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经国去世后,四个儿子相继亡故,仅剩一个儿子,却不能认祖归宗

“他是一个优秀的儿子,但不是一个优秀的父亲。”

自打1949年,国民党军溃败台湾省后,蒋经国便逐步接过父亲手中的权柄,在台湾翻开了叱咤风云的一页。

出于自己拥有极大权力的身份,蒋经国在治家方面,总是小心翼翼地将特权从孩子们身上剔离,还立下了各种家训以正家风。

遗憾的是,他的四个儿子,虽小有成就,却大都没有青出于蓝。之所以这么说,并不是预备调侃他们是某家“王朝”出来的纨绔子弟,而是惊愕于岁月并不准备给他们大展宏图的机会。

蒋家第三代的几兄弟,人生不算荒唐,但似乎都约定好了似的,十分怪诞离奇地在各自朝气蓬勃的年纪按下了人生暂停键。

而这个过程,仅仅是蒋经国离世后的短短几年。

图 | 蒋经国家族

孝文,爸爸来看你了,请快快醒过来

1935年12月,隆冬季节,蒋经国质子苏联的第十个年头,他和妻子蒋方良的第一个孩子蒋孝文出生了。

因为是早产,孝文出生时只有三磅半,头三个月,蒋经国和方良必须半夜轮流起床喂他。

两年后,质子苏联十二年的蒋经国,终于回到破碎的祖国。那时孝文两岁,他蜷缩在母亲的怀里东奔西走,在闷热的皮卡军车里跟随着大队伍不断挺进、撤退......战火几乎贯穿了他的整个童年。

图 | 蒋经国流放白俄时与夫人蒋方良和长子孝文

1945年,阔别苏联八年后,蒋经国再次回到莫斯科。他跟斯大林私下会谈时,斯大林提起了在苏联出生的孝文,又拿出一把枪,交到蒋经国的手上,说:“赠予令郎!”

不知是巧合还是配合,得到这把枪的孝文,在1955年,20岁的时候,进入陆军官校就读。

然而仅仅读到了三年级,孝文便向父亲哭诉说,在军校里受不了身为蒋介石长孙的压力,希望退学。

但实际内情是,孝文经常仗着“皇太长孙”的身份在外闯祸惹事——无证驾驶、醉酒飙车、打架恐吓,殴打警察都是家常便饭,最恶劣的一次还险些枪杀卫兵。在军校就读期间,孝文不改泡吧的夜生活,终因争夺舞女闹事而导致退学。

图 | 孝文

蒋经国显然没有赋予儿子任何特权,但在台湾,种种特权却无形之中包围了孝文。蒋经国只好让孝文离开台湾,送他到美国读书,但并不改变上军校的路线。他托美国军方打招呼,将孝文安排进了孙立人的母校弗吉尼亚军校就读。

只是令蒋经国失望的是,孝文在美国依旧不思进取,军校只待了八个星期,便又再次退学了。

无奈,蒋经国又安排孝文在堪萨斯州一所小型学校读了一阵子,随后便转学到加州的阿姆斯特朗学院。

到了这里,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

孝文在美国读书没读出什么起色,反而却在感情上大显身手。他邂逅了辛亥先烈徐锡麟的孙女徐乃锦,并很快结婚,生了一个女儿蒋友梅。

蒋经国知道后,也不好说什么,因为他实在太喜欢这个孙女了。但孝文既已成家,他有必要说明一些规矩。

他告诉儿媳徐乃锦,作为蒋家的一份子,从今天开始,不能买奢侈品,不能买喜欢的跑车,也不能跟她父母一道去欧洲旅游,即使花的是她自己的钱也不能。

另外,他还警告儿子孝文,蒋家作为受禄之家,食禄而已,决不可从商与民争利。

为此,回国后,蒋孝文只得去打工。但他和大多数刚进入社会的年轻人一样迷茫,自己能打什么工呢?

这时候,爷爷蒋介石出马了。趁着视察电力公司的机会,蒋介石把公司的总经理孙运璇拉到一个见不得人的角落悄悄说:“那是我的大孙子,请你指导他做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

总经理孙运璇点点头,不日,孝文便被安排进了公家饭碗台电实习,一年后,孙运璇识趣地将孝文擢升为一个办事处的经理。

并不是说孝文没有当一个小小办事处经理的能力,起码他也是小半个留美学生。但作为一个小小的实习职员,他头上的光环实在太耀眼,耀眼到高他几个层级的领导都不得不攀附他。

换而言之,能指导孝文成为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是孙运璇求之不得的运气。而作为回报,孝文自然没少在父亲面前给他美言几句。不久,孙运璇便成功得到了蒋经国的赏识,被招揽进政府从政,成为了台湾第二代技术官僚的重要成员。

图 | 孝文与母亲、妹妹孝章

有了这一层互惠互利的认识,其他“会来事的领导”就更加把孝文当做升官发财的香饽饽。

日后,孝文的仕途平步青云,继续晋升为台湾电力公司桃园营业处经理之后,又内定要调升一家化工厂总经理。

然而,就在孝文认为普天同庆的一刻,他的人生迎来了大喜大悲的剧变。

1970年10月15日,在他即将荣升化工厂总经理前夜,他与同事痛饮,结果当夜就昏了过去。

第二天,他已躺在医院不省人事。

蒋经国很痛心,天天到医院探视儿子,嘴里念叨:“孝文,爸爸来看你了,请快快醒过来。”

果真,没多久孝文醒过来了,但仍不能离开医院,妻子徐乃锦带着女儿友梅陪他住在医院内某栋小房子,守着半个废人的丈夫、父亲。

图 | 孝文的童年照,旁边是母亲、妹妹和弟弟

孝文的结局,看似突然,但实则却是必然。

孝文在不到三十岁的时候,医生就告知,他有糖尿病,应戒酒。但他照喝不误,还习惯性酗酒。喝醉了就骂老婆,耍酒疯闹事。

有一次,他在台中的一家酒吧喝醉了跟人打架,被酒吧的保镖赶了出去。不用很久,这家酒吧立马被查封了。原因是孝文打电话给警备分部司令,传达了惩戒指示,那个司令听了居然真的照办。

蒋经国闻悉这件事后,将那个司令召至台北慰问,“你过去工作辛苦喽!”第二天此司令回乡耕田。

这些迹象都表明,婚后的孝文在个人习性上,没有太多成熟的转变,依然是那个任性妄为的孝文。

关于荣升之夜的昏迷,对外说法是孝文喝醉了酒,忘记服用糖尿病的药才昏迷了过去。当时孝文的同事以为孝文是单纯喝醉了在昏睡,所以导致了延误送医。抢救回来时,他的脑部细胞已经严重受损。

但外界的猜测却大不同,耳闻孝文为人的人都趋向于孝文是遭人暗算陷害。据说,由于孝文得罪人多称呼人少,很多黑道大哥都想给他点教训,但又惧怕蒋家的势力。于是明着不敢算账,就暗地里玩阴的,为他安利了不少来路不明的女朋友,导致他本就脆弱的身体雪上加霜。

五年后,孝文出院了,全家搬到了阳明山住。此时的孝文在陪侍的情况下能走动,也能稍稍讲话,但是智力已经退化至六七岁,他不能跟父亲沟通,也不知道自己在讲些什么。

图 | 蒋方良与次子孝武

“从来没有考量过”由蒋家成员接班

次子孝武是在抗战胜利那一年出生的。

孝武的个人操行跟大哥孝文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的青春期极其叛逆,中学上学时,是流氓校霸,还带枪上学。当时台湾正处于白色恐怖最严峻的时期,学校的校长冒着杀头的风险将其开除。

随后,孝武又被丢进管理更为严格的军校驯养,但学校晓得他是“皇太孙”后,都上下打了招呼,没人敢管他。

孝武在军校没有纪律可言,睡觉自然醒,上课爱去不去,学校也来去自由,想吃什么只管让厨师去做。威武严肃的教官成了他颐指气使的下属,动辄受到威胁警告。有一次跑出外边犯了事,他指着墙上的照片说:“那是我爷爷!”吓得警察局局长屁颠屁颠地把他送回士林官邸请罪。

尽管孝武干的“好事”被蒋经国知道后,父子间都会进行一些富具教育意义的体力运动,但不能起到什么效果。为此,蒋经国操碎了心,最后决定让孝武离开台湾,送他去德国慕尼黑政治学院念书。

图 | 蒋先生和孙子孝武等游玩

之所以念政治,其中有一个细节,孝武是几兄弟之间,唯一自视未来是要从政,当领导人的一个。

但这位“未来领导人”的留学生活跟大哥孝文如出一辙,同样是爱玩,爱追女人,身体也同样有糖尿病。

23岁那一年,他在德国娶了原广州电信局局长汪德官的女儿汪长诗,并在1971年生下女儿友兰、1972年生下儿子友松。

可以预料得到的是,像孝武这种“少爷嫖客”,婚后并不会安分守己。他在外头有女人,汪长诗无法忍受,经常与孝武在家里吵架,直接影响到了蒋经国的工作,蒋经国厉声训斥孝武,父子关系陡然紧张。

有一次,蒋经国听到孝武在外头胡作非为的报告,气得全身发抖,将他痛斥一顿后,命侍卫将其软禁在七海新村。过后他对助理诉苦,“治国易,治家难!”助理吃惊,“教育长有这样的烦恼?”

孝武和汪长诗最终还是以离婚结束了这一场婚姻,和不少人一样,他们离异后反成为了好朋友。

对于汪长诗来说,伤心的是不能带走一双儿女,她独自回到了欧洲。在这一场婚姻中,她固然没有错,玩女人的是孝武,但她成为了损失最大的一方,因为依照中国人的习俗,孩子必须留在夫家。

离婚后,孝武对子女的功课颇为上心,他聘请了18岁的清纯姑娘蔡惠媚给孩子做英文家教,后来蔡惠媚顺道兼当了管家一职。再后来,孝武和这个小自己14岁的台湾本省姑娘同居了。

同一时期,孝武的事业有了新进展,他拿到了硕士学位,并于1976年进入国民党掌控的广播界工作。他的职位晋升和大哥孝文一样,速度奇快,不出几年便升任“广播公司总经理。”

也正是因为一只脚踏进了党营的广播界,孝武开始憧憬父亲曾经的政治秘密工作,频繁搭讪情治机关的高级官员,并涉猎他们的秘密活动。

图 | 儿时的孝武和弟弟骑在爸爸身上

没有任何直接证据指明孝武曾在情治系统里闯下过大祸,但他在后来的日子里不幸地卷入了两宗血案丑闻。

一宗是1980年的林宅血案。政治犯林义雄一家被凶徒血洗,他的高堂母亲和两个六岁双胞胎女儿被砍死,八岁的大女儿身受重伤。不寻常的是,凶徒并没有抢走任何财物。

事件一出,人神共愤,蒋经国指示警察局彻查。当时警方动用了庞大的警力侦查此案,并悬赏重金征集线索。但到了最后,此案竟成悬案,始终未能揪出凶手。蒋经国只好接受官方说法——此案是个人之间的政治冤仇。

然而,社会的主流舆论偏向于是国民党的情治机构所为,美方也猜测,孝武有份参与,因为他曾在酒桌上发话说:“给他们[林义雄家]一点教训。”不知是否因为关联孝武,此案设立了一条不能彻查的红线。

另一宗是1984年刺杀三面间谍刘宜良案。作家刘宜良以笔名江南写了一本《蒋经国传》,内容贬多于褒,加上他复杂的间谍背景,以致他招来杀身之祸。可以确定这桩刺杀案是情治机关所为,而且涉案人员说大老板是孝武,但孝武极力否认。而孝武的小叔蒋纬国被问及刘案是否涉及孝武时,却说:“是的,有可能。”蒋经国也认为孝武间接导致了政治暗杀刘宜良命案的发生,他自责自己没有好好管教这个言行怪异的儿子。

因为这两宗案子,孝武在父亲心目中的地位已经变得云里雾里。但是在1984年,台北坊间还是猜测他最有可能成为接班人。而且在那时,孝武已经开始督导父亲的侍卫队。

图 | 孝武

然而,实际情况确却截然相反。

知子莫若父,蒋经国很清楚自家儿子的缺陷。自打孝武和汪长诗离婚,蒋经国就认为他不能担负重要的政治职务。古语说,治国先齐家,一个连家庭都搞不好的小孩,怎么会有资格做接班人?

但是孝武似乎并不能洞察父亲的心思,仍然觑觎父亲的位置,且与兄弟孝勇角逐竞选国民党“中央委员”。

蒋经国知晓后马上出面制止,并在《时代周刊》的专访中公开说:他“从来没有考量过”由蒋家成员接班。

12月15日又公开发表讲话,针对在他身后是否有蒋家人或军人出现主政的问题,他清楚明白地回答说:“既不能,也不会。”

蒋经国誓要开启民主宪政迎接新时代,但欲行民主,必弃家天下。为了彰显决心,不久后,孝武被他谪放新加坡,远离了台湾的政治战场。回想当初孝武自视要当领导人的凌云壮志,不免唏嘘。

图 | 孝勇(右)站于爷爷身后

今生今世你我父子不再相见

三子孝勇是在1948年的内战中出生的,他继承了家族传统进入了陆军官校预备班念书。值得一提的是,他是三兄弟中,性格最收敛,最谦逊,最让蒋经国省心的儿子。

但似乎注定一般,他不能成为蒋经国引以为傲的士官,在一次课上操练中,他伤到了脚,只好无奈退训,转而进入台湾大学政治系念书。

毕业后,孝勇没有从政,或者说,由于他的身份特权,蒋经国禁止他一毕业就从政,于是安排他进入了党营的电工公司。

1985年,蒋经国的身体状况日薄西山,孝勇终于转进政治战场。

此时,大哥孝文依然是废人,二哥孝武已经被放逐,所以孝勇成为了父亲身边唯一的亲信。许多人都从他这里打探圣旨,于是关于孝勇“地下总统”的称号不胫而走。

不可否认,孝勇也觑觎父亲的权柄,毕竟他担心权力交给台湾本省人会出事。后续的结果也诚如他所想,父亲看走眼选错人了。

在蒋经国去世后,孝勇本已全家移居加拿大隐居,但生命的倒计时阶段,他还是频频返回台湾声讨分裂势力分子。

图 | 孝勇

除了孝文、孝武、孝勇三个儿子之外,蒋经国还有一对婚外双胞胎私生子,分别是孝严和孝慈。

提到这对双胞胎,就不能不提及他们的母亲——蒋经国的私人秘书,章亚若。

章亚若与蒋经国的婚外情,蒋方良是毫不知情的。但章亚若在1942年生下了一双孩子后,便遭到了毒杀。凶手是谁?主流说法指向国民党特务,但谁会有想法将“太子的女人”置于死地?背后一定是一股蒋经国不能左右,却又必须听命的力量。

章亚若死后,蒋经国立下誓言,今后再也不与孝严、孝慈相见。

1949年,孝严、孝慈和外祖母、舅舅一家在蒋经国的安排下来到了台湾。孝严、孝慈在距离台北一个小时车程外的新竹居住念书。

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以为亲生父亲仍留在大陆,直到1950年代末进了高中,外祖母得到蒋经国的首肯,才把真相告诉他们。

孝严、孝慈知道后大吃一惊,但没有过激行为,他们深谙与父亲之间的关系只能止步于“知悉”,而不能有任何递进举措,所以一直保守秘密。

图 | 1947年,孝严、孝慈

1960年,孝严、孝慈进入台北市郊的私立东吴大学读书。在大学里,俩兄弟必须打工赚取自己的生活费。有时候蒋经国的亲信会悄悄给点钱接济,多年来,宋美龄也暗中接济继子的这对私生子。

可是,孝严和孝慈还是常常交不起学费,需要向学校申请缓缴,但绝不会向别人提起自己是蒋经国的儿子来获取特权。

在自立自强的环境下,孝严、孝慈凭借自身的努力,都取得了不小的成就。

孝严在1970年成为了外交官,他娶了大学同学黄美伦为妻,翌年生下一女,蒋经国得知后传话给亲信,告知取名为蕙兰。

孝慈在东吴大学获得法学士学位后,去往美国苦读六年,期间干过餐厅跑堂、保安,终于学有所成,回到母校东吴大学当了校长。

蒋经国对这两个儿子取得的成绩感到欣慰,但仍不愿相见。不过到这个时候,孝严、孝慈的身份已经被香港的报纸曝光。

虽然蒋经国极力否认,但孝武相信报纸的谣传是真的。他其实在大学时期就见过孝严,但当时双方都不知道对方是同父异母兄弟。当孝武肯定这个事实后,对朋友说:“他们(孝严、孝慈)留在台北,对母亲来说永远是件难堪的事。”随后便针对孝严、孝慈的事业进行阻挠,不过他的阴招也玩不出什么花样,只是一些徒劳的小插曲罢了。

蒋经国始终密切关注着这对双胞胎儿子,在他们而立之年时,曾让亲信传达重要信息:等他和方良百年之后,孝严和孝慈要认祖归宗。

你很难相信一个父亲,可以守住一辈子不见亲生儿子的誓言,然而不可思议的是,蒋经国发誓后的余生,果真没再见过这对双胞胎私生子。至于为什么立下这个奇特的誓言,起初可能是出于一种保护,但后来,蒋经国独掌大权时,仍未打破这个誓言,这就捉摸不透了。

图 | 长大后的孝严、孝慈

尾声

1988年1月13日,孝文仍卧病在床。爸爸在生命弥留之际,最后一个想见的人,是他。

孝文见完爸爸后,愁容满面,当天下午1时50分左右,蒋介石之子蒋经国去世。

来年春天,孝文也因喉癌去见了爸爸,享年五十三岁,结束了在病床上备受折磨的19个年头。

仿佛大厦将倾似的,1991年,继大哥孝文去世两年之后,孝武被召回台湾准备走马上任新职,却赫然暴毙。死因是心脏衰竭和糖尿病,得年只有四十七岁。

1996年,孝勇也得了癌症,回大陆治病时,他到过老家溪口和北京,还未来得及过多感慨,便在12月去世了,年仅四十八岁。

而在同一年,他的同父异母兄弟孝慈,也去世了,仅有五十四岁。三年前,他曾回到广西桂林,祭拜母亲章亚若,却突然在大陆中风,从此一病不起直至离世。

顺带一提的是,蒋介石的另一个儿子——蒋经国的弟弟蒋纬国也在1997年去世了。

图 | 孝文、孝武、孝勇的母亲方良在2004年逝世

不过七八年,蒋家六人先后亡故,正式宣告一个时代的家族王朝的结束。而蒋经国在世的儿子,也仅剩下婚外私生子孝严了。孝严遵从父亲指示,在2000年9月赴溪口蒋家祖宅,认祖归宗。可惜蒋夫人宋美龄不予承认。

蒋家第三代男丁的寿命如此短暂,实在令人惊讶惋惜。但有一句说福祸相依,未必不是因果作怪。单说孝文、孝武的短命归因还是有迹可循的。如果一个人,在最年轻力壮的时候,终日喝酒抽烟玩女人,生活糜烂毫无节制,身体能不被自己玩垮?而且还有一个深层原因是,一个人嚣张跋扈惯了,再绝对的权力也不能护其周全。

故而,许多看似不幸的人生,实则是咎由自取,自食其果。

上一篇:历史上真实的马永贞,坏事做尽、称霸上海,却死于伙计的一记阴招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