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穗子:聂荣臻的日本女儿,1980年来中国寻亲,含泪称聂荣臻爸爸

图|《人民日报》登载的《日本小姑娘你在哪里》

前言

1980年5月28日,《人民日报》刊发了一篇通讯,题为《日本小姑娘你在哪里?》。这篇文章就像一粒石子激起了层层浪花,在当时社会引发了很大的轰动。也正是因为这样一篇文章,让发生在四十年前的一段往事浮出水面,并最终引出了一个圆满的结局……

1980年,美穗子来中国寻亲

图|聂荣臻、美穗子

1980年7月14日,人民大会堂出现了一位日本妇女的身影。她泪流满面,紧紧握着聂荣臻元帅的手,久久不肯放开,尤其是她的一声“爸爸”,更是让人动容。那么,这个名叫美穗子的日本妇女,她和聂荣臻之间究竟又发生了怎样的故事呢?

1980年7月10日,美穗子一路从日本乘飞机飞往中国,开始了她的感恩之旅。而在千里之外的中国北京,一位81岁的老人,正在等待着她的到来。

这天上午,各大媒体的记者齐聚在人民大会堂。应聂帅邀请,已过不惑之年的美穗子和她的家人站在大厅中央。过了一会儿,正门打开了,紧跟着,聂荣臻元帅在家人的陪同下走了进来,美穗子终于见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救命恩人。

美穗子直直地站在那里,聂荣臻缓缓走到了她的面前,看到眼前这个人,美穗子内心激动万分,却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语言来表达此刻的感情,随着“扑通”一声,美穗子跪在了聂荣臻的面前。

图|聂荣臻、美穗子

显然,聂荣臻对此没有一点准备,他连忙将美穗子扶起。待美穗子起身时,早已是泪流满面,她以额触聂帅的手,表示自己对他最大的敬意,并激动地哭出了声。美穗子捧出一幅字画,上面写着这样的字迹:中日友好万古长青。

聂荣臻轻抚美穗子的额头,感慨道:“战争已经过去,让我们化干戈为玉帛。日本民族是勤劳智慧的民族,愿中日两国人民世世代代友好下去,永远都不再兵戎相见。”这番情景感动了在场的所有人,大家不禁为之动容。

后来根据这一故事,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拍摄了相关影片《美穗子探亲》,讲述了美穗子访华的故事。不仅如此,在苏教版语文书上,《聂将军与日本小姑娘》的故事也渐渐为大家所熟知。

图|《聂将军与日本小姑娘》插图

聂荣臻救日本战地孤儿

随着美穗子的到来,一段尘封在华北大地多年的动人往事被悄然揭开。

故事发生在1940年抗日战争期间。这年8月,敌人正对我们施行“囚笼”政策,为打破日军对我们的封锁,八路军总部决定发起百团大战,瘫痪敌人的交通线路,使其首尾无法相顾。

在这样的背景下,聂荣臻率领的晋察冀军区部队一分区三团重点袭击了井陉煤矿。

在经历一夜的生死激战过后,我方取得了最后的胜利。可当我们的战士在打扫战场的时候,却意外发现了两名幸存的日本小女孩,而她们的父母彼时已经葬身在炮火中。

图|美穗子和母亲

当这个消息传到前线指挥部后,聂荣臻当即下达了命令:将两个孩子送到司令部。

战士们一看到两个小姑娘都是日本人,都感到十分气愤,就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见状,聂荣臻连忙摆手制止大家,并解释说:

“我们八路军进行抗日战争,绝对不只是打仗这么简单,我们还要时刻注意对敌人的政治工作,这点很重要,我们要时刻明白,抗战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和平。

如果是在战场上,我们对敌人绝不手软,但是现在不同,一旦敌人解除了武装 ,我们就应该要实行‘宽待俘虏’的政策。更何况她们只是两个无辜的孩子,也是战争的受害者。

我们是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不能像日本侵略军那样。在我们这里,我们实行的是革命的人道主义,不仅不能伤害日本人民,还要给予帮助。”

听了聂荣臻的一席话,大家立刻醒悟过来,是啊,战争跟小孩子又能有什么关系呢?

图|美穗子

照片上这个眼神略带忧郁的孩子 ,是一个劫后余生的日本孤女。此时的她父母双亡,刚和自己尚处于襁褓之中的妹妹,被八路军战士从满是消炎的战火中抢救出来。

所有人都明白,日本军国主义在中国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可我们却能在抗战最为激烈的时期,对日本的孤儿表现出这样宽大慈爱的胸怀,这是我们军队光荣传统的光辉体现。

图|聂荣臻、美穗子

这张照片是战地摄影记者沙飞在1940年8月21日拍摄的,当时正值百团大战期间。在照片中可以看到,聂荣臻牵着年纪尚小的日本小姑娘美穗子的手。沙飞在拍摄照片时曾这样说:“这些照片现实可能没有什么作用,也不是完全没用,几十年后发到日本,可能会发生作用。”时至今日,我们可以说:历史见证了沙飞的预言。

随后,在前线司令部里,这两个日本孤女成为了聂荣臻的小客人,并在这里得到了周到的照料。

两个小孩当中有一个还不满一周岁,聂荣臻发现这个小姑娘的脚被战火炸伤后,立即安排军区医生给她重新换药治伤。因为语言不通,聂荣臻还专门叫来了翻译,他轻轻把一个小女孩拉到自己身边,轻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图|聂荣臻照顾孩子

于是,现场出现了这样一幕情景。这一边小姑娘咿咿呀呀地说着话,另一边翻译断断续续地解说着。原来,这个小姑娘叫兴子。

吃过晚饭后,聂荣臻叫兴子吃梨子,当然,兴子听不懂中国话,只是瞪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呆呆地望着聂荣臻,然后皱着小眉头去看梨子,但却没有伸手去接。聂荣臻明白了她的意思,于是用水把梨子先冲洗干净,又削掉了果皮,这才递到孩子的手中,这回兴子终于高兴地吃了起来。

然而,战事紧张,部队又经常转战到不同地方,如果一直带着两个小女孩,难免有很多不方便之处,于是聂荣臻便做出了一个决定:把这两姐妹送到石家庄的日军兵营。这样一来,既能让她们早一点远离战火,还可以尽快回归到自己的祖国。

聂荣臻坐在桌前,拿出了一张便笺,给在石家庄的日本军营写了一封信:

此次我军进击正太线,收复东王舍,带来日本弱女二人。其母不幸死于炮火中,其父于矿井着火时受重伤,经我救治无效,亦不幸殒命。余此伶仃孤苦之幼女,一女仅五六龄,一女尚在襁褓中,彷徨无依,情殊可悯。经我收容抚育后,兹特着人送还,请转交其亲属抚养,幸勿使彼辈无辜孤女沦落异域,葬身沟壑而后已。

图 | 聂荣臻写到日军军官的信

中日两国人民本无仇怨,不图日阀专政,逞其凶毒,内则横征暴敛,外则制造战争。致使日本人民起居不安,生活困难,背井离乡,触冒烽火,寡人之妻、孤人之子、独人父母。对于中国和平居民,则更肆行烧杀淫掠,惨无人道,死伤流亡,痛剧创深。

而侵略中国亦非日本士兵及人民之志愿,亦不过为日阀胁从耳。为今之计,中日两国之士兵及人民应携起手来,立即反对与消灭此种罪恶战争,打倒日本军阀、财阀,以争取两大民族真正的解放自由与幸福。否则中国人民固将更增艰苦,而君辈前途将亦不堪设想矣。

我八路军本国际主义之精神,至仁至义,有始有终,必当为中华民族之生存与人类之永久和平而奋斗到底,必当与野蛮横暴之日阀血战到底。深望君等幡然觉醒,与中国士兵人民齐心合力,共谋解放,则日本幸甚,中国亦幸甚。

信写好后,聂荣臻把它装进信封,然后放进姐妹俩坐的箩筐里。孩子上路前,聂荣臻担心她们会在半路上因为饥饿而啼哭,还专门准备了许多糖果和食品。聂荣臻依依不舍地抱起了孩子,摸摸头以表达自己的祝福,临走前还不忘细心吩咐护送的老乡:挑箩筐的时候要尽量挑平些,千万要注意安全。

图|聂荣臻与美穗子告别

就这样,负责的老乡越过战线,把聂荣臻的手书和兴子姐妹一起,安全送到了日本侵略军独立混成第四旅团的军营。

后续及影响

一直到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中国人民八年抗战结束。在激动之余,聂荣臻心里仍然记挂着当年那两个在战火中死里逃生的日本小女孩。

到1972年,中日两国实现了邦交正常化。

1978年,中日缔结了和平友好条约,两国关系逐渐升温,并在各个领域都有了新的发展。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在这样一种大环境之下,《解放军报》副社长姚远方在翻阅战争年代的史料时,发现了三张特殊而又珍贵的照片。而这三张照片就是当时任晋察冀军区司令员的聂荣臻元帅,与被八路军在火海中间救出的日本孤儿的照片。

图|姚远方

1980年4月,总政华南的副主任和姚远方一起采访聂荣臻。那时全军开政治工作会议,他们主要来请示聂荣臻有关政治工作方面的指示,谈至后面,遥远方拿出了那三张照片,问聂荣臻是否还记得这个事情。

聂荣臻细细看过照片后,想了想,然后说:“记得啊,这是当时百团大战的时候,从战火里面救出来的,两个日本小女孩。”

姚远方一听,十分高兴,就继续问道:你记不记得这个小女孩叫什么名字?

聂帅又想了一会儿,回答说:“我记得她好像叫‘兴子’”。

“好像叫兴子”。聂荣臻又重复了一遍。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聂荣臻元帅说起了那段往事。而姚远方根据聂荣臻对四十年前这段往事的回忆,回去之后马上动笔,写下了《日本小姑娘,你在哪里》,并发表在《解放军报》及《解放军画报》上面。

图|聂荣臻

随着这篇文章的刊登报道,这件事情很快在中日新闻媒体间引起了高度关注。

继《解放军报》、《解放军画报》刊登了《日本小姑娘,你在哪里?》之后,《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文汇报》以及全国众多主流报纸都纷纷刊载了这篇文章。

同年,日本记者把该篇文章和聂荣臻与日本小姑娘在一起的照片发到日本。5月29日,日本著名《读卖新闻》用了很大版面,特别刊登了这篇文章和照片,其题目就是“兴子姐妹,你们在哪里?聂将军四十年后,呼唤从战火中救出的孤儿”。

很快,这则报道就吸引了日本人民的目光。经过中日两国新闻界人士的通力合作,终于找到了住在日本九州宫崎县的兴子女士,而她此时名为美穗子。当然,某种程度上,这也是中日人民对两国友谊热心关注的结果。

短短几天内,《读卖新闻》接到了50多个读者的来信和电话,其中绝大部分是提供线索的,其中多数是在中国正太路曾经驻留过的日本旧军人。

图|美穗子

时,人们不禁会产生这样的疑问:怎么就能笃定美穗子的身份呢?

日本媒体曾经报道过,美穗子被送回去的时候,曾和她的家人说过梨很好吃这样的话(石家庄有雪花梨),还说自己当时坐在筐子里,有人挑着她,这与当年日本小姑娘被送回去的情景不谋而合。

当时美穗子和父母的骨灰是被外祖父、伯父、姑姑接回日本的。在北京车站的时候,曾有日本人看到美穗子。因为年龄小不懂得悲痛,美穗子脸上充满了稚嫩,一个日本人写下一首短诗,大意是说父母已经都化为骨灰,但是天真无邪的孩子脸上显不出悲容,报纸还把这首短诗也发表了,所以基本可以肯定美穗子就是当年的兴子,不会有错。

6月4日,《读卖新闻》总社派人以最快的速度,一路从东京乘飞机赶到宫崎县之后又改乘电车,终于把放大了的兴子的照片送到美穗子面前。结果,大家把美穗子三岁时与母亲的合照与这张照片放在一起对比,无论是眼睛、耳朵、前额还是小嘴都与聂荣臻当年牵着的日本小姑娘的样子完全一样。可以断定,美穗子就是“兴子”!

图|美穗子

得知自己就是当年的兴子,穗子当即决定:到中国去,她要在那里亲自面谢自己的救命恩人!不过,美穗子不能和她的妹妹一起,当年妹妹因病住院,没过多久就因为医治无效去世了。

6月8日,在经过这段时间的查访之后,《读卖新闻》在报纸上又发表了一篇标题为“我就是兴子”的文章,并表示当年那个日本小姑娘已经找到了。

此时此刻,这个四十年前的日本小姑娘已经44岁,名字不叫兴子,而叫美穗子,住在日本宫崎县的都城市,和丈夫开了一家五金店,有三个女儿,一家人过着十分幸福的生活。

美穗子在知道自己就是兴子的当晚,激动地给救命恩人聂将军写了一封信,在信中表示自己的感谢,并表达了希望可以到中国去访问的愿望。

后来,这封信由《读卖新闻》的记者带回,并急速转给北京的聂荣臻。不仅如此,《读卖新闻》还以很大的篇幅刊登了“我就是兴子”的报道,以及美穗子给聂将军写的信:

“我匆忙看了《日本小姑娘,你在哪里》的报道,我惊讶了,我不就是将军所要寻找的兴子吗?如果情况允许,我想访华拜访阁下,特别要感谢您的救命之恩。”

图|聂荣臻、美穗子

谈及这段经历时,美穗子说:

我从报纸上读到这篇报道时,做梦也没有想到我就是文章中所说的“兴子”,而且当时我还和我丈夫一起像议论别人一样,别人也有与我一样的经历。当知道报纸上的兴子就是我的时候,我吃惊的程度只能用如雷震耳这个词来形容。

美穗子的事情在日本反响很大,很快在日本成为一个新闻人物。

据美穗子丈夫说,自从美穗子决定访问中国,他们平均一天就能收到20多封来自日本全国各地的来信,总数高达四五百封。其中,特别是一些参加过侵略战争的老军人写信尤其多,均在信上提出希望美穗子来到中国后,能够替他们向中国人民谢罪。

1980年6月24日,中国驻日使馆收到邀请美穗子访华的正式请帖,出发日期定在7月10日,这一天恰好是美穗子44岁的生日。

美惠子说:“想到能在我的生日这天去访问我的第二故乡中国,我的心情就特别激动。”

图|聂荣臻

1992年5月14日,聂荣臻元帅与世长辞。

1999年12月29日,这天是聂荣臻元帅诞辰100周年。在此之前,聂荣臻元帅的家乡重庆市江津市刚刚和日本都城市缔结为友好城市。签约仪式上,聂力(聂荣臻的女儿)与美穗子紧紧拥抱在一起,中日友好是父亲生前的愿望,此时此刻,两个“女儿”都不禁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图|聂力(右二)与美穗子(左)

2005年8月25日,这已经是美穗子第六次来中国了,在中日友好交流大会上,美穗子再一次讲述了65年前的那段往事……

美穗子与聂荣臻之间那段久远年代的往事,发生在半个多世纪前烽火硝烟的战场上,早已成为遥远的过去,可那救孤的场面,永远保存在美穗子的记忆中,久久不能忘怀。

这一温暖的故事在中日两国人民心里都烙下了深刻的印记,它在人类和平思想宝库中划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时刻提醒着中国人民:牢记历史、珍爱和平、勿忘国耻、圆梦中华!

上一篇:溥杰想接日本妻子回国,溥仪不让,周恩来力劝:还是让她回来吧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妇科问题

    最近去医院抽血验CAI-125指数155,医生说很高不正常,检查出有1.4cm内膜息肉还有卵巢囊肿跟骨盆腔充血症,医生建议要先处理息肉,囊肿定期追蹤观察,吃银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