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中的小说:远征军有美国人的支援衣食无忧,而日军到了吃草的境地

从简报之中,远征军营长方翯看到,现在远征军新三十八师正在孟拱河谷西北侧,沿着孟拱河东岸一带,从加迈、西通等地,渡过了孟拱河,向着南曼以及孟拱正北方一带发动攻势。

而新二十二师,则沿着孟拱河西岸,正在向着孟拱西北部的孟拱河谷谷口一带,发动进攻。

新三十师就不用说了,正在从密之那向着南曼一带沿着铁路线攻进,现如今在南曼一带跟鬼子的第五十三师团一部打的正欢。

所以现在孟拱的鬼子们可以说是四面楚歌,同时承受着数个方向的进攻,就算是田中新一这会儿有三头六臂,也招架不过来了。

他把手头有限的兵力布置在几个通往孟拱的要道上,下死命令,让他们死守住他们的阵地,不得后退一步,只要他们还有一个活的,就不许放弃阵地。

田中新一现在也是拼了,这半年来他率领第十八师团跟中国远征军的交手,被中国军队打的是灰头土脸,所有颜面都丢光了,虽然这其中有很多因素,可能并不能怪他,可是他却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他之前的骄傲,现在被中国远征军摧残的是体无完肤,要说缅甸方面军虽然之前没有给他派来援军,但是在给他补充兵员和补充给养方面,却也算是倾尽全力了。

原本第十八师团满编也就是一万八千人左右,但是到现在缅甸方面军司令部方面,已经给他第十八师团补充了上万的新兵,可是即便如此,第十八师团打到现在,却被打的只剩下了这区区三千多人,剩下的全部都变成了死尸或者战俘。

现在孟拱已经是他们第十八师团最后的防线了,此地一旦被中国远征军攻克,那么中美两国便将会打通印度到密之那的通道,进而直接威胁到八莫,甚至可能会直接沿着以前的古道,和中国国内联通起来。

所以形势由不得他再后退一步,他只能在这里继续坚守,虽然明知必败,可是就算是为了他最后的一点颜面,他也必须再这里坚持下去。

第十八师团残余的兵力,被他分配到了各处进行坚守,同时他命令第五十三师团的128联队,必须守住南曼以及孟拱河北岸,另外他以目前他手头的第十八师团残部编组起来的两个大队的兵力,在孟拱西北部,死守住孟拱河谷南口,阻挡廖耀湘的新二十二师的进攻。

而第五十三师团的第五十三炮兵联队,则被他作为总预备队,同时也作为孟拱的守备队,在孟拱固守,沿着孟拱河一线展开,防止中国军队从北面突破孟拱河,突入到孟拱城中。

他亲自坐镇孟拱城中,指挥这一次第十八师团最后的决战,所以最初这两天,日军的抵抗是极其顽强甚至是疯狂。

中方三个主力师在进攻初期,都遭到了日军强有力的阻击,所以这两天战况并不乐观,三个主力师都没有能取得战术方面的突破,暂时双方打成了一个僵持的局面。

孟拱乃是除密之那之外,在缅北的另一个重要的节点,这里向北连通密之那,向西是胡康河谷,正处于一个战略交汇地,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但是这里对日军来说,却也存在一个巨大的弱点,那就是孟拱周边,他们除了孟拱河和另外一条河流可做孟拱的天然屏障之外,周围地势平坦,属于平原地带,基本上可以说是无险可守,只能依托他们在这里构筑的阵地进行层层抵抗。

故此这也让日军本来就不充裕的兵力,更加显得有些捉襟见肘了起来,他们吃足了中国军队迂回穿插的苦头,现如今田中新一都快成了惊弓之鸟了,生怕又稍有不慎,又被中国军队给钻了空子,穿插到孟拱城下。

所以他这段时间是殚精竭虑,甚至不惜冒着雨亲自淌着齐膝深的烂泥到各处阵地进行巡视。

以前田中新一可不是这样的,他像是爱惜羽毛一般的,注意自己的形象,就算是狼狈逃窜的时候,也还是注意他的仪表,可是现在他顾不得这么多了,每天下来到处巡视,搞得一身烂泥也在所不惜。

他不指望能真的守住孟拱,将中国军队彻底击败,现在他只为了他的所谓的荣誉,希望他能率领部队,在这里坚持时间尽可能长一点。

他认为这样的季节,这样的环境,以及这样的交通条件,能成为他们日军的助力,这里好歹算是他们的主场,希望这里的烂泥,能够成为阻碍中国军队进攻的一条防线。

可是这样的环境,难道真的就能成为阻止中国军队进攻的阻碍吗?答案显然是不可能!

因为现在国内局势日趋严重,日军的豫湘桂攻势作战,已经直接威胁到了中国的西南大后方,国内方面亟不可待的需要打通这条给中国输血的大动脉,来拯救国内的战局。

而史迪威同样也亟不可待的想要通过打通这条中印公路,来向全世界展示他的能力,所以中国远征军各部队,现在都已经拼了,他们根本不顾环境的影响,拼命的克复常人难以想象的困哪,在烂泥之中,向着日军阵地一寸一寸的进攻。

有时候他们要淌过齐腰深的烂泥塘,绕到敌人的背后,去进攻,有时候他们要翻过陡峭的山崖,穿过茂密的原始热带丛林,有时候还要下到从无人涉足过的深堑之中,向着敌人的阵地发动攻势。

而日军则依托他们之前构筑的阵地,同样也在节节抵抗,不管他们愿意与否,他们都要和他们的阵地同在,用他们的躯壳,去阻挡中国军队猛烈的攻势。

双方就这样,在烂泥之中搏杀着,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营长方翯看着这份战况简报,又展开地图,仔细的在地图上一厘米一厘米的研究着地图,这时候似乎已经忘却了肋下的伤痛,只有他时不时微微皱眉,用右手去捂住肋下伤口的时候,才暴露出,他实际上还在忍受着伤痛带给他的折磨。

如果这一次不是攻打孟拱的话,营长方翯真想撤回到加迈去,好好养养伤,起码那里有干净的床铺,可口的热饭,没有消毒片味道的清水,还有温柔的爱人的照料。

可是这里是孟拱,也是这一次反攻之中,最重要的一个节点,他已经参与了数次关键的战役了,他可不想就这么错过了这次攻克孟拱的重要战役,否则的话他会为此感到遗憾终身的。

不管以后他将会怎么样,可是在这个时候,他不愿意错过任何一场可以狠狠打击小鬼子的战役。

现在的孟拱战役,已经因为他的出现,被搅得和历史同期的孟拱战役面目全非了,虽然他的特务营现在已经不用去充当攻克孟拱的主力,可是他们的存在,却还是可以继续影响到这一场战役的进程。

由于前期第十八师团的屡战屡败,使得田中新一对于这一次的战役布置显然比历史同期要重视的多。

而且由于各种原因,第十八师团也比历史同期提前了很多时间,得到了第五十三师团的增援。

另外营长方翯还有一个担心,那就是第五十六师团,现在估计也不会坐视孟拱就这么被中国军队攻克,第二师团同样在遭受了一次失败之后,不见得就这么放弃增援孟拱。

孟拱现在应该已经成为了日本缅甸方面军的一个焦点,中国军方要拿下这里,但是日军方面,也绝不会就此作壁上观,看着第十八师团就这么被中国军队给歼灭,把孟拱给拿下。

所以表面上看,他们特务营和鲁廷甲的二营任务不重,可是实际上白輝和鲁廷甲都没有看出这背后的危机。

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虽然距离孟拱较远,可是这里却是日军增援孟拱的必经之路,只要有日军增援孟拱,那么就必定会选择这个方向,前往孟拱。

这恐怕也是总指挥部,命令他们来这一带驻防的根本原因。

而白輝和鲁廷甲,显然并没有看出这一点,认为这一次的任务对他们来说,是一个比较轻松的任务。

这也是营长方翯坚持拒绝先回加迈疗伤的根本原因,他可不希望因为这两位的大意,让他一手打造出来的这支精锐特务营,还有连带鲁廷甲的二营在这里遭到灭顶之灾,亦或是因为他们的失误,导致孟拱战役被意外拖延。

当看罢了战况简报还有仔细研究过地图之后,营长方翯对鲁廷甲说道:“鲁兄!这一次不知道可否请贵部还听我的指挥?”

鲁廷甲一听,立即毫不犹豫的说道:“这个当然,之前我们跟你来的时候,便已经说过,让我们服从方营长的指挥,虽然现在接受了新的命令,来了这儿,可是我们二营还是照样继续归方营长你指挥!

只是你这伤势”

“多谢鲁兄的信任,我的伤不要紧了!只要不再发炎,很快就会愈合,这一点请你放心!打完这一仗,我自然会好好休养一下!但是眼下我们却要先把这一仗打好再说!

刚才我看了战况简报,还了解了一下敌我双方目前的态势,并且仔细研究了一下地图,我感觉此次我们的任务恐怕没你们二位想的这么简单!”营长方翯挥挥手说道。

白輝和鲁廷甲一听,便都收起了他们轻松的表情,换上了一丝疑惑的神色,对营长方翯问道:“此话怎讲?”

营长方翯指着地图,坐在一个弹药箱上,捂着肋下伤口,对他们说道:“你们看,我们现在所处的这里,表面上看,距离孟拱不算近,孟拱那边的鬼子,起码现在无法威胁到我们!

但是这里却是孟拱目前唯一可以获取增援的交通要道!你们以为我们击溃了鬼子第二师团一个大队的兵力,并且歼灭了五十三师团一个大队,就可以在这里高枕无忧了吗?

我不这么认为!现在我可以保证,鬼子那边一定正在想方设法,继续增援孟拱,第五十六师团也不会坐视不管第十八师团就这么被我们包围在孟拱与之歼灭。

所以他们一定回来,只是迟早的问题!

而孟拱之战,短时间之内是不可能结束的,这样的环境和气候条件下,这一场仗注定会打不短时间,我认为想要拿下孟拱,起码要一个月以上的时间才行!

别看主力距离孟拱都不算远,可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想要速战速决,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故此日军还有大把的时间和机会,对孟拱展开救援。

所以这段时间里,我们想要在这里高枕无忧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我们现在就要做好充分的准备,随时准备阻击再过来的鬼子援军!

不知道你们对我的这个看法,有什么意见没有?”

鲁廷甲和白輝对视了一眼之后,交换了一下眼神,于是脸上都露出了惭愧的神色,营长方翯刚才所说的话,他们确实没有想到。

他们期初还乐观的认为,现在孟拱在他们这么多部队的围攻之下,应该已经是唾手可得了,所以他们虽然被派到这里,也不过就是打打下手,堵住被击溃的日军南逃之路罢了。

可是他们没有朝深处考虑,这一场战事未来发展的方向,故此也就没有多想太多,只是各自安排部队,对周围进行了警戒,并未打算再这里打一场什么苦战。

但是听了营长方翯的分析之后,他们意识到他们确实想的太少了,营长方翯比他们要考虑的周全很多,把未来战事的走向,都提前做了考虑和分析,所以营长方翯便比他们考虑的更加长远许多。

于是白輝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干笑道:“这个好像确实如此,我刚才确实没想这么多!

这也不能怪我呀!平时这些事情都是你在考虑,我也就变得懒了!还真就没多想!”

鲁廷甲这个时候,更加尴尬了,白輝好歹是副营长,不操着个心有情可原,但是他可是正儿八经的营长,却也没有深想,这就让他有点太尴尬了。

于是他挠着头讪笑了起来,这个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最后只能摊着手说道:“我是个老粗,这方面考虑不够周详,方营长不要见怪,听你这么一说,我觉得确实没错!还是方营长考虑的周全呀!啥都别说了,方营长你发话吧,接下来咱们怎么干,我们营上下人等,都听你的!你说咋干就咋干!”

营长方翯于是点点头道:“既然这样,方某就冒昧了!

眼下当务之急,我们要找一个合适的位置,构筑起一个坚固的纵深阵地,既可以向北防备日军溃兵突围逃跑,又可以有效的阻止鬼子的援军向孟拱增援!

这一点是眼下必须尽快做的事情,我行动不太方便,这件事就烦劳二位多操心了!

另外就是我们经过两次激战之后,目前伤员较多,更重要的是我们的弹药消耗量很大,眼下我们剩下的弹药,恐怕连半个基数都不够,所以我们必须要尽快获得充足的补给,而且食物方面,也要尽量多储备一些!准备在这里打一场持久战!

这方面戴维斯,你来负责,现在天气不好,只要天气有所好转,就立即给我呼叫空投补给!

还有,我看我们过来的路上,路边一条支线上还停了几辆鬼子遗弃的车厢,那个东西不错,可以想想办法,拖到我们的阵地附近,既可以当营房住人,也可以必要的时候,当做堡垒!”

“另外这条铁路我们也可以利用起来,要是能弄来两辆吉普车就好了!那样的话,我们就可以利用这条铁路进行机动,把阵地构建的更深一些,来回调配兵力也更快一些!

戴维斯,你跟指挥部商量一下,给我们派两架滑翔机,送两辆吉普车过来,顺便再给我们送两门迫击炮,加强一下火力最好!”

戴维斯听了之后,立即记录下来,点点头道:“我试试吧!对于我们的要求,指挥部应该不会拒绝!他们知道我们现在粮食弹药都不够充足,肯定会安排给我们空投补给的!至于吉普车,你要来干什么?这里的公路,早都变成烂泥潭了,就算是运来两辆威利斯吉普车,也没法用呀!”

“这个你不用管,我要来肯定是有用,如果可以的话,尽量给我要两辆过来!滑翔机也可以当咱们的营房,起码不用天天让弟兄们睡在泥地里了!”营长方翯摆手也不解释,对戴维斯说道。

鲁廷甲也立即答道:“选择阵地这件事,就交给我和白副营长吧!这种事方营长放心便是,我鲁廷甲虽然是老粗,但是这种事还是有点经验的!”

白輝也点头道:“我觉得这件事我应该还能干,要不然的话,我这个副营长也算是当到头了!别管了,我和鲁营长一定把这件事办好!”

营长方翯点点头,脸上又露出了一丝痛苦的神色,说道:“暂时我能考虑到的就这么多了,这些事情,就烦劳诸位了!大家不妨多想想,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我们三个臭皮匠可以赛过诸葛亮,尽量考虑的全面一些!”

鲁廷甲和白輝都点头再次答应了下来,他们也看出了营长方翯状态不佳,于是赶紧让李晨冰过来,扶营长方翯躺下。

走出树下临时搭的草棚之后,鲁廷甲看着天,在身上摸了摸,但是却摸出了一盒湿漉漉的烟,于是苦笑了一下扔到了地上。

白輝于是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的是一盒烟,把塑料袋打开掏出一根递给了鲁廷甲,两个人点上抽了起来。

“白副营长,方营长的伤势到底怎么样?我看他这么强撑着,会不会”

白輝苦笑一声道:“应该问题不大,这家伙总是说他是个打不死的小强,以前他每次出战,差不多都会受伤,这样伤口感染发烧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是每次都挺过来了,他的体质很好,这一次看样子应该没事!”

“小强?小强是谁?为什么打不死?”鲁廷甲挺好奇,于是赶紧问道。

白輝摆手道:“小强就是蟑螂,那家伙不知道为啥,把蟑螂称作是小强!”

“哦!真是奇怪!不过方营长真是条好汉呀!现在这样的汉子,实在是难得!鲁某平生最敬这种好汉!以前虽然也曾认识方营长,可是却并未与之共事过,此次和你们一起行动,方知传言不虚,方营长确实堪称一员虎将!鲁某不如他呀!”鲁廷甲感慨道。

白輝听了之后,嘿嘿笑笑,扭头四下看看没人之后,凑到鲁廷甲耳边说道:“你不知道鲁营长,我以前自己觉得我自己本事不小,可是自从认识了这家伙之后,我整天都觉得自己跟个傻子一般,你是不知道这种感觉!这家伙好像什么都知道,预感还超灵,天天神神道道的!跟个半仙一样!跟他在一起时间长了,让人怀疑自己是不是个傻子!”

鲁廷甲瞪大眼睛,看着白輝,楞了一下之后问道:“真的?”

“嗯!真的,现在我都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真傻了!”白輝一脸的无奈,摇着头答道。

“要不然咱俩换换?让我也跟着方营长沾沾方营长的仙气?”鲁廷甲笑着眨着眼对白輝问道。

“那可不成,不换不换!说归说,但是我绝对不换!”白輝的脑袋立即晃得跟拨浪鼓一般。

鲁廷甲于是哈哈大笑了起来

在鲁廷甲和白輝以及戴维斯,还有二营的副营长他们共同的努力之下,把周边转了一遍,最终敲定下来了他们的阵地布置。

特务营和二营为了指挥方便,各自预设了一个阵地,正好卡住铁路线,又控制着公路一线,一南一北遥相呼应,既可以各自为战,又可以相互支援。

两个营的阵地较为疏散,但是却又相互可以形成支撑,火力上也可以形成相互之间的交叉覆盖,形成相互支援。

一旦一个阵地受到敌人的进攻,那么两侧的阵地便可以通过侧射火力,对这个阵地提供火力支援。

而两个营的营属81毫米迫击炮,则被他们统一安排在了核心阵地之中,可以对周围形成环形火力支援,任何一个阵地遭到敌军的进攻的时候,都可以随时呼叫到炮兵的火力支援,这样一来,使得他们的火炮使用的效率得到了大幅提高。

接下来便是构筑阵地,这方面鲁廷甲经验也很丰富,还接受过美国军官的正规培训,自然没有问题,另外他们之中还有一个以土木工程见长的皮特,临时充当工地总指挥,帮助各处阵地设计工事战壕,所以这方面问题不大。

但是问题最大的还是修筑方面的事情,由于天气的原因,天上不时的下雨,到处都是一片泥泞,很多地势稍低一些的地方,都成为了泥潭,所以阵地只能构建在高一些的丘地上面。

但是即便如此,施工起来也照样很不容易,到处都是烂泥,官兵们只能冒着雨,在烂泥里奋力开挖他们的堑壕。

往往刚挖出一个坑,一场雨下来,就变成了水塘,人基本上要泡在泥汤里进行施工,这帮人已经好长时间,都没脱过鞋了,长时间双脚泡在水里,有些人的脚都泡烂了,连袜子都沾到了脚上,脱都脱不下来,强行脱下来,就可能撕掉一大块皮。

而且即便是他们领到了雨衣,可是穿着雨衣施工,很不方便,而且闷热的要死,于是很多人宁可淋着雨干活,也不愿意穿着雨衣干活,这么一来长时间淋雨,也让人很容易感冒。

另外由于长时间的泡在水里,很多官兵得了皮肤病,两腿之间皮肤因为湿潮加上高温出现溃烂,让人痛痒难当,走路要叉着腿,一个个像是螃蟹一般。

这样的情况令人感到苦不堪言,对于士气来说,无疑也造成一些影响。

这些事情营长方翯都看在眼里,心疼不已,可是却也没有太好的办法。

不过他还是让手下们,想办法把几节日军遗弃的车厢,给拉到了核心阵地,弄到了一片林子里,修缮了一下,又做了仔细的伪装,使之成为了一些不错的营房,起码离开了地面,使得里面干燥了许多。

其中两节车厢,被布置成了伤兵的营房,让伤兵们拥有了一个干爽一些的空间,另外两节,则作为了轮休的营房,可供官兵们轮流到这两节车厢里面睡个安稳觉。

这在这种环境里,成为了极其难得的享受,劳累一天下来,能离开烂泥坑,到干爽的地方睡一小觉,这让人可以感到像是过年一般的舒服。

至于补给的问题,现在却比较麻烦,天气造成飞机难以起飞,就连新平洋机场现在都变成了烂泥塘,飞机起降十分危险,而且困难。

原本霍克是打算派联络机把营长方翯接回到加迈的,可是这两天大雨一直不停,就算是联络机,也很难飞到特务营这里,找到安全的降落地点。

地面吸饱了雨水之后,变得十分虚软,即便是地面很平整,飞机降落的时候,机轮也会陷入到烂泥里拿大顶,所以霍克即便是想把营长方翯弄回去疗伤,现在也只能望洋兴叹。

另外运输机在这种气候下,也很难执行空投任务,只能等待时机,才能放飞。

特务营和二营的出现,让孟拱的日军也有所察觉,他们在特务营和二营抵达孟拱西南部的第二天下午,派出一支小队,来到了特务营和二营所在的位置进行侦查,终于发现了在他们背后,出现了这样一支敌军。

虽然特务营和二营的兵力并不算多,但是当消息被日军的斥候报告给田中新一的时候,还是让田中新一觉得如芒在背。

这一支部队的存在,让他感到了深深的威胁,因为这支敌军正好切断了他们获得增援的道路上,而且也堵住了他们的退路。

只要这支敌军还呆在那里,那么从南方增援过来的日军,就无法进入到孟拱,现在的孟拱,就像是当初的密之那,被围成了水桶,这就又成了关门打狗之势,这让田中新一如何能安心。

他有心抽调兵力,先把西南侧堵路的这支敌人给解决掉,可是扒拉过来手头的兵力,却发现他根本无兵可用,就现在这点兵力,用来阻挡另外几个方向中国军的猛烈进攻,都已经让他手下叫苦不迭了,哪儿还有地方抽出兵力,去干这件事呀?

所以田中新一现在是有心无力,只能把希望寄托到了上面继续给他们派来援兵,于是他一天就向河边正三和本多政材发出了数次求援的电报。

电报中他把形势说的非常危险(本来也是!),敌军的进攻十分猛烈,而且兵力更是数倍于他手中的日军兵力。

另外他们在这样的天气情况下,还是不断的遭到美国轰炸机的轰炸,他们储存在孟拱的大批粮秣弹药,都毁于美国轰炸机的轰炸之中。

现在他们的给养已经出现了匮乏的情况,他们虽然在拼尽全力抵抗中国军的进攻,可是假如短期之内他们得不到有效的增援的话,那么孟拱他无法守住。

另外敌人现在还派出了大约一个团的精锐兵力,绕到了孟拱西南部,切断了铁路和公路交通,而他目前根本无力去击退这支敌军,只能分出少量的兵力,在孟拱西南方向布防。

所以他接连发电,向河边正三和本多政材求援,希望他们如果想要守住孟拱的话,就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向孟拱派出援军。

本多政材对此一样心急如焚,可是却有心无力,因为现在滇西的战斗也正在进入白炽状态,十倍于他们的中国远征军,正在疯狂向着滇西发动反攻。

驻守在松山的拉孟守备队现在已经到了最后关头,中国远征军已经对他们发动了数次强攻,虽然松山守军打的异常顽强,可是面对着如此众多的中国军队的猛烈攻势,毕竟他们兵力太少,根本无法做到寸土不让。

而与此同时,中国远征军,还绕过了松山,开始向龙陵、腾冲也发动了攻势,特别是龙陵方面,中国远征军攻势异常猛烈,这使得第五十六师团,现在根本腾不出手去救援松山守军。

就连他们自己现在的屁股都擦不干净,第五十六师团自然也无力再抽调兵力,去增援孟拱的第十八师团了。

所以本多政材只能让田中新一,向河边正三求援,而他只能在手头象征性的,从三十三军指挥部直辖部队之中,抽调出不到一个大队左右的兵力,前往孟拱策应一下第十八师团,这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最大的支持了。

而河边正三,这几天也正在暴跳如雷,因为他已经获知,第五十三师团128联队的一个大队,居然在萨茂一带,原本包围了一支英军,有将其歼灭的可能。

可是突然间这个128联队的大队,就莫名其妙的失去了联系,后来经过反复查问,才知道在这个大队失去联系之前,他们曾经遭遇了一支精锐中国军队的攻击。

这支中国军队是前去营救那支英军的,后来那支日军大队便很快失去了联系,所有人都生死不明,知道两天前,才有那个大队的几个士兵,狼狈不堪的逃到了宾包,报告说他们大队被中英联军包围,最终突围的时候又遭遇了伏击,被敌人引入到了圈套之中,将他们大队全部歼灭了。

这还不算,原本河边正三已经命令第二师团向孟拱派出了一支援军,组成了一支竹野内支队,赶往孟拱增援,可是这支援军,也同样在萨茂遭遇了一支中国军队的伏击,竹野内中佐当场在火车上被敌人埋设的炸药给炸死了。

跟着竹野内一起被炸死的,还有一个日军大队长和一些其他军官,几乎当场就把竹野内支队的指挥系统给彻底干掉了。

接下来竹野内支队在遭遇伏击之后,奉命继续向孟拱徒步前进,可是后来这支部队,却也失去了联系。

第二师团多方查问之下,也是过了两天,才有竹野内支队的日军士兵,仓皇逃回萨茂,报告说他们不但没能突破敌人的阻截,而且敌人还突然增兵,把他们支队险些给全歼,最后他们支队溃散到了林中,这才得以逃回了萨茂。

这些消息都被汇报到了河边正三的桌子上,河边正三得知这些消息之后,在地图上看了一下,鼻子差点气歪了。

他们日军两支部队,都是在萨茂一带,被一支中国军队给击败的,一个大队被全歼,一个支队被击溃,这就说明这是一支极其精锐的敌军,拥有着非常强悍的战斗力。

故此他也初步判定,这伙敌军,兵力应该在一个团左右,甚至可能更多,否则的话,敌人想要做到这一点非常困难。

再结合田中新一发来的求援电报中所提到的有关孟拱西南部出现的这支敌军,河边正三更加确定,出现在孟拱一带的这伙敌军,极可能就是在萨茂接连击败他们两支部队的那伙敌人。

这支敌军在歼灭了128联队一个大队之后,又击溃了第二师团的竹野内支队,之后便赶往了孟拱。

最让他接受不了的是,两支日军相距不过只有几十公里不到的距离,却未能做到相互呼应,最终却被这伙敌人分头各个击破。

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两个多大队的帝国军队,快达到一个联队的规模了,可是却愣是被中国军一个团的兵力,给差点全部歼灭掉,这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即便是现在中国境内战场上,也绝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可是这种事却偏偏发生在了缅甸方面军之中,这不但是打了第五十三师团的脸,打了第二师团的脸,同样也是打了他们缅甸方面军的脸,打了他河边正三的脸。

虽然他们在太平洋战场上,现在动不动就被美军按住暴揍,可是在亚洲大陆战场上,他们还没有打过这么窝囊的仗!

这样的失败,让他觉得老脸发烫,有点羞于启齿的感觉,甚至连战报都不好意思向大本营发,要不然的话,他的缅甸方面军就会成为大笑话。

这让河边正三感到异常震怒,去电把第二师团师团长冈崎清三郎给臭骂了一顿,骂他们第二师团简直就是一群蠢猪!

可是这事儿跟冈崎清三郎真是没有多大的关系,现在的第二师团主力,早已离开了曼德勒,正在前往腊戍的途中,加入到了第三十三军序列,临时接受本多政材的指挥,加强缅北滇西一带的日军兵力。

竹野内支队是之前他们第二师团留守在曼德勒的一支部队,调往孟拱,也是由方面军司令部下达的命令,而他只不过是转达了命令罢了。

第二师团的战斗力现在不佳,这一点他知道,可是竹野内支队遭遇伏击,还有提前没有得到五十三师团那个大队被包围的消息,这也不能算是他的错,竹野内当场在伏击中被炸身亡,导致部队失去指挥,这也是意外的事情。

所以基本上不干他冈崎清三郎的事,可是河边正三却把他给骂了个狗血喷头,骂的冈崎清三郎是一脸的懵逼,搞了半天才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才知道他的竹野内支队居然差不多完了。

但是这个时候,他又能做什么?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命令留守在曼德勒的另外一个大队,执行之前竹野内支队未完成的任务,迅速沿着铁路线北上,继续支援孟拱,除此之外,他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毕竟他们一个多大队,被中国军队一个团给差点歼灭,确实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但是比起五十三师团,似乎也没丢人到哪儿,竹野内毕竟是没有一点防备的情况下,遭遇埋伏当场被炸身亡,最终导致了他的部队失败、而第五十三师团那个一个多大队,可是正儿八经被中国军给生生的包围歼灭了,没有一点取巧的成分,所以更丢人的应该是第五十三师团才对。

生气归生气,事情还要解决,河边正三于是只能又把第二师团在曼德勒的一个大队给派往了孟拱,要求他们以最快的速度赶赴孟拱,并且沿途一定要小心谨慎,再不可重蹈竹野内支队的覆辙。

另外他盘点了一下手头的兵力,又把方面军司令部直属的第四十九师团的部队中也抽调出一个大队,全速赶往孟拱。本来他还打算让第五十三师团继续抽调兵力,赶往孟拱,但是在询问过第五十三师团的情况之后,他放弃了这个打算。由于英帕尔一带目前战事更加紧张,日军又一次陷入到了粮草补给跟不上的境地,进攻再次受阻,牟田口廉也于是便把剩下的第五十三师团,也赶上了战场,让他们为前线的三个主力师团,去运送补给去了。

所以第五十三师团现在已经没有能力,再抽调兵力到孟拱增援了,河边正三只能无奈作罢,但是现在越发对英帕尔战役前景不看好了,又一次劝牟田口廉也放弃英帕尔战役,将第十五军撤回缅甸驻防。但是牟田口廉也一意孤行,为了升为上将,根本不肯听任何人的劝告,包括河边正三在内的劝告,都被视作对他的晋升之路的阻碍。

这家伙凭借着他跟东条英机的关系,现在是谁的话都听不进去,前线部队说没吃的,他却说日本人本来就是吃草的动物,士兵们吃草也可以继续战斗。前线部队说没弹药了,他说不是还有刺刀吗?没有刺刀,还有拳头吗?还有牙齿吗?依旧可以继续战斗。所以对于前线现在日军的困难,他根本就视而不见,河边正三也不想得罪东条英机,所以对于此事也就睁只眼闭只眼,有些放任自流了。

上一篇:他是“塔山英雄团”团长,锦州战役中立下大功,建国后却担任处长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