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两次算什么?这个韶山猛人,一生赢了四次

现在流行一些词,双赢啊,赢两次啊,赢麻了呀……

今天给大家讲的这个韶山猛人,竟然赢了四次。

不知现在的语文书里,是否还有《范进中举》一文,我们学的时候,就说这篇文章,讽刺了封建社会科举考试对人摧残,鞭挞了屠夫岳丈前冷后热的可笑面目。

随着年纪渐长,对这些事的理解更多,方晓得,能考上举人的,已经是封建社会的牛逼人物,有了可以做官的资格。如果能考上进士,那就更是牛人中的战斗机。

张嘉言就是这样的牛人。

虽然正史里对他记载甚少,但我们知道,他是湘潭县人,出生地如今属于韶山银田镇。

韶山以前偏居湘潭湘乡两县的山岭之间,虽然距离两个县城都不太远,但因交通不便,直到明朝才有大规模的人口迁入与开发。

两百年间,这里的青山绿水浸润出张嘉言这个读书种子。

曾任岳麓书院山长的郭金台,给本县前辈作传:

张嘉言字寰应,中壬辰进士,初授广州司理。

壬辰年即万历二十年,西元1592年。中举已属不亦,进士比现在北大清华还难考得多。

学而优则仕,这是张嘉言赢的第一次。

接着我们讲他的猛。

郭金台说,“寻迁工部营缮司郎中,以诖误落职还。”

诖误,就是官员因失职受谴责或失官。

《明史》载:

万历三十九年,“大计京官……主事郑振先、张嘉言及宾尹、天飐、国缙咸被察……”

仅此一句,并无他言,且还是在出现在孙丕扬的传记里。

显然,在正史作者的眼中,张嘉言不过是个十分普通的小官而已。

幸得,沈德符的《万历野获编》,记载当时的事情十分详尽。从中我们知道,张嘉言“楚人也,素负气”,任职工部时,朝廷讨论修复被被烧毁的正阳门。当权太监屈指一篇,说要十三万两。张嘉言直来直往,根本不看他们脸色不给他们面子,说:

放在民间,这种规模,三千两足够,皇家嘛,面子大,六千再也不能多了。

气得太监扑上来就要打他,其他同僚没一个敢说公道话,只知道把双方扯开,免得在朝堂上折了皇帝面子。

敢于为正义而得罪当权者,张嘉言确实是猛人。

此事发生在万历三十八年,第二年,他就被踩了脚跟,使了绊子,没得当官了。

可他又不怕,不当官,就回来做生意呗。

从郭金台的记载里,我们晓得:

公遂缚屈奇志,为经济生产业务,农桑蔬果,泛滥涉猎,日聚家奴百辈,晨出暮返,极心力团聚,虽猥屑薄业,亦累资岁至百千计……岁租入至万石,奴僮千余名,资数十万。

他做生意,只要有钱赚,哪怕别人看不起的得业,照做不误,几十年下来,终成巨富。

(图源PEXELS)

此为第二赢。

第三赢则是他培养了几个好儿子。

张烈(原字为火加列)、张煃“先后举乡荐”,也就是考中了举人。张燧则“读书成名”,其所著《千百年眼》,万历四十二年(1614)出版,虽然入清之后被禁,但深受康熙皇帝喜欢。

明末传入日本,也受到扶桑文人追捧。

几个崽都有出息,“诸孙亦森秀阶除”,他在家庭教育方面,十分成功。

有了钱,捐钱修路建桥做慈善,“所施给亦至数万”,湘潭关帝庙、韶山张公桥,都有他的功劳。

他活了八十多岁,去世之后,明朝陷入混乱之中,“天生伟人,食太平福,决非偶然者”

这可以算得上他的第四赢。

能像他这样青史留名的,又有几个呢?

上一篇:王重阳丘处机老顽童,历史上竟都真有其人!真实的他们做了什么?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