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朝盗出千年奇书,颠覆太多历史观念被封禁,古代史被篡改了吗?

西晋太康初年,有一个叫做不准(“不”音通“否”,后文称否准)的盗墓贼,他抱着发财的梦想,挖开了一座战国时期的魏王大墓。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座魏王大墓里最有价值的东西,并不是陪葬的财宝,而是一本叫做《竹书纪年》的通史。从此,整个秦汉之前的中国历史,都将因为这本书的重见天日而被颠覆。无数信奉儒家经典的人,都因看了这本书而三观尽毁,信仰崩塌。甚至有不少儒生坚决要求将这本书永久封禁,不许重见天日。

那么,《竹书纪年》究竟记载了什么内容,让大家的反应如此激烈呢?

提到秦代的史书,可能很多人的第一反应都是司马迁的《史记》,还有左丘明的《左传》等书。而随着秦始皇执行了焚书坑儒的政策,大量秦汉以前的古籍古书被付之一炬,因此,这些仅剩的史料就不得不成为了众多史学者们的心中,唯一的“真理”。直到晋朝的一个盗墓贼颠覆了这一切。

西晋太康元年,一个叫做否准的人,正在河南的汲郡徘徊。他已经在此地探出了一个王公贵族的大墓,现在正进行积极的准备工作,准备大发一笔横财。

中国人向来讲究事死如事生,人死了,在下葬时自然也会挑选不少好东西陪葬,以供其在另一个世界生活、享受。更何况这还是个王公的大墓,否准觉得这里面必然有数不尽的宝藏。

于是,否准选了一个月黑风高的良辰吉日,带着挖掘工具跑到了探查的地点。随着地表的土一点一点地被掀开,否准的心跳也开始不断地加速。

否准确实是个探墓的老手,过了没多久,他就挖进了墓道。荣华富贵就在眼前,否准欣喜若狂,一跃跳进了墓穴之中。

但是落地后的否准却遇到了一个大难题,因为墓道有些漫长,否准进入墓穴之后,手上的火把几乎快燃尽了。

这下否准就有点发慌了,毕竟墓穴漆黑一片,没了火把别说找财宝了,自己出去恐怕都找不到路。

否准四下摸索,惊喜地发现了一把竹简所用的竹片。他当即点燃了竹片,借着火光在墓穴里探查了起来。

不得不说,否准挖的这个墓还真有点东西,里面的贵重陪葬品确实有一点。但是让否准觉得恼怒的是,比起金银财宝,这个墓穴里更多的是一根根竹片,上面刻写着自己看不懂的文字。

否准是个没啥文化的人,他也不知道这些竹片正是古代记事用的竹简。一旦搬运出去,其史学价值不可限量。他只知道自己是来发财的,不是来搞研究的。面前的竹片对于他来说,除了拿来烧火照明以外没有别的用处。

在烧掉了一片又一片珍贵的竹简后,否准意识到这个墓里他已经找不到更多的财宝了。但是翻找了半天只有这么点东西,实在是让否准失望不已。就这样,在把墓穴折腾得乱七八糟之后,否准收拾了自己的“战利品”,扬长而去。

可能是否准离开的时候过于愤怒,竟然连墓穴都忘了填,就这么大大咧咧地把挖开的墓穴摆在了光天化日之下。结果到了第二天,附近的居民出来一看,自然是吓了一跳,赶紧报了官府。

不得不说,当地官府的执法效率确实靠谱,他们得知情况之后,立刻把现场封锁起来,而且没过几天就把否准抓捕归案了。

而官府的长官也确实是饱学之士。他们看到了否准盗走的文物之后,立刻意识到这个墓来头不小。赶到现场之后,官员们被墓穴里的竹简震惊了。他们随即将此事上报给了朝廷,并且小心翼翼地把竹简清理保存了起来。经过盘点,汲郡官员总共从大墓里清点出了数十车竹简,上面所载文字更是有十余万字之多。

得知消息后,晋武帝司马炎十分重视,他立刻命令中书监荀勖和中书令和峤,组织了一大批学者,前去整理和释读这些竹书。

虽然竹书上的文字是先秦时期所用的篆文,与西晋时使用的隶书、楷书大相径庭,但是所幸,西晋与先秦时期也只有五六百年,相当于当代和明代的年份差距。虽然久远,但并不算完全不可考究,传世的资料也不少。所以荀勖等人在识读竹书方面的进展还是不错的。

至于墓主人的身份,荀勖等人形成了两种看法,一种是认为墓主人是战国时期的魏国君主魏安僖王,另一种认为墓主人是魏安僖王的爷爷魏襄王。

经过研究,他们发现,这些竹书基本都是先秦时期的书籍。经历了秦汉战火,先秦古书除了儒家经典已经十不存一,现在能保存下来如此成系统的古书,实在是填补了史学上的一大空白。

可是随着研究的深入,他们发现苗头不对了。

这些竹书中,有一册书极为不寻常。从识读出来的文字来看,这应该是一本记述了从夏朝到战国时期魏国历史的史书。后世将其称呼为《竹书纪年》。但当他们将书中的内容解读出来后,其中的内容却是将他们惊得目瞪口呆,手足无措。

我们前文提过,因为秦始皇焚书坑儒,汉武帝独尊儒术,大量先秦时期的史书都没有保留下来,晋朝学者能接触的,也只有被儒家承认的史书,如《左传》、《春秋》、《史记》等。

千百年来,无数史学家都将其视为正宗的历史,但是随着《竹书纪年》的问世,这一切都不一样了。《竹书纪年》中记录了一段与主流史书背道而驰的历史,让无数学者三观尽毁。

比如尧舜禹的禅让,在各个儒家学者口中都是千古美谈,尧帝老了干不动了之后,将王位禅让给了舜帝,舜帝后来又禅让给了大禹,可谓是和平交接权力,其乐融融。

然而《竹书纪年》中记载的却是,舜帝的位置是通过发动政变,囚禁了尧帝而得来的,舜帝还不许尧帝的儿子看望自己的父亲。其心肠之冷硬,得位之冷血,与春秋战国时期记载的篡位者并无二致。

再比如商代名相伊尹。伊尹是商代的开国元勋,而且有非常高的治国才能和道德情操。据说商王去世之前,将自己的儿子太甲托孤给了伊尹。

而太甲这个人穷奢极欲,治国十分荒唐。伊尹就把太甲流放掉,自己摄政。过了几年后,太甲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找到伊尹,发誓要改过自新。伊尹原谅了太甲,于是重新把王位还给了他,自己继续做宰相。

这段故事经常被儒家歌颂,并且把伊尹忠心事主,不恋权势,及时还政的事迹当做人臣的典范。

但是在《竹书纪年》里,这段故事可就大相径庭了。

《竹书》里,故事的前半段跟儒家宣传得差不多,但是从伊尹流放太甲开始就不对味了。说是伊尹赶走太甲后,自己就篡位称了王。几年后,太甲潜回了首都,杀死了伊尹,才把王位夺了回来。从《竹书》的描述来看,伊尹太甲的故事哪里是一段贤臣明主的千古佳话,分明是一幕血淋淋的宫廷斗争。

这连着两个“史料”,可谓是对儒家宣扬的“君君臣臣”那一套榜样事迹,极尽嘲讽之能事。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西晋时期,很多儒家学士对于这本古书都极为恐慌,将其严词斥责为“伪书”,并且要求将这本书永远封禁,不得继续流传。

不过他们的说法也确实很有道理:《竹书纪年》中的记载可谓是闻所未闻,翻遍史书,基本找不出第二个能作证的说法来,很有可能是哪个人瞎编乱造出来的。

那么,《竹书纪年》中所记载的都是孤证吗?其实并不是。

比如“共和行政”这一事件。根据《史记》等书记载,西周时,周厉王执行高压统治,引发了国人的不满,将周厉王赶走。

而周厉王下台之后,王位空缺,总得有个说话的人。于是他们推举了周公、召公共同执政,号为“共和”。

但是《竹书纪年》中记载的却是,周厉王出逃后,周朝由一个叫“共伯和”的人执政,“共和”一词不是个状态,而只是个单纯的人名。

这一说法虽然与我们所认知的主流历史大相径庭,但是却能佐证《汉书·地理志》中孟康的注释。

此外,还有西周灭亡后,根据《史记》记载,周平王东迁洛阳,成立了东周政权。而《竹书》中却补充了一段历史,那就是当时的西周不止有一个周平王,还有一个“周携王”同样建立了政权,与周平王分庭抗礼,所以当时的东周出现了“二王并立”的场面,后来周携王被周平王攻灭,周朝才恢复统一。

这一段历史虽然在《左传》、《尚书》等史书中有隐约的记载,但是并没有被写《史记》的司马迁采信,因此多年以来也不为人所知。现在《竹书纪年》这本年代比《史记》还早的史料,也记载了这段史事,从此东周二王并立的说法便逐渐得到了学术界的承认。

《竹书纪年》并没有完全留存于后世。毕竟这是一本西晋时期发现的古书,经过上千年的战乱,竹简原件早已不存,译本也早已散佚。我们至今能看到的《竹书纪年》,主要是根据历代的层层传抄和考据得来,早就不知道倒了多少回手,因此可信度是十分存疑的。

但是对于现代历史学来说,将考古成果结合起来作证史书,是最为靠谱的手段。比如《竹书》记载的伊尹的故事,就和殷墟甲骨文被释读出的内容不太一样。根据甲骨文记载,伊尹在商代极受重视和崇敬,而且死后哀荣不断,实在不像是个谋权篡位者。因此大家普遍更愿意相信,伊尹确实是个好人。

但《竹书》也有说对了的地方。比如商代有个庙号中宗的国王,《史记》中记载他的名字是太戊,而《竹书》则记载他叫祖乙。后来甲骨文里的一句“中宗祖乙”,一举帮助《竹书纪年》在史料可靠度上扳回了一城。

《竹书纪年》作为目前唯一一本从秦汉战火中保存下来的先秦通史,弥补了不少史料的空白,其价值不可估量。而对于历史学的研究,终究还是离不开考古资料的佐证才能下定论的。在更详细的考古资料被发掘出来之前,《竹书纪年》和《史记》等正统史书的争斗,恐怕还会进行下去吧。

上一篇:《政海秘辛》近期必追好文,越看越上头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职军男友礼物

    如题…男友是陆军职业军人 想请益各位一下~上网收寻了一下有看到这两款手錶的推荐想请问一下这两款哪款会比较适合送男友,刚刚搜寻到发现也有满多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