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0年陈丕显在中南海谈写回忆录,对秘书梁茂淦:这是叶帅的嘱托

前言

图|1983年3月11日,陈云同陈丕显交谈

回忆起老领导陈丕显,秘书梁茂淦曾如此深情地说过一句话:在陈丕显同志身边工作,可以说是既辛苦又愉快,是我一生中难忘的经历,我十分崇敬和思念这位伟大而又平凡、可敬而又可亲,刚强慈祥的长者。

一见面就闹了个误会

1989年12月1日,陈丕显受中央委托,到福建参加古田会议六十周年庆祝活动。

由于要代表中央在会议上讲话,陈丕显提前半个月便到了福州,并请福建省委为他寻一位写讲话稿的人,福建省委物色了一圈,最终敲定选派梁茂淦。

说起来,梁茂淦本身是福建长汀人,早在家乡时,就听说过陈丕显的英雄事迹,还知道他是13岁就参加了革命,梁茂淦也为家乡能出这样一个英雄人物而感到骄傲,后来在电视以及一些新闻报道上,梁茂淦也时常留意陈丕显。

但党交给自己的任务,又不能不去完成,思来想去,梁茂淦还是硬着头皮到了福州温泉宾馆5号楼,一见面两人还没有寒暄,陈丕显就立即给他布置了任务,要求他在十天之内,写出一篇讲话稿,梁茂淦心里十分忐忑,生怕自己写不好,于是主动提出另外一位有经验的同志,来接替自己的工作,但没想到的是,被陈丕显一口回绝。

“我相信省委领导不会随便推荐一个人过来。”

图|少年时代的陈丕显

没想到的是,陈丕显却很不高兴,稿子连看也没看,就当着众人的面批评梁茂淦:

“你这位同志,怎么对工作这么不认真,不负责任,昨天还推说没有经验,难度大,怎么今天就交稿?你这不是在敷衍、应付我吗?”

说着陈丕显就把讲话稿丢过来:

“我不看,你拿回去考虑好再说。”

严厉的批评,让梁茂淦抬不起头,可是他又觉得很委屈,自己到了以后,心里始终记挂着这件事,生怕影响了首长的工作,一点也不敢耽搁,熬了一天一夜,将稿件写好,没想到却被陈丕显斥责为是“敷衍了事”。

性情耿直的梁茂淦不能忍受这样的指责,于是当面“顶撞”起来:

“老首长,我不能接受您这样的批评,昨天,您给我布置任务的时候,我是说过没有给中央领导同志写过讲话稿,缺乏经验,怕写不好,正是因为怕写不好耽误首长时间,所以我才尽快写了个初稿,看看这样的思路行不行,如果不信,可以重来,如果我慢慢磨,磨到时间再较高,到时候不行就来不及了,那才是对不起首长,对不起工作,我昨天关起门来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至今还没有合眼,您看都不看就说我不负责任,我接受不了。”

图|1938年,在南方坚持三年游击战争的部分人员合影(后排左一为陈丕显)

陈丕显也没有想到,梁茂淦会说出这样一番话,但听完以后,陈丕显觉得他说得有道理,怒气消了一大半。

“既然这样,你就陪我散散步,说说你是怎么写的吧。”

陈丕显温和地说了一句,拉着梁茂淦在宾馆里散步,趁着这个功夫,梁茂淦将自己写稿的思路,如何谋篇布局,文中有几个论点,又是如何论证的,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陈丕显一边听,一边不住的点头,两人离开时,陈丕显手里拿着讲话稿,回到房间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说要仔细再看一看。

话说成这样,事情本该就圆满结束了。

可梁茂淦的心里依旧忐忑不安,生怕文章那个地方写得不恰当,没准还得挨批评。

不过自陈丕显进了屋子,始终没出来,期间服务员敲门喊他出来吃饭,陈丕显都说等会儿再吃,短短的两个小时,梁茂淦仿佛度日如年。

“吱呀”

陈丕显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脸上挂着交融,梁茂淦一见,心里顿时轻松了不少。

“你这稿子写得不错,不过有些地方还得再斟酌,再改改,我已经改了不少地方,你等会儿再看看,现在先吃饭。”

图|陈丕显(右二)与刘亚楼、杨成武、童小鹏合影

说话间,陈丕显招呼大家落座,只是大家刚才都已经吃过了,这时候也就只能看着他一个人吃,陈丕显一边吃,一边对身边的梁茂淦说:“刚才,我对你的批评,让你受委屈了,对不起,我现在收回行不行,俗话说不打不相识嘛,看来你的性格也是直爽的,我就喜欢直爽的人。”

陈丕显一席话,让梁茂淦既是难过又是激动,一个德高望重的首长,对一个普通的工作人员做自我批评,多么让人感动。

调任陈丕显秘书,第一件事就是写回忆录

1990年9月5日,任福建省台办副主任的梁茂淦赴北京任陈丕显秘书,老首长特意邀请他到中南海增福堂的家里吃饭。

一进门,陈丕显就把梁茂淦领到了餐厅,两人边吃边谈,梁茂淦听到老首长的嘱咐,这才知道,原来这次调自己进京,是专门为了写回忆录的事情。

原来就在1982年,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上,通过了《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会议结束以后,叶剑英、彭真、谭震林等老首长,就拜托陈丕显,将过去几十年的经历写出来,让青年人从中得到警醒。

叶帅说得更干脆:“阿丕,你写这个回忆录最合适,你一定要完成。”

无奈那个时候工作忙碌,实在无法分身,加之没有合适的人来帮助,这件事情一搁就是许多年。不过,陈丕显将这件事情始终记在心里。

图|刘亚楼(左二)与叶剑英(右一),陈丕显(右二)杨成武(左一)在天安门城楼合影

之前福建一行,陈丕显发现了梁茂淦,觉得以他的才干,足以胜任这项工作,于是隔了九个月,就把梁茂淦调到了北京。

“我知道你上有老,下有小,是克服了许多困难才来到这里的,我先谢谢你。”

说着,陈丕显为梁茂淦夹了一筷子菜,一边夹菜,一边以开玩笑的口吻说道:“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你什么时候写完了,什么时候就回去,否则我是不会放你回去的。”

“当然,探亲假还是要有的,人家一年一次,你可以一年几次。”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梁茂淦也不好再推辞,赶紧说道:“首长,您放心,既然来了,我一定会尽力,一定会按照你的要求来完成。”

“好好好!”陈丕显十分高兴:“我们快吃饭,吃完了再说。”

当然,陈丕显拜托梁茂淦写回忆录,并不是什么准备也没有,等到吃完饭,陈丕显领着梁茂淦到了办公室,交给他一大堆资料,还把1982年的文件《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也交给了他。

梁茂淦打开文件一看,里面有不少地方已经划了红线,陈丕显读了几段后,叮嘱他:

“这个决议给你,你好好看,体会其中的精神。”

图|八十年代湖北省委书记陈丕显与其他领导合影

说着,陈丕显又取出了几本书交给了他:“这几本书是我收集的资料,有的写得不错,有的写得不符合精神,有的连事实也搞错了,你先看看,然后再讨论。”

不知不觉间,两个人谈了两个小时,陈丕显将自己过去曾经遭遇过、经历过的一些事情,如实地告诉了梁茂淦。

可这还没完,9月5日下午谈完话,第二天上午,陈丕显就迫不及待地将梁茂淦带到了自己夫人谢志成的病床前。

陈丕显的夫人谢志成也是一名老新四军战士。

1940年2月,经叶挺、陈毅介绍,时任东南局青委书记的陈丕显与新四军军部机要员谢志成在皖南泾县成婚,婚后夫妻两人共同走过了艰难的50年岁月,尽管曾经遭遇了许多的苦难,夫妻两人始终相濡以沫,伉俪情深。

对过去的那段岁月,谢志成作为陈丕显的夫人,两人都曾经共同经历过,对当年的一些往事也很清楚。

不过,看着躺在病榻上的谢志成,梁茂淦心有不忍,于是转头对陈丕显说:“首长,谢阿姨身体不好,我们过些时候再谈吧!”

图|陈丕显、谢志成夫妇合影

还没等陈丕显说话,躺在病床上的谢志成先开口了,只见她笑着说道:

“你的首长,把写回忆录看得比生命还重要!他昨天还跟我说,趁着现在记忆力还好,早点把事情做好,不然到患上老年痴呆症时,想做也做不了。我一想,这话也对,到了我们这把风烛残年的年纪,,说不行就不行了,你看,我走平路都会摔倒,一摔倒就把骨头摔碎,成了个半废人,你们首长是个急性子,事情没做完,睡都睡不着。”

“不过呀,你们首长也是体恤你。”

谢志成笑了笑,随即话锋一转:“你上有老,下有小,困难不少,早点写完,早点回去。”

“我不要紧,身体挺得住,你不要担心。”

一席话说的梁茂淦十分感动,他心中打定主意,一定要完成好首长交代给自己的重要任务。

从9月5日开始,陈丕显、谢志成夫妇每天都要抽出两三个小时的时间,给梁茂淦讲过去发生的一些事情。不过在梁茂淦看来,想要将口述历史转换成文字记录,其中的困难非常大,还要弄清楚事件发生的时间,地点以及人物,不能出一点差错。

图|20世纪50年代初,陈毅(右三)、陈丕显(左二)、潘汉年(右一)、王尧山(右二)等上海市老领导

尽管有陈丕显这样的当事人回忆,但回忆难免也有出错的时候,梁茂淦不得不仔细应对,后来经请示同意后,又加了两个帮手,需要指出的是,当时为陈丕显写回忆录,并没有报酬,但所有参加这项工作的人,都怀着极大的热情,利用加班时间或者是节假日完成的。

历时半年多的时间,梁茂淦交出了一份30万字的初稿,陈丕显不顾年老力衰,带上老花镜,逐字逐句地审阅,十多天后,陈丕显将初稿交给梁茂淦,并告诉他:

“总体写的还可以,但有的章节不行,有的没讲清,有的不准确,需要再考证。”

梁茂淦拿回家一看,才发现初稿上各处,陈丕显都密密麻麻地标注了很多字。

图|1980年,杨得志、王平、陈丕显陪同邓小平接见武汉军区机关

从最初的酝酿,到最后的定稿,前后耗费了两年多的时间,一直到1992年10月,梁茂淦将打印好的定稿完整地交给了陈丕显。

“你们辛苦了,感谢你们为党做了一件好事,也为我完成了多年的心愿。”

陈丕显与梁茂淦的忘年交

梁茂淦在陈丕显身边一工作就是2年,这期间除了负责回忆录的编写工作,还承担了一部分秘书的工作。

也正是在这一段时间里,梁茂淦跟随陈丕显,学习到了许多书本上学不到的东西。

陈丕显虽然少年时代就参加了红军,一生中少有读书求学的时间,但他总能抓住生活工作的间隙,不断地学习,一直到老年时,陈丕显还坚持每天看几个小时的书,就在写回忆录这段时间,梁茂淦时常到陈丕显的家中,他发现陈丕显的家里摆放着各种各样的著作,经济学、法学、历史、军事等等著作,摆满了几排书架,有时需要查阅资料时,只需要说书的名字,陈丕显就能够很快拿给他,基本上每本书上都有陈丕显看过、批注过的痕迹。

梁茂淦记得很清楚,有一次老首长的眼睛发炎了,看不了书,他还和其他秘书一起,给老首长读书。

图|1980年,陈丕显陪同邓小平一起视察武钢

以往没有相处的时候,陈丕显给梁茂淦的印象是严肃的,可后来相处的时间长了,两人逐渐地熟悉,梁茂淦也渐渐从首长身上,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温暖。

写回忆录的那段时间,梁茂淦常听陈丕显讲起过去时候的一些往事,尤其是说道陈毅、陶铸等一些老战友时,陈丕显总是忍不住泪流满面,每次改完稿子都要对他说:

“我是含着眼泪改这些稿子的。”

陈丕显毫不掩饰自己的真情实感,让梁茂淦也为之动容。

在梁茂淦看来,陈丕显是一个性情中人。

之前两人第一次见面,陈丕显就对梁茂淦发火过,但后来了解事情以后,也毫不吝啬地跟他道歉。

有一次,陈丕显听一位全国老龄委的同志说了工作上的问题以后,气得大发雷霆,但后来发现事实与他了解的情况有出入,于是又找到被批评的那位同志当面道歉。

梁茂淦总是能从老首长的身上,体会到不一样的温暖。

图|陈丕显与吴若安,苏步青在一起

也许是两人在一起的时间长了,梁茂淦偶尔也能够和陈丕显开一两句玩笑。有时说的生气了,陈丕显就会高高举起手杖:“你再说我就打你了”,梁茂淦这时就会开玩笑地说:“您曾当过政法委书记,您敢打我,那就是犯法了。”

陈丕显与绝大多数在战争年代走过来的老将军一样,年轻时候常烟不离手,后来年纪也大了,身体也不好,加之曾患有鼻咽肿瘤,于是在医生和谢志成的劝说下,就把烟给戒了。

只不过,偶尔有些时候,还是会吸那么一两支。

梁茂淦在他身边工作的时候,陈丕显有时候会趁着妻子、医生不注意,偷偷向他要烟抽。只是为了他的身体健康,梁茂淦也不敢给。每当这个时候,陈丕显总是很狡黠地说:“我不抽不抽。”

趁着梁茂淦不注意,陈丕显就会出手,一把夺过他的烟盒。

“我要去告诉医生和谢阿姨。”

梁茂淦做势威胁道。

图|梁茂淦

陈丕显不慌不忙,不紧不慢地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把烟盒丢给他,脸上洋溢着笑容:

“我几天抽一支,死不了,不要小题大做,君子要成人之美嘛。”

人总是会死的,上了年纪的人总是忌讳谈这样的话题,但陈丕显对自己的生死似乎显得并不在意,见惯了人生的风雨,陈丕显的一言一行,尽显生活中的睿智。

上一篇:吃了日军上司妻子的肉饼,汉奸李士群毒发身亡,尸体收缩像一只猴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