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6年,韩先楚病逝,部下老泪纵横:我崇拜他,我热爱他

旋风司令韩先楚一生战功赫赫,名满天下,却有一桩憾事,那就是没有留下个人回忆录。他的很多传奇故事没有留下文字记载。其实他是想写的,只可惜晚年身体不好,还没有来得及写就撒手人寰了。

幸运的是,韩先楚有一位爱将叫徐国夫。

徐国夫写了个人回忆录,里面记载了韩先楚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大家都对韩先楚的评价非常之高,徐国夫却说,这个司令啊,哪样都好,就是老乡观念太重。这是不好的评价吗?韩先楚听了却一点也不生气。

徐国夫为什么如此评价韩先楚呢?他对韩先楚还有哪些记载和评价呢?

第一次见面,徐国夫说,韩先楚相貌平平,他在心里却为韩先楚叫好

1947年4月的一天,四保临江战役打响,东北民主联军第三纵队开会。司令员曾克林说,

首先给大家介绍一位贵客,他就是第四纵队副司令员韩先楚,上级命令我和韩先楚同志共同组成临时指挥部,共同指挥四保临江战役,我们三纵的同志要坚决服从韩副司令员的指挥。

说话的时候,曾克林用手拍了一下和他坐在一条凳子上的韩先楚。曾克林在说,三纵的将军们都在观察这位韩副司令员。徐国夫当时是三纵第九师师长,他也在盯着韩先楚看。

(1979年的韩先楚上将)

这是徐国夫第一次见到韩先楚,在他的眼中,韩先楚,个头不算高,精廋,皮肤黢黑,蒜头鼻子,用四个字来总结就是“相貌平平”,或者说其貌不扬,跟高富帅完全不沾边。

曾克林介绍完,韩先楚接着说了几句客套话。因为是客套话,徐国夫根本没记。接下来会议进入正题,讨论作战计划。当时的杜聿明不甘心失败,亲率10万大军第四次杀向我临江地区。

形势岌岌可危。如何保卫临江呢?曾克林主张稳扎稳打,先打弱敌。韩先楚却主张先打敌人的主力。按理说,韩先楚是副司令员,而且是三纵的客人,于情于理都应该听从曾克林的意见。

不然,韩先楚一点都不客气,据理力争,丝毫都不退让。双方争论起来,各讲各的理。从内心来说,徐国夫倾向于韩先楚的意见,大胆冒险这才有意思。可是他毕竟是三纵的将领,像很多三纵的将领一样,都不好表态。

怎么办?只好将两个意见都上报给南满军区,由陈云和萧劲光裁决。很快,南满军区的指示就到了,他们采用了韩先楚的意见。后来的结果我们都知道了,韩先楚一战成名。

这仗打得真带劲。徐国夫对韩先楚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这才叫大丈夫,这才叫战将,当官就要当这样的官。如果是唯唯诺诺,别人说啥就是啥,有主见也不敢坚持,光看上面的脸色行事,那算什么官?

当时散会的时候,韩先楚主动和徐国夫握手,还说,

我早就听说过你徐国夫的大名,原来叫徐国富是不是?过草地和抗战时期当过骑兵团长,到东北有几场仗打得很不错。

一句话说得让徐国夫心里很热乎,原来韩先楚知道他徐国夫,真是倍感荣幸啊。别看韩先楚人瘦小,手劲却挺大。

司令员和政委意见不一致,徐国夫站起来说,我支持韩司令

1947年9月,韩先楚就任第三纵队司令员,成了徐国夫的顶头上司。徐国夫从心里感到兴奋,都说韩先楚是好战分子,能打仗,跟着他,这下子有好仗要打了。

我东北民主联军发起秋季攻势,三纵是参战的主力部队。没想到,韩先楚刚来,却和三纵政委罗舜初争论了起来,又是两种意见僵持不下。罗舜初主张先打敌人的一部,然后逐步扩大战果。

韩先楚却上来就要端掉敌人的师部所在地威远堡,擒贼先擒王,打掉敌人的师部,敌人就乱套了。应该说,罗舜初的方案比较稳当,韩先楚的方案却很大胆冒险。他们谁也说服不了谁。

司令员和政委发生争执,与会人员都低着头,有的吸着烟,不说话,谁也不好说什么。韩先楚用目光盯着徐国夫,徐国夫立刻明白了这眼神里的内容,霍地站起来说,

(徐国夫少将)

罗政委的意见很有道理,但是我觉得太保守了,上级是要求我们大量歼灭敌人,适当冒险是值得的,俗话说,胆小不得将军做,我支持韩司令的方案。

徐国夫说完,第七师师长邓岳也站起来表态,支持韩先楚的意见。但是也有很多人支持罗舜初政委的意见。怎么办?还是老办法,两种方案都上报,请林总裁决。

林总的电报很快发过来了,只有八个字:按先楚案实施战斗。这才有了彪炳史册的长途奔袭威远堡,生擒敌师长及以下3000多人。徐国夫全程参加了这次战斗,三个字,真过瘾!

跟着韩先楚打仗,就是过瘾。

徐国夫抢不过邓岳,抱怨说,韩司令哪都好,就是老乡观念太重

在第三纵队有这样一句话,叫七师拱,八师顶,九师转。什么意思呢?第七师善于攻坚,第八师善于防御,而第九师最能迂回作战,所以叫做转。三个师各有所长,韩先楚好像特别钟爱第七师。

1947年冬,要打国民党新五军了。韩先楚经过侦查得知,新五军的军部就在文家台,他决定打掉敌人的军部。韩先楚找来徐国夫,对他说道,

这次我准备让你们第九师主攻文家台,有没有什么意见?

当然没有意见了,徐国夫盼的就是打主攻。大家都知道九师的特长是转,老是长途迂回,走的路最多,却很少担任主攻。九师吃了不少苦,受了不少累,战功却不如其他两个师。

如今韩司令给了九师一个打主攻的机会,那当然是求之不得了。徐国夫赶紧表态说,

完全没有问题,保证完成任务。

韩先楚说,

好啊,等下开会的时候我就宣布。

会议开始后,韩先楚站起来宣布作战分工,

七师担任文家台主攻,八师助攻,九师打援。

什么?徐国夫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刚才还说得好好的,怎么这么快就变卦了,韩司令出尔反尔。

徐国夫非常生气,会议开完,就气冲冲地去找韩先楚,质问他,

会前不是说好了吗?让我们九师打主攻,怎么突然又变了呢?韩司令说话不算话。

韩先楚苦笑着对徐国夫说,

(邓岳少将)

国夫同志,我也没有办法啊,那邓岳邓疯子不干,死磨硬泡非要打主攻,我实在拿他没有办法,下次吧,下次一定把主攻的机会留给你。

原来是邓岳把主攻的机会给抢走了。事已至此,无可奈何了,徐国夫只抱怨地说了一句,

谁抢到就是谁的呀?那下次我们也抢,疯抢谁不会呀?你这个司令哪样都好,就是老乡观念太重了。这件事有没有老乡这重因素啊?

韩先楚是湖北红安人,邓岳是湖北麻城人,而徐国夫是安徽六安人。其实大家都是大别山子弟,都是红四方面军将领。只不过呢,韩先楚和邓岳都是湖北人,而韩先楚一直也最器重邓岳,所以徐国夫才这样说。

要是平常有人这样跟韩先楚说话,他早就发脾气了。可这次韩先楚非但没有生气,还很小声很愧疚地对徐国夫说,

不能这么说呀,我也是有苦衷的,你体谅一点吧。

为什么呢?因为徐国夫也是韩先楚的爱将,对于自己的爱将,他非常爱惜,不忍心发脾气。看着韩司令那委屈的表情,徐国夫也没话说了,坚决执行命令吧,消灭敌人,才是最重要的。

此战,打掉了新五军,活捉了军长陈林达。陈林达是东北战场,第一个被俘的国民党军长。

阔别一年多,韩先楚见面就给徐国夫来了一拳

1947年冬季战役结束,徐国夫因病住进了医院。还没有出院呢,三纵的政治部主任老战友唐凯来找他。简单问候之后,唐凯开门见山地说道,

你不用再回三纵了,新组建了第五纵队,要调你去当师长。

说完,唐凯拿出了任命书。徐国夫很不情愿,这太突然了,他说道,

前两天韩司令还给我打电话,让我赶紧回三纵报到呢,还准备任命我为参谋长,怎么突然命令又变了。

唐凯解释说,

第五纵队刚刚组建,总部说了,各纵队都要大力支持,五纵要谁给谁,无论职务高低,都不能拒绝。我也要到五纵去了。

徐国夫这才明白,肯定是唐凯先去了五纵,然后又把他拉过去了。

从内心来说,徐国夫更愿意跟着韩先楚打仗,不愿意离开第三纵队。可是组织上已经有了命令,他只能服从。唐凯特别说,五纵刚刚组建,特别需要像他徐国夫这样能打仗的主将。

后来,徐国夫听说,为了他的事,韩先楚多次据理力争,要留住他,可是胳膊拗不过大腿,总部还是没有同意。就这样,徐国夫离开了第三纵队,平调到第五纵队当师长。

这是1948年,时间一晃就是一年多,到了1949年,辽沈战役结束了,平津战役结束了,徐国夫跟随四野大军南下,要打白崇禧。有一天,徐国夫见到了老首长罗舜初政委。

(罗舜初中将)

久别重逢,格外高兴。罗舜初热情招待了徐国夫,然后对他说,

国夫,你还是回来吧,我们三纵能打仗的将领东派西派越来越少了,长此以往,老三纵在东北创下旋风部队的牌子有可能不保呀。

一句话戳到了徐国夫的痒处,他问道,

回去干什么?

罗舜初回答说,

两个职务任你选,一个是军参谋长,一个是119师师长。

当时的第三纵队已经改编成第40军了。徐国夫说,

119师师长不是宁贤文吗?

言外之意,他不想当参谋长,还是想当师长带兵打仗,可是119师师长已经有人了。罗舜初说,

不是让你选吗?

徐国夫由衷地说道,

回去可以,我毕竟在老三纵待了那么长的时间,可是对现在的42军也有感情了,也舍不得呀。你是了解我的,我喜欢打仗,如果要回去,不当什么军参谋长,我就当119师师长。

有了徐国夫这句话,罗舜初心里有谱了,他说,

很好,很好,等韩先楚回来,我们碰个头,写个报告,就把你调回来。

一听韩先楚,徐国夫心里来劲了,又要跟着老司令打仗了。可是他又担心42军那边不会放人。罗舜初说,

这个你就甭管了,回去收拾一下等通知吧。

没几天,通知就下来了,徐国夫奉命来到第40军军部报到。没想到,一见面,韩先楚就给他了一拳。徐国夫说道,

哎呀,你这个大司令还兴大人啊,罗政委你得给我作证明,韩司令打人。

韩先楚却笑着说,

打你一拳算是少的,我还想多打你几拳呢,谁让你来得这么慢。

徐国夫苦笑着辩解,

说话可得讲良心,接到命令,我一刻也没有耽误,就往这里赶。

说完,大家都笑了,韩先楚打了徐国夫一拳,这是老战友重逢,特有的见面礼。1949年8月,徐国夫正式回归韩先楚麾下,担任了119师师长。

韩先楚给徐国夫打电话,你太贪了吧

打完衡宝战役,第40军来到了琼州海峡岸边,四野要求第40军配合第43军,一起解放海南岛。对于此战,韩先楚是力主早打的,可是好多将士还有思想包袱。怕到海上打仗。

其中有一个高级干部,居然偷偷地拿起石头把自己的脚砸伤了,谎称是特务打的。为什么呢?其实他就是为了躲避渡海作战。为此,居然不惜自残。真是岂有此理!

事后,韩先楚并没有对这位高级干部做任何处置,不了了之了。许多年后,徐国夫见到韩先楚,还专门提起这件事,说道,

我说你韩司令,哪样都好,就是在个别问题上原则性不强,用感情代替原则。

其实,韩先楚是爱兵如子,对待他的士兵太过宽厚,不愿意轻易去处罚他们。但是,这位高级干部的行为却暴露出了一个问题,很多人怕渡海作战,怕葬身大海。

所以韩先楚很焦虑,思想问题不解决,这渡海作战就无从谈起。徐国夫看到韩先楚非常着急,很想替他分忧解难。经过商量,他们决定开展诉苦教育,在部队中树立争先立功的思想。

韩先楚亲自给战士们做报告,说,

很多人抱怨上级把解放海南岛的任务交给了我们第40军,抱怨我抢任务。同志们啊,海南岛不解放,蒋介石就有可能以此为跳板,反攻大陆,那么我们奋战这么多年,那么多战友们的鲜血岂不是白流了吗?我们40军一向都是吃苦在前,享乐在后,这一仗如果交给别的军,大家不后悔吗?

韩先楚的话,句句戳心,很有说服力。战士们的思想很快统一了,迅速投入到渡海作战的训练中去。俗话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要渡海作战,得有船啊。

(左一徐国夫,左二解方)

一些当地的老船工告诉徐国夫,距此不远的涠洲岛上有很多船,那是国民党从附近渔民手里抢来的。徐国夫立刻派人去侦查,果然岛上有船,而且驻防的兵力不多。先打涠洲岛。徐国夫赶紧去向韩先楚汇报。

听完徐国夫的汇报,韩先楚笑了,很快批准了徐国夫的作战报告。3月5日出发,3月7日,徐国夫漂亮地拿下了涠洲岛,全歼守军,最重要的是截获了300多只船。这些都是韩先楚急需的宝贝呀。

徐国夫留足了供本师使用的船,剩下全部交到了军部。没想到,韩先楚很快把电话打了过来,把徐国夫训斥了一顿,

好你个徐国夫,你太贪了吧,好东西你自己先挑了个遍,不怕消化不良撑破肚皮吗?这不行,原来你们就弄了不少,无论是质量还是数量,就你们师好,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们得把船拿出来一些,至少200只,发扬一下风格嘛,其他的师团还在饿肚子呢。

韩司令明察秋毫,都这样说了,徐国夫很无奈,说道,

好好好,119师也是你的部队嘛,你韩司令有指示,我啥时候没执行过。徐国夫只好分出来一些船给其他兄弟部队。

有了船,解放海南岛的战役很快打响了,徐国夫和韩先楚一起成为解放海南岛的功臣。许多年后,徐国夫在自己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

真叫痛快,我庆幸有机会参加了这样的战役。

1986年,将星陨落,徐国夫老泪纵横说,我崇拜他,我敬重他,我佩服他,我热爱他

新中国成立,1955年,韩先楚被授开国上将,徐国夫是开国少将。他们都是共和国的开国将军。韩先楚是副总参长,当了福州军区司令员,又担任兰州军区司令员,大军区司令一干就是20多年。

徐国夫的职位没有韩先楚显赫,他在沈阳军区当过装甲兵司令员,又到武汉军区担任副司令员。

1986年10月4日,一位不曾相识的青年军人给徐国夫打电话,告诉了他有一个不幸的消息,韩先楚在昨天病逝了。那一刻,徐国夫整个人突然木讷了,僵硬了,他自言自语地说,

(李先念夫人林佳媚和韩先楚上将夫人刘芷为韩先楚墓地铜像揭幕)

韩先楚病故了,韩先楚病故了。

当时的韩先楚只有73岁啊,徐国夫只比韩先楚小1岁,身体却还很硬朗,韩先楚怎么就突然走了呢?然而,这已经成为残酷的现实了。徐国夫抑制不住悲伤的情绪,老泪纵横。

在徐国夫的回忆录中,专门有一篇是写韩先楚的。在这篇文章中,徐国夫尊敬地称韩先楚为将星。“将星陨落”,“将星出生于1913年”,“将星在战争年代出生入死,英勇善战”,等等。

勇气应该是一个军人首先必须具备的品质。然而,又有个人之勇气,和指挥员之勇气。个人的勇气是作战不怕死不惧危险,指挥员的勇气是敢于打险仗打硬仗。韩先楚是既有碰硬的勇气,又有碰硬的把握,是真正的战将,能将,良将!

徐国夫几乎是用诗歌化的语言,来表达自己对韩先楚特有的感情。他说,

我崇拜他,我敬重他,我佩服他,我热爱他。

我崇拜他指挥战斗特有风格!

我敬重他率先垂范战斗作风!

我佩服他敢于直言英雄胆魂!

我热爱他外冷内炙为人情感!

吾以吾魂感颂忠魂!

徐国夫最后深情地写道:将星陨落12年了,英魂有知,战友们永远怀念您!

徐国夫非常高寿,他在2004年逝世,活了91岁。

本文参考徐国夫个人回忆录《大漠风声疾》《战将韩先楚》等书。喜欢的读者朋友们欢迎点击关注或留下宝贵评论。

韩先楚为何不入八宝山?墓地最气派,故居却很冷清,门可罗雀

1985年大裁军,保留七大军区,司令员都是谁?5人三年后授上将

1983年,尤太忠司令员请河南省长吃饭,说家乡的事就拜托了

上一篇:公私分明的粟裕,为何却为自己的儿子坏了规矩,两次动用“特权”?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