溥杰想接日本妻子回国,溥仪不让,周恩来力劝:还是让她回来吧

图|溥杰与嵯峨浩在家中作画

前言

1960年11月28日,就在溥仪特赦一年以后,爱新觉罗·溥杰也获得了特赦。

溥仪和溥杰两兄弟,在过去一直是形影不离,虽然两兄弟之间横亘着固有的君臣有别的思想,可两人之间的兄弟情分,却始终长存。不过也就是在两人特赦以后,两兄弟却因为一件事情差点闹翻。

溥杰特赦后,想要接日本妻子嵯峨浩回国,而溥仪却态度坚决地表示反对,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儿呢?

跨国姻缘

1931年9月18日,日本在东北发动九一八事变侵占东北。虽然他们对东北这片领土早已经垂涎三尺,可为了欺骗引导国际上的舆论,他们还不能太过明目张胆的占据。

一方面,他们大肆任用原东北军投降的将领,以达到控制东北的目的,另外一方面他们也急需要扶持一个代理人来做幌子。

日本选择的傀儡,就是闲居天津的前清皇帝溥仪。

图|溥仪与溥杰,润麒在养心门东影壁前

这一年10月,日本驻屯军司令官土肥原贤二悄悄赶赴天津游说溥仪,面对老谋深算的土肥原贤二,溥仪稚嫩的就像是一个孩子。一见面土肥原贤二就表现出特别恭顺的姿态,而且满脸堆笑。

即便是时隔多年以后,溥仪仍然对两人见面的场景有很深刻的印象,在《我的前半生》中,溥仪有过这样的描述:

“这种笑意给人的唯一感觉,就是这个人说出来的话,不会有一句是靠不住的。”

可即便如此,溥仪还是选择了相信土肥原贤二,因为他所提出来的条件太过诱人,10月25日在土肥原贤二的诱惑下,溥仪经由旅顺前往到奉天,先是作为担任伪满洲国的执政,后在日本的扶持下称帝,年号康德。

溥仪已经完全被日本人所迷惑,他在后来自述中,也并不避讳这一点:

“我在日本公馆里住了些日子,到了天津之后,我一天比一天更相信,日本人是我将来复辟的第一个外援力量……我拉拢军阀、收买政客、任用客卿全不见效之后,日本人在我的心里的位置,就更加重要了。”

除了换来“皇权”外,溥仪换来的还有众叛亲离,至少包括皇叔载涛在内的皇族都没去东北去享受这份“荣华富贵”。

图|溥仪、溥杰与妹妹妹妹韫颖,韫龢合影

不过溥仪逐渐地察觉到了日本人的野心,到东北以后,溥仪在日本人的胁迫下,签署了不少的不平等条约,心中倍感憋屈不说,日本人为了达到控制的目的,还想强迫溥仪娶一位日本妻子。这样的话,两人生下来的孩子,就有二分之一的日本血统。

溥仪强烈反对,后来娶了一位叫谭玉玲的祥贵人,溥仪对这位妻子是十分喜欢的,经常叫侄媳等女眷陪她散心,可两人婚后4年,溥仪也未能生育子嗣,1942年谭玉玲不明不白的死亡,令溥仪倍感痛心。

1946年溥仪出席日本东京国际军事法庭时,还曾提到了这件事,虽然谭玉玲诊断是因病而亡,可溥仪却不大这么认为,怀疑是日本人下的毒手。

溥仪曾于1940年密谋摆脱日本人的控制,打算由伪满洲国警卫队护送自己逃到萨尔瓦多大使馆避难,结果被日本人察觉而失败。

渐渐的日本人也察觉到了溥仪不好掌握,于是他们把目光投向了溥仪的兄弟——溥杰

溥仪到东北当伪满洲国皇帝时,身边的亲人少得可怜,除了自幼跟他长大的溥杰除外。

兄弟两人自幼的感情就要好,作为弟弟当然应该无条件地支持哥哥。

图|溥杰

溥仪到东北时,溥杰还没在他身边,早在1929年,溥杰就被派往日本留学,在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学习,直至1935年9月才回国。

因为多次赴日留学,日本人对溥杰同样抱有好感。

溥杰其实已经结过婚,第一任妻子唐怡莹比他大三岁。

不过这第一段婚姻,对于溥杰而言并不算是很完美,溥杰后来回忆称:

“我那时不但在母亲的吩咐下,莫名其妙地向着‘指婚’的发令人叩头谢恩,还得像傀儡一样,选吉日,带聘礼,身穿前清的冠袍带履,在王府护卫、官吏、首领、小太监的簇拥下,到岳父岳母家去纳聘。”

唐怡莹自幼是在宫里长大的,同样也是娇生惯养出来的,她觉得溥杰不能满足她的所有要求,两人的夫妻关系基本上是名存实亡。

可当日本人强迫溥杰娶日本妻子的时候,溥杰居然表现出难能可贵的骨气,他不仅表示反对,还拿唐怡莹来当挡箭牌,说自己已经有一任妻子,日本人为了迫使溥杰就范,还专程派人到上海唐怡莹家里,强迫唐怡莹的弟弟签了溥杰与唐怡莹两人的离婚书,还找来了当地警察作证人。

虽然离婚对于溥杰而言未必不能算是一件好事,可接下来他要面对日本人的强迫,就不是那么容易推脱的了。

图|嵯峨浩

日本大户人家以及公卿华族适龄的姑娘,都在备选的范围内

有一次,日本人塞给溥杰一摞照片,让他看看合不合意。

溥仪随手翻看了几张照片,目光落到了其中一张照片上,这张照片是和日本皇室沾亲的侯爵嵯峨实胜和夫人尚子的长女嵯峨浩,溥杰看着照片上的姑娘,清秀可人,似乎是没有出身大户人家的跋扈,心中一动,决定去见一见。

情定一生

在溥杰这场婚事中,日本军方无疑是最具强势的一面,当溥仪选定那张照片后,日本关东军司令本庄繁就直接到了嵯峨家宣布,嵯峨浩已经被内定为“满洲国皇弟的妃子”。

对于这场实际上的“政治婚姻”,嵯峨浩的祖母一开始强烈的反对两人的婚事,当年23岁的嵯峨浩,还在女子学院学习绘画,对于这场莫名安排的婚事也十分反感,可她看到了溥杰的照片以后,心中同样产生了一种过电的感觉,她后来是这样形容这种感觉的:

“我鼓着勇气,打开照片一看,没想到是张温和安详的脸。他虽然戴着军帽,但五官端正,眼镜后面的眼睛聪慧而明亮,给人留下很深的印象。我又惊又喜,条件反射似地想:与其说象个军人,不如说更象个学者或文人。”

图|溥杰与嵯峨浩结婚照

嵯峨浩一家开始打听溥杰的情况,由于溥杰在日本学习生活多年,要打听也并不困难,在了解了溥杰的为人后,嵯峨浩一家也改变了原来的看法,同意了两人的婚事,嵯峨浩的母亲更是对女儿说:

“今天我到一个很有名气的算命先生那里去了。给你们两个算了算命。你猜怎么样?他保证说是金玉良缘。特别是好,运气好,肯定能善始善终的。”

1937年1月28日,溥杰在日本军方的安排下,与嵯峨一家人见了面,而当时见面的地点是选在了嵯峨浩的母舅家里,溥杰的谈吐作风,令两家人都十分满意。

双方婚事定下来以后,溥杰又在安排下见了嵯峨浩一面,结果两人一见钟情。

唯一反对的,恐怕只有溥仪一个人。

溥仪已经意识到是日本人对他的控制,因此很反感与日本方面有联姻的关系,溥杰要同日本人结婚,溥仪十分感觉紧张,可他又无能为力,更为关键的是,就连自己的亲弟弟,对这场婚事也都没有表示反对。

相对于哥哥的紧张,溥杰沉浸在巨大的幸福里面,1937年2月6日,日本方面宣布了溥杰与嵯峨浩订婚的消息,两个月后即举行了盛大的婚礼。

图|溥杰与嵯峨浩以及长女

1938年2月,嵯峨浩怀孕,日本人强迫溥仪签署了《帝国继承法》。

从这个角度来看,溥杰与嵯峨浩的婚姻,完全是属于一种政治婚姻,日本人千方百计的扶持溥杰,目的就是为了取代溥仪。一旦溥杰有了子嗣,溥仪就要面临被换掉的命运。

溥仪看到弟弟与日本人结婚,十分的惊恐,他一开始认为弟弟只是上了日本人的当,所以多次劝说弟弟和这个日本女人离婚,他认为这个嵯峨浩一定是日本培养的特务,只要生下男孩,他和弟弟都不可能幸免。

可一个令溥仪吃惊的事实就是,溥杰却心甘情愿地跳进了这个“陷阱”,面对自己的劝说竟然是无动于衷。

溥杰在给哥哥的信中写着,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尝到了家庭的幸福感。

溥仪写信大骂:

你要看着我被日本人活活弄死吗?你的老朋友吉冈安直,现在是关东军派给我的秘书。他时刻监视着我,随时可以将我置于死地。你知不知道?

自此开始,溥仪和溥杰两兄弟之间暗生嫌隙,再也没说过心里话。

图|溥杰与嵯峨浩

溥杰将哥哥的忧虑告诉了妻子嵯峨浩,据说嵯峨浩直接找到了日本军方,明确告诉他们,如果自己生下男孩,皇帝陛下(溥仪)突然遭遇不幸,他们夫妻就会立即双双自杀。

1938年2月溥杰与嵯峨浩长女名为慧生,取智慧高深的意思,而另外一层含义,也有“会生”的意思,毫无疑问,如果慧生是个男孩的话,那么他将来一定是“帝国”的继承人。

嵯峨浩虽然不懂政治,性格却十分坚韧,正是因为嵯峨浩的坚持,才让日本人的阴谋没有得逞,也因为她的努力,溥仪与溥杰的关系也有所缓和。

嵯峨浩嫁给溥杰以后,专心在家相夫教子,从不参加政治活动,夫妻两人度过了一段快乐的时光。

两人婚后有一段非常幸福甜美的时光。一直到1945年8月,随着抗战的胜利,溥杰与嵯峨浩之间也上演了一场悲欢离合。

1945年8月11日,嵯峨浩与女儿嫮生一起逃离了长春(伪满洲国“新京”)回到了日本,可溥杰却跟随溥仪一起,在机场被苏联军队抓捕,后来被当做战犯遣送回国。

流浪的王妃

嵯峨浩携二女儿嫮生过了两年颠沛流离的生活,一直到1947年才回到日本。

除了照拂两个女儿成长外,嵯峨浩也记挂着丈夫溥杰的安危。

图|嵯峨浩

溥杰长女慧生聪明伶俐,自幼学习中文,到1954年年底,慧生用半生不熟的汉语给新中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写了一封信。周总理看到这封信以后,也是相当的感动,同意了他们与溥杰之间的书信往来。

嵯峨浩在日本期间,没有一天不思念丈夫的,可噩耗接踵而至,丈夫还没回来,长女慧生1957年卷入了殉情事件,与同学大久保一起双双死于天城山,就是日本历史上有名的“天城山心中事件”(心中是日语殉情的意思)。

长女的去世,成为了溥杰与嵯峨浩一生永远的遗憾。

嵯峨浩在慧生去世后,开始动笔写自传,即《流浪的王妃》,并于1958年出版,由于嵯峨浩的身份本身就与众不同,这本书在日本拥有非常大的影响力,后来还被改编成电影。

夫妻两人之间通信不断,溥杰的思想改造也十分顺利,1960年11月28日,溥杰第二次获得了特赦后,随即请求周总理,希望能把嵯峨浩母女接回中国来团聚。

不过没有想到的是,溥仪却表示了强烈的反对。

虽然溥仪对自己的侄女都表达了相当的善意,可对嵯峨浩的戒心依旧很大,即便是已经过去多年,当年带给他的压力依旧存在,溥仪始终认为嵯峨浩可能是日本特务。

图|周总理

与溥仪不同的是,周总理以极大的包容胸怀,希望嵯峨浩回到中国,还主动去调和了溥仪、溥杰之间的家庭纷争。

周总理邀请溥杰、溥仪到自己家里,并主动提到了嵯峨浩的事情。溥仪当场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周总理居然连这件事儿都知道。

溥杰谈了对自己妻子的分析,周总理听后点点头:“你对你夫人的分析很对。”

周总理当场发表了意见:

“我看还是欢迎她来,来后再帮助他。”

出乎预料的是,周总理对于他们之间的家事了解得相当清楚,这让溥杰十分感动,溥仪在旁边憋了很长一段时间没说话,见周总理赞同接嵯峨浩回国,一下子没憋住,喷出一连串的话:

“我对溥杰与浩的结婚是不满意的,因为那时有统治阶级的思想,怕日本帝国主义有意培植她,所以我对溥杰也动心眼,一直对浩不放心。”

“现在是不是放心了?”周总理没有打断他的话,而是等他说完以后问道。

“现在我对她仍然不放心。”

“你倒是很直爽。”

周总理耐心的劝说了溥仪以后告诉他:“先不要下结论。”

图|《流浪的王妃》

说罢,周总理转头吩咐一边的童小鹏说:

“找一本《流浪的王妃》,给溥仪看看。”

“日本人想操纵她,这是过去,现在不是这样吧,你能改造好,人家就不能改造好吗?”

不仅如此,周总理还谈到了嵯峨浩回国的细节问题,并接着耐心的劝说他们:

“过去和日本人结婚的不是你一个,东北就有4000个日本女人同中国人结了婚。你应该给她去信,告诉她,你已经得到初步的改造,是个平民了,不要批评他,和大哥生活在一起也该诉他,说政府已同意她回来,他回来能不能过得惯让她自己考虑,告诉她现在没有人高人一等的现象,让她也是一个平民的立场,欢迎她做一个平民溥杰的妻子。”

不过即便如此,想要改变溥仪的想法,也绝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溥仪、溥杰两兄弟,后来聊的时候,也尽量避免提起嵯峨浩的事情,以免难堪。

对嵯峨浩回中国这件事,在爱新觉罗这个大家族中,是不是也有反对的声音呢?

“皇帝都可以改造过来,何况是她”

1961年2月28日,正值农历腊月二十八,溥仪、溥杰两兄弟受周总理邀请到周总理家里聚会,到了以后才发现,原来这一次周总理邀请的是他们爱新觉罗家族全体成员。

图|1960年冬,溥仪、溥杰一起去看望载涛

周总理并没有客套,等到大伙聚齐了以后单刀直入地说道:

“今天请大家来,是和你们商量一下,溥杰出来了,是不是请他的妻子嵯峨浩回中国,让他们夫妻团聚,你们有什么看法,请大家发表意见。”

由于猝不及防,大家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都在客厅里抽烟、喝茶,气氛有些沉闷。

周总理提议溥仪作为代表先说话,结果一开口就把大家镇住了:“我不同意嵯峨浩回国。”

“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害苦了中国人民,也是的我和家族对人民犯下了罪,当了日本汉奸,这是我永远忘不了的,嵯峨浩与溥杰的婚姻,是日本帝国主义的政治婚姻的阴谋,不应该再维持下去了。”

溥仪的一席话说得大家都有些尴尬,几个姊妹都借口上厕所偷溜走了,周总理也笑了笑,一拍大腿:“我也上厕所。”

图|1967年溥仪与溥杰夫妇

说到底,对嵯峨浩回中国这件事情,几个姊妹态度上都有些暧昧,毕竟事关二哥的终身幸福,大家心里也都若有若无地希望嵯峨浩能到中国,可也有明确反对的溥仪外,还有态度稍显强硬的五妹夫万嘉熙:

“我认为嵯峨浩回来只是为了夫妻感情,她对中国毫无认识,听总理说她有进步表现,但究竟怎么样不敢说,这对二哥也是个考验。”

“有同感啊。”

溥仪冷不丁又冒出一句话。

“载老怎么看啊?”周总理点名载涛发言,在北京的爱新觉罗一族中,载涛年龄最大,辈分也最高,最关键的是品性出众,整个家族中人都对他十分尊敬。

“我有这么个看法。”载涛说道:

“从浩前两次来北京,都到祠堂里去磕头,见了我也按满族见长辈的理解给我请安、倒茶,看她嫁给满族人像是一心一意。她草书很好,人相当聪明。看来皇帝都可以改造过来,她这样聪明,回到中国后,全家再帮助她,会改造过来的。”

载涛一席话令溥仪陷入沉思,尤其是那句“皇帝都可以改造过来”。

周总理耐心细致的劝说爱新觉罗家族成员,大家的思想认识都有不同程度的提高,对嵯峨浩回国这件事,显得并不如何排斥。

图|溥杰在《末代皇帝》拍摄现场与尊龙合影

只不过溥仪仍然有很大的包袱,依旧还是难以转过弯来,周总理并没有强迫他要接受大家的观点。而是耐心细致的劝说来帮助他提高认识。

吃饭间隙,望着一桌子饭菜,溥仪吃得并不是很好,脑子里还在不断地想这件事,周总理把他叫到了一边,悄悄对他说:

“你的态度也是可以谅解的,因为你当初深受日本人之害嘛,浩的事情,最好尊重溥杰的意见,他回来以后,自己过不惯,大家也看不过去,她还可以再回去。”

“怎么样,试试看吧。”

“总理,你说得对。”溥仪似乎下定了很大的决心:“我同意她回来。”

“好,好。”周总理听了以后十分高兴:“大丈夫说话可要算数。”

1961年5月12日,嵯峨浩重返中国,并于分别16年的丈夫在广州重聚,一个月后周总理在中南海会见溥仪、溥杰夫妇。在周总理的安排下溥杰夫妇两人住进了护国寺大街52号。

图|溥杰与嵯峨浩

事实也正如周总理所预料,嵯峨浩回国以后,还随丈夫一起入了中国籍,夫妻两人虽然分别多年,感情却始终一如既往,成为中日之间友好交往的典范。

1975年,经由周总理批准,溥杰与妻子嵯峨浩一起访日探亲,见到了阔别多年的二女儿嫮生。

溥杰与嵯峨浩,两人之间的婚姻应该算是阴差阳错,尤其是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面,两人的结合原本就是带有一点悲剧色彩的,可因为彼此之间的真挚情感,两人都化险为夷,共同谱写了一段佳话,令人不由得感慨万千。

上一篇:慈禧逃跑时跟了一支特殊军队,一路无人敢拦,比御林军还厉害!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