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年徐向前赴苏协商,因何事对苏方代表生气:回去向你们上级传达

前言

图|徐向前与毛主席

新中国成立后,徐向前被任命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

尽管在建国初期,各项事务异常繁杂,但由于徐向前一直以来身体就不是很好,所以建国之初,总参谋部的工作一直是由聂荣臻负责的,而徐向前则是在青岛休养,后来又回到了北京,那时候朱老总、贺龙、聂荣臻、叶剑英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时常去看望他。

徐向前后来回忆,那时候他们谈得最多的,是抗美援朝的一些事情。

1951年五一劳动节刚过,毛主席就约见了徐向前,并谈到了对他工作的安排,并特别询问了他的身体情况,徐向前急切想要投入工作中,于是对毛主席说:“天气一暖和,就好多了,我感到可以工作啦!”

“那你就做一次长途旅行吧。”

毛主席微微一笑,这才对徐向前说:“跑得远一点,坐趟火车去莫斯科。”

徐向前知道,抗美援朝战争和我军的现代化建设,都离不开大量的武器装备,而基于现有条件下,应急办法是从苏联购买武器装备,然后在徐徐发展本国的兵工工业。中苏已经于1950年2月就签订了《中苏友好互助同盟条约》以及《关于贷款给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协定》。

图|徐向前

毛主席简明扼要地谈了谈朝鲜战场的形势。并交代了徐向前此次赴苏的任务:一是购买武器装备,一是多搞点技术项目,发展自己的兵工厂。

“帝国主义如此欺负我们,我们没有自己的兵工工业,不解决部队武器装备问题,是不行的,要学习苏联,把先进技术拿到手,自力更生,建立一支强大的国防力量。这次去谈判,去哪些人、谈那些项目,还有什么困难,可以找政务院以及彭德怀同志商量。”

“说起来你还没有出过国吧。”毛主席笑了笑:“以前我也没出过国,前年底去莫斯科住了2月,还是头一回哩,那是冬天,很冷,现在已经立夏,你去身体不要紧吧!”

徐向前当即表示:“请主席放心,交给我的任务,我一定尽一切力量完成。”

徐向前见苏联一行

徐向前的身体状况一直不是很好,源于在战争年代的创伤。

1941年2月,党中央决定派一批干部到山东去,徐向前、张经武前去送行,因为马匹受惊,徐向前不慎被马踢中,导致左腿胫骨骨折,因医疗条件差引发肿胀、高烧,不得不在延安休养。

可徐向前并未因此减轻自己的工作,长期操劳情况下,导致身体每况愈下。

1942年3月,党中央决定成立陕甘宁晋绥联防司令部,徐向前任副司令,这时的他身体也才刚刚恢复,却立即投入到繁重的工作中,1944年7月,因长期忘我工作,徐向前引发了结核性肋膜炎,高烧不止。又被送进医院。

即便如此,徐向前依旧担心前线的情况。

1945年8月,毛主席到延安医院看望徐向前,徐向前表示:“我的身体已经养得差不多了,请让我上前线,再打一仗。”毛主席安慰他:“你先继续养病,以后国民党是不会让你闲着的。”尽管徐向前后来投入到了一线作战,但在太原战役前夕,徐向前肋膜炎复发,不得不离开前线进入休养。

身体才康复不久,徐向前就接到了赴苏联的任务。

图|徐向前任陕甘宁晋绥联防司令部副司令员兼参谋长时的照片

尽管以苏联的气候,对徐向前的身体并不友好,但他还是接下了这个任务。

1951年5月25日,徐向前率中国代表团一行乘车由北京出发,路上走了九天九夜,一直到6月4日才抵达莫斯科。

徐向前之前没有来过苏联,他本来以为,中苏既然已经有协定,那么协商起来应该会很轻松,但事实却让人大跌眼镜,徐向前后来在回忆录中,对这次苏联一行写了这样一句话:

“我们原来想的简单了一些,认为谈判不会费时太久。其实不然,马拉松式的,从六月上旬开始会谈,断断续续,直至十月中旬才达成协议,花了整整4个月的时间。”

苏联方面负责迎接的是苏军总参谋长什捷缅科大将,从职务上算起,双方也算是对等,见面后双方寒暄了一阵,什捷缅科就将徐向前一行送往莫斯科大旅馆下榻,可是心忧国事的徐向前当天下午便向什捷缅科传达了中方的诉求,并于第二天进行了回访。

什捷缅科是苏联二战时期的名将,深受斯大林的器重,陪同徐向前一行前往苏联的驻华武官、驻华武馆柯道夫中将为人也确实是热情友好,一开始双方接触,确实是很融洽。

徐向前在谈了中方的诉求,并希望苏方大力支持以后,什捷缅科立即表示:“我奉了斯大林的指示,也组成了8人的代表团,具体项目可以由双方代表团专家磋商,高一级的谈判放在后面进行。”

图|1944年的延安机场,朱老总与贺龙、徐向前两位元帅谈话的瞬间

中国代表团的任务,是向苏联方面提出自己的诉求:一、订购60个师的装备;二、请求苏联援建中国兵工厂建设;三、统一步兵武器制式以及生产152毫米口径以下各种火炮技术转让问题。但由于缺乏现代化建设以及外交工作的经验,在整个的谈判过程中,程序与项目基本都是由苏联方面包办的,整个谈判的过程进展并不顺利。

双方参谋长一级的谈判,进行了三四轮。

什捷缅科嘴上说的很好听:“斯大林给苏联总参谋部的任务,是要帮助中国把军队建设好,这个主要由我负责,一定要办好。”

但涉及到一些具体事项的时候,便迟迟不肯答复。

什捷缅科对军队的编制问题十分关切,他结合苏军的经验,强调合理编制在现代战争中的重要作用,但在谈到军事装备时,什捷缅科却顾左右而言他,强调苏联运输力量不足的问题。

当徐向前询问什捷缅科军事订货问题时,什捷缅科却这样说道:

“我们运输能力有限,今年能保证给你们发16个师的装备,其余44个师按照每年三分之一计算,至1954年完成。关于转让兵器技术资料的问题,第一批包括步骑枪、轻重机枪,冲锋枪等其中,第二批以后再说。”

徐向前又问及援建兵工厂事宜,什捷缅科都以外交辞令回避。

考虑到谈判过程的艰难,徐向前通过中国驻苏联大使馆致电中央以及军委,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第一、能否参照苏联对我军步兵师的意见,初步确定我们的编制方案,以便于通盘考虑购置装备的问题;第二、根据朝鲜战场的实际需求,今年16个师的装备订货,能否多订一些高射武器、战防武器。步兵武器不订或者少订;三、明后年订货项目,应视兵工厂的谈判结果而定,原则上我们能生产的不订货,生产不足者依据需要少订,不能生产者又急需的应全部订货。”

图|什捷缅科

6月下旬,中央派高岗赴苏联,送去了装备订货单。

即便如此,徐向前后来几次催促苏联方面,考虑援建兵工厂事宜,但苏联方面始终予以拖延。为此徐向前专程向毛主席请示,毛主席对徐向前说了一句话:

“不管怎样,耐心等待,一定要把技术学到手。”

“人家也有实际的困难”

尽管赴苏联谈判始终不是很顺利,但徐向前始终耐着性子。

有不少的工作人员,对苏方的简单粗暴的态度很不满意。甚至有一次苏方看到了中国的订货单后,竟然说了一句:“按照你们的要求,看来我们很有必要要修建第二条西伯利亚铁路了。”

徐向前后来在回忆录中指出,尽管当时我们的订单也有许多不切实际的地方,但我们并不是白要,而是要照价付钱的。

为了避免产生纠纷,徐向前很多时候不得不耐着性子劝说身边的人:“人家也有人家的困难,我们所提要求,也有过高过急的地方,也有不切实际之处,对人家的困难应该体谅。”

徐向前在苏联时期,亲自走访了不少地方,也了解了苏联的一些实际情况。

尤其是自6月以后,接下来的两个月,双方基本上没什么谈判任务,苏方开始安排徐向前一行到各处去参观,参观以后,徐向前深有感触,他后来在回忆录中这样写道:

“我们的宣传工作,当时只是注意到了苏联如何强大,对他们的困难很少涉及,如果不是我们亲身去看一下,那是很难想象的。”

图|王树声夫妇与徐向前夫妇合影

徐向前在苏联各处考察停留时,亲眼看到了苏联在二战时期的创伤,莫斯科的房舍、街道很多都是二战之前的,新的建筑很少,苏联的人也很少,由于战争期间苏联牺牲了很多的青壮年,导致了男女比例严重失调,旅馆里雇佣的工作人员,有不少是残疾人。

商场里的物资也很匮乏,货架上基本没多少东西,群众购买生活用品以及黑面包要排长队。

斯大林格勒到处都是断壁残垣,新建的工厂只有几家。

这还是在城市里生活的人们,至于一些远东等偏远的地区,情况更是糟糕,并不比中国的情形好多少。

而在苏联期间,徐向前感受到的,是苏联人民的热情。后来在回忆录中,徐向前详细地记录下来这一些所见所闻:

“苏联人民长期支持中国革命,对中国人民怀有深切的国际主义情感,我们代表团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受到热情接待。住的旅馆是上等的,吃饭、住房、看戏不要钱,他们吃黑面包,给我们吃白面包,他们用纸条卷烟丝抽,招待我们用的香烟是七八卢布一盒的,我们参观工厂时,递给看门的一支烟,他们就千恩万谢,有的地方听说中国客人来了,忙着包饺子,饺子皮很厚,里面全是肉,还裹着酥油,怎么吃呀,可是盛情难却,吃不惯也得吃。”

总而言之,苏联尽管在二战中取得了胜利,但自身同样也损失惨重,徐向前对此深有体会。

一直到10月,徐向前回到莫斯科,与苏联元帅布尔加宁见了一面。

图|布尔加宁

布尔加宁对徐向前、高岗以及金日成表示了歉意:“苏联结束卫国战争只有五年多,一直忙于恢复经济建设,对于中朝两国的抗美斗争,苏联方面愿意表示支持,我们是愿意提供援助的,可以援助的一定会援助。”

徐向前也听出了布尔加宁话里的意思,苏方的援助是很困难的,不能满足中朝方面全部的需求,希望能够得到谅解。

果不其然,这次见面后没多久,什捷缅科派人通知徐向前:

“原定今年提供的16个师的装备订货,改为10个师,其余50个师的装备订货,从1952年1月起,每个月提供一个半师,到1954年上半年发往中国。”

徐向前、高岗为此专程找了布尔加宁,要求维持原计划不变,但没能如愿。

不过到了10月中旬,什捷缅科答复徐向前,同意转让几种兵工厂的技术生产资料,帮助中国建设一些军工厂,经过协商后,双方签订了《关于中国工厂获得制造苏联式枪炮、弹药特许权和交付苏式枪炮弹药样品、生产技术资料及必要时派遣苏联专家给予技术援助的协定》。

虽然协定中,只是约定了152毫米加榴炮以下陆军通用武器,较为先进的技术武器仍然未能达成协议。

可苏联方面提供的装备,对抗美援朝战争,确实是起到了一定的支持作用。

徐向前因何事对苏方总顾问柯道夫发火:回去向你们的上级报告

尽管徐向前对苏联方面的困难表示理解,但也绝不代表,能够容忍苏联的态度。

徐向前认为:

“总得来说,苏方还是很友好的,他们对中国革命的胜利和我国人民抗美援朝的行动,持钦佩态度,并愿意提供援助,加速我军正规化,现代化的建设。”

“但是他们也有顾虑,我看主要是怕和美国人打仗,斯大林又怕中国变成第二个南斯拉夫,有些事情缩手缩脚,吞吞吐吐,办的很不痛快。”

事实上当时苏联援助的武器中,有很多都是旧装备,有一些连枪栓也拉不开,简直没法用。

徐向前元帅在回忆录中,还提到了在苏联时的一件小事。

图|王秉璋将军

有一次,什捷缅科在同中方代表、开国中将王秉璋询问一些事项时,也许是因为王秉璋应答的不是很好,什捷缅科竟然大发雷霆,不顾礼仪将王秉璋狠狠训斥了一顿。

徐向前心里很不高兴,但是碍于双方所处的环境,不好与之大吵。但即便如此,徐向前的心里仍然感觉有些憋屈窝火:

“我们是来谈判的,你有什么资格训人啊。”

回到驻地以后,徐向前将苏方总顾问、驻华武官柯道夫叫来,严肃地批评了他两个小时,责问他反应的情况不真实,并指责了对方的无礼行为,还让柯道夫回去报告他们的上级。

柯道夫是苏联驻中国使馆武官、军事总顾问。说起来这次陪同徐向前一起到苏联,两人一路上相处十分愉快,柯道夫夫妇的热情、敦厚,对中国也怀有深厚的情感,给徐向前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在苏联期间,也是柯道夫陪同徐向前一行在苏联考察。双方有着很深厚的友谊。

可这一次徐向前生气,把柯道夫也吓了一跳,回去以后,柯道夫就把这件事原原本本的上报。

图|志愿军战士

什捷缅科似乎也觉得自己做得太过分,于是叮嘱柯道夫好好招待中方代表团。

徐向前没有再生气,他心里很清楚,自二战以来,苏联养成的大国主义,不是一天就能消灭的。

尽管谈判过程十分艰难,有许多诉求并没有与苏联达成一致见解,但好在苏联答应了援助,对于中国的抗美援朝,无疑起到了很好的支持作用。

只是苏联的气候到10月已经是寒冷至极,莫斯科已经是一片冰雪世界,这对于本身身体就不是很好地徐向前更是雪上加霜。

10月下旬,徐向前启程回国,因为临行前大伙并没有准备大衣,加上火车进入满洲里以后,又停止了供暖,导致了徐向前因感冒引起旧病复发,肋膜炎并发症使得徐向前高烧到了40°,等不及回北京治疗,徐向前只好在长春就近下车住进了空军医院。

周总理得知此事后,专门派出了以傅连暲为首的医疗小组紧急赶往长春。

图|徐向前

这一次徐向前的病情来势凶猛,又缠绵了很长一段时间,身体稍好,就又投入到紧张的工作当中。

1954年6月,徐向前被任命为中央军委副主席,负责空军和国土防空工作,尽管徐帅自始至终身体状况不是很好,却始终牵挂着党、国家和军队的建设事业,这份精神,让人不禁钦佩。……

上一篇:兵马俑:我的主人到底是不是秦始皇,我自己都不知道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