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庞大的一支高卢军队,恺撒与其战斗的结果会是怎样?

维钦托利对形势的判断失误,他相信恺撒是在败退,因此必须无情地袭扰罗马人,以防止他们将来以更强大的兵力卷土重来。事实上,恺撒和他的部下远远没有被打败。

现在高卢军队近在咫尺,形成了明确的目标,于是罗马人迅速转入攻势。维钦托利撤到了阿莱西亚(今天法国科多尔省山区的奥索瓦山)城外扎营,这座位于山顶的城镇属于曼杜比伊人。一天后,恺撒在阿莱西亚对面扎营,并开始侦察地形。这座城镇坐落在一座长长的山岭上,山坡很陡峭。西面有一块宽广开阔的平原,其他三面都是高地,间或有一些山谷。这些山峰和山脊大体上呈半月形。阿莱西亚所在的中央山地的南北两面都有溪流。

维钦托利及其人马占据地利,因此直接进攻必然会有很大风险,可能造成严重伤亡,而且还没有必胜的把握。恺撒声称自己此时除了骑兵之外还拥有8万名步兵,但和往常一样,这个数字的可靠性很难说。拿破仑不大相信这个数字,并且怀疑高卢人的兵力是否真的超过罗马人。即便如此,直接强攻也不是个好主意,不过从其他方面看,此地的局势与戈高维亚大不相同。此刻恺撒手中握有重兵,并且在察看了地形之后,自信能够将阿莱西亚和高卢军队包围并封锁起来。

罗马人开始建造规模浩大的围城工事,包括长达11里的护墙、23座小型堡垒和一些可供士兵休息的大型营地。高卢人当然不会听任罗马人怡然自得地干活,派出骑兵下山进攻。罗马军中的辅助部队和盟军骑兵上前迎敌,但直到恺撒派出他的日耳曼骑兵预备队和一些罗马军团士兵去助战,才将高卢人打退。维钦托利接受了将遭到围困的事实,在罗马人的包围圈封闭之前将自己的骑兵送走,指示他们返回各自的部落,征集一支援军。

高卢的命运将在阿莱西亚得到裁决,因为正如维钦托利被困,恺撒也被牵制在那里,不得脱身。维钦托利将阿莱西亚的存粮集中起来管理,公平公正地按照配给制分发给所有人,并将牛群分给一些人照管(后来将牛宰杀了)。高卢人安顿下来,等待援军以及与恺撒的最后决战。罗马人艰苦劳作,完成了包围圈,将阿莱西亚山围得水泄不通。拿破仑三世在位时对这个地点进行了确认和发掘,因为他对法国的这段历史有着浓厚的个人兴趣。更近期的考古学家利用现代技术做了更多研究,得出的结论是阿莱西亚的实际情况与《战记》的描述惊人地吻合。

堑壕的具体布局并不总像恺撒描述的那样规整,但由于堑壕规模很大,所以这也并不令人意外。在西面,也就是有开阔平原的那一面,罗马人挖掘了一道笔直的壕沟,宽约20英尺,从一条小溪延伸到另一条。这道壕沟的用途是阻滞敌人的进攻,当敌人逼近时提供预警。壕沟以西400步(约130码)的地方是罗马人的主防线,包括两道壕沟,其中内层那一道壕沟可以灌水,在壕沟以西是一道12英尺高的壁垒,每隔80英尺筑有高塔。

壕沟前方是一系列障碍物和陷阱,罗马军团士兵们给它们取了令人毛骨悚然的绰号。一端被削尖且经火烤后变硬的木桩称作“路标石”;隐藏在圆形陷阱(陷阱顶端覆盖着树叶)内的尖木桩叫作“百合花”,这是由于它们的外形;而半埋在地表的铁蒺藜和尖刺叫作“马刺”。这些陷阱能够给进攻者造成一些伤亡,尤其是当敌人夜间来袭,但其主要功能是拖慢敌人冲锋的速度,破坏其势头,因为士兵们必须小心翼翼地缓慢行进,才能避开这些陷阱。

罗马人的防御非常坚固,即便是少量部队也能抵挡住敌人的进攻(除非是特别猛烈的攻击),所以大部分部队可以自由地外出搜粮或者继续建造工事。这道防线竣工后,恺撒派遣士兵们去建造一道新的、更长的对垒防线,面向西方,以便抵挡注定会杀到的敌人援军。罗马人需要在敌人援军抵达之前尽可能多地搜集粮草和牲口,所以恺撒指示他的部下搜罗可供全军维持三十天的给养。为了完成这些任务,需要投入不少人力物力,但恺撒此刻掌握着全军,最精明强干的军官也都在他身边。

除了军团长们(包括昆图斯·西塞罗和盖乌斯·特雷博尼乌斯)之外,他身边还有年轻的迪基姆斯·布鲁图斯以及新任财务官马克·安东尼,也就是莎士比亚笔下的那位。罗马人劳作的时候,阿莱西亚城内的高卢人观察着对方,偶尔发动袭扰攻击,但在援军抵达前不肯冒险进行大规模交锋。双方都在等待决战时机。各部落花了不少时间才聚集一支援军。酋长们进行磋商,商定了每个部落应当提供的武士数量。恺撒列出了各部落派遣部队的长长清单,声称敌人最终集结了8000名骑兵和25万名步兵。

他掌握的信息可能不准确,他也可能刻意夸大了这些数字,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数字与《战记》全书中关于高卢部落军力的信息相吻合。当然,或许这顶多能说明他在夸张记述时做到了前后一致。不过就算他夸大了敌人兵力,但高卢各部落的确组成了空前的大联盟,他们也知道关键的大决战迫在眉睫,因此这很可能是史上最庞大的一支高卢军队。据恺撒说,高卢各部落并没有将所有能够作战的人全部征召,因为他们觉得那样的话军队就会过于庞大,难以指挥,而且几乎没有办法供养。

即便如此,我们仍然可以推测,很多在正常情况下只会为了防御自己家园而上战场的人如今也被包括在野战军当中,不管他们是自愿的还是被酋长命令的。高卢军队指派了四位领导人。其中之一是阿特雷巴特人国王科密乌斯,另外两人是在这年初曾指挥恺撒麾下埃杜依骑兵的酋长。第四位领袖是维卡西维尔劳努斯,他是维钦托利的表弟,也是四位领袖中唯一一个从来不曾为恺撒军队效力的人。这支军队的集结很缓慢,行进更慢,兵力如此庞大的部队也实在快不起来。

被围困在阿莱西亚的高卢人看到援军迟迟不来,开始变得焦躁,决定采取非常措施。城内居民(不能作战的妇女、儿童和老人)被驱赶出城,免得这些“无用”的人继续消耗理应供给武士的粮食。维钦托利或许认为,罗马人会允许这些平民穿过其战线,前往安全地带。如果他这么想,就注定要失望了。恺撒加强了壁垒上的警戒,不准任何人通过。他或许担心让如此多的难民通过会造成问题,敌军可能借着难民群的掩护发动进攻;或许他不愿意让这么多难民进入他的军队正在搜粮的地区,和他的军队争夺口粮。

或许他只是觉得,高卢人将会被迫重新接纳这些平民,这样就能让他的封锁更快地发挥效力,但高卢人没有接纳平民。在战争的这个阶段,双方的指挥官都已经非常冷酷无情。两军对平民的哀求充耳不闻,于是他们就被夹在两军之间,注定要被活活饿死。恺撒可能认为,大批平民饿死的惨状能够破坏高卢人的士气。这肯定会使得最终的决战更加惨烈。高卢援军终于赶到,驻扎在一处高地上,可能是在阿莱西亚西南方,离罗马军队的外层防线只有1里多远。

次日,高卢援军聚集起来发动进攻,骑兵在平原上推进,数量惊人的步兵在后面的山坡上,向罗马人和被围困的战友展示自己的雄壮兵力。作为回应,维钦托利率领他的武士们从城镇和营地冲出。他们向前挺进,填平了罗马人防线前方宽阔壕沟的一段。他们随后在那里等待与援军一同发动进攻。罗马军队严阵以待,围城战线两侧的士兵都做好准备,迎战来自两个方向的敌人。为了表现自己的自信,恺撒派遣他的骑兵冲出去,与高卢援军的骑兵交战。

随后爆发了一场混战,持续了整个下午,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高卢人似乎都稳占上风,但恺撒的日耳曼骑兵又一次投入战斗,帮助罗马人赢得了胜利。高卢人没有投入步兵。天黑后,双方都各自回营。次日,高卢人做了准备。武士们制作梯子,收集绳索,攀爬罗马人的壁垒;准备柴捆,用来填满罗马人的壕沟。高卢援军于午夜发动进攻,大声欢呼,好让维钦托利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由于罗马人隔挡在两支高卢军队之间,他们没有直接的通信手段。

结语

维钦托利命令吹响号角,指示自己的武士也发动进攻,配合包围圈外的援军,攻击罗马防线的同一地段。但他们花了很长时间才组织起来,后来又花了更多时间才把罗马壕沟的更多地段填平。最后他们因为太晚到达,没能与外面的战友协调好。战斗非常激烈,马克·安东尼和军团长特雷博尼乌斯(他们负责战线的这一地段)调来预备队,击退了内外两支高卢军队的进攻。恺撒部下花了那么大力气修建的防御工事证明了自己的价值。

上一篇:我军著名叛徒,1949年又加入解放军,王建安不敢收,紧急送给陈毅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这根本不是我要的

    我跟女友交往了三年,大学毕业后一起北上当个北漂族,虽然双方上班的地点不一样,但很幸运的上下班时间没差到哪,所以都会约好,同个时间一起下班(情侣间的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