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先念率领西路军一部分是怎样打破马家军包围圈,艰难到达新疆星星峽的?

1937年3月,西路军被马家军打败后,退入祁连山中,人马只剩3000人的西路军于3月14日在祁连山中的肃南县石窝子召开了最后一次军政委员会紧急会议。

会议决定:西路军总政委陈昌浩,总指挥徐向前回陕北向中央汇报;西路军成立工作委员会,有李先念、李卓然、程世才、李特、王树声、黄超、熊国斌、曾传六八位同志组成西路军工作委员会,统一指挥部队在祁连山中打游击;李先念负责军事,李卓然负责政治。

西路军剩下的3000人分为三个左、中、右支队,分头行动,在祁连山山区同敌人周旋。

送走陈昌浩和徐向前后,李先念带领总部直属队、30军1500人向西行动,西路军九军余部的三个步兵连、两个骑兵连共700余人编为右支队由王树声、朱良才率领到南面山上打游击,其余剩下的伤病员、妇女团的同志千余人编为一个支队由毕占云、张荣率领,就地寻找隐蔽地转移。

李先念率领左支队向祁连山西部转移,工委随左支队一起行动,准备西越祁连山,当时东北面都是马家军重兵集结搜剿的地区,南面的青海柴达木盆地则是马步芳的势力范围,红军如果到了这些地区都将遭到马家军重兵围堵,西面虽然是渺无人烟的冰山雪岭,但翻过雪岭,就是新疆的星星峡,那里只有很少的马家军兵力布防,容易摆脱追敌,事后证明李先念和工委的这一决定是正确的。

三月份正是祁连山最寒冷的季节,高耸入云的山峰被冰雪覆盖,寒风夹着鹅毛大雪从山头扑向山谷,向利刃似的刮着战士们的皮肤,1500人的左支队冒着零下30多度的严寒踏冰履雪,跟着向导向祁连山西部行进。

翻过了一座山头,部队停下宿营,干部战士三人一组,两人一伙,在山崖边,在枯树旁背靠背的坐着,头上顶着一块羊毛毡片,在狂风暴雪中渡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李先念率领西路军左支队经过十来天的行军,翻过了海拔5000米左右的祁连山分水岭,摆脱了马家军的追击。

1937年3月下旬,左支队抵达祁连山西面山下的河谷地区,这时西路军只剩下900多人了。

为了获得食物,增强体力,工委组织战士们猎杀了一批动物,他们不仅填饱了肚子,还剥了不少兽皮御寒。

此刻党中央也关心着西路军的前途和命运,西路军工委仅存的一部小电台终于与延安取得了联系。

中央电令左支队团结一致,保存力量,前进方向新疆或是蒙古,设法去新疆,将派陈云、腾代远同志去迎接,左支队领导和官兵们接到中央的电报后全军激动万分,上下一片高呼,士气大振。工委决定向新疆出发,并当即电告党中央。

(这是西路军左支队的官兵们的照片)

西路军左支队在祁连山下的安西跟马步芳拦截的部队打了一仗,遭遇敌人密集火力的压制,几次冲锋均未成功,这才发觉敌人在安西的兵力不少,李先念与30军军长程世才当即决定立即停止攻击安西,直奔新疆星星峽。

就这样西路军左支队星夜兼程,一路且战且走,与围追堵截的马家军厮杀。

4月26日佛晓,到达甘肃与新疆的要隘白墩子,傍晚进至红柳园,在这里敌人追兵己至,又展开了最后一场血战,敌众我寡,左支队伤亡惨重,部队由下了祁连山的900多人锐减至420人,李先念、程世才率领的西路军左支队从红柳园拼命突出重围,人不歇脚,马不停蹄,沿着甘新公路翻山越岭,进入“死亡之海”的戈壁滩,这才摆脱了追击的马家军。

广大指战员们强忍着疲惫,干渴酷热,严寒沙尘的袭击,行进在戈壁滩上,因为缺水,不得不靠喝马血、人尿来维持生存。

此时的400余人生命体征已经到了极限,大家只有一个心愿:“走出绝境,早日到达新疆,回到党中央的温暖怀抱”,完全是靠一种坚强的毅力和信念来支持着官兵们砥砺前行。

西路军左支队在走了三天三夜时,走着走着,只见远方尘土飞扬,是汽车朝着西路军驶来,车上有人拿着一块红布,来回摇晃,并喊着什么。

李先念拿望远镜一看,说是自己人,那是中央代表陈云和腾代远闻讯西路军快到星星峽的消息之后,派出汽车来迎接西路军将士们的。

(这是西路军在到达新疆后,在新兵营学习的合照)

在陈云和滕代远的接应下,西路军左支队剩下这420人被接到了新疆乌鲁木齐,成立了新兵营,全体官兵就在新兵营里休整、休养身体,身体养好了,学习军事技术。

西路军到达新疆这420人最后都陆陆续续回到了延安,1937年底,李先念奉党中央的指示返回延安,同行的还有李卓然、程世才等,他们告别中央代表陈云和腾代远,告别新兵营,告别乌鲁木齐,乘坐一架银灰色的飞机,飞向梦寐以求的圣地一延安。

上一篇:《在历史的下降线行走》近期必追好文,越看越上头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还是一点运气运气?

    谈恋爱不管再怎么会,是不是还是多多少少有一点运气运气,即使自己是準备好的,对方也有可能还没準备好,即使认为所有事情都稳了,也有可能只是表面,对方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