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良崮抓了2万俘虏,各纵队争抢,华野下令:提高一级待遇

作者:笑看风云

01

发生于1940年的黄桥战役,是战神粟裕军事生涯中的成名之战。

在这场战役中,粟裕率领7千新四军对决3万蒋军。他凭借高超的指挥谋略,以少胜多、以弱胜强,最终歼灭了蒋军韩德勤部1.1万余人,创造了战争史上的一个奇迹。远在延安的主席接到战报后,极富远见地对身边人员说:“粟裕同志将来可以指挥四五十万人。”从某种程度上看,这场著名的神仙仗也是八年后淮海战役的预演。

按常理,战后粟裕应该和大家一起庆祝胜利,但他却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埋头写总结,并一口气列举了我军12项缺点,给大家泼了一盆冷水。

在这份总结中,粟裕指出,蒋军不仅武器比我军优良,弹药更充足,而且训练和军事技术比我们好,单单以军事力量对比,我军是打不赢敌人的。粟裕特地举了一个例子:我军在黄桥修建野战工事,在四五千群众帮助下用时3天还没做好,而类似的工事敌军一个晚上就能修好。

粟裕这份实事求是、冷静客观的总结,打消了很多人胜利之后的骄傲,让大家心服口服。同时从中也能看出,在单兵素质和军事技术上,当时蒋军的主力部队并不是人们印象中的软柿子,甚至不逊于我军。

这是由于蒋军主力部队在拉上战场之前,通常会接受系统的训练,例如远征军还被美国军事顾问亲自训练,有些技术兵种则要训练先进精良武器装备的使用方法,士兵的军事技术和战术素养基础较好。

02

七年后,在山东省临沂市孟良崮山区,粟裕指挥华东野战军,经过三天血战歼灭了蒋军五大主力之首的整编74师。此战华野付出了伤亡1.2万人的代价,比之前的鲁南战役、宿北战役、莱芜战役的伤亡都大,可见74师的战斗力并不是浪得虚名。

战后不久,华野司令部命令对整编74师的近2万俘虏严加管制,一个都不能放走。这把那些俘虏们吓坏了,以为解放军要杀他们泄恨。他们之前都知道,解放军一直优待俘虏,愿意留下来参加我军的欢迎,不愿意留下来的也不勉强,发路费让他们回家,这次为什么不放人了?

74师经历了抗日战争,打了不少大仗恶仗,作战经验较为丰富。而且74师深受蒋氏的宠爱,战斗意志顽固,如果立即把这些俘虏贸然放走,恐怕许多人又回到蒋军队伍,再次成为我军的对手。如果能动员他们参加解放军,就可以把74师的先进作战经验为我所用,提升我军的战斗力。为此,华野首长指示,对74师的俘虏提高一级待遇,并命令华野政治部开展为期一个多月的新式整军运动。最终,74师绝大多数俘虏改造成了勇敢坚强的解放战士。华野各纵队纷纷要求将他们补充到自己部队中,甚至出现了争抢俘虏的现象。

来自74师的解放战士,单兵素质确实比其他部队的俘虏好,他们给解放军交流了不少实用的战斗经验,例如在战斗中,战士不知如何保护自己,卧倒后应该先挖个简单的卧射坑,隐蔽后再射击;炮兵阵地选择不恰当,容易被敌人击中,不如在村子里的民房墙上挖个洞放置炮管等等。

1947年12月,陈毅在陕北向兄弟部队介绍华东战场的经验时,说华东野战军的补充兵员十分之三是翻身农民,十分之七是解放战士,一年来共补充了20万名解放战士,做到了以战养战。这些战士昨天还是与人民为敌的蒋军,如今拿起枪来为人民打仗,而且在战场表现不错。

03

1949年1月,蒋氏被迫第三次下野,在宣读完文告后,说了一番话,痛斥不服从管理、处处阳奉阴违,逼他下野的桂系军阀李宗仁、白崇禧。

但这句话也无意间契合了一个事实,那就是解放战争中,特别是在后期,我军的主要补充兵源已经从解放区翻身农民,变为蒋军俘虏了。建国初期,周公说解放战士能占到我军兵源的百分之七八十。

许多蒋军士兵被俘当天,连军装都来不及换,就掉转枪口参加战斗。他们的加入,不仅使我军在人数上慢慢占据上风,而且还为部队战斗技能的提高和先进武器装备的普及使用起到很大的促进作用。

在这些解放战士中,有一个人的经历特别神奇,他就是徐惠滋。

1948年辽沈战役时,徐惠滋在沈阳被俘,然后被东北野战军二纵的黄达宣连长选中,成为一名机枪手。后来徐惠滋随39军参加了平津战役、衡宝战役以及抗美援朝,一步一步稳扎稳打,到1983年被任命为39军军长。当年把他从俘虏群里拽出来的黄达宣,此时正担任39军副军长,两人见面哈哈大笑,黄达宣说:“好小子,有出息,我当初真没看走眼!”徐惠滋后来不断成长,升任副总长,1994年授予上将军衔。

还有一位解放战士更令人感动,他就是王克勤烈士。他牺牲时,刘伯承十分悲痛,说蒋军一个旅也换不来一个王克勤。他的经历很好地解释,为何千千万万解放战士能从蒋军中“消极的兵油子”变成视死如归的勇士。

1939年,出身贫苦人家的王克勤被抓壮丁,成为一名蒋军士兵,1945年邯郸战役,他被刘邓大军俘虏。

刚开始时,王克勤和大多数解放战士一样,对失败当俘虏不服气。他们觉得蒋军兵力多,又有美国人支援的飞机坦克大炮,而解放军小米加步枪,兵力少给养也跟不上,根本不可能打败蒋军。然而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体会之后,王克勤切身感受到解放军和蒋军是性质完全不同的两种军队。

在蒋军部队,班长、排长等各级带“长”的人,都由小兵伺候,动不动就打人骂人。而解放军中,班长反过来照顾普通战士,行军途中班长抢着帮忙背东西,而且干部和战士吃穿都一样,是真正的官兵平等,当官的不打当兵的,这让王克勤非常感动。

更让王克勤感到震撼的,是在战斗中。冲锋号一吹响,解放军中的班长、排长、连长和指导员,都不怕死地带头往前冲。而在蒋军中,一打起仗来当官的都躲得远远的,让小兵冲锋当炮灰。子弹是会打死人的,这一刻再笨的人也能分清谁是好人坏人、究竟是真心还是假意。

人心都是肉长的,王克勤受到极大的教育,从此像变了一个人。他把自己在蒋军里学到的战斗经验和技巧,全部运用在了战斗中,无私地分享给自己的战友。在巨野战役中,他带领全班一天打退敌人十几次进攻,毙伤123名敌人,而本班却无一人伤亡。战后,他的班被命名为“王克勤班”,他本人也被提拔为排长。

1947年刘邓大军发起定陶战役,尚在病中的王克勤主动请缨,带领全排担任一线突击任务,在攀登云梯时被炮弹炸伤,后来不幸牺牲,时年27岁。他本身是不怕死的,只是可惜没有看到解放军取得全国胜利的那一天。

定陶战役虽然消灭蒋军一个旅,但却失去了王克勤,刘邓首长感到十分痛惜。刘伯承亲笔为他撰写悼词,号召全军学习王克勤。消息传到延安后,延安也为他举办了隆重的悼念活动。

从1945年11月被俘,到1947年6月牺牲,王克勤在解放军一共只服役了1年零9个月,但他毙伤232名敌人,9次立功,被评为一级杀敌英雄,他摸索出的“三大互助”带兵方法被人民日报专门报道,在全军范围内推广。他生前所在的排被命名为“王克勤排”,他牺牲时所在的定陶县北城门被当地命名为“克勤门”。他在我军的光辉战史上,如同一颗耀眼的星!

【深耕战争史,弘扬正能量,欢迎投稿,私信必复】

上一篇:野史:李成梁洗脚时露出3颗痣,小妾:仆人有7颗,将军提剑去杀他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