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战场上靠“第六感”活下来,晚年说:当年的老和尚算命很准!

四野王牌之一43军,被视为各路野战军的“老大哥”,甚至还是整个解放军的“老大哥”。这支部队的血脉可追溯到北伐时期的叶挺独立团,那是我党掌握的第一支武装,参加过南昌起义,上过井冈山,曾编入八路军115师,在华北打鬼子,“皖南事变”后又改为新四军第3师第7旅。

抗战胜利后,3师7旅挺进东北,46年,与同为115师老底子的八路军第7师合编为东北民主联军第6纵队,48年改称43军。叶挺独立团原本号称铁军独立团,43军也有“铁军”之称,从鏖战东北到解放海南,啃了不少硬骨头,是名副其实的“攻坚老虎”。

靠“第六感”活下来的老兵

来自黑龙江的张逸民是43军的老兵,在解放东北的战事中立过好几次功。

1947年底,张逸民所在的6纵18师52团奉命进攻沈阳外围的李七堡子。52团在部队里叫“黄团”,团长黄海荣长征前给肖劲光当过警卫员。这个团是抗战初期新四军5师进山东后,挑选一批老红军骨干和山东渤海军区地方武装改编而成。

据张逸民回忆,52团带有浓厚的地方烙印,兵员大多来自河北的沧州、南皮县、盐山县和庆云县(庆云早期属沧州管辖)。“沧、南、盐、庆”一带民风彪悍,张逸民刚到52团时印象很深,觉得指战员个个“如狼似虎”,都是不怕死的英雄好汉。

李七堡子那场战斗,张逸民终生难忘。天太冷了,冒着零下35度的严寒作战,雪下得很大,牺牲的战友们倒下时,殷红的雪洒在雪地上,血红雪白,格外刺目。人被冻得行动迟缓,举枪、开火都成了慢动作。

张逸民是突击连的一员,他们向前推进时,被敌人的机枪碉堡阻拦。一个爆破组战士匍匐前进去炸碉堡,张逸民听见他狠狠地说了一句,“老子今天这一百多斤就准备放倒在这里了!”52团上下每次打仗,听到最多的就是这样的豪言。可惜那个战士没接近碉堡就牺牲了。

李七堡子还是拿下了,后来四野又打了辽阳、鞍山等地,整个冬季攻势结束,张逸民毫发未伤,从副排长升了正排。

1948年5月下旬,52团和兄弟部队一起参加了围困长春的战斗,第一个任务是攻占长春西郊机场。长春的国民党守军武器装备精良,配有美式105毫米榴弹炮,威力巨大。张逸民参军晚,之前还没见过那样猛烈的炮火,炸得黑雾弥漫,地动山摇。

张逸民和突击连的司号班长带着十几个战士,冲到一座房子附近时,敌人又开始炮击。大家就地卧倒隐蔽,不远处有一栋残破的两层日式楼房,没多远还有一个已经干涸的大粪坑。炮火很密集,司号班长提议,大家都都跳下粪坑里躲躲。

据张逸民回忆,当时他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他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竭力劝阻大家不要跳,在粪坑里也可能挨炮弹。可是司号班长不听,带头跳进了粪坑,然后五六个战士也跳下去了。

张逸民和其他战士分散隐蔽,他刚贴着那栋房子的墙角卧倒,一颗炮弹就像长了眼睛一样,刚好落在粪坑里,下面的人全部牺牲了。不一会儿,炮弹又击中了小楼,躲在里面的战士非死即伤。张逸民也被埋在废墟下面,等炮击停止,才费劲地爬了出来。

当天晚上结束战斗后,张逸民才发现,自己的腿上有一个小口子在流血,原来是一小块弹片打进去了。他没当回事,只是简单包扎了一下。后来伤口处长了个疙瘩,直到60年代,又做了手术取出弹片。

从陆军到海战英雄

张逸民是黑龙江宾县人,1929年生。他说自己是无神论者,但晚年回忆起儿时的一次经历,又觉得命运不可思议。

1935年,张逸民虚岁7岁,过年的时候父亲带他去镇上的一个寺庙,给方丈“于大和尚”拜年(方丈以前救过他父亲一命)。方丈摸着张逸民的脑袋,颇为惊奇地说:这孩子一身正气,长大了是个武官,会经历很多危险,但每次都能逢凶化吉,将来会名扬四海,长命善终。他一生的功名在南海。

张逸民87岁时写回忆录,回望自己一生,才觉得当年老和尚的预言很准,“老和尚八十年前之所言,竟然在我生命历程中,条条有了应验。这实在令我惊叹不已又百思不得其解。”

他1947年从东北抗日军政大学毕业,和几个同学主动要求去野战部队。当时6纵正在四平一带打仗,于是张逸民被分到了6纵所属的18师52团。部队只能送他们到敦化,他们又从敦化一路步行,去6纵的机关驻地烟筒山报到。

张逸民说,“这段路并不算远,也就三四百里吧”,但是正值夏季,下着雨,一路泥泞,走了七八天才到地方,几个人都成了小叫花子。

1947年开始,张逸民跟着部队南征北战。但他真正立大功是调到东海舰队之后了,比如55年配合一江山岛作战时,在大陈岛海域指挥自己的鱼雷快艇击沉国民党军的“洞庭号”炮舰,轰动全军。后来张逸民先后当过支队政委(师级)、海军舟山作战基地副政委、政委(正军级)。

参考资料:张逸民回忆录

上一篇:明宪宗:被低估的皇帝,打外仗比朱棣彪悍,大明因他续命160年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