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根基的汉宣帝怎么铲除霍光家族?想毁掉一个人,那就惯坏他

公元前66年,当汉宣帝诛杀霍氏一党上千家、正对那些功臣大加封赏时,有人上书指责他行赏不公,其中有这么一句闻名后世的谚语:“曲突徙薪无恩泽,焦头烂额为上客”。

这句话的字面意思是:在火灾过后,主人家重谢因帮他救火而被熏得焦头烂额的邻居,但对那些一早就提醒他把烟囱改弯、把柴草搬离灶台以避免火灾的人毫无感恩之意。

上书人想要表达的是:明明早就有人(名为徐福)提醒朝廷限制霍氏的权势,避免他们走到因谋反被诛杀全族的地步,但汉宣帝对此却置若罔闻,坐视局势发展到如此惨烈的境地;对于徐福,朝廷怎能毫无嘉奖之意?

汉宣帝看后很淡定,起先只是寒酸地赏了徐福十匹布;最后顾及舆情压力,将其召为郎官了事。

身为将西汉带上巅峰的一代明君,汉宣帝的头脑何其清醒。他之所以不听从徐福的“曲突徙薪”,是因为他故意要养成“火灾”,以便把霍家彻底焚毁。这就是古文里所说的“将欲取之,必姑与之”。

要搞清汉宣帝与霍氏的恩怨,我们得先看看霍光这位狠人的“光辉事迹”。

在几千年的历史上,说到谁是最牛的权臣,伊、霍当仁不让——殷商的伊尹放逐商王太甲,霍光废除昌邑王刘贺、迎立汉宣帝刘病已。能够废立至高无上的国君,还能在后世留下美名,这样的人可谓臣子的天花板。

霍光的过人之处在哪里?史书称他服侍汉武帝20多年,一直忠心耿耿,从未犯过任何差错,甚至每次出入宫门所迈的步子都一模一样。

一个人自律到如此地步确实可怕,但能在残酷的封建政治中,忠诚、谨慎这两项素质并不足以支撑他成为赢家。霍光的秘诀,在于他精通权术,并且足够心狠手辣。

霍光出身民间,只是得益于哥哥霍去病的影响力而被“爱屋及乌”,一步登天地进入宫中服务汉武帝。这种经历下,他的受教育水平极其有限,在知识、见识、文学素养等方面与朝廷大臣难以相提并论,《汉书》甚至称他“不学亡术,暗于大理”。

但相对于个人文化素质,起点和平台才是决定一个人上限的最关键因素。霍光长期跟随汉武帝这位顶级权术大师,身处帝国的权力争斗场正中央,也逐渐成了一位精于权谋、果敢毒辣、善于处理人际关系的政治家。

比如,上官桀与霍光同为汉武帝亲自制定的托孤大臣,而且还是儿女亲家,但一旦发现对方对自己的地位造成了威胁,霍光便毫不留情地将对方灭族;

霍光发现刘贺有不受自己掌控的趋势时,果断地联络大司农田延年,利用后者要挟朝廷百官,并且搬出了当朝皇太后——其实就是自己的外孙女,一手废除了刘贺、迎立刘病已;

而在这件事后不久,当曾经的“老战友”田延年惹上了贪污官司后,霍光却毫无关照的意思,逼得后者自刎而死。

霍光之所以选择刘病已为帝,也并不完全是看中了这位年轻人“通经术,有美材,行安而节和”,关键是其作为戾太子刘据之孙,家族成员早在“巫蛊之祸”中悉数丧命,其后先后辗转监狱、民间长大,也就是个年仅18岁的孤儿(虽然已娶妻),理论上最容易掌控。

但刘病已(即位后改名刘询)与刘贺的最大不同,就在于他精于生存之道。出生后就遭受灭门之祸、其后多次面临生存危机并长期流落于市井的他,饱尝人生的艰辛与残酷,懂得察言观色、韬光养晦;对于扶持自己上位的霍光是什么人,刘病已心里一清二楚——此人看似和颜悦色、对自己毕恭毕敬,但假如自己稍有不慎,随时都会变成第二个昌邑王刘贺。

据史书记载,汉宣帝登基时,按例乘车前去祭祀宗庙,去程时由霍光在一旁陪同,此时的汉宣帝“内严惮之,若有芒刺在背”;而返程时陪同人员换成了严延年,汉宣帝这才放下心来,神情安定怡然。

纵观几千年的封建史,敢于对皇权形成威胁的,要么自己篡位当皇帝、要么下场惨烈。因此,后来人们常说“霍氏之祸,萌于骖乘”,在登基的那天起,汉宣帝就已经对霍氏起了杀心,只不过那时他的力量太弱小、没有付诸行动而已。

因此,虽然当上了皇帝,刘病已一直对待霍光彬彬有礼、极为尊重,几乎不会忤逆对方的意思。

比如,即位之初,汉宣帝想按照惯例加封自己的岳父许广汉为侯爵,但霍光对此予以否决,理由是许广汉曾经犯事受过宫刑。汉宣帝对此无可奈何,直到一年后才争取把岳父封为级别更低的昌平君;

即位第二年,霍光作势要归政,被汉宣帝坚决推辞。不仅如此,为了表示自己知恩图报,汉宣帝还给霍光追加了一万七千户的封邑,手笔之大度令人咂舌;

接下来的多年里,刘病已虽是成年皇帝,但霍光仍旧担任摄政大权,所有国家事务无论大小,全部先向霍光汇报,其后才上报给汉宣帝;有时候,霍光的命令甚至比汉宣帝更顶事。

比如校尉常惠出师乌孙前,曾向汉宣帝申请顺路讨伐不顺从的龟兹,遭到了拒绝;但随后霍光却吩咐常惠见机行事。得到尚方宝剑的常惠在西域擅自调兵,诛杀龟兹王。汉宣帝本想斥责,但得知是霍光的意思后立即作罢。

此外,早在汉昭帝时,霍光的子弟、女婿已经把控了朝廷的军权,比如他的儿子霍禹、侄孙霍云都担任中郎将,霍云之弟霍山担任奉车都尉,霍光的两个女婿分任东、西宫卫尉,其他的家族男性成员也都占据了朝廷要职。汉宣帝即位后,对此也毫无异议、全盘接受。

可以说,在汉宣帝的刻意隐忍下,霍氏家族几乎已经把持了西汉的军政大权,霍光已经成了名副其实的副皇帝。此时他若想篡汉,几乎是易如反掌。

但就像汉武帝当初判断的那样,霍光的最大优点就是忠诚,当然也可以理解为没有野心,他满足于自己位极人臣的特殊身份,对于谋朝篡位并无兴趣。多亏了这样,汉宣帝的韬光养晦才具备了意义。

不过如前文所提,霍光虽精于权术,但受制于教育、学识,他并不明白“高位不可久窃,大权不可久居”的道理。他习惯于自己与汉宣帝共同执政的身份,习惯于家族成员鸡犬升天、悉数位居高位,却不知身边看似温和、谦恭的皇帝杀心越来越盛。

霍光尚且如此,他那些形同纨绔子弟的亲属们更是肆无忌惮、专横跋扈;他的妻子为了让女儿成为皇后,甚至毒杀了汉宣帝的结发妻子。而霍光知道后,也只是糊弄过去而已,其后还乐颠颠地把自己的女儿霍成君送进了后宫、如愿成了皇后。

公元前68年春,一代权臣霍光病重,汉宣帝亲自前往探望,为之痛哭流涕;回宫后,他立即加封霍禹为右将军,以示让其继承霍光的地位。

没多久,霍光去世,汉宣帝亲自前往吊唁,以皇帝的待遇将其风光下葬;随后还下诏免除霍氏后代的赋税、徭役,让他们继承霍光的封爵、食邑,永世不变。

汉宣帝算是给足了霍光面子,算是反馈了对方拥立自己的恩情。但在另一方面,他正式着手全面收回权力。

汉宣帝确实出身平民、毫无根基,但任何人一旦掌握了生杀予夺大权,手上有名、器傍身,何愁没人为自己卖命?何况汉宣帝的头脑非常人所及。霍光死后不久,汉宣帝就根据自己的亲信——御史大夫魏相的密奏,任用张安世为大司马、车骑将军,主管尚书事务。

而霍山之前也以奉车都尉的身份领尚书事,为了架空他,魏相再次出主意:改变以往先由尚书审阅奏章副本、其后向皇帝上奏的惯例,直接改为任何人的上奏都可以直达皇帝。这样一来,霍山就形同失去了参与政务的权力。

接下来,汉宣帝按照自己的意愿遴选官员、励精图治,西汉王朝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气象。对于霍氏,他暂时仍是听之任之,甚至还继续给予恩宠。比如在公元前67年他封岳父许广汉为平恩侯时,也没忘了加封霍光的侄孙霍云为冠阳侯。

霍氏子弟如果看过史书、了解过吕后死后诸吕的下场,也许会对汉宣帝的无底线尊崇心生寒意,明白些许收敛的道理。

但事实完全相反,虽然一门三侯,但霍家上下仍不满足,他们既气恼汉宣帝直接处理政务,也不满太子刘奭是许皇后所生,甚至试图让霍成君趁机下毒。好在有了结发妻子莫名而死的教训,汉宣帝对儿子的饮食严加防范,霍氏的阴谋才没有得逞。

此外,霍家上下依仗汉宣帝的忍让,越发地嚣张跋扈、横行霸道,极度骄奢淫逸。霍光之妻霍显大兴土木,乘着豪华的马车招摇过市,丝毫不顾规矩随性进入后宫探望女儿,甚至毫不掩饰地与家奴通奸;霍禹、霍山、霍云也纵情声色、玩鹰弄犬;有时不想上朝,干脆直接派个家奴前去朝廷通报一声;霍家与御史大夫魏相家的下人起了冲突,霍氏竟直接冲进魏府,逼得堂堂宰辅魏相亲自赔罪才作罢。

之前,汉宣帝对于当初霍显毒死自己结发妻子许皇后一事早有耳闻,只是隐忍不发而已。此时,面对霍氏子弟的横行霸道,他开始逐渐收紧口袋。公元前67年10月,他将掌握军权的霍氏子弟、女婿全部调出京城做地方官员,京城军队的统领权交给了亲信张安世,胡骑、越骑、羽林军以及两宫警卫部队的将领,全都改成了自己奶奶史家、岳父许家的子弟。

而原本掌握兵权的霍禹,明面上被提拔为大司马,但却没被赐予象征权力的印信、绶带,所有下属都被清洗,成了个有名无实的光杆司令。至此,霍氏的军政大权被剥夺一空,沦为了任人宰割的鱼肉。

霍显、霍禹、霍山等人自然不愿束手就擒,他们积极密谋,计划联合皇太后,除掉魏相、许广汉,其后废掉汉宣帝。其后他们把这一计划通知了外地的诸位女婿们,这些人唯恐霍氏倒下后自己也遭殃,无不积极响应。

但注定天亡霍氏,他们多年来位居高位、作威作福,早就引起了旁人的嫉恨;霍显等人的计划刚刚拟定,就因隔墙有耳,经由家里的马夫传到了有心人的耳朵里,第二天一早就写成了密奏上报朝廷。

上文提过,当时的任何人都可以向皇帝上书,汉宣帝看到这份奏折后,立即下令相关部门严查,不过随即就制止了这一举动,这种欲擒故纵的手段,更让霍氏上下心神不定、惊慌不已;就在他们抓紧密谋带兵突入皇宫、废除汉宣帝,由霍禹代为天子时(痴心妄想),众多官员举报霍氏违法的奏章如雪片般涌向朝廷,汉宣帝的斥责诏令纷至沓来,霍氏上下更加惊恐,完全失去了节奏。

雪上加霜的是,此时他们的计划被人完整地上报,掌握了确凿证据的汉宣帝再也不用隐忍,直接下令官吏全体出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霍氏所有亲属全部抓捕。除了服毒自杀的霍山、霍云外,其他霍氏子孙、女儿女婿、孙子孙婿乃至其他远近亲属,全被连坐,一共有一千多户人被灭门。

至此,在汉宣帝多年的布局下,风光数十年的霍氏被一网打尽,曾经对汉朝廷无比忠心的霍光绝对想不到,自己的后代会落得此般田地。但纵观数千年的历史,贪恋权位的权臣家族,最终都跳不出这一死循环;权力的游戏向来凶险无比,身在其中必须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但霍氏被荣华富贵冲昏了头脑,悍然僭越了封建皇权规则却毫不自知,最终的结局可谓咎由自取。

“汉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杂之”,年纪轻轻就出手狠辣的汉宣帝,则如愿彻底掌控了大汉权柄,这位出身民间的帝王,也成了西汉最重视吏治、最体察明间疾苦的明主,带领西汉迈向了全面的巅峰。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将其迎立为皇帝的霍光并不是个失败者。

上一篇:同出少林的两位开国将军,一位是上将,一位是中将,两人还是同龄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