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元璋临终前问了大臣一个什么问题,为何无人回答?

洪武三十一年,闰五月初十,乾清宫内外跪满了人,所有人都知道朱元璋快不行了,都等着聆听朱元璋最后有什么遗言。

自从朱元璋病倒后,皇太孙朱允炆就昼夜守护在朱元璋身旁,伺候汤药,尽心尽力。

此刻见朱元璋悠悠转醒,赶紧凑了过去,然而,他听到的内容却着实让人心惊。

原来朱元璋说的是,“燕王回来了没有?”

而且重复了三遍。

心中惊疑的朱允炆不知朱元璋是什么意思,难道皇位的归属还会有变化吗?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回答。

而身边其他人更是一头雾水,也都没人出声。

是以,朱元璋问了三遍燕王,无人答复。

这个场面被记录在《明太宗实录》中,原文如下:

“太祖不豫,遣中宫召上。已至淮安,太孙与齐泰等谋,诈令人赍敕符,令上归国。及太祖大渐,问左右燕王来未?凡三问,无敢对者。”

这段文字中传递了一个信息,就是朱元璋病重时,有意召燕王朱棣回京,疑似传大位给燕王。

是皇太孙朱允炆及其亲信齐泰等人将燕王拦截,所以朱元璋问起燕王回来了没时,朱允炆等人才无言以对。

然而,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且不说朱元璋为了朱允炆能坐稳皇位,替他安排了多少事,解决了多少隐患,怎么可能临期末晚时前功尽弃,临时换人。

单从朱元璋最近两年给燕王朱棣的谕旨来看,朱元璋给朱棣的定位就是抵御蒙古,攘外安内的屏障与柱石,跟皇位没半点关系。

先是,傅友德、冯胜自杀后,朱元璋就把北方百万雄师的指挥权都交给了晋王、燕王等藩王手中。

然后,从洪武二十九年起,朱元璋便耳提面命地给晋王、燕王下达筑城、巡防、战守等详细的指令。

洪武三十年,朱元璋详细总结了备边的十件大事。包括广布斥候,精骑哨探、烽火传信、谨慎驻军、定期检查屯种、定期检查战马情况、如何处置有罪将校等。

这一份备边策略,涉及各种细枝末节,连斥候分布应该多大范围,由内而外如何细密,布军的具体数字,朱元璋都写得清清楚楚。

笔者摘录两条,供读者感受一二:

“塞草方青,胡人必顺水草而南,宜谨斥候,广布置,务殚智虑,设法堤防,每一堠用马二疋,而以三十堠为一路,计用马六十疋,其相去或二十里、或三十里,则设一路,总十路则用马六百匹;其布置之法,则由内而外,其近里则二十里为一堠,计十堠,外则十五里为一堠,又计十堠,又外则十里为一堠,又计十堠,以此撙节,一路可望五百里,少有烽警,则无不先知矣。”

之后,朱元璋又根据具体情况,指导诸王排兵布阵,对晋王、燕王盲目深入漠北的行为,朱元璋加以分析批评。

所有的这些,都是朱元璋凝聚了一生的作战经验,对自己的儿子倾囊相授。

在朱元璋看来,大明已无内忧,只有北方蒙古才是大明最大的威胁。

这时的朱元璋更像一个老父亲,生怕自己的儿子太稚嫩,对付不了强敌,便不顾自己已经70岁高龄的身体与精力,伏在案前,写下对付蒙古的策略和战法,他要手把手一遍一遍地教给诸王。

随着秦王朱樉、晋王朱棡先后去世,北方边防的重任自然是落在了燕王朱棣的肩上。

朱元璋临终前半个月,交给了燕王朱棣的最后一道敕书,写道:

“朕之诸子,汝独才智克堪其任。秦、晋已薨,汝实为长。攘外安内,非汝而谁?”

这是朱元璋对朱棣最后的托付。

以朱元璋的精明谋划,怎么可能半个月后临时变卦,召朱棣回京,托付皇位呢?

所以明太宗实录里记载的内容,应是朱棣夺位后,为了体现他得位的合理性而杜撰出来的情节而已。

上一篇:《且试天下》丰兰息被废内力,他为何不杀了父亲,直接当雍王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