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军战场上牺牲的第二个集团军司令

同为殉国的集团军总司令,李家钰名声没有张自忠响亮,张自忠是第一位牺牲的集团军总司令,李家钰是第二位。李家钰属于刘湘系统,1932年率部随刘湘参加二刘之战,历任四川东路军总指挥。大败刘文辉部,俘获了民愤极大的土匪旅长石肇武,并将其斩首示众。在红军长征北上的时候,曾经围剿红军。但是哪里打得赢英勇的红军,国军精锐11军都全军覆没了,川军更不在话下了。李家钰围剿川北红军徐向前部,在战斗中屡战屡败,团长龚彬遇伏全军覆没,只身跳江跑脱。但没想到当他似落汤鸡一样逃回向李家钰报告时,被李家钰拔枪当场击毙。李家钰也因败仗太多,被蒋介石发配西昌戍守。

抗战爆发后,李家钰带领川军活跃在各大战场上。长治之战前,李家钰看到川军没有重武器,为了减少无谓的伤亡急赴临汾面见阎锡山、卫立煌。卫立煌决定调炮兵支援东阳关,结果这支马拉炮队整整走了两天,得知东阳关可能守不住,又原路返回了。而日军拥有一万余人并配有坦克、大炮,飞机。守城的川军困难可想而知,川军以低劣的装备,凭借地形优势,以血肉之躯在东阳关血战中付出二千多名将士的生命,城破了战斗可没完,川军又展开巷战,子弹打完后,继续以枪托拳脚与敌巷战肉博,尸横街巷毙敌达一千人左右,退守天齐庙的川军一个营全部壮烈殉国。长治一带老百姓都说:“四川军队打得真好。”

豫中会战,日军参战部队达到14.8万人,约占华北日军的二分之一。日军第12军主力迅速从中牟一带渡过黄河,负责河防的中国守军一触即溃。战斗一打响,坐镇洛阳的蒋鼎文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蒋鼎文仅仅例行公事地通知各部:“注意警戒河防”。日军占领中牟镇后,一路推进没有大的抵抗。只在东线抵抗最为激烈的,汤恩伯兵团暂编15军第29师师长吕公良带着3000名将士,打退了日军几十次冲锋最后进入巷战。血战后29师全军覆没,吕公良师长及两位团长、两位营长以身殉国,许昌失守。蒋鼎文阵脚大乱,带着指挥部逃之夭夭。李家钰接到蒋鼎文派人送来的密码电令,令第36集团军以一部暂留河防,并抽调主力打击渑池之敌。此时,李家钰手中可用之兵已经很少。他的36集团军三个军,有二个军都调走了,手边仅有47军的104师、178师两个师的部队。咬牙艰难防守好几天,新安一带已腹背受敌,不得已,李家钰带领总部和178师向豫西山区转移。

历尽艰辛李家钰带着部队在翟涯镇看到了大部队,与14集团军副总司令刘戡、第14军军长张际鹏、新8军军长胡伯翰、暂4军军长谢辅三等将领相遇。大家推举李家钰统一指挥,李家钰慨然说:“吃了河南老百姓4年饭,现在不能见了日本人就跑。我们川军愿殿后。”于是李家钰的部队担负起掩护友军撤退的任务。根据情报,日军正在追击第39集团军高树勋部。李家钰带的二个师转移到陕县张村宿营时,发现高树勋部已经进入战备状态,见到李家钰到来,高树勋要求一起协同作战。李家钰同意,在张村一带占领阵地准备作战。第二天早上,与第39集团军总部联系,却一直没有回答。急忙派出参谋田光明到高树勋部所在的位置查看,发现该部已经于昨夜全部撤走。李家钰顿时慌了,决定全体向西出发,向西前进时也没有安排前哨搜索队。

队伍一路西进,李家钰总司令身穿黄呢军服,脚蹬长筒马靴,坐着滑竿走在队伍最前沿,埋伏在山上的鬼子机枪突然开火,李家钰将军及其前队已经进入了日军包围圈。此时日军居高临下,集中数挺机枪射击穿黄呢军装的军官,在鬼子机枪的密集扫射下,李家钰总司令当即中弹身亡。随同总司令一起的少将参谋处处长萧某、上校副官长周鼎铭等全部牺牲。参谋长田光明因为负伤,骑马跟在总部后面躲过一难。跟在总部后面的47军军长李宗昉听说消息后,立即组织了一个敢死队,营救总部人员。经过血战,终于将李家钰的遗体背了出来。事后调查日军斥候乔装成为平民混入队伍中却没发现。行军机密不严,才会被日军提前埋伏伏击。李家钰是豫中会战中牺牲的军衔最高的中国将领。

#川军抗日#

黄维赣州大破红三军团,一年后王牌11师被消灭自己躺担架回去

中规中矩的何应钦

上一篇:被鲁迅“痛骂”的大学女校长,身败名裂,晚年因抗议被日军杀害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