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为垫脚石(《王阳明是这样炼成的!》连载7)

01

独特基因的演化继续进行,此时登场的主角是王伦。

王伦字天叙,酷爱竹子,他在房前屋后都种满了竹子,每天在竹林里读书、朗诵,与竹子喃喃细语,自得其乐。

每当有客人来拜访时,他都要拉着客人去参观所种的竹子,并无不骄傲的对客人说:“这些竹子就是我正直、真诚、通达的好友,我怎能离得开它们?”久而久之,王伦玩竹子魔怔了的名声逐渐流传开来,人们便把他叫做竹轩公。[1]

竹轩公的王世杰本来已经准备去当官了,只是很不幸,在朝廷正式任命之前就去世了,因此也没有给家里留下什么财产,除了几大箱子书。这些书还是从祖先那里一代一代继承下来的。

竹轩公非但没有埋怨自己的父亲没给他留丰厚的金银财宝,反而特别感谢父亲给他传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每当打开父亲留给自己的书箱,竹轩公都会泪流满面,嘱咐家人:“这是我的父亲传下来的家产,你们可不要把这些宝贝给弄丢了。”

02

受王世杰的影响,竹轩公对当官已经丝毫不排斥了,相反,他还鼓励、支持儿孙去考科举,认为好男儿就应该站出来经邦治世。竹轩公自己的学问就很好,按理说完全可以自己去考科举,为什么却没有这样去做呢?

一是因为家里太穷,实在没有财力支持竹轩公脱产读书。

因为父亲死得早,作为家中长子,竹轩公责无旁贷地扛起了养家的重担。他的学问好,又精通科举必考的《礼记》,于是浙东、浙西的豪门家族都纷纷请他去做家庭教师。靠着教书的微薄收入,竹轩公勉强地养活着一家人。

竹轩公的母亲又很顾娘家,经常接济娘家的弟弟妹妹们,这给原本收入不高的他带来了沉重的压力。竹轩公却咬牙坚持着,不等母亲开口就主动给舅舅、姨娘送钱送米,不愿让母亲为此担心。可家里毕竟不富裕,顾了母亲的娘家,就只能紧着自己,有时连老婆和孩子都要饿肚子。在这种情况下,竹轩公是没有条件去考科举的。

二是因为思维的惯性使然。

竹轩公的父亲王世杰虽然替王家移走了横亘在避世和入世之间的巨石,但由于王家避世的思想赓续了数百年,已经根深蒂固的融进竹轩公的血液里,他从心底里还是把当官排在做隐士之后。

综合考虑之下,竹轩公清醒的认识到,无论基于经济还是价值观的考虑,他最好的历史定位就是退居幕后,甘当垫脚石,培养出可以经邦济世的人才。

03

在竹轩公的推动下,王氏家族独特基因的天平由避世朝入世倾斜,儿子王华因此高中状元,孙子王阳明更是成了享誉古今的真三不朽圣人。

竹轩公是王阳明的启蒙老师,不夸张的说,王阳明主要是由爷爷竹轩公教育出来的。

王阳明一直到五岁都不会说话,大家都担心他是个哑巴。竹轩公却并不焦虑,他坚信自己的孙子会说话,只是时候未到,为此他愿意静静地等待。为了给不会说话的王阳明传授知识,竹轩公每天不停的在王阳明的耳边朗诵诗文,不理会王阳明有没有听,只管大量输入。

竹轩公的这一“幼教”妙招收到奇效,王阳明开口说话后,无论是记忆力还是学习力都远超同龄人,出口成章。竹轩公很好奇,于是询问王阳明的学习方法。王阳明则告诉竹轩公,不说话的这五年,他一点都没闲着,默默地把竹轩公朗诵的书籍全部记在心里。

成圣之后,王阳明提出了“花开千叶者无实”的教育理念。意思是教育像种树,应该一心灌溉施肥——加大知识的输入,只要输入足够了,孩子自然就会往外输出,容易结下累累硕果。反之,如果一心追求成绩,小小年纪就到处比赛拿奖,最后就会像枝叶茂盛的果树一样徒有其表、不结果实。就像王安石笔下的仲永,本是一个天才,却被父亲拉出去替人写诗赚钱,最后沦为庸常。王阳明提出的这个理念符合教育规律,是他根据自己的亲身经历所总结,而原创者则是竹轩公。

竹轩公看孙子这么优秀,就带着他四处游学,并非为了炫耀,而是为王阳明创造向高人学习的机会。随着见的高人越来越多,王阳明吸收的知识越来越多,学问也就越来越好。

04

王阳明13岁那年,他的母亲郑氏去世了,享年41岁。不知何故,郑氏去世后,作为丈夫的王华和作为儿子的王阳明都没有回去奔丧,而是留在北京。第二年,父亲王华就连娶了继室赵氏、侧室杨氏。当其时,王阳明14岁,而继母赵氏17岁,仅仅比王阳明大了3岁。[2]

14岁的王阳明,正处叛逆期,他一方面受到父亲的严厉管制,或许因此连回老家送慈母最后一程都无法做到,本来就对父亲一肚子的意见;另一方面生母尸骨未寒,父亲就接连娶了两位大小老婆,其中一位还只比自己大三岁,根本就是同龄人,更是气愤难平。于是就把气撒到了继母身上。

冯梦龙就讲了一个“术制继母”的故事。[3]

有一天,王阳明在街上玩,看到一个卖猫头鹰的人,他计上心头,把这个猫头鹰买下来。买下来之后,他马上跑到一个巫婆的住处,给巫婆五两银子,两人共同设计了一出戏。

与巫婆商量完了之后,王阳明若无其事跑回家,把猫头鹰藏在赵氏的被子里。赵氏上床一掀开被子,猫头鹰从被窝里面飞出来,在房间里面乱飞,并且发出阵阵怪叫声,把赵氏吓得哇哇乱叫。

王阳明听闻声音,赶紧跑过去问究竟,惊魂未定的赵氏就把刚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王阳明。王阳明沉吟片刻,说:“你最近是不是沾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赵氏忙不迭地摇头:“我不知道呀,怎么办啊?”王阳明便说:“听说有位巫婆和灵,不如你去问问她吧?”

赵氏就跑去问巫婆,巫婆按照王阳明设计好的剧本,一通法事之后,假托郑氏附身,警告赵氏说:“你若对我的儿子不好,我做鬼也不放过你,今天的怪鸟就是我的化身,算是给你一个警告。”赵氏吓得要命,赶紧跪倒认错,表示以后一定好好对待王阳明。

眼见王阳明与赵氏之间明争暗斗、不亦乐乎,王华头疼不已,一边是儿子,一边是娇妻,两个半大不大的小孩闹别扭,打也不是、骂也不是,真是束手无策。这时候,竹轩公站了出来,起到了一个定海神针的作用。他一边以无限的包容去慰藉丧母的王阳明,一边以长辈的威严去规劝王华和赵氏,帮助王阳明顺利的渡过了叛逆期。

在竹轩公的庇护下,王阳明从幼年失母的泥淖中走了出来,找到了人生的方向,经过千锤百炼,终成一代圣人。

——————

注:

[1] 魏瀚《竹轩先生传》。

[2] 杨一清《海日先生墓志铭》。

[3] 冯梦龙《智囊全集杂智部》以及冈田武彦《王阳明大传》,细节有发挥。

上一篇:许世友只用茅台宴宾,后因太贵喝不起,部下特制“土茅台”解他馋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