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吕后之父要将女儿给初次见面的刘邦,难道他真有相面之术?

为何吕后之父初次见面便将女儿许配给刘邦,难道他真有相面之术?

吕公通过面相看出刘邦大富大贵,将吕雉下嫁的这个事,可信度并不高,个人觉得逻辑上有些说不过去。太史公对吕公嫁女描述的非常细腻,有头有尾、相当完整。但事实真的是那样的吗?首先,我们承认史记这本书在史学界的权威性,但是历史历来都是由胜利者书写的,那就不可能做到完全客观,既然客观性要打点折扣,那我们读史书的时候也应该结合相关背景去阅读,尽信书则不如无书嘛!

让我们看看史记是如何记载此事的:

单父人吕公善沛令,避仇从之客,因家沛焉。沛中豪桀吏闻令有重客,皆往贺。这段话的大意是单父人吕公,也就是吕雉的父亲,与沛县的县令私交不错,又因为躲避仇怨,就把家搬到了沛县。因为是县令的朋友,搬过来以后就有很多官吏与豪杰登门祝贺。

萧何为主吏,主进,令诸大夫曰:“进不满千钱,坐之堂下。”而在沛县做功曹的萧何则主动来担任司仪,记录贺礼金额。由于来客众多,萧何只得向钱看:送钱多的(一千以上)安排上座,钱少的(一千以下)坐在堂下。

由此不难看出,吕公应当算是个有分量的人物,以至于大家都争相结交。

高祖为亭长,素易诸吏,乃绐为谒曰“贺钱万”,实不持一钱。刘邦的登场比较特别,他当时身为亭长,管理地方治安,大概也就是相当于现今的派出所长,他“素易诸吏”——也就是说向来看不起沛县的一众官吏,并且谎称一万钱,实际上一分钱不掏。并且这句话还传达出一个信息,就是刘邦知道萧何会帮他遮掩“实不持一钱”这个事实。

这里有些令人疑惑的地方,如果刘邦只是单纯道贺,希望能结识吕公;抑或是只想白混一顿酒肉解馋,他完全可以喊个五百、一千的,何必要“贺钱万”呢?很显然,来者不善,刘邦应该是专门来找茬的。

那么刘邦为什么来找茬呢?太史公在写吕公嫁女之前,对刘邦还有过一段描述,其中有一句话:“及壮,试为吏,为泗水亭长,廷中吏无所不狎侮”,单单看这句话可能有些没头没脑的,难道刘邦天生就喜欢到处戏弄人?以至于县中的小官吏“无所不狎侮”?

当然不是,让我们翻看《樊郦滕灌列传》,其中有一个颇为搞笑的故事似乎能说明刘邦为什么老是跟沛县的官吏过不去。话说夏侯婴与刘邦交情匪浅,在给县领导当司机的时候,经常利用职务便利到泗水找刘邦喝酒吹水,有一次两人估计是在玩摔跤游戏,打闹间刘邦不小心把夏侯婴给整伤了。按说朋友间这根本算不上是个事,可偏偏被人举报了,结果小事化大,官方上纲上线,非要启动司法程序,根据秦朝律令:为官伤人,罪加一等。结果是夏侯婴抵死不承认是刘邦弄伤自己的,保住了刘邦,但自己却挨了不少板子,还被关了一年多。

此事足以说明,刘邦与当时沛县的领导干部间有着非常激烈的冲突,要不也不至于因朋友间的打闹而差点身陷囹圄。至于具体是什么原因,这里暂不作探讨,让我们接着说吕公相面嫁女。

谒入,吕公大惊,起,迎之门。吕公者,好相人,见高祖状貌,因重敬之,引入坐。当刘邦的名帖递交进去后,吕公的反应是大惊,为什么大惊呢?这个反应有些特别,如果是因为“贺钱万”的话,应该是又惊又喜,并且素不相识的人出手这么大方,主人家且还应该带点疑惑,这样的反应才合乎逻辑嘛!当然吕公有可能见惯了大场面、阅历丰富,所以只是“大惊”了一下。

但是否有一种可能:即吕公对刘邦的大名早就有所闻,为什么呢?吕公与沛县县令交好,当然有可能对刘邦与沛县官吏之间的矛盾略知一二,因此才“大惊”,并起身迎接,为了不让刘邦闹事,只好“见高祖状貌,因重敬之,引入坐”吕公便非常敬重地把刘邦引至堂上入座。

看来事实极有可能如此,因为“萧何曰:“刘季固多大言,少成事。”高祖因狎侮诸客,遂坐上坐,无所诎。”看来萧何也知道刘邦的来意了,所以好心提醒了一下吕公,毕竟萧何当时还在县衙任职,他不得不在表面上与刘邦划清界限。而刘邦呢,也确实再一次的戏弄了一众官员。这里值得注意的是萧何对刘邦的评价“刘季固多大言,少成事。”要知道,萧何是有识人之明的,要不怎会“月下追韩信”?

接下来“酒阑,吕公因目固留高祖。高祖竟酒,后。吕公曰:“臣少好相人,相人多矣,无如季相,愿季自爱。臣有息女,愿为季箕帚妾。”作为多年好友的萧何都认为当时的刘邦少成事,你吕公真就有参透天机的本事,能够在一顿酒的功夫看出一个人今后的富贵?并且铁了心的要将女儿嫁给刘季,未免有些荒诞吧?

再说了,如果吕公看相准,那应该看得出萧何也绝非池中物啊,为何不顺便将小女儿许配给萧何呢?

让我们结合史实来分析一下,吕公是公元前214年搬到沛县的,吕雉出生于公元前241年(参考文献《中国后妃全传》),刘邦出生于公元前256年(参考文献《中国皇帝全传》),也就是说当时的刘邦已经四十有二,是不折不扣的中年剩男,而吕雉也已经二十七、八了,要知道当时的女子十五、六岁便已嫁人生娃,吕雉这个年纪还未出嫁,便是妥妥的剩女。

刘邦一直未娶很好理解——不事家人生产作业且好酒及色——想娶也娶不了啊!至于吕雉为什么一直未嫁,有可能是因为躲避仇家,也有可能是彩礼太高之类的缘故,总之是高不成低不就,吕公又非常溺爱、事事顺着宝贝女儿,要不按吕公的家境,难道还怕找不到个亲家?沛县县令就想着娶吕雉过门。

让我们接着看看史记的记载——酒罢,吕媪怒吕公曰:“公始常欲奇此女,与贵人。沛令善公,求之不与,何自妄许与刘季?”吕公曰:“此非儿女子所知也。”卒与刘季。——这段话令人有些疑惑,吕公应该不会愚蠢到拒绝县令而选亭长,毕竟吕公一家也是因为与县令关系好才搬来沛县避难的,女儿嫁过去,岂非对自己一家更加有利?

事情的经过很可能是这样的,吕雉一直没找到合意的男人,而吕公又特别疼爱女儿,所以一直由着吕雉的性子。县令来提亲,吕雉又不同意,吕公于是只好拒绝;刚巧这次宴席上吕雉躲在屏风后面偷看到了刘邦,被他的痞子气所吸引,一见钟情,由此委托父亲促成此事。而作为父亲的吕公即使再不愿意也不敢逆女儿的意,因为他知道女儿已经奔三,再不嫁可真要砸手里了,唯有顺了女儿。

而提亲总得有说词,总不能说我女儿对你动了心,很喜欢你,要不你们就结婚吧?于是便籍相面之说将吕雉下嫁刘邦。

至此,一个中年剩男与一个大龄剩女顺利脱单,至于刘邦日后贵为天子,与其说吕公会看相,不如说吕雉押对了宝

上一篇:晋朝盗出千年奇书,颠覆太多历史观念被封禁,古代史被篡改了吗?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