持父亲的革命烈士证明书

1962年7月,《西行漫画》改《长征画集》出版,在董振堂将军画像一页上,写了这样一段话:

“董振堂同志,他平时一只手欢喜叉腰,一根短棍子是离不了的,一支手枪是一刻钟都不会离身的,他非常和气!”

魏传统将军,也在书中专门配了一首小诗:

“军团长,董振堂;战士雄姿人尊仰!随身不离枪。和气待同志,耿耿忠于党。虔诚作殿军,有勇且知方!”

图|原红五军政治部教育科科长、解放军艺术学院院长,开国少将魏传统

尽管仍旧有一些遗憾,毕竟当年在战争环境下,黄镇将军所画的四五百张画作,保存下来的只有26张,其中还有2张是重复的,却生动的反映了那个年代红军斗争的艰苦,让人不由得心生敬意。

上一篇:栖霞有个村叫“生木树 ”,当年这附近发生过一场地雷伏击战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