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羽为何打不过刘邦?暴力机器完全输给宣传机器

前面我们说了项羽弑杀楚义帝的诸多疑点,但不管怎么说,史书确实是这么记载的,这样就平空送给了刘季一个很好的政治口号——你们看,项羽背约弑主,大逆不道,残暴不仁,罪该万死!我刘季才是勇气与智慧并重,公平与正义的化身,天下应以我马首是瞻,共同推翻此暴君才对!

除了这个口号外,刘季还有一个了不起的祥瑞,也是一大政治资本,那就是五星连珠说(指水、金、火、木、土五星)。传言五星聚于房,则武王剪商;五星聚于箕,则齐恒称霸;而汉王入关之时,五星聚于东井(即井宿,二十八宿之一,代表秦地),这可是人主之兆啊,大家还不赶快投靠汉王,以顺应天命乎?

据现代天文学计算,刘季入关之时根本没有五星连珠的异象,其发生的正确时间应该是汉二年春天的某个日子,看来刘季为了给自己加戏,竟然胡说造谣,也真是很拼了!这正是,挟天子以令诸侯,难称尽善;挟天以令天下,方为最高。佩服,佩服啊!

果然,在汉政府宣传机器的全力开动下,天下诸侯一个又一个的投入刘季温暖的怀抱,项羽则日益被孤立。其中最重要的一个人物,就是常山王张耳。

原来,在公元前206年十月初,南皮侯陈馀联合齐军击败了常山王张耳,将代王赵歇从代地迎回赵都,恢复了其赵王之位,陈馀则因此大功而被封为代王,但并不就国,留在赵都兼为赵相,以便将赵王歇控制在手中做傀儡。张耳兵败后本想逃往西楚投奔他的封主项羽,但一个术士劝他说汉王有“五星聚于东井”的祥瑞,“楚虽强,后必属汉”,言之凿凿,张耳这才率军投靠了刘季。自此常山国国除,属赵。

如果说义帝被弑一案是项羽由盛转衰之起点,则张耳投汉则是刘季由弱转强之关键。张耳作为当年信陵君的门客,抗秦资历最老,且又是陈胜起义、赵国复国的元勋,在天下诸侯间名望极高,可以说他的站位代表着诸侯之向背,左右着天下之局势。果然,没过多久,河南王申阳、殷王司马卬这两位张耳老部下也先后投降了刘季;也许他们并不心甘情愿放弃地盘,但他们的军队也大多出自张耳手下,刘季威逼,张耳利诱,他们没法不就范。

十月中旬,趁着刘季东出函谷关镇抚陕县父老,韩相张良也从韩地抄小道回到了汉王身边。原来,项羽被张良的信骗了以后,越想越生气,张良曾骗自己说“汉王烧绝栈道,无还心矣”,结果刘季转眼就还定三秦了,接着张良又骗自己说“汉王得关中即止,不敢东”,结果刘季转眼又东出函谷关了,这是拿我项羽当猴子耍啊,于是一怒之下将韩王成废为穰侯,后来,干脆把他给杀了。

项羽这下子可把张良给得罪到家了,一代谋圣于是与西楚霸王结下了血海深仇,从此死心塌地为汉王刘季谋划。刘季遂封张良为成信侯(可见昔日褒中话别,两人已有信约),并将已故韩王成的堂叔韩信封为韩国太尉,命他与张良联手,率领韩国军队攻打项羽所封韩王郑昌,韩信与张良不辱使命,很快击败郑昌,收复韩国全境,刘季乃封韩信为韩王。接着,为了策反更多的关东豪杰,刘季发布通告,宣布山东地凡以万人或一郡降汉者,封侯万户。

齐地与赵地之前早已叛乱,而常山王张耳、殷王司马卬、河南王申阳、韩王韩信如今又全都归属于汉。也就是说,其实楚汉之争刚开打,项羽所分封的十八个诸侯国中,就已只剩下了燕国、西魏、临江、衡山、九江五国还勉强在项羽的麾下(很快西魏也倒戈了);但也都处于观望的态度。此时此刻,项羽已经完全无语了,两三个月前他还是反秦的革命者与新秩序的建立者,两三个月后,他建立的秩序就分崩离析,被一群诸侯疯狂打脸。

为什么会这样呢?

项羽最大的错误,就是误认为自己天下共主的权威可以凌驾于诸侯权力之上,殊不知在中国人的眼中,权威必须与权力配合,才能控制天下。

其实,自打义帝被弑的那一天起,这场战争对项羽而言,就注定了是一场“一个人的战斗”!

事实上,五年的楚汉之争,其实都是项羽一个霸王在对抗全天下的诸侯。与世界为敌而不自知,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独夫”吧!

然而,项羽即便一个人,也是无敌的。

是年冬,项羽整合好西楚力量后,终于率军攻入了齐国,一路势如破竹,于次年公元前205年正月攻至齐国南部的城阳(今山东莒县城阳镇),与田荣的主力遭遇,双方爆发齐楚大决战。

田荣一直以来都低估了项羽的实力,他总觉的项羽是“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巨鹿一战,那是自己没出马,否则哪里轮得到这毛头小子。那田安、田都跟着项羽混后,也老吹嘘自己灭秦多厉害,结果两个月就被自己搞定了,可见都是纸老虎!更何况,齐国的人口与资源在战国末年与秦末的战争中损失极小,论账面上的力量,齐国也绝不在西楚之下,问天下谁主沉浮,且看今朝吧!

田荣错了,大错特错,项羽可以说他是生平以来遇到的最可怕的敌手。一战,仅仅一战,在齐国独霸一方的军事强人田荣就一败涂地,只身北走平原(山东德州),欲由平原津渡河逃往河北,去投靠盟友陈馀,以图东山再起。但平原的齐人已经厌倦了跟着他瞎折腾,一刀把他给杀了。这下子田荣终于消停了。

田荣死后,项羽便将田假(巨鹿之战前被田荣夺取王位的那位旧齐王)从楚召回,将他立为齐王。但田荣的弟弟田横拒不承认田假的统治,四处收拢残兵败将,又聚众数万,在城阳一带继续反击项羽。说到底,田氏宗族在齐国经营了数百年,枝繁叶茂,根深蒂固,势力遍布,外人想在这里站稳脚跟可不容易,当年乐毅也都因此栽过跟头(当年齐襄王田法章也是逃到城阳即莒县而东山再起的)。所以后来刘邦建立了汉朝后,亦鉴于田氏势力太强,怕他们威胁自己的儿子齐王刘肥,便将他们纷纷迁入关中;关中是刘邦的基本盘,田氏在这里是没有号召力的,只能乖乖服从管控。不过,田氏毕竟资源充足,他们在关中的发展也不错,比如汉初大儒田何,以及汉武帝汉昭帝时的名臣田蚡、田千秋、田延年,都是当年迁徙到关中的诸田后裔。《史记 货殖列传》上还说:“关中富商大贾,大抵尽诸田。”如田啬、田兰等,皆家资巨万。另外,由于田氏人数太多,总共分了八批迁走,故其后人有以第次为姓氏者,其中尤以“第五”姓人物最为昌盛,譬如东汉时有第五伦、第五种、第五元先等,都是一时风流人物。还有东汉末年鼎鼎大名的扶风法正一族,也是齐襄王田法章的后裔。

项羽本以为凭借田假的正宗齐王室身份及自己的神威齐地当传檄而定,没想到这些狡诈的齐人不识好歹,处处对抗自己:好,好,你们誓死不肯投降是吧,那你们就去死好了!说寡人是个暴君是吧,那我就暴给你们看!

于是项羽率军往东北一路猛攻,横贯整个齐地,直到北海(今山东潍坊一带),所过之处,所有城郭房屋一概焚毁,所有齐国降卒一概坑杀,所有老弱妇孺一概掳掠,整个三齐大地上,处处都是断壁残垣,处处都是妻离子散,项羽将人间变成了地狱。

火神祝融的后裔项羽,望着他在齐地四处引放的冲天大火,陷入痴狂,陷入沉醉,不可自拔。

有火焰在燃烧,才有光明。看,这种燃烧过程,多么悲壮,多么美。

然而,项羽的暴力美学,并没有让齐国的老百姓为之臣服,反而激起了更大的反抗风潮。三齐大地上,到处都是聚集起来反抗项羽的齐国军民。田横也一举将项羽所立齐王田假击溃,改立田荣之子田广为齐王(自秦末以来,齐地先后有田儋、田假、田市、田都、田安、田荣、田广相继称王,齐国之王,可谓多矣)。项羽被拖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迟迟无法彻底平定齐地。

项羽被拖在齐国,最高兴的就是汉王刘季了,他决定趁此机会直抄项羽的大本营彭城,让项羽变成一只无家可归的丧家犬!

公元前205年2月,项羽封陈平为信武君,派他带兵前去攻打背楚投汉的殷王司马卬,陈平一战击败司马卬,司马卬一看不对劲,立刻又背汉投楚。项羽大喜,赐陈平黄金二十镒以资奖励。

如此大功,只有区区黄金二十镒为赏,项羽可谓小气矣,人家汉王出手,那可动不动就是百镒,陈平内心暗自不满。

与此同时,刘季在关中下令除秦社稷,而代之以汉社稷,百姓获准自由使用原来秦皇室专用的果园地、园林和湖泊,以开垦种田。蜀地,汉中地的百姓对还定三秦功勋最大,劳苦功高,免租两年。关中从军者,则免租一年。

通过此举,刘季迅速的稳定了后方,民心大定。于是三月,刘季大军从临晋关(亦称蒲津关,在今陕西临晋县东)渡过黄河,识时务的西魏王魏豹立刻宣布加入汉联盟,并领兵随汉军一同攻下河内,又俘虏了殷王司马卯。三河之地(河内、河东、河南)与关中地缘关系紧密,河内更是护翼汉军黄河补给线的战略重地,不得有失,所以刘季便趁此机会将殷国废去,设为河内郡。

项羽大怒,责怪陈平等人办事不力,要杀了他们以正军法。

於人之功无所记,於人之过无所遗,项羽对下属可谓刻暴寡恩矣,陈平闻信又惧又恼,于是派人将项羽赐予他的官印黄金全数送还,毅然决然的渡河弃楚投汉,转为刘季出谋划策。

削弱敌人,就是壮大自己,对于从项羽那边过来的降将,刘季一向是来者不拒的。何况推荐陈平的魏无知乃刘季偶像信陵君魏无忌之孙(《新唐书·宰相世系表》),他的面子不能不卖。

况且,陈平此人虽在道德上稍有瑕疵,但他不仅通晓西楚的人事与防御部署,而且相当有才,其智商绝不在张良之下,堪称奇谋之士。《孙子》曰:“知彼知己,胜乃不殆,知天知地,胜乃可全。”张良知识渊博无所不通,所以知天;萧何抢到了秦廷的全部资料,所以知地;韩信陈平则在敌我双方都待过,所以知彼知己,而陈平在西楚地位颇高,在知彼方面还要胜于韩信。总之,等到陈平加入,这才补全了刘邦集团打天下的最后一张拼图。

于是刘季大喜,立刻封陈平为护军都尉,又迁护军中尉,这可是负责监护诸将(注1)、随侍帝王参与谋议并掌管情报的要职,比项羽封他的那个都尉强了不知多少倍。而且陈平为人圆滑,善于收集分析情报,多奇计而无担当,正适合刘季给他的这个职位;项羽让陈平单独带兵作战,反而是把人才用错了地方。从这一点来看,刘季还是比项羽更能人尽其才的。

其实刘季给陈平这个职位,也是为了发挥鲶鱼效应,让一个外人来敲打敲打他的那帮丰沛老伙计,否则老兄弟之间如何抹得开面子。当然,陈平干了这些得罪人的事儿,免不得有人告他贪污受贿啥的,连带着还挖出了陈平当初在乡里的一些破事(注2),但刘季对此毫不在乎,甚至也懒得去查一下真假,始终对陈平信任有加,越告就越提拔,到最后大家也就都闭嘴了。

萧何、韩信、张良、陈平,此四人都是不世出的国士,但如今他们都紧紧团结在了刘季而不是项羽的周围,为什么?

因为他太有才,太孤傲。

项羽拥有无以伦比的霸气、极其可怕的勇气,以及卓绝于世的才气,所以他傲气冲天,越傲越孤,孤芳自赏,他认为所有的成功都是自己领导有方,那又何必大力表彰部下呢?

所以后来陈平不无牙酸的评价项羽说他“至于行功爵邑,重之,士亦以此不附”。

汉初大臣高起、王陵也因此评价项羽说他“战胜而不予人功,得地而不予人利,此所以失天下也”。

3月底,刘季大军南下渡过平阴津,抵达洛阳,顺利接受了河南王申阳的土地,将其正式设为河南郡,河南国除。至此,汉军已获得了整个关中与中原之地,可以以洛阳为基地,放心大胆的东征了。

于是,刘季在此为义帝发丧,袒露双臂,痛哭三日,戏码做足,然后发使告诸侯曰:“天下共立义帝,北面事之。今项羽放杀义帝江南,大逆无道!寡人悉发关中兵,收三河士(河南,河东,河内),南浮江汉以下,愿从诸侯王击楚之杀义帝者!”

为义帝发丧只是做戏,刘季此举,乃是假为义帝报仇之名,联合诸侯共夺楚之地盘而已。

如果真要为义帝报仇,刘季该冲到齐地与项羽死战才对,可他却与诸侯联兵南下攻打彭城去了。显而易见,刘季此时还是颇为惧怕项羽的,再加上他的家小还在西楚的地盘内,他更加有理由先去夺回爹娘老婆再说。

然而,这些问题民众是不愿多想的,所以刘季此举,还是站在道德制高点上获得了民众的广泛支持。当然,这些表演只能骗骗百姓,对于赵王歇、代王陈馀这些老戏骨来说根本不够看,陈馀表示,想要我们跟着汉国一起击楚可以,只要汉王你杀了我仇人张耳,我就跟你们混!

张耳是肯定不能杀的,杀了必然诸侯离心,但赵代二国力量雄厚,又不能不加以拉拢,怎么办呢?刘季想了个阴招,他杀了一个长得很像张耳的人,然后把他的头快递给陈馀,陈馀一看大喜,随即率军参加了刘季的诸侯联军。

无论义帝,还是这个长得像张耳的人,都是刘季仁德舞台上的祭品。历史的长河之中,处处都漂浮着这种悲惨而沉默的浮尸。

史书记载,刘季这一番骚操作,最终竟为他招来五国诸侯人马,总共五十六万,向东进兵讨伐楚国。而与此同时彭越也带了三万多人南下略定梁地,驻扎在洛阳东面砀郡的外黄(今河南省民权县西北内黄集),宣布归附汉王刘季。如果算上彭越的话,各路诸侯联军的总人数已达到六十万,可谓兵强马壮。而项羽的大本营彭城虽固,却因西楚主力大部都在齐地,英布又坐壁上观,故很快被诸侯联军攻破。四月,身着丧服的刘季进入彭城,自感志得意满,天下已在囊中。

同当年项羽衣锦荣归彭城的心情无二,刘季也飘飘然了:遥想一年前,项羽拥兵四十万为诸侯盟主进入关中,自己当时任人宰割,好孤独,好无助;可如今仅仅一年后,风水轮流转,我刘季反拥兵近六十万为诸侯盟主,夺了项羽的老巢!哈哈,项羽你这个丧家犬,还不赶紧来彭城跪求于我,哭的伤心些,尽量装的可怜些,刘大哥我一开心或许会考虑原谅项老弟你的,哈哈哈……

史书记载,汉王刘季进入彭城后,搜罗财宝美女,天天置酒高会,既嗨又爽,逍遥快活的连家小也一时忘了去取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欢饮享乐,庆祝胜利。——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当年在咸阳,他最先获得了秦宫的美女与珍宝,但是樊哙与张良阻止了他,不让他享受,后来这些珍宝美女都被项羽掳去。现在,难得又属于他,可不能再轻松放过了,寡人很快就会得到整个天下,到时有那爱妒的吕雉在身边管着,恐怕就没办法这么肆无忌惮了!

刚哀临三日哭完义帝,眼泪未干却又在彭城胡天胡地醉生梦死起来,刘季啊刘季,你这个人真可算是天底下最贱最可爱的帝王了。

注1:也就是让陈平统一管理各大将领的“护军亲卫队”,这些护军常驻诸军之中,借保卫之名,行监视之实,大概从秦至汉初,护军与监军是一体的。

注2:据《史记 陈丞相世家》记载:“(陈)平贫不事事,一县中尽笑其所为。”而且娶别人不敢娶的寡妇,贪别人不敢贪的钱财,名声实在不咋地。不过刘季团队多有这种人物,韩信“贫而无行”,郦食其则“家贫落魄,县中皆谓之狂生”,当然,刘季自己也好酒及色,多大言,无赖不事产业。大家都是这么一路被乡人嫌弃过来的,有啥大不了?总之,毁誉由人,是非在己,与后世帝王不同,刘季对于属下名声好坏并不看重,反而认为这样的人内心力量比较强大,且坦坦荡荡,没有什么道德的负担,可以成大事!于是,“士之顽钝嗜利无耻者,亦多归汉”,且最终还真灭掉了由“士之廉洁好礼者”所组成的西楚政权。

上一篇:罗马帝国延续了1480年,谁是它的继承者?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内衣

    想请问各位水水~通常自己穿不下或是不适合的内衣,都会怎么处理呢?因为我有蛮多件内衣想捨弃的,虽然都蛮新的,但感觉应该很小机率会有人想买二手内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