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年庐山会议,万毅究竟讲了什么话?成了受彭总牵连最严重的将领

欢迎阅读史源历史专栏第2005期。开国中将里面,出身四野的万毅将军经历较为特殊,如果早年不是国军起义将领,能够具备一定的红军经历的话,凭借能力和战功有很大希望评为上将军衔。因为解放战争中万毅是东北野战军王牌第一纵队的首任司令员,之后才是李天佑上将,再后来则是大名鼎鼎的万岁军38军军长梁兴初。

解放战争中,万毅还分别担任过东野7纵及5纵司令员,是仅有的一位在三个主力军担任过军事主官的四野名将。万毅建国后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是志愿军的炮兵司令,彭总的得力干将。他在1955年评衔时唯一的劣势,就是国民党军队的出身。并不是说我军不欢迎旧军队起义将领,像陈明仁、董其武等人后来都是开国上将,在这方面是一视同仁的。

问题在于万毅1938年才秘密入党,加入我军的时间则是1942年,当时他在国军中只是旅长职务,而陈明仁等人起义时是兵团司令级别的,两者职务相差较大,万毅又错过了红军时期和抗战初期的我军经历,因此55年评衔时不占优势,只获得中将军衔。万毅早年因为是张学良东北军出身,受到中央系严密监视:他与我军“过从甚密”,1942年几乎遭到国民党方面枪毙,后涉险逃出。

万毅的军事指挥能力是很强的,抗战中他曾经指挥部队生俘日军少将原山方雄,威震敌胆,从此在山东被誉为“不怕一万,就怕万毅”,成了赫赫有名的抗日悍将。万毅将军的脸上有大大的“酒窝”,但却不是自然形成的,而是与日军作战时被敌人的子弹打穿了双颊,掉了七颗牙齿当场昏迷,经过手术抢救过来,脸上留下了痕迹。抗美援朝战场上吴瑞林军长指挥的主力部队志愿军第42军,在西线给联合国军带来沉重打击,第一任军长就是万毅,这支部队成立时是东北野战军第五纵队,1949年改称四野第42军。

1949年3月西柏坡会议期间,万毅得到了主席的接见,由于自己是第一次见到主席,并且还是起义将领出身,难免在主席面前有些紧张拘束。主席看出了万毅的异样,便点上一支烟,在众人面前和万毅开起了玩笑:“万毅同志,你说中国人有姓伍的,有姓陆的,都是拿数字当姓氏,你这个姓万的可就太厉害了哟!”大家哈哈大笑。主席讲话十分幽默,万毅自己也被逗乐了,之前紧张的气氛一下子跑光了。

万毅在战争年代很受重用,建国初期我军武器水平较低,制式也不统一,影响了部队的战斗力,尤其是和美英国家差距较大,在朝鲜战场体现得特别明显。而由于精通炮术和重型装备,抗美援朝结束后万毅被任命为我军计划装备部长,在这一重要岗位上为军队和武器现代化建设发挥重要作用。正当万毅准备大展拳脚时,他却在1959年遭到了沉重打击。

就性格而言,万毅十分刚直,不会阿谀奉承。解放战争初期他曾是东野一纵司令员,后来林帅让李天佑当了司令,万毅改任政委。这其中有一个典故:万毅工作调动期间,先后和林帅吵了两次。第一次说:调我离开可以,但需要给出具体原因;第二次则是在会议结束不参加合影,显得不合群,林帅批评万毅,他却说“合影不属于会议内容”。万毅这样耿直的性格,也为日后遇到挫折埋下了伏笔。

1959年中央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和八届八中全会,因开会地点在庐山,史称庐山会议。会议最初气氛轻松,不少开国将帅在风景如画的庐山景区内放松了身心。但7月14日开始,会场风云突变,因彭总的直言上书,招致了严厉批判,庐山会议几乎变成了针对老帅的专场批判会。当然,批判对象不止彭总一个人,还有多位支持他、为他辩解的将军,其中就包括万毅。

万毅在庐山会议之后免去军内全部职务,下放农场劳动改造。在所有受到批判的将领里面,万毅受到的处理是最严重的,当年他究竟在庐山讲了什么话,招来这样的后果呢?万毅在被免职之后身心备受打击,双眼几乎失明,厄运持续近20年,直到1979年才被恢复名誉。

59年7月,万毅上庐山事出偶然,本来他不需要参会。当时万毅中将得知中苏关系恶化,苏联撤走大批专家,这也大大影响了我国核工业进展。他认为事情很严重,便跟宋任穷上将商议,到庐山找正在开会的国防部长彭总及国防科委主任聂帅汇报情况。宋任穷和万毅便在7月15日到达庐山,此时彭总已经让人把自己的信送到了中央,由于间隔时间较短,针对彭总的批判还没有开始。

万毅向彭总汇报完苏联方面的情况,两人便聊到了那封即将引起轩然大波的“万言书”。彭总很自然地跟万毅讲了自己对大跃进、人民公社的反对意见,与信中所言别无二致。万毅为人非常务实,在彭总那里表示了赞同,还说“盲目追求土地产量,本是就是唯心主义的表现”。万毅的这些话,后来都被有关部门写进了关于他所犯错误的报告里。

1959年7月16日,也就是万毅到达庐山的第二天,中央将彭总给主席的信以“意见书”的形式印发,开始分组讨论。万毅来庐山是单独汇报工作的,并没准备留下参会,也不了解前面几天的情况。但万毅接到通知,需要留下来,会议规模被扩大,还有大量军政干部正陆续赶来庐山。由于当时还没有主席的明确意见,只让大家“参考”彭总的意见书进行讨论,因此万毅接下来的发言不是很有“分寸”。

7月22日,轮到万毅讲话,他表示彭总能够在肯定前一年成绩的基础上,向中央指出生产工作中存在的问题,是“赤胆忠心”的,万毅说“放卫星、放开肚皮吃饭等提法,确实都是有问题的,不符合现阶段我国的发展状况”,最后,万毅仿佛说得不过瘾,还总结性地补充了一句“我总体上同意彭总的意见”。如果从讲话内容来看,和万毅持有相同、相似观点的干部也许不在少数,但在会上敢直言不讳、如竹筒倒豆子一般全讲出来,则令人侧目。万毅的一席话,给自己招来了大麻烦。

就在万毅讲话的第二天,主席在大会上讲了对彭总万言书的意见,给问题定了性,措辞十分严厉。庐山会议从7月23号这天开始,真正演变成了对彭总及其“军事俱乐部”的批判会。万毅虽然为人耿直,但也能听明白主席讲话的严重性,他想找机会为自己辩解一下,但已经来不及了。这时候的万毅已经上了“黑名单”,他想在分组会议上讲话,却不被许可。主持该组讨论的李井泉,开门见山地在组里说:“万毅这个人,不老实!不用讲话了。”

万毅被迫写了检讨,但这只是最基本的,并不能真正改变不利境地。他甚至遭到诬陷:彭总对其使用过物质拉拢的手段,勾引其进入自己的“俱乐部”。对此万毅辩解道:“外宾访问彭总时,刚好我也在场,苏联人送给彭总一台收音机,彭总当时家里有个一模一样的,我随口说了句首长不用的话就给我吧,我家里没有。”于是彭总便把那台“和平”牌收音机转手递给了万毅。万毅一再声明这是自己索要的,并非彭总主动赠送,更不是什么“拉拢”。

但是这些辩白没有什么作用,1959年9月,又在北京召开了针对万毅的220余人参加的批判会,会期长达二十多天,万毅在国防科委及装备计划部的同事,几乎全部被拉了过来,东拉西扯地说万毅的“问题”和“错误”,曾经在战场上纵横捭阖的名将万毅被定性为“伪君子、阴谋家、两面派”,并免去军内职务,强制送往江西劳动,开始了近20年的下坡路。

1959年跟万毅情况相似的将领还有黄克诚、邓华、洪学智和钟伟。巧合的是,这几位也都曾是第四野战军的战将。改造一年之后万毅的处境稍有好转,转为负责地方林业工作,但很快又进入了特殊年代,他受到的打压更严重了。万毅本身视力很差,加上生活条件下降,还遭到过长期关押,最终一只眼失明、另一只眼也接近看不见的程度。

1977年,万毅将军终于被恢复工作及相应待遇,并于两年后彻底平反。“史源历史专栏”由中国近现代史作家运营,专注于党史、军史、战史研究,以专业视角为您还原历史全貌,带来精彩历史细节。欢迎关注

@史源历史专栏

以获得更多精彩文史内容。作者期待您宝贵的意见建议。

上一篇:戈尔巴乔夫:自己清白无辜,改革着眼人类大同,苏联解体怪此人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