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两位首相失去战略高度,大英帝国也因此失去了世界霸权

英国挟着制度创新的优势和工业革命的成果,在光荣革命后的两百年里,发展成为称霸世界的日不落帝国,拥有三千多万平方公里领地,在全世界占据大量殖民地,英国的殖民地在数量和质量上都远远优于同为殖民帝国的法国,他们占据的殖民地,不是物产丰饶的膏腴之地,就是遏制地缘节点的战略要冲。控制着印度洋而又人力资源丰富的印度是英国的奶牛,南非的钻石和黄金为英镑的金融霸权提供了坚实的支撑,辽阔的加拿大和澳大利亚为英国贡献大量物产,苏伊士运河是世界航运咽喉,马六甲海峡是东方十字路口,这些都在英国的牢牢掌握之中,而中东产油区和中国富庶的长江流域则是英国的势力范围。英国还在大西洋、太平洋、印度洋上建立了大量军事基地,依托这些基地,英军可以随时干预世界各地。倚仗着无与伦比的强大国力,伦敦成了世界金融中心,英镑是世界主要结算货币。

经过一代又一代英国人的经略,到十九世纪时,大英帝国已经建成了一份看起来万世不拔的基业

英国以一个区区小岛,却能获得如此空前绝后的成就,当然离不开先进的科技和强大的工业,然而英国战略家深邃高超的谋略,是把他们推向巅峰的另一个重要因素。

英国不仅是凶猛的,更是狡猾的,大英帝国兼具了狮子和狐狸的特质,正是这种特质,使它战胜了所遇到的一个又一个强大的对手。英国人从来不蛮干,当他们遇到强劲挑战时,总是以强大实力为后盾,通过谋略遏制对方,这种谋略的核心就是离岸平衡,让欧洲列强处于相互制衡之中,而自己超然于外,稳坐英伦三岛,用高明的技巧使列强始终处于这种状态下。

为此,英国战略家们纵横捭阖、折冲樽俎,数百年来上演了一幕幕外交和政治军事好戏。他们绝不允许欧陆出现一强独霸的局面,一旦出现某国崛起的势头,英国马上会以各种利益为纽带,编织起一个同盟阵营,共同遏制那个强国,当他们把这个国家击败后,英国绝不会斩尽杀绝,以免其他强国受益,而英国自己却趁机拼命扩张势力。

十六世纪时,英国击败西班牙无敌舰队,从此走上海洋争霸之路。当年荷兰人纵横四海,英国海军打不过荷兰舰队,两次英荷战争全部失败,于是英国人便勾结法国从海陆两面夹击荷兰,终于打赢了第三次英荷战争,从荷兰人手中夺取了海洋霸权。当法国在十七世纪和十八世纪强盛时,英国便一次次联合俄国、普鲁士、奥匈等国组织反法联盟与法国死磕,直至在滑铁卢战役中击倒了拿破仑。当欧洲列强要肢解法国以绝后患时,英国却坚决反对,因为英国已经看到了普鲁士崛起的势头,他们需要一个强大的法国来制衡野心勃勃的容克贵族。当贪婪的俄国在欧洲宪兵的光环加持下大肆扩张时,英国又联合法国和土耳其在克里米亚战役中击碎了沙皇的美梦。当普鲁士日益强大时,英国又拉着法国和俄国去对抗普鲁士,同时英国也没有忽视俄国在远东做大,为此英国人豢养了一条恶犬去遏制俄国,这条恶犬就是日本,英国以英日同盟的方式支持日本在日俄战争中打败了俄国。

本来,只要一直这样玩下去,英国的地位固若金汤,然而

进入二十世纪后,在短短四十年时间里,大英帝国却迅速衰弱了,在1940年到1945年的五年间,英国更是经历了断崖式崩解。引起多米诺骨牌倒下的,不是英国实力的下降,而是战略的错误。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拥有法国、美国、俄国等强大盟友的英国,本来不用消耗那么多资源就能击败德国,可是一个愚蠢的错误,却使英国元气大伤。

一战前的土耳其羸弱不堪,早已不复奥斯曼帝国雄风,成了饱受列强欺凌的西亚病夫。可是土耳其虽弱,战略位置却极其重要,扼守着博斯普鲁斯海峡和达达尼尔海峡,对于任何战略家来说,土耳其是必须拉入己方阵营的,可是战略上一向精明的英国人,这次却因为莫名其妙的傲慢,将土耳其推给了德国。

土耳其在一战前,向英国订购了一艘战列舰,贫穷的土耳其为了得到这艘战列舰,不仅向外国借钱,还发动全民捐款,连小学生和乞丐都捐了钱。正当土耳其人眼巴巴地等着喜提新舰的时候,英国海军大臣丘吉尔却以土耳其可能加入同盟国阵营为由,没收了这艘战舰,这是典型的强盗行径,土耳其当时正在观望,根本没有加入德奥一方,英国这么做是完全没有理由的。其实从战略角度看,以英国之富,就是白送土耳其一艘战舰又怎样,如果这样做了,土耳其还不感激涕零?可是在傲慢的丘吉尔看来,欺负土耳其这样的破落户根本不需要理由,如果一定要说理由,那么看着它破衣烂衫的样子不顺眼,想踹一脚就是理由,这完全不是战略家所为,而是不知人间疾苦的富家公子的任性。

可是丘吉尔的任性给英国带来了灾难。被欺负得急了眼的土耳其除了拿头撞墙,自然也奈何不了英国,但是德国人来了,大方地送了土耳其两艘战舰,土耳其当即投入了德国的怀抱,封锁了海峡,掐断了英法对工业相对落后的俄国输血通道,结果东线战局恶化,为了打通达达尼尔海峡,英法集中了50万军队,发动加里波利战役,却遭到土耳其军队顽强抵抗,鏖战了几个月,伤亡20多万人,铩羽而归,丘吉尔黯然下台。

俄国因战场困境而导致经济崩溃,引爆了国内革命,新生的红色政权拒绝承认俄国欠下的英国债务,英国对俄国的巨额投入付之东流,不仅经济损失惨重,还失去了一个重要盟友,地缘形势也严重恶化。不甘心的丘吉尔在重新上台担任陆军大臣后,又纠集协约国武装干涉苏联,结果不仅遭到惨败,还劳师糜饷,进一步扩大了损失。战后的英国虽然勉强保住了日不落帝国的荣耀,实则已经因严重失血而虚弱不堪,这为以后的大崩溃埋下了祸根。

一战后,英国继续玩离岸平衡,但这时英国的玩家远不如他们的前辈,为了不让法国在欧陆一家独大,英国转而扶持德国,结果希特勒趁机崛起。元首一上来就咄咄逼人,以穷凶极恶的姿态扩张,要夺回德国在一战中损失的一切,这下英国慌了神,实力大不如从前的英国试图拾起前辈的谋略,以狐狸的狡猾来化解危机,但首相张伯伦却缺乏先辈那种对狐狸智慧的理解,他拒绝了斯大林联合对抗德国的建议,采取对德国绥靖,竭力将祸水东引,想让德国和苏联去火拼。本来,如果英法苏三强联手钳制,德国是不敢轻举妄动的,可是张伯伦一心只想坑人,采取了错误的战略。但是如此拙劣的手法怎能瞒得过希特勒和斯大林这种铁血枭雄,结果反而促成了德国和苏联的暂时联合,张伯伦的战略损人又不利己,元首因此得以点燃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火。

开战后,德国连战连捷,三拳两脚就灭亡波兰、打败法国、控制了北欧,英国则在法国战役中遭受重创,狼狈逃回岛上。取得了梦幻战果的元首此时头脑是清醒的,他知道,与英国这样一个控制了海洋又拥有巨大殖民地老牌帝国硬抗,并无取胜把握,所以他主动递上橄榄枝,希望与英国和解,只要英国承认德国的地位,同意让渡一些在欧洲的利益即可。对英国来说,在当时的形势下与德国和解是符合英国利益的,这样至少可以获得喘息之机,重整旗鼓。而腾出手来的德国必然会进攻苏联,英国可以从容地坐在岛上观虎斗,然后联合德苏争斗中落入下风的一方,再拉着美国去遏制占据上风的一方,同时还有余力去打压远东蠢蠢欲动的日本。当时英国王室也有意与德国和解,可是当时已经担任首相的丘吉尔却断然拒绝了德国人的和解建议。丘吉尔这么做,其实没有多少战略考量,他只是倔强地认定,堂堂大英帝国绝不能向任何人妥协,因为这有损于英国的荣誉,而对丘吉尔这样的英国贵族来说,自幼受的教育就是责任和荣誉重于生命,所以哪怕身死国灭,也要不惜一切代价维护荣誉。

为了与德国死磕到底,丘吉尔真的是豁出去了,他主动派空军轰炸德国,虽然海峡阻挡了德国坦克,却挡不住德国飞机的轰炸,英国本土的城市和工厂被炸得稀烂。为了获得战争资源,他对殖民地竭泽而渔,拼命搜刮,可是在德国潜艇的绞杀下,这些从殖民地人民身上榨取的脂膏大多沉入海底,英国人连吃饭都成了问题,殖民地人民更因此痛恨英国,为独立运动埋下了火种。急红了眼的丘吉尔为了增强反潜力量,保护大西洋运输航线,决定变卖家当,把加勒比海上的八个军事基地转让给美国,却仅仅换来五十艘一战时建造的老旧驱逐舰,英国先辈征战百年,杀人放火,干尽缺德事才抢来的利益就被他这么便宜地贱卖了。竭尽全力与德国玩命的英国,也已经根本无暇东顾,结果被它豢养多年的恶犬日本狠狠地咬了一口,远东殖民地被抢了个精光。这时的丘吉尔已经成了一个失去理智的赌徒,那里还有战略可言,只要能让他把战争进行下去,他什么都可以卖。他对印度、加拿大、澳大利亚等殖民地和自治领许诺,只要出人出钱帮他打赢战争,就在战后允许他们独立。

战后,元首虽然被群殴致死,可是大英帝国任督二脉齐断,债台高筑,英镑失去世界货币地位,殖民地纷纷独立,世界霸主地位被美国取代,英国两百多年的全球经略成果几乎归零。

从1937年到1945年,英国连续两位掌舵者失去了前辈的战略高度和操盘技巧,张伯伦想做狐狸,却是一只虚弱而愚蠢的狐狸,丘吉尔想做狮子,却是一头傲慢而愚蠢的狮子,大英帝国在他们掌控下,进退失据,满盘皆输。

然而二战结束后,张伯伦因为他软弱愚蠢的绥靖政策被骂了几十年,丘吉尔却成了带领英国人打败纳粹的英雄,丝毫没有为他的败家行径付出代价,原因在于他会讲故事,他是《人物》杂志评选出的近百年来世界上最有说服力的大演说家之一,更以360万字雄文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摘得诺贝尔文学奖。

上一篇:珍妃井比头围还小,慈禧是怎么将她推下去的呢?看完沉默了!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