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世宗皇帝的贤妻乌林答氏

编者注:今天开始我们平台连载那国学老师的《生长于上京登基于东京治国于燕京的金世宗》。

生长于上京登基于东京治国于燕京

那国学

大金国的世宗光天兴运文德武功聖明仁孝皇帝,初名褎,后改名完颜雍,本讳乌祿,金太祖完颜阿骨打之孙,睿宗宗辅之子。母贞懿皇后李氏。

天辅七年即天会元年(1123)三月二十九日生于金上京。天会十三年(1135)完颜雍(以下称雍)十二岁时,其父宗辅病逝,然后只有他母亲李氏养育。

雍的体貌特征很有特点,《金史》载:“體貌奇偉,美鬚髯,長過其腹。胸間有七子如北斗形。”(编者注:传说老罕王的脚底有七颗红痣,形如北斗,看来满洲传说中,常有圣君长的七颗痣如北斗。这或许是满洲萨满中对北斗崇拜的体现。)

雍性格仁孝,沉静明達。最大特长是善骑射,在朝廷内外,人们公认的第一射手。(编者注:古代满洲传说就有很神射手,满语和蒙古语的神射手叫莫尔根,很多神射手就被授予莫尔根的称呼。比如和硕睿亲王多尔衮的赐号即是莫尔根代青(mergen daicin)。根据记载,满洲地区的古国高句丽开国君主朱蒙、大金国开国皇帝完颜阿骨打、大清国开国皇帝老罕王等都是神射手。)每次进山围猎,因为他几乎箭不虚发,所以很多老者都跟着去看他的射猎箭法,无不称赞他的骑射技术高超。

雍将近成年,于皇统之初,便跟随兀术等叔伯们开始四处征战,因其既勇敢机敏而又仁厚,将士们都很推崇他。

金熙宗皇统年间,完颜雍以宗室之子,先后被授予光禄大夫,封葛王,兵部尚书等职。

海陵即位之初,判定雍为会宁牧,没过多久,又判大宗正事,然后又改为东京留守,再改为燕京留守、济南府尹、西京留守,在雍登基前判为东京留守。

家有贤妻

雍的母亲李氏是渤海大族出身,聪明贤惠,勤劳节俭,雍的幼年主要受母亲的教养。所以他同其它女真贵族不同的是,受渤海文化较深,不仅骁勇善战,策马精射,更善谋略与智慧。

雍的原配妻子乌林答氏,出生于牡丹江流域渤海女真贵族人家,是石土黑的女儿。

金天会五年(1127),乌林答氏随全家迁到金上京会宁府,当年乌林答氏和完颜雍都是五岁便定了娃娃婚。

雍和乌林答氏俩人从小青梅竹马,二人一起学习文化,一起帮家里干力所能及的活计,一起玩游戏,经常到安出虎水(阿什河)畔玩耍。

有一天,雍不小心把膝盖磕破了,乌林答氏见了一边哭一边从自己的衣服边儿上扯下一条子布为雍包扎伤口。雍对着乌林答说:“我一定一辈子好好保护你,不让别人欺负你,我们在这里盖个大房子住,一辈子都不分离。”小乌林答手抚摸着雍的伤腿,眼含泪水笑着点点头。

乌林答氏聪敏孝慈,容仪整肃,无论是在父母家还是家族以及两旁世人都很敬重她。

雍十二岁丧父,乌林答氏却给他带来了无限的欢乐和温暖。到了天眷三年(1140),雍和乌林答氏都已经十八岁,他俩结婚了,不久,儿子完颜允恭出世,更给他们的生活增添了新的福气儿。乌林答氏知书达礼,文彩超群,侍夫教子,贤良无比。(编者注:乌林答氏生三子一女,分别是太子完颜允恭、赵王完颜敦辇、越王完颜斜鲁、豫国公主。)

《金史》载,乌林答氏:“事舅姑孝谨,治家有叙,甚得妇道。”

金熙宗后期,因朝中矛盾重重,宗弼兀术等几位一心一意辅佐他的干将先后死去,所以精神总是有些萎靡不振。经常酗酒发狂,大开杀戒,好多朝臣无端遭贬遇害,朝廷上下人人自危。已任兵部尚书的完颜雍如履薄冰,寝食难安。

乌林答氏见丈夫一天愁容满面,问明实情后便给雍出主意说:“你把孩子他爷爷攻宋时获得的那件稀世之宝白玉带献给熙宗,就会认为你拥戴并能忠于他。”雍觉得这白玉带是父亲留给他的传家宝,怎么能送给人呢?有些犹豫不决。乌林答氏看出他的为难情绪,便对雍说:“人若不在,宝传谁家?”

雍听了感到有道理,遂将玉带恭敬地献给了熙宗,熙宗接过白玉带爱不释手,非常高兴,认为雍诚信忠厚,是个可信赖依靠的人。这样,雍不仅保住了兵部尚书的职务,而且在熙宗大杀开国功勋和近臣时,也没对雍产生任何猜忌。

完颜亮杀熙宗即位皇帝后,乱杀臣属与熙宗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大开杀戒,连自己的生母和亲弟都不放过,消除异己,乱杀无辜。

亮对文武双全,威望很高,口碑极好的弟弟雍特不放心,很怕对他的皇位产生威胁,所以不但解除了雍的兵部尚书之职,而且还频繁地调动雍的官位,唯恐他在一个地方为官久了,形成气候盘下根基会产生异志,并且每派雍到一个地方任职,完颜亮都要安插一个亲信在暗中监视雍。以便找到借口好将雍除掉。雍看得清楚心存畏惧而一筹莫展。

(未完待续)

满族文化网

上一篇:日军少将视察阵地,伪军班长开枪击毙,成功后感慨:这辈子活值了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黑肉底变白进化史

    先打个预防针,没有到超超超白到透明那样,但是跟以前的我比起来已经白超多阶,现在在人群里面也算是偏白的。今天推荐的商品都是我自己已经用了好几年,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